Tag: 魚飛洋

xuhl5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煉氣九千年 愛下-NO223. 籌碼相伴-m5xko

煉氣九千年
小說推薦煉氣九千年炼气九千年
江寒进入南天门之后,直奔永恒宗。
只是当江寒来到永恒宗之后,原本守候在此的陆离,以及南仙域的所有弟子都没影了。
如此看来,天庭帝君已已经下手了,将永恒宗在南仙域的所有人都带走了。
南仙域已经空空荡荡,上至陆离这位掌事人,下至苦力,一人不剩全部都被消失了。
江寒气得差点吐血,说明天庭帝君已已经出手了,将他在上界的一切关系一个不剩管他认识不认识全部给带到不知名的地方去了。
“天庭帝君是你逼我的,你做的太绝了。”
领导干部讲党课
江寒怒不可遏,原本以为这件事可以缓一缓,没想到天庭帝君将他逼上了绝路
不管三七二十一,江寒直奔九重天而去,他倒要看看这天庭帝君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不过此时彼岸天桥显现在虚空之中,彼岸大帝站在天桥之上,江寒倾刻间上到天桥之中。
“恭贺永恒仙帝归位!”
彼岸大帝对待江寒的态度发生了三百六十度的转变,江寒一上到彼岸天桥彼岸大帝对江寒恭敬地一揖。
“辛苦你了。”
江寒在下界便明白了一切,当下对彼岸大帝道出一声,“你原本是我体内的血液凝化而成,说上来你其实是我的一个化身,我所幸有你这个化身,”
“仙帝言重了,能够让仙帝归位,觉醒一切尘封的记忆,是我的职责。”
彼岸大帝恭敬回道“如今仙帝已经觉醒了前世今生的记忆,是否要回归彼岸,让太上静官付出应有的代价。”
“再让她蹦哒几天,我现在有重要的事要处理。”
江寒回道,“天庭帝君已经将我在界的一切关系全部当成筹码掳走了,我现要要马上去天庭找他。”
“仙帝,若是有需要我的地方请尽管开口。”
彼岸大帝开口道,“天庭帝君对彼岸的重视程度无法想象,现在仙帝的实力并没有达到全成时期,但是天庭帝君却是至尊无上的存在,若想打败他,必须借助彼岸天桥的力量。”
“你的意思是我不如他?”
江寒挑了挑眉,“这是万不得已的计策,我知道我现在不是全盛时期的永恒仙帝,倘若与天庭帝君达到不死不休的地步,我会借用你的力量。”
“还请仙帝放心去执行,我随时待命。”
腹黑蕊的枫少爷
彼岸大帝恭敬回道。
江寒点头之间掠出了彼岸天桥,直上九重天之上,来到了天庭灵霄殿。
在云海之中江寒看着那座宝光四射的灵霄殿,步步踏步进去。
很奇怪的是,今日的灵霄殿与往日的灵霄殿有天差地别之感。
灵霄殿上没有一位仙家,只有那灵霄宝座上的天庭帝君如日中天一般。
“我给了你三天的时间,想不到你用了一天不到的时间就到了很好。”
星辰下,你我的约定 遗失de珍泪
天庭帝君看着江寒,淡淡地说道,“紫金龙王呢?我要的东西你带来没有?你与他串通一气来蒙蔽我,欺骗我,本帝岂是如此好糊弄的。”
223
江寒二话不说将奄奄一息的紫金龙王丢了出来,喝道:“天庭帝君,你身为执掌九重天的至尊人物,竟然会用如此下三滥的手段,我早在此地与你说过,我与紫金龙王不共戴天,你竟然会说我与他串通一气,简直是可笑至极。”
看着被江寒剥尽了龙鳞的紫金龙王,天庭帝君沉凝了一会,旋即哈哈大笑而起,“你在笑什么?”
穿越诛仙青云志 清新沫研
江寒怒喝道,“你身为天庭帝君,却使用下三滥的招数将我在一重天的亲人朋友全部掳走当成筹码,你这种行为已经严重地触犯了我的逆鳞,你知道后果是什么吗?”
“后果?”
天庭帝君不置可否地一笑,“本帝乃是执掌九重天的帝君,你区区一个偷度上界的蝼蚁,本帝想捏就捏,还能有什么后果?”
“是吗?”
江寒的脸色冷冽了下来,“当年下界的浩劫你有你的一份是吗?救走紫金龙王的神秘力量就是你是吗?”
“哈哈哈……”
天庭帝君大笑而起,“是又如何?下界乃是地之造化所在,保是紫金龙王办事不利,我处心积虑布置了那么久的计划,却在他手上功亏一篑,所以我救走他是不想那到死去,那样太便宜他了,五千年之后,他还是一事无成,所有的计划却毁在你的手上,你知道地之造化对我多么重要吗?”
“果然是你。”
江寒怒喝道,“地之造化的龙脉乃是下界人族繁衍的根本,你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要抢夺,你已经身为九重天的至尊难道还不满足吗?”
“满足?”
天庭帝君讥讽地笑了笑,“你应该知道天人五衰大劫,只要不超脱彼岸一切都是虚妄的,只要我得到地之造化龙脉,我就能超脱彼岸,成为永恒仙帝那样的人物。”
“我现在问你,你把我的亲人朋友带到哪去了?赶紧给我交出来。”
江寒怒喝道,“你不配做天庭帝君,你已经丧心病狂,你太自私了。”
“哈哈哈……”
天庭帝君仰天大笑了起来,“人不为已天诛地来,何况是本帝这种执掌九重天手至尊,只要不超脱彼岸一切都是虚妄,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想救你的师父师弟以及你的朋友吗?办法只有一个,只要你愿意,他们都能平安无恙。”
“是吗?我是谁?”
江寒怒吼道,“你已经触了我的逆鳞,你以为你现在是天庭帝君就能为所欲为?”
絕世 藥 神
“你是永恒仙帝的转世之身!”
天庭帝君淡淡说道,“当年你本有超脱彼岸的机会,只是你太看重儿女私情,为了一个太上静官回了头,结果呢?她背叛了你,夺走了你的一切,将你打放轮回,而太上静官却在彼岸永生,现在你只要再死一次,我就能把你的亲人朋友全部放了,让他们逍遥快活怎么样?”
“你这畜牲。”
江寒像是被人揭了伤疤一样地愤怒,“你既然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那你应该知道你的下场,我永恒仙帝转世重修,属于我的一切任何人都别想觊觎。”

m8o4v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煉氣九千年笔趣-NO221. 逆鱗-c780o

煉氣九千年
小說推薦煉氣九千年炼气九千年
江寒听到天庭帝君竟然敢用他在上界的师父、师弟、朋友来威胁他,令他气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堂堂执掌九重天天庭的帝君,竟然用如此下三滥的手段来威胁我,我定叫你血染青天。”
江寒长啸一声,同时将紫金龙王的龙鳞全身剥光了。
奄奄一息的紫金龙王和死了没区别了,不过江寒暂且将他收到了江山殿中,并没有当场将他碎尸万断。
天庭帝君的想法可以说简单,也可以说复杂。
他竟然会觉得江寒和紫金龙王是串通一气来骗他的,如此才让被他禁锢了长久岁月的紫金龙王逃脱。
说他想法简单是因为紫金龙王能重获自由是因江寒而起,毕竟紫金龙王一直被他禁锢在龙王殿内失去自由。
独尊星河
说他想法复杂是因为他或许他知道紫金龙王与天魔族有染,却还要怪罪到江寒这里来。
这明显是有气没地方出了,他就把这些恶气撒到了江寒身上。
撒到江寒身上就算了,但是他身为天庭帝君却用江寒在上界的亲人朋友当威胁,这让江寒更愤怒。
一直以来,江寒最痛恨的就是这种威胁,尤其是拿他的亲人朋友来威胁他。
这是他的逆鳞,触之便无法原谅。
“还有三天时间,在离开之前,我必须让造化龙脉不容有失。”
江寒收了紫金龙王之后在心中暗暗道。
江寒双眸如星辰一般,闪烁起光泽,像是开了神眼扫视起这长白山脉来。
蝉翼剑 何子丘
漫威盖伦
在他的神眼之下,长白山脉地下千丈之地,一道如神龙一般的光泽在随时变幻着自己的方位。
这就是造化龙脉,也是地之造化所在,更是下界人族繁衍之本源。
有此龙脉在,下界的人族才得以繁衍生息下去,它就像是人族的命门一样,给了人族无穷无尽的生机。
纵使这下界的人族历经所有灾难,瘟疫亦或是其它,只要造化龙脉不灭,人族就有未来,就有希望,永远不会灭族。
倘若造化龙脉丢失,或是死亡,随之而来的也是人族的灭顶之灾降临。
江寒的神眼看透了千丈深的地底,旋即他自己也化成一缕光泽没入到了地下。
他往地底千丈深处掠去,或是造化龙脉感受到了有人在接近它,他变幻自己位置的速度更快了。
鸿 天神 尊
如此说明造化龙脉的灵性所在,它是活的,这数十万里之宽广的长白山脉就是龙脉的活动场所,想要挖走它,甚至斩断它也需要强大的实力。
仙 帝 歸來 當 奶 爸
那阿修罗大神和紫金龙王联手,或许也有这个实力将造化龙脉挖走,只是江寒阻挡了。
“我乃人族永恒仙帝的转世之身,龙脉莫慌。”
江寒传出妙法音波,他是怕事着了这龙脉。
“我怎么能相信你?我是人族的本源所在,你若敬我就请离去。”
造化龙脉传来了声音,似男似女。
“我不仅敬你,还想护你。”
江寒回道,“如今的你已经成了各路妖魔鬼怪觊觎的东西,但是我要到上界了,在离开之前,我想为你做点什么。”
“哦,你放心的去吧,什么大风大浪我都经历过了,我有自保的能力。”
造化龙脉婉言拒绝了江寒的好意,“离去吧,我人族诞生出你这种仙帝是人族之福,你就不用担心我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叨扰你了,不过若是你遇有解决不了的麻烦或是危险,你可颂我句号,我在九天十地都能听到。”
江寒应了一声,“我号永恒。”
“好,希望我永远用不上颂你仙号的时候。”
造化龙脉回应了一声,旋即就不再理会江寒了。
江寒只得回到地面,很显然造化龙脉的高傲代表的也是人族的一种精神。
不如将就在一起
并非是高傲的精神,而是一种自强不息,我能行,我可以的自强精神。
杀手之王重生:最强高手 小孤单
“只有如此自强高傲的本源龙脉,才能繁衍出自强不息的人族。”
江寒嘴角微微上扬,倒是对造化龙脉非常敬重与赞赏。
现在江寒真的可以放心回到上界中去了,造化龙脉的事他觉得可以放下以来了,倘若真的再有来自上界的强者要盗取龙脉,那造化龙脉只要颂他永恒仙号,他也能及时下界。
“上一次上界是为屠龙,这一次上界是要屠帝!”
江寒嘴角微微上扬,他没有半点俱意,有得仅仅是大帝的无尽威严,与仙帝不可侵犯亵渎的尊严。
“天庭帝君,倘若我到了上界,你真动了我的人半根汗毛,我江寒定叫你血染青天。”
江寒长啸之间奔腾而起,踏着一团祥云直上天际。
现在的他不用借助江山殿的力量,因为他本身就比仙器还要强大,那些天之法则对他起不了半点作用。
仅用了一个时辰,他就到了南天门面前,再次站在这座伟岸的门户前,此时的他却和当时第一次上界时不可同日而语。
“南天王,别来无恙?”
江寒站在南天门前淡淡一喝,旋即那扇巨大的门户缓缓地打开。
“你回来的挺快的,咦!”
南天王自门内走了出来,不过此时的江寒在他眼中却有一种堪比天庭帝君的气势与伟岸感。
这让南天王极其惊愕吃惊,要知道前段时间江寒下界的时候就算他是天主,也没有给南天王这种感觉。
但是现在的江寒,却给了他这种大帝一般的伟岸气势与高大的感觉,这趟下界之行不知道江寒得到了什么造化。
“我还是老样子,倒是你变化挺大的。”
南天王看了江寒一会,最后如此说道。
“这个世界永恒不变的就是一直在变的,很正常。”
萌 神 戀愛 學院
江寒走到他面前,对他淡笑了笑,“天庭帝君站在这里传话到下界威胁我,你为何不劝他踏出南天门到下界去呢?”
“咳,不是谁都有你这种魄力的。”
龍 太子
南天王尬笑了一声,“他是天庭帝君,执掌天庭的至高无上权力,哪会轻易舍得放弃仙业下凡为人,不过你还是赶紧去看看你的亲人朋友吧,希望还来得及。”
“嗯,他们少了半点汗毛,这天庭帝君舍不得的一切,都要灰为灰烬。”
江寒冷冽地喝出一声,旋即进入到了南天门内。

e7chc精彩都市小說 煉氣九千年 txt-NO215. 永恆神爐相伴-pyn7y

煉氣九千年
小說推薦煉氣九千年
“确实如此。”
人皇实不相瞒道,“不过那可不关我的事啊,这一切都是永恒神宗安排的,我上位这之后把大威皇朝治理得国泰民安,兢兢业业地为国为民。”
大明蒸汽帝國 大漢校尉
“我不想听这些。”
江寒摇了摇头,“沐冠下位之后,他以及他沐家的族人是如何安置的?是被诛了九族,还是贬为乞丐?”
“这……”
人皇一时间语塞,眼珠转动着,脸色一下子就难看了起来。
“回答我。”
江寒怒喝一声,吓得这人皇差点从龙椅上掉下来。
就连满朝文武都在江寒的声音下吓了一跳,这里可有很多老臣对当年的事知晓。
现在江寒为当年沐冠以及沐家的事而来,这不得不让知道当年那件的人害怕。
西游蛇妖传 2012年的李白
“都……都是永恒神宗安排的,我……我一概不知啊。”
人皇支吾着回道,把一切责任往永恒神宗身上推。
“是吗?”
江寒的话一说完,人已站在人皇的面前,都没有人看清江寒是怎么过去的,这速度快若闪电。
人皇直接从龙椅上掉了下来,吓得脸色发白。
“你觉得在本仙师面前,你的谎话瞒得过我的眼睛吗?”
江寒瞪着人皇冷冷说道。
江寒已经确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测,这人皇说谎根本瞒不过他的眼睛,或许沐冠以及沐家的族人都遭遇不测了。
“我……”
“这位仙师,能不能让我等说几句?”
一位上了年纪的老臣站了出来,拱手对江寒说道。
江寒回过头来望着他,说道:“只要是与这件事有关的当然能说,而且是如实说。”
“若是我如实说了,仙师会如何收场?”
那老臣又问道,“这件事我当年也是亲历者,我对前朝沐冠以及沐家人的事都一清二楚。”
“你尽管说,我要的是真相和答案,无论真相如何残忍,我都不会怪罪你等凡人。”
江寒放下话来,让人皇以及这满朝文武都松了一口气。
草根成蛟龍
落升
帝少獨寵萌妻:老公,治麽
“仙师,既然如此,就由我来说吧。”
人皇站了起来,对江寒敬畏道。
“说。”
江寒点了点头。
“前朝人皇沐冠以及沐家的族人,已经被诛了九族了。”
人皇一字一顿说道。
“果然!”
江寒咬了咬牙,顿时之间就觉得这个消息还是不要让沐枝儿知道的好,否则怕她受不了。
雨花台石 倪匡
“仙师息怒,这一切可都不是我的安排啊。”
人皇吓得差点跪下去,但是他是人皇,还是想保留一分人皇的威严与尊严。
“你不用害怕,我说过不会怪罪你们。”
江寒看他害怕的样子说道,“既然现在是永恒神宗庇护此皇朝,仙道的事自然是仙道解决。”
江寒的话一说完,已经消失在了原地,根本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离开的,就像不知道他是怎么来的一样。
整个金銮殿都在此时噤若寒蝉,三十年前的事现在重提,他们都害怕起来。
江寒出了皇都,停留在半空好一会,他决定还是不要告诉沐枝儿了,等时间长一些之后,再慢慢透露给她。
现在他决定去永恒神宗,让那群虚伪而又邪恶的人付出惨痛的代价。
沐冠好歹是太华宗捧上去的,就算要下位也没必要诛他沐家的九族,这永恒神宗此种行为,和恶魔都没有区别。
或许永恒神宗是看到太华宗覆灭了,又在九宗论道盛会上没有拿到一个好的名次,为了泄愤就把太华宗捧上去的人皇给杀了。
无论他是出于什么心理,江寒都决定为沐冠为沐家所有族人讨一个公道。
江寒以最快的速度来到永恒神宗,手掌伸出如天神之手,没有半句废话一巴掌拍下去,就将永恒神宗的护山法阵给拍碎。
整座永恒神宗的山门都在这一刻颤抖起来,身在守山殿内的几位长老当场就被震得狂吐鲜血。
“久恒子你听着,报应临头,出来受死。”
江寒一掌摧毁永恒神宗的护山法阵,旋即长啸一声,声如雷鸣一般响彻在整座永恒神宗之内。
不过良久,都没有回声也没有人出来,江寒只得自己掠向那永恒神殿。
而在永恒神殿内,久恒子以及众核心长老一个个都脸色凝重无比了。
“纸包不住火,想不到他这么快就来了。”
永恒神殿内,久恒子脸色凝重且愤怒地说道。
和丧尸同行的日子
“掌教师兄,真的只有永恒神炉一计可以用了吗?”
核心长老脸色凝重地问道。
“别无它法,这江寒实力滔天,根本不像是下界中人。”
久恒子点了点头,“他马上就会到了,到时候我等把他引入永恒神炉内,再以永恒神火将他炼化于炉中,这件事就算完。”
轰!
永恒神殿外一声炸响,矗立在神殿旁的一座亭子被江寒一脚踢塌,他已经来了。
旋即久恒子以及十多位长老走了出来,一个个气愤填膺地看着江寒。
佛门护法
“江寒,你可是仙道中人,但是你现在的做法和邪魔没有任何区别。”
久恒子气愤填膺地指责道。
“邪魔?好一句邪魔。”
江寒瞪向冷冷喝道,“我昨天说的话你还记得吧,我今天来是为了什么你们心里都一清二楚,沐冠他犯了什么罪?他沐家族人又犯了什么滔天大罪?你们让他下位我可以理解,但是你们要诛他沐家的九族,你们才是真正的邪魔,仙道哪里容得下你等如此邪恶之人,我今日就要清洗仙道,让你这永恒神宗覆灭。”
“你……你这邪恶之人,简直罪该万死。”
久恒子一听江寒要灭了永恒神宗,他又惊又气,“要灭我永恒神宗,就怕你没有那个本事。”
他的话一说完同时掠了出去,那十几名核心长老也跟着他飞了出去。
“要跑吗?”
江寒还以为他们要跟自己拼命呢,谁知道他们全都往那云雾中飞去。
江寒瞬间就跟了上去,穿过云海来到一座形似葫芦的巨山之顶,眼见着他们跳入到了那葫芦口中。
“呃?此山形状怪异,好似一口葫芦,似乎藏有玄机。”
江寒双眸精光烁烁,扫视着这形似葫芦的巨山,这山真的就像是一个8字形的葫芦一样。
只是江寒扫视了一会也没发现什么玄机,也看不出这像葫芦的山是不是一件宝贝。
但是很明显,久恒子等人就是故意引他来这里的,而且他们都跳进这葫芦山的葫芦口去了。
“江寒小儿,你不是要灭我永恒神宗,要杀我们吗?怎么不敢来了?”
久恒的声音自葫芦山内传了出来,还带着嘲笑声,很明显就是在激将江寒,要引他进去上勾。
实际上江寒根本没有半点害怕,无论久恒子想耍什么诡计,江寒都不放在眼里。
他这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做法,完全是因为他的实力傍身。
他停留在这里观看,完全是出于好奇,现在好奇用尽,一瞬间就落入到了那葫芦口,进入葫芦山。
轰隆隆!
就在江寒进入这葫芦口之后,这座巨大的葫芦山顿时之间地动山摇,滚石如流。
一座古朴沧桑的巨大炉鼎随着那巨石脱落之后显现了出来。
这哪里还是什么葫芦山,这是一座刻着“永恒神炉”四字的宝物。
而至于为什么连江寒扫视都没能看出端倪,这就不得而知了,或许是江寒没有开天眼,亦或是其它。
反正这永恒神炉是永恒神宗的镇山之宝物,是他们口中的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
现在江寒已经被引入到了永恒神炉内部,而久恒子等十多位核心长老,却是在江寒被引入的同时,他们就出来了。
妳想要我的愛嗎
“哈哈哈……”
久恒子仰天大笑了起来,其它长老也是如此。
“江寒小儿,你的末日到了,哈哈哈……”
久恒子大笑着,声音传入到了永恒神炉里面。
而在永恒神炉内的江寒,此时感觉自己进入到了另一片天地之中。
这里一切都是灰蒙蒙的,一片混沌,上不着天下不着地,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但是显然是真的中计了就对了。
听到久恒子的声音传了进来,江寒漫不经心地回应了一句:“你以为把我引进这东西里面就能困住我?甚至杀了我?你实在太天真了。”
“无知的小儿,你知道你身在何处吗?”
久恒子的声音略逞嘲笑地传来,“这是我永恒神宗的镇山之宝永恒神炉,在永恒神火之下,你倾刻间就会化成灰烬,能够死在永恒神炉内,你足以自傲了。”
“什么!!!”
江寒听到永恒神炉这四个字,当场激动得差点跳起来。
彼岸大帝让他下界来寻找永恒神炉,在永恒神炉内塑真身,凝炼三千永恒法则,本来还毫无头绪,一筹莫展。
谁知道误打误撞,竟然现在就在永恒神炉的肚子里,这或许是冥冥中自有定数与指引。
现在江寒才想起,下界之前沐枝儿一再恳求要跟自己一起走,帮助她寻找沐家人,到现在进入这永恒神炉。
这一切的一切,真的像是冥冥中的安排,在他不经意间找到了永恒神炉,大有恍然大悟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