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478.看不出什麼名堂推薦

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
小說推薦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火影之我能垂钓万物
陈志勇现在还是一位普通人,根本拿不到多少钱,而且,他还不敢离开这座城市,因为离开这座城市,就算他逃到国外,都不知道能够逃到什么地方去?
在小队长和陈志勇商量好,让陈志勇到新兵营的时候,陈志勇说道:”队长,你真的要把我派过去?”
“我不管你以前干什么?反正现在我不希望你离开我们这里。”小队长说道。
陈志勇想了想,既然这样的话,那他就留下来,到时再找个机会把那个叶晨赶走就行了。
小队长在那和那些新生队员说那些训练的内容,其实,那些新生队员根本听不懂,因为他们都是在军营里面训练的,对军营的内容都是一无所知。
现在那些新生队员在那听着,也不知道小队长说了那么长时间。
在那些新生队员听着小队长说那么久的时候,陈志勇已经在那睡着了,他是真的累了。
叶晨和许媚两人在回到教室休息的时候,叶晨发现自己的手机一直响个不停。
叶晨看到那个电话的号码是吴志友打来的时候,叶晨接通电话。
“喂,吴队长,有什么事吗?”叶晨问道。
叶晨没想到,现在吴志友打电话过来的原因,就是因为那件事。
吴志友说道:”昨天你是不是去那些新兵营挑战他们的队长了?”
夫人 请淑女 艼艼
叶晨说道:”没错,他叫赵大龙,以前在新兵营当中,是特种兵出身,但是,后来退伍了,然后就进入到了新兵训练基地。”
吴志友在电话那头听到赵大龙的情况后,已经确定那件事是叶晨做的了。
吴志友在电话里面问道:”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会跟进,你自己小心。”
吴志友说完,就把电话挂掉了。
在吴志友刚刚把电话挂断的时候,吴志友的女朋友,李冰冰打电话给叶晨,让他快点回到吴晓梅那里,她想和他说一些事。
吴晓梅和叶晨从小学到初中的关系就非常好,在大学里面,吴晓梅又是叶晨同班同学。
现在叶晨和她分开了三年多,现在突然见到对方,自然是有很多话要说的。
所以,在放学回去的路上,叶晨已经往吴家别墅那里回去了。
在回到那里,已经看到吴晓梅坐在客厅沙发上,在看到叶晨回来后,立刻站起来看向叶晨问道:”你昨天去哪了?”
“我去找人比武。”叶晨说道。
虽然那些新生队员,肯定不是他的对手,只是,他还是要去试一试。
毕竟,他现在不是那些新生队长的对手,但是,那些新生队员,也就那么几个人,他还是有信心打败他们的。
“昨天晚上我和我妈回去的时候,看到我妈很失落,我就去找我爸了解情况。”叶晨说道。
“哦,那你知道我父亲和我母亲现在怎么样了?”吴晓梅问道。
叶晨摇摇头说道:”我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叶晨知道,他们肯定是和那个李冰冰吵架了,但是,叶晨并不清楚具体的是因为什么原因。
吴晓梅和叶晨说了一声后,她自己回房洗漱去了。
在叶晨上到楼上去,先冲了一个澡,然后穿好衣服,再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发现吴晓梅已经准备好早餐,正在那吃饭。
在看到叶晨下来的时候,吴晓梅说道:”吃吧。”
叶晨和吴晓梅吃早餐的时候,吴晓梅问道:”叶医生,昨晚睡得好吗?”
“我睡得挺好。”叶晨笑着说道。
吴晓梅知道叶晨是故意说谎,因为她已经知道叶晨的习惯了。
“叶医生,我今天有空,要不我带你到处转转吧?”吴晓梅问道。
“可以啊。”叶晨说道。
“那我们吃完后出发。”吴晓梅说道。
叶晨点点头,和她吃完早餐,再和吴晓梅出门,来到车库的时候,叶晨已经开车往市**那里过去。
在到市**的时候,叶晨看到王叔还在那工作,看向王叔问道:”王叔,你昨晚没有休息好吗?”
“没有休息好。”王叔说道。
昨晚他一直在忙着收拾那些桌子,现在他已经很累了。
不过,叶晨还是送王叔回去休息,然后和吴晓梅继续往市**那里过去。
在来到那里的时候,看到吴晓梅的父母和吴晓梅的母亲都已经到了,叶晨和吴晓梅过去和她们打招呼,现在看着她们的精气神,明显是好了很多。
叶晨和她们聊天的时候,发现吴晓梅还没有告诉他,她现在是做什么工作?
“我现在在市**做文秘,我想等我大学毕业,然后再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吴晓梅说道。
吴晓梅的父母和母亲看到叶晨的年龄,都觉得叶晨还太年轻,如果再过一段时间,可能叶晨和吴晓梅的父母就成了亲家。
但是,现在叶晨和吴晓梅的父母不熟悉,他们不想那样快结婚。
叶晨看到吴晓梅父母那种态度的时候,他也没有多说,反正,他现在也没有什么事。
现在在和吴晓梅的父母聊了一会,叶晨和吴晓梅回到吴家别墅那里,看向那些新生队员说道:”我先上楼看书了,我的那些考试题目都写好了,我再检查一遍。”
吴晓梅听到叶晨说的,急忙往楼上看去,看到叶晨拿起那张卷子检查的时候,发现叶晨写的那些题目,全部是错误的,不用看也知道,叶晨肯定是故意的。
“你这是故意在欺负新生。”吴晓梅说道。
圣龙邪尊
“我这也是为他们着想。”叶晨说道。
在和吴晓梅父母聊了几句,叶晨和吴晓梅往楼上回去,在楼上的时候,叶晨已经把那些错误的题目,全部交上去,并且把他写的那些答案都交上去,看到那些考试的试卷交上去后,他知道,自己这次的期末考试应该是过关了。
吴晓梅看到叶晨那么拼命地在努力,吴晓梅自然也是感激。
吴晓梅把那些试卷拿到吴志高的办公室,把试卷递给吴志高,然后说道:”爸,你看看这些试卷。”
吴志高看向那些试卷,发现那些试卷上面的字迹,确实都是他的笔记。
吴志高拿着试卷看的时候,叶晨则是上到楼上,回到二楼他住的客房那里。
在叶晨回到房间那里,拿出那台手提电脑开始查看那个黑色的小盒子。
叶晨拿出那个盒子看向里面,里面装着那块白玉石,叶晨拿出白玉石的时候,已经看到上面的那些纹路,和昨晚叶晨在那看到的,完全是一模一样的。
东倾月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这块白玉石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是叶晨第一次碰到这种事。
叶晨把那块白玉石,放在手掌上仔细看起来。
叶晨在看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也没有看出什么名堂。

超棒的都市小说 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 txt-419.斑被打倒了展示

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
小說推薦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火影之我能垂钓万物
斑正想要责怪叶晨投资他六十九岁老同志,可是,他还没有开口说话,叶晨便已经当先开口说道,“斑,你这样摇闪不行啊,你只摇闪了一次,防住了我一拳,却防不住我第二拳。倘若敌人用了假动作,或者真就连续打出两拳,那你也就死透透了。”
斑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看着这两人在拼命训练,柱间在一旁看着,满意地点点头。
柱间暗自说道,“看来老大还是有些功底的,就是不知道老大的这些功底是什么时候获得的。不过看老大教育斑的样子,恐怕没有多久,他们两人就有足够参加商业比赛的实力了。”
柱间心中期待着,很想看见叶晨上台比赛的样子,一定很帅。
就在训练的时候,他们每当觉得疲劳之后,便会躺在下水道的河流边上,听着旁边下水道河流的流水流淌而下。
听着流水的声音,叶晨和斑便能缓慢进入睡眠之中。
醒来的时候,叶晨说道,“斑,你尿床了。”
斑看了一下,说道,“谁把我给挤到河流里了?”
这河流的岸边,一共就两米卷的走到,躺着好些丐帮的兄弟,因而他们空间有限,晚上的时候谁都不知道自己旁边有谁,容易将对方给挤出去。
便这样子训练了三个月的时间。
期间,叶晨有向柱间讨教过拳法的精髓。
柱间告诉他,其实柱间一点儿也不懂,因为柱间只相当于是一个牵线的人,并非是参与者。
叶晨一脸懵逼,原来柱间也是一个小白啊,没想到他现在才知道。
很快,叶晨的第一场商业性质的比赛开始了。
斑在台下给叶晨加油,“老大,第一场比赛,一定要赢啊,开门红!”
叶晨举起拳头,给斑一个示意,内心之中充满了斗志,说道,“放心吧,第一场比赛,我一定会好好表现的,不会辜负你们的期望!”
柱间也在背后擂台的观众席看着叶晨走上擂台的背影,点了点头,“这才有老大的样子啊,这三个月时间的训练,老大似乎已经重新回到了那个时候意气风发的样子了,那时,老大凭借一个人的力量,统治了整个忍界。”
当当当!!!
终于,比赛的锣鼓敲响了。
叶晨的对手,是一个穿着红色拳套的大块头,而叶晨,是穿着黑色拳套。
比赛的一开始,叶晨的对手,姑且就称作小红吧。
小红显然比叶晨还要主动很多,在一开始的时候,就朝着叶晨发动两次猛攻。
第一次,用了两个勾拳,试图让叶晨昏迷倒地。
然而,叶晨轻描淡写用了摇闪,便轻松地躲避开小红的两次勾拳。
原本,对手进攻的时候,是防御最弱的时候,也是叶晨反击最好的时候。
王妃小老婆
可是,叶晨并没有立刻给出反击,因为他明白,一开始在没有确定对手的虚实的时候,是不可以立刻发动猛攻的。
要不然很容易陷入对手的陷阱之中,这样很容易导致被击晕。
叶晨只是简单地用刺拳试探,同时还时不时用没有多少威力的鞭腿试探。
小红看见叶晨这般谨慎,便反其道而行之,大大咧咧地对叶晨进行攻击。
叶晨先转腾挪,不停躲避着小红的拳头,没有被小红得逞。
然后,抓住了小红的一个空挡,一个左勾拳,成功将小红带走!
“赢了!老大首战胜利了!”斑高兴地大跳起来。
柱间也笑着看向了这边,这一战他是赌叶晨能赢的,而且叶晨也获得了胜利,给他们丐帮带来了巨大的一笔收入。
柱间说道,“如果一直这样比赛下去,很快我们丐帮便能获得足够的资金,统治整个商界,最终,统治这个次元!”
在明白这个次元无法用武力统治之后,可想而知,统治的方法只能依靠商业。
叶晨下了擂台,和柱间见面。
柱间说道,“老大第一局表现的很好啊,等下应该是轮到斑的比赛了,希望斑也能拿出不错的成绩出来,这样子咱们今天这两场比赛,都是开门红了!”
叶晨认同,说道,“确实,如果斑也能不负众望,那下他首场比赛的胜利的话,那么这可能是一个很好的兆头。”
便看见,斑已经上了擂台。
对手,是一个瘦子,不过看起来似乎很灵活。
新唐遗玉 三月果
“你不要在我面前晃来晃去,不然这会让我想到老大和我对练时候的样子。”斑不爽地说道。
“这叫做步法,你懂不懂?”
斑一个刺拳出其不意,不过对方本能地躲闪开了。
对方之所以躲闪开,其实很大情况之下还是归功于身体记忆,这是长时间战斗下来形成的记忆,在身体记忆的帮助之下,他能很轻松规避大部分不是那么刁钻的攻击。
对方能够躲避开他这一拳头,让斑很是震惊,毕竟他这一拳可是直拳啊,叶晨说过了,直拳很快的。
然而,一瞬间,对方左右开弓,两个左右勾拳,直接把斑给带走了。
斑是被担架给抬着下了擂台的,叶晨过去看斑的情况,斑在担架上说,“老大,我收回之前说的话,这些简单的拳法虽然看起来简单,但是一旦用的好,便能起到出其不意的作用,这一点是我没有看明白。”
叶晨说道,“这一战你虽然败了,不过对于你来说,也是一次成长,通过这一次的磨练,你知道了自己的不足,下一次,你一定能获胜的!”
目送着斑被送走之后,叶晨叹息一声,说道,“斑刚才的表现实在是太差了,让我大跌眼镜,对手的拳头速度分明不快,为什么斑就是躲避不开呢?”
柱间说道,“比赛的时候和训练的时候是两回事,训练的时候因为是配合训练,知道对手会怎么出招,知道应该怎么躲闪,而比赛的时候却不是这样,因为比赛的时候,不知道对手会怎么出招,也不明白应该怎么躲闪。”
“毕竟,比赛的情况瞬息万变,很难琢磨下一刻究竟会发生什么。”
妖颜惑众:蛇后变形记
柱间的话,让叶晨表示赞同。

火熱都市言情 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 ptt-371.黑色火焰可能灼燒他推薦

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
小說推薦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火影之我能垂钓万物
对于叶晨是主角这个命题,是毋庸置疑的,叶晨自己当然是知道的。毕竟他是穿越者,他自己当然知道,那一个小说里面,穿越者不是主角的啊?
叶晨的身影从空中落下,站在族长的尸体边上,说道,“我告诉你,其实……我真的是主角啊!哈哈哈!”
族长冰冷的尸体死不瞑目,突然暴睁开眼睛,坐起抓住叶晨的裤腿。
“啊!鬼啊!”叶晨吓了一跳,不过冷静之后,明白了这只是诈尸反应,并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青梅不竹马
甩了甩抓住自己裤腿的族长的手,叶晨发现居然挣脱不开。
“死了也不老实,你到底放不放?!”叶晨对着族长瞪着他的眼睛也瞪了一眼,吼道。
我是小先生 九幽河上
“不放!!!”
“啊,鬼啊啊啊啊啊啊啊!!!”
叶晨吓坏了,如果说刚才只是起尸反应的话,那么这一次就没有那么简单,这一次是真的诈尸了!
“快放手!”
“不放!”
“放手!”
“不!”
叶晨和族长的尸体争执着,然而依旧无法挣脱开。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
小葵花爸爸突然从尾兽空间出来,手中抓着一把简单,咔嚓一下便将族长的手臂给斩断!
“这是我们罗曼蒂克家族特有的植物神经反应综合征,因此即便死了,神经之中依旧还存在电流,便是这些电流驱动族长还能存活一段时间的。”
小葵花爸爸解释道。
听到了小葵花爸爸的解释,叶晨明白了过来,这就是起尸反应的一种高级一些的表现罢了。
“你死了没有?”叶晨对族长的尸体问道。
足球之梦里疯狂
“还没呢,好疼啊!”族长哭了。
叶晨抢过小葵花爸爸手中的镰刀,砍断了小葵花爸爸的另外一只手臂。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族长的双臂缺口处像是泉涌一样喷射出血水,紧接着便彻底死绝。
“胜利了,咱们胜利了,赢了!”叶晨大叫一声。
这个时候尾兽空间里面的植物系也一个个跑了出来,看到叶晨胜利的结果,一起欢庆。
小葵花爸爸说道,“大家不要高兴的太早了,毕竟这可是族长啊,要是没有死绝,在装死的话,那咱们就完蛋了。”
万里追妻:宫主请上榻 梵梵音
小葵花爸爸的话给他们提醒,让他们兴奋地态度当即就冷却下来,让他们回忆起了当初被族长支配的恐惧。
“确实啊,如果咱们太放松警惕地话,说不定族长是在装死呢。可是现在怎么办呢?咱们应该怎么做?”有人问道。
“我建议鞭尸,反复鞭尸,这样子确保他不是假死。”
有人提议道。
族长的尸体,脸色突然黑了下来。
一开始他的脸色是冰冷的,现在彻底黑了,黑的给人一种要尸变一样的想法。
然而,皮鞭一根根拍击下去,族长的脸色虽然没有变,但是族长的身体却在不断抽搐,不仅如此,还产生了“膝跳反射”。
“怎么回事,难道真的没有死绝?”有人对于这种情况表示不理解。
“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膝跳反射了。”
“不是吧,死人也有膝跳反射?”
“当然,毕竟体内神经之中还存在着电流,这就是引发膝跳反射的原因。”
鞭尸进行到下午,最后,小葵花爸爸说道,“我一直在想,鞭尸好像还不够啊,要不咱们直接将尸体给火化了吧?”
已经忍受了半天痛苦的族长尸体,突然猛然睁开了双眼!
大骂道,“好一个小葵花,你好狠心啊!!!”
然而,他的说话也暴露了他实际上没有死。
“啊,居然真的和小葵花说的一样,没有死?!”
看到这一幕之后,大家也是纷纷明白了过来,原来族长并没有死。
只是他们鞭尸了半天的时间,居然还无法让族长喊出一声叫疼,看来这个族长是非常有忍耐力了。
“放火烧死他!”
所有植物系的都发出了吼声,这是他们植物系共同的呼吁。
当初动物系是怎么对待植物系的,他们植物系一直都很清楚。而这个族长,身为动物系的一员,便是利用了自己的地位,为动物系谋求福利,残害植物系。
这一点不可原谅。
“你们以为火焰能够将我灼烧?别异想天开了,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能够将我灼烧的火焰!”族长却放声大笑说道。
“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能灼烧你的火焰,你确定?”叶晨反问一句,“黑色火焰能否将你灼烧?”
族长语塞了,没有再说话。
他确定这个世界上的火焰无法灼烧他,但是他看到的火焰正常也就是红色或者黄色之类的,没有见识过黑色火焰。
像黑色火焰这种这个世界上几乎不存在也没有见识过的火焰,族长真的还不确定是否能灼烧自己的身体。
萬古 最強 宗
毕竟族长的肉身可是超越了十星痕的身体,是不可能被寻常火焰灼烧的。
“黑色火焰?如果真的存在那样的火焰,或许我还会忌惮一二,但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黑色火焰?!”
族长的话像是在质疑,但是其实他也有征求询问的意思,不然叶晨也不会说出黑色火焰的事,很大可能就是叶晨自己知道。
“是的,我见过黑色火焰,是那种传说之中能够焚烧一切,直到将一切焚烧殆尽的火焰。”
叶晨话说完,族长的脸色就不淡定了。
“或许你拥有能够灼烧我的火焰,可是在你将火焰找到之前,我已经成功恢复了实力了,到时候你便再也找不到我!”
闻言,叶晨冷哼一声,说道,“等你回复实力的时候,我早就已经找到了黑色火焰,到那个时候,你根本来不及逃脱!”
族长脸色冰冷,说道,“不可能,除非你的速度达到了光速,不然从这里回去忍界再过来,至少需要一个礼拜的时间,而我五天的时间就可以恢复一切的力量。”
“你确定只需要五天的时间?”
“当然,我可是罗曼蒂克家族的族长,你说呢?”
“……”
“……”
“……”
二人瞎比比个不停,一直持续了好几天。
族长的实力也快要恢复到完全状态。
就在这个时候,葵子突然出现,说道,“叶晨哥哥,我把佐助叔叔给带过来了!”

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 存在ijk-362.被打中了熱推

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
小說推薦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火影之我能垂钓万物
面对族长的无理要求,叶晨说道,“凭什么你们让我拆我就拆?”
少 地瓜
他是不可能会将栅栏给拆除的,那样罗曼蒂克家族的动物系就能长驱直入。
至少还有一个栅栏至少还会安全一些,并且这个菜园也不会受到破坏。
而且,对方让他拆,他不想拆,对方还管的着?
“我不拆,你们能怎样?!”叶晨淡然说道。
“你不拆,我们可就要爬进去了!”族长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说道。
“那你们就像狗一样爬进来啊!”叶晨说道。
“不是那个爬,是攀爬的爬。”族长提醒道。
叶晨嗤笑一声说道,“不都一样,就是那个字,我看你们最多也只能像狗一样挖掘地洞爬进来了,要不然你们没有进来的可能。”
叶晨的话,却给了他们一个大提醒,对啊,上面爬不上去,难道就不会挖地洞爬进去?
就不信这个栅栏埋在地下很深。
“土狗,是时候看你的表现了!”族长当即对一旁的土狗命令道。
土狗是擅长挖掘的动物系,而且天然就是挖掘机十级认证,挖掘这么一个小地方,不是问题。
于是,便看着土狗缓慢跑了过去,用非常缓慢的速度挖掘着。
族长厉声问道,“土狗,你挖和几把?你这样挖,要挖到猴年马月?!”
“大王,没办法啊,必须小心,要像挖**一样小心,毕竟这栅栏有毒,一旦我不小心触碰到,就要毒发身亡!”
“那你这样挖,最后不也要碰到栅栏,不然你怎么确定已经挖通了?”
“可是,一旦我碰到了栅栏,我被毒死了,谁来挖掘啊?”
这成了一个自相矛盾的问题。
他们需要土狗来进行挖掘,但是倘若土狗在挖掘的过程中一个不小心触碰了栅栏,毒发身亡,那样依旧没法挖通。
问题根本不是出在谁的挖掘机技术比较强,而是谁更加耐毒。
“看来,还是要我亲力亲为啊!”族长说道,当即化作自己的原形,是一头狮子。
狮子的爪子虽然擅长捕猎,不过用来挖掘也不是什么问题。
快速挖掘,中间还将大量病毒给带出土壤。
不过族长的星痕之多,已经让他对病毒具备免疫作用,哪怕是星痕非常高的病毒。
瀅 瀅
“挖通了!”族长有些惊讶,这结果比他想的还要好,没想到栅栏在土壤中的部分并不多。
已经从狗洞爬进来的族长,又变回了自己的人形,得意说道,“叶晨,我已经进来了,束手就擒吧,没人会救的了你的!”
叶晨脸上当即浮现出惊慌失措,说道,“天啊,族长你居然真的像一条狗一样爬进来了!”
这下子族长真的无法反驳了,毕竟他确实是像狗一样爬进来的。
叶晨说道,“族长,如果你像狗一样爬出去,我会当做我没有看到。”
族长:“……”
“事已至此,那我就为了革命事业,抛弃我的个人尊严吧!我,没错,就是像狗一样爬进来的!”
面对这个死不要脸的族长,叶晨嘴角抽搐了一下,说道,“那你怎么不再来一个汪汪叫?”
“我不乐意,你管的着啊?”族长扬起高傲的头颅,不服输道。
“那你告诉我,你钻狗洞进来,有什么屁事?”叶晨问出了他一直想要问的。
“我进来当然是抓你来的,除非你放弃和植物系联合,弃暗投明,不然你将受到逮捕,成为我们罗曼蒂克家族动物系的奴隶,为我们垂钓一切事物!”族长趾高气昂说道。
叶晨摇头,说道,“你难道还天真的觉得我会乐意?”
族长没有再多说,便要去抓叶晨,然而,叶晨突然消失了!
再次出现的时候叶晨已经在栅栏外面的另外一边,说道,“前提是你可以抓到我。”
族长一个瞬身出现在叶晨身后,伸手去抓,说道,“明明我可以直接跳过栅栏进入里面,为什么我还要挖狗洞?”
叶晨直接躲藏进尾兽空间,在进入尾兽空间之前,回答道,“因为当时我只给了你两个爬进来的选项,你受到思维定势的影响,忘记了你可以直接跳进来!”
“原来如此!”族长左右看了看,并没有看到叶晨的踪迹,说道。
“我们居然被骗了!”其余的罗曼蒂克家族动物系也恍然大悟,一个个跳过栅栏也进入菜园里面。
只是,他们人太多,同时跳进来,结果便是,有一部分动物系的相互牵扯的缘故掉落在栅栏上面,毒发身亡!
叶晨又重新出现,说道,“其实我已经想到了,你们会迫不及待进来,然后出现踩踏事件。”
族长又一个瞬身直接出现在面前,说道,“其实我也已经想到了,你会突然出现,解释这些话。”
然后又伸手去抓叶晨。
然而叶晨又消失,再次出现在远处,说道,“其实我一直消失又出现,只是在试探你瞬身术一秒钟的前进距离。”
网游都市江湖
族长咧嘴一笑,用非常快的速度瞬身到叶晨面前,同时一拳击出,说道,“其实我早就知道你在试探我瞬身术的速度了,所以我故意放慢了速度!”
这一次,族长出其不意,一拳便命中了叶晨,让叶晨无力地倒飞出去。
叶晨才明白一个道理,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
不过已经晚了,他就是那种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人,现在被挨了重重一拳,要知道那可是罗曼蒂克家族族长的致命铁拳,一拳之危,可怕至极!
叶晨挨了这一拳之后,只感觉被太阳撞击了一样,浑身火辣辣的疼,并且伴随永久性贫血,身上的血条瞬间见底!
落在地上之后,叶晨还没有来得及刮出一个巨大的陨石坑,他便进入了尾兽空间。
然而也是在下一刻,族长已经出现在叶晨即将进入的轨道,准备再给叶晨致命打击。
只是族长突然看到叶晨又消失了,地面上的陨石坑都没来得及形成。
族长用一种困惑的语气说道,“这究竟是什么能力,我们罗曼蒂克家族真的拥有这样的能力?能够穿梭进入某个空间之中?”
这是他们罗曼蒂克家族很少拥有的能力,因而族长看的并不多,觉得惊讶。
尾兽空间里面。
叶晨在里面砸除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 txt-356.他的名字叫豬九戒讀書

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
小說推薦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火影之我能垂钓万物
“多么美味的葵花籽啊!”漆黑野猪流着口水说道,“我已经很久没有品尝过这么美味的葵花籽了!”
“不要啊!!!”小葵花爸爸爆发出一个巨大的吼声,面对漆黑野猪要吃葵子,他突然想到了几年前,他们也是有一个女儿,也是葵花籽,就是被这漆黑野猪给吃了。
顿时,鼻涕眼泪流淌下来,然而他没有足够的勇气去阻止这种可怕的事情发生,动物系对于植物系的压制实在是太可怕了!
“小葵花爸爸,救命啊!!!”葵子也发出了像是小猫被掐住脖子一样的尖叫声。
她已经变成了原形,就是一颗硕大饱满的葵花籽,上面睁开两只汤圆一样圆滚滚的眼睛,张开一只嘴巴,此时眼睛里面已经擒满泪花,而嘴巴咬着下嘴唇,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漆黑野猪疯狂地用猪鼻子拱了拱葵子,也是因此让葵子觉得生无可恋。
小葵花爸爸听到了葵子的求救,可是他实在是害怕极了,动物系的压制之下,他无法动弹,只能被迫站立在地面上。
如果小葵花妈妈在此,或许还有一些希望,能够通过广场舞来让漆黑野猪跟着起舞。虽说那样大家都会一起起舞,不过也勉强算是延迟死亡吧。
然而小葵花爸爸没有类似的技能,只能眼睁睁看着葵子被吃掉。
“叶晨哥哥,救命啊!!!”见自己向小葵花爸爸求救无效,葵子当即就向叶晨求救。
“住口!!!!!!”叶晨冲着漆黑野猪嘶吼了一声。
漆黑野猪脸上有讥讽的笑,说道,“看到没有,他让你住口!别再求救了!”
因为叶晨看着也是动物系的,所以漆黑野猪不认为叶晨刚才是让他住口。
叶晨:“……”
“叶晨哥哥,你……好过分!!!”葵子也这么认为,她刚求救,叶晨就让她住口。
这个误会也太莫名其妙了!
叶晨恶狠狠,说道,“我让你住口,猪!!!”
葵子当即闭上了嘴巴,不再言语,连说叶晨过分的话都不敢说了。
“哈哈哈,他不但不救你,还骂你是猪!太可笑了!”漆黑野猪不知道哪里来的信心,居然这般认为。
“叶晨,你怎么可以这样伤葵子的心?你就算不救,也不要骂葵子!”小葵花爸爸义愤填膺,如果不是因为他救不了,他肯定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啊啊啊啊啊啊!!!!”
叶晨疯狂大吼一声,“猪啊!我说的是你!快住口!!!”
叶晨发出这一声大吼之后,葵子和小葵花爸爸都怀疑叶晨在骂他们。
可是,那漆黑野猪却志得意满,乐呵呵说道,“你们真是天真,让一个动物系救你们,只会换来嘲讽,哈哈哈!”
叶晨忍无可忍,这猪哪里来的自信,分明自己骂的就是他!
话说,葵子也太脆弱了,怎么就认为自己在对她凶了?
“叶晨哥哥,我看错你了!”葵子流下了不甘的泪水。
“造孽啊,我带回来了怎样一个负心人啊!”小葵花爸爸也是后悔地说着。
叶晨脸皮抽搐,他也开始怀疑刚才自己是不是骂他们全部是猪?毕竟他们三个如果不是戏精的话,就是笨到了极点。
然而时间不给他机会,因为他看到,漆黑野猪已经张开血盆大口,准备强行将葵子破瓜!
“我要开动了!”他还不忘了提醒一下葵子,让葵子心中充满了恐惧。
“什么,这么硬?!”突然牙齿传来咯嘣的感觉,让他仿佛是要骨裂了一般。
看去,便看到自己咬在一只拳头上面,那是叶晨的铁拳!
“什么,谁的拳头,怎么这么硬?!”漆黑野猪心中惊恐,怎么说他也是觉醒了三个星痕的罗曼蒂克家族动物系,这些植物系哪怕有五个星痕他也不放在眼里。
莫非他咬的是动物系,而且实力不逊色于他?
“果然是你,移开你的拳头!”他总算看清了,自己咬到了叶晨。
“松开你的嘴!啊!”叶晨吃痛地大叫一声。
漆黑野猪当即松开嘴巴,憨笑一声说道,“抱歉,不小心咬错人了。”
“靠!你到底是猪还是狗,怎么咬人呢?还是说你猪狗不如?!”叶晨毫不迟疑唾骂道。
漆黑野猪的脸色越黑了,脸上也充满了愤怒狰狞的神色。
“在这里,人们都称呼我为猪九戒大爷,你知道为什么吗?”
听到猪九戒这般问,叶晨反问道,“那要看你的第九戒是什么了?”
位面之黑暗降临
叶晨知道所谓的八戒便是不杀生、不偷盗、不淫欲、不妄语、不饮酒、不眠坐华丽之床、不打扮及观听歌舞、正午过后不食。
再多出一戒,叶晨可以猜,但能猜对那?
“你猜,你猜,你猜猜猜。我让你猜啊。”猪九戒调皮地说道。
“那好,我可要猜了啊,第九戒是不能吃葵子!”叶晨说道。
“什么?不是,第九戒是前面的八戒都不能不遵守!这都猜不对,你脑子比猪还不好使!”猪九戒公布了答案,然后嘲讽了一下叶晨。
叶晨笑着咧嘴,说道,“你都自己这样说了,还违背自己的九戒,你恐怕是猪狗不如。”
第一戒就是不杀生,第九戒说了,前面的八戒不能违背,那么,猪九戒的做法就是自相矛盾,和自己的规矩背道而驰。
“胡说什么?吃素不能叫杀生啊,不然我吃什么?你总不能让我们动物系的吃空气吧?”猪九戒抗议道。
刚才他咬了叶晨的拳头,确认了硬度,心说叶晨的实力恐怕在自己之上,心生胆怯,因而不打算直接和叶晨动手,准备来个理论先。
叶晨也同样,在不确定猪九戒的实力之前,叶晨可不敢乱来,万一自己死了,还没有来得及传承罗曼蒂克家族的身份和印记,那就亏大了。
叶晨等着自己传承罗曼蒂克家族的身份和印记之后,实力得到突飞猛进,拥有可以碾压整个罗曼蒂克家族的实力。
黑 棺
“叶晨哥哥,他说谎!我们植物系之中也有专门用来食用的蔬菜水果,没有觉醒灵智的,可是他们偏偏要杀生,和我们过不去!这个菜园里面的,全部都是觉醒了灵智的!”
葵子惊叫一声,让叶晨听得清清楚楚。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 ptt-340.問一問潛意識看書

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
小說推薦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火影之我能垂钓万物
被逼着回答这种问题,葵子就感觉好像是自己tuoguang了被叶晨看一样,是多么让人羞愧的事情。
“葵子,你真的不愿意吗?”叶晨又问道。
“不愿意!!!”葵子依旧给出这个回答。
叶晨想,自己应该是得到正确答案了,刚才葵子说过自己的嘴巴会说谎,也就是说反话,所以实际上葵子说的意思是愿意,然后再加上两次反转,那么答案依旧还是愿意。
叶晨在答题机面前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卧槽,还真被我答对了!”
对于接连答题正确,而且还是这种又骚又不知道答案的问题,叶晨觉得自己算是非常幸运地了。
三天之后。
“这三天的时间我不吃不喝,一直都缠着葵子问骚问题,终于是将题目刷了一半了。同时,我也经常扪心自问,明白了自己的内心,原来我……”
叶晨觉得很是羞涩,没想到自己的心中居然有些出乎意料,对待葵子的感情并非是自己一开始认为的那样,有些不好说出口。因而,叶晨准备将这种想法压在心里,不表现出来。
几天之后,葵子抚摸着大肚子,说道,“亲爱的,我吃的太饱了,吃不下了。”
叶晨一边垂钓各种美食,一边说道,“我决定将我对你的疼爱付诸行动,从而降低我对你额外的想法。”
当一个人不明白自己的内心的时候,他变回做出模棱两可的事情,甚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做,但当他心如明镜,对自己有足够了解之后,便会有两个选择,大胆地去做,或者将内心压抑起来。
叶晨选择大胆去做,因为,他对葵子的疼爱,让他想将葵子养胖。
又过了几天,叶晨松了一口气,说道,“只剩下最后一道题了,这也是最难的一道题。”
“题目是什么?”葵子立刻跑过来看,她笨重的身体让地面发出颤动,叶晨有些摇摇欲坠。
看到屏幕上面的题目,葵子说道,“请问,你们两个能否成功离开这一艘飞船?”
“这问的是什么啊?”葵子实在是没有明白这个问题有什么意义。
“这题看似是在考验我们的信心,然而,问的应该是此刻我们能否离开飞船。当然,此刻还不行,因为还需要回答这个问题。那么,情况就有些奇妙了,假设我们回答不能的话,刚好验证完答案正确,然后我们就被传送离开了。或者我们回答能,验证答案错误,我们无法离开,触发自动爆炸。”
听了叶晨的话,葵子说道,“那还在等什么,赶紧做出你的回答啊。”
却见叶晨摇晃了脑袋,说道,“毕竟是最后一道题,并没有你想想的那么简单,我觉得这一道题一定有什么猫腻。”
“问的是我们认为能不能离开,那么潜台词就是我们必定共同认定能否离开。不然答案将会有两个。所以,我们必须探索深心,询问自己,是否认为自己能否离开?”
“啊……叶晨哥哥,你这样说,我反而不知道自己认为能否离开了?”葵子一脸苦恼说道。
叶晨拍了拍葵子的肩膀,无意间发现葵子身上全是膘肉,自己似乎拍打在一大块脂肪上一样,发出震颤。
叶晨有些尴尬,说道,“进入潜意识,询问自己,是否认为可以离开?”
葵子闭上了眼睛,让自己更加容易进入潜意识里面。
五分钟之后,叶晨问道,“葵子葵子,你是不是睡着了?”
葵子睁开眼睛,摇头到,“我没有睡着啊。”
“那你为什么一直闭着眼睛?”
“没办法,我发现我的潜意识已经睡着了,我在尝试唤醒。”
叶晨摇头,说道,“看来,还是我来问我的潜意识吧。”
只要叶晨问了自己的潜意识,得到正确的答案也是一样的,只是如果有葵子的答案的话,还是能够作为验证。
叶晨闭上了眼睛,没两分钟之后,便开始打呼噜。
啪!
葵子直接学叶晨,给了叶晨一个耳光。
叶晨睁开眼睛,惊愕问道,“为什么,我也睡着了?!”
突然,叶晨明白了,说道,“看来我说对了,这道题问的就是我们潜意识之中一致的想法。所以,为了增加难度,便让我们无法和潜意识进行沟通。不愧是最后一道题,难度太大了。”
葵子眨了眨眼睛,说道,“叶晨哥哥,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都听不懂?”
“你不需要懂。”叶晨说道,“咱们必须想办法将自己的潜意识给唤醒,从而才能问出正确的答案。”
“不用唤醒了,我的潜意识已经开始和我说话了。”葵子提醒叶晨道。
“什么,潜意识怎么可能和你对话?”叶晨觉得恐怖,因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葵子,你确定和你对话的是潜意识,而不是分裂出来的人格?”叶晨心中焦躁不安。
之前就有白化和黑化葵子,现在黑化葵子似乎没有那么坏了,是否说明已经分裂出来一个更坏,不,是真正坏的超黑化葵子?
“哦,我旁边一直都有一个我啊,一直和我说话。”葵子指着自己的旁边说道。
叶晨觉得毛骨悚然,“葵子,你得了精神分裂了!”
葵子好奇,问道,“精神分裂是什么,能不能吃?”
天下第一剑道 EK巧克力
“能吃,而且嘎嘣脆,要不你试试。”叶晨说道。
看着葵子做出吃东西的动作之后,叶晨松了一口气。
叶晨已经利用潜意识让葵子将她的精神分裂体给吃了。
因而,葵子说道,“真的啊,很好吃,而且那个我也不见了。”
大汉嫣华
“什么?!我居然能够利用潜意识让葵子吃掉她的精神分裂体?”
叶晨发现了问题,问题并非是来源于他们的潜意识沉睡,而是来源于有关这道问题的潜意识无法沟通。
“既然如此,那就从侧面沟通好了,间接向潜意识问出答案。”
叶晨说道,“能否回去=是否想回去+是否答题正确。”
“什么啊,叶晨哥哥,你刚刚说了什么?”
葵子不解地问道。
“葵子,问一问你的潜意识,是否想回去忍界?”
葵子闭上眼睛,很快睁开,说道,“当然想啊。”
“很好,再问一问潜意识,是否答题正确。”
葵子这一次同样很快闭上眼睛又睁开眼睛,速度就是普通的眨眼,说道,“潜意识告诉我,你还没有答最后一道题,无法给出答案。”
永恒仙朝 刀笔
不及 皇 叔 貌 美
“哦。我是说,你认为我要是回答的话,是否回答正确?”
葵子又眨一下眼睛,说道,“潜意识告诉我,可以的。”

超棒的都市言情 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 愛下-319.缺乏愛的薔薇相伴

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
小說推薦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火影之我能垂钓万物
“小葵花妈妈,这是你送我们离开之前给我们的小葵花妈妈止咳片,我依旧当成宝贝一样带在身上!”
葵子装逼卖萌说道。
“葵子,蔷薇呢?那孩子呢?”小葵花妈妈很担忧地问道。
“小葵花妈妈,我就是蔷薇啊,不信你看!”
摇身一变,葵子变成了蔷薇的样子。
“你是蔷薇,你为什么变成了葵子的样子?”
“因为……因为……反正我就是蔷薇啦。”蔷薇实在是想不出更好的理由了,难不成还要让她说,她将葵子给送到了流放罗曼蒂克家族的飞船上面?
“那葵子人呢?!”小葵花妈妈又问道,脸上写满了担忧。
“小葵花妈妈,这是你当初给我的步步高学习机,我一直都放在身上呢。”蔷薇再次卖萌说道。
“葵子人呢?”小葵花妈妈又问道。
“小葵花妈妈,你不关心蔷薇了?”蔷薇撒娇道。
“我问你,葵子人呢?!”小葵花妈妈脸色立刻变得严厉下来,这下子将蔷薇给吓坏了。
罗曼蒂克大爷从半空之中飘身下来,对小葵花妈妈说道,“她妈,你别这么逼问蔷薇了,怕是吓到蔷薇这孩子了。”
“她爸,咱们的女儿,怕是出问题了,怎么没看到她?!”小葵花妈妈对小葵花爸爸说道。
“别急啊。”小葵花爸爸,也就是罗曼蒂克大爷,说道,“说不准她正在拉屎,没时间出来和我们见面呢。”
“拉屎,这要拉多久?都已经几盏茶的时间过去了,难道还会是便秘?!”小葵花妈妈大惑不解问道。
“不至于吧,她妈,你难道没有给葵子留下菊爽?专治便秘的那种啊。”小葵花爸爸问道。
“有的啊,全部的东西我都放在百宝袋里面了,葵子和蔷薇两人一人一个,都随着她们的投胎而出现的,怎么可能没有?”小葵花妈妈又说道。
蔷薇将手插进自己的脑门里面寻找着什么,一不小心手指从里面戳出了眼窝,然后又伸了回去,找了一会儿,终于找出了一个东西。
再次撒娇说道,“小葵花妈妈,这是菊爽,我一直都带在身上。”
啪!
小葵花妈妈突然生气了,谁都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生气,反正高兴生气就是了,吼道,“蔷薇,快告诉我,葵子在哪里?!”
“呜呜呜~小葵花妈妈不爱我了!”蔷薇当即便哭出了声音。
小葵花爸爸拍拍蔷薇的小脑袋,说道,“蔷薇,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你就不会替我们想想看,葵子是我们的孩子啊,他不见了我们当然伤心。”
“难道我就不是你们的孩子?”蔷薇为自己觉得愤愤不平,“你们是不是偏心?”
“对,我们偏心了!”小葵花爸爸语气突然变得严厉,说道,“本来以为你长大了,就能想明白这一切的,没想到你还没有看出来!”
“什么?小葵花爸爸,你在说什么啊?”蔷薇哭着一张脸,没有听明白,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小葵花爸爸突然变得那么严厉?
“她妈,还是告诉蔷薇吧?”小葵花爸爸征求道。
“告诉她好了,让她明白吧。”小葵花妈妈点头同意道。
“那我就说了。”小葵花爸爸说道,“蔷薇,你平时都叫我们什么?”
“小葵花妈妈和小葵花爸爸啊。”蔷薇不假思索说道。
“那你平时都叫自己什么?”小葵花爸爸又问道。
“蔷薇啊,我自己的名字。”蔷薇说道。
“那你叫葵子什么?”小葵花爸爸循循善诱又问道。
“葵子啊,怎么了?”蔷薇实在没有明白,他究竟想要表达什么?
“那就对了,那你自己说,蔷薇是不是我们向日葵这个姓氏的?”小葵花爸爸突然掷地有声问道。
蔷薇瞬间脸色惨白,整个人石化当场。
“你……你是说……我,我……不是亲生的?!”良久,蔷薇才反应过来。
小葵花爸爸想要表达什么,她明白了!
“所以,我不是亲生的,因而,你们对我的担心很少,对不对?”蔷薇眼泪吧嗒落下,问道。
“嗯。”小葵花爸爸和小葵花妈妈都点点头,说道,“本来我们两个也是想好的,在将你送走的时候,要给你安排什么身份,最后为了提醒你是孤儿,所以给你送到了随机次元的孤儿院。只是没想到,这么大了,你还没有明白我们的用意,这是为了提醒你是孤儿啊,是我们捡来的。”
小葵花妈妈又说道,“当初你目前只是攀爬在墙上的一株蔷薇花,我就生长在她附近,然后,蔷薇花难产死了,只留下了你,蔷薇。”
“后来我们是看你可怜,没有人照顾,所以才将你收留,当成了我们的养女的。不过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捡来的啊,不是亲生的,你怎么能有葵子对我们来说那么重要?!”
小葵花妈妈声色俱厉问道,“快说,你把葵子藏到哪里了?!”
刚刚得知到这个可怕消息的蔷薇,根本还没有反应过来,如遭雷击,哪里还顾得上回答小葵花妈妈?
“快说,你把葵子藏在哪里了?!”小葵花妈妈的声音更加焦急。
“我把葵子……藏在宇宙飞船里了。”蔷薇伤心地说道。
“哪个飞船?!”小葵花妈妈和小葵花爸爸同时都震惊地问道。
他们想到了什么,觉得恐惧!
“是……流放罗曼蒂克家族死刑犯的飞船。”蔷薇脸上突然有狰狞的笑,说道。
“你,你,你!你这个该死的杂种!”小葵花妈妈和小葵花爸爸同时发怒,准备出手教训蔷薇。
然而,蔷薇一溜烟便跑远,恶狠狠说道,“你们都不爱我,你们都喜欢葵子,不喜欢蔷薇!那么,以后我就是葵子了,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蔷薇!”
摇身一变,蔷薇再次变成了葵子的样子。
狰狞说道,“我以后就是葵子了!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蔷薇了!”
西夏 死 書
“你!……”小葵花妈妈和小葵花爸爸一名看出来,蔷薇有些发疯了,因为他们的偏爱,蔷薇已经将自己当成葵子活着,她只想得到葵子拥有的爱。
“那边什么情况?”鸣人和我爱罗纷纷大眼瞪小眼问道。
“蔷薇……”雏田却觉得蔷薇很可怜,说道,“那孩子本应该也拥有正常的爱的。”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 愛下-294.幹得漂亮閲讀

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
小說推薦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火影之我能垂钓万物
看到这一幕的鸣人,怒不可遏。
“鸣人,有就说吧,你头上有环保帽子,你还不信?”
“太过分了,木叶之神怎么可以这样做?”鸣人疯狂吼了一声。
那个刚刚还在病房里面的肥胖护士,当即对鸣人大声吼道,“别以为你是火影,就可以在医院大吼大叫的!”
吼完之后,肥胖护士便出了病房。
“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啊!”鸣人由衷说道,他已经有了深有体会了。
我爱罗冷笑一声,说道,“别以为你是火影,被绿的事情就不会发生。”
我爱罗早就看透了这个滑稽的世界,因此,他已经无所谓了,觉得鸣人很可怜,不过也不过如此。
“我爱罗,你是不是想要约架?!”鸣人就像是一颗随时都会爆炸的**,怒目瞪着我爱罗。
“现在咱们有那个力量战斗?你如果还有力气的话,怎么不去教训木叶之神?”我爱罗叹息一声说道。
对于木叶之神,他们心中都有敬畏,不过除了敬畏之外,也有一种痛恨的情感。
一个人太牛逼,就会招来怀恨在心,这是不变的道理。
“我爱罗,将画面撤除吧,我已经看不下去了。”鸣人要求道。
我爱罗眼睛动了动,那沙子形成的画面当即便消失,进入我爱罗身旁的葫芦里面。
而叶晨那一边。
叶晨抚摸着雏田肉乎乎的手,说道,“雏田,查克拉形态变化你以前就已经掌握了,不过这一招如来神掌,还需要查克拉性质变化,将查克拉形态变化和性质变化结合在一起,感觉起来就像是这种揉搓的感觉。”
雏田脸上写满了尴尬,说道,“这样啊,其实我知道的啊。”
下一刻,雏田很争气地便施展出了如来神掌!
叶晨震惊!
柱间震惊!
斑震惊!
忍界精英们震惊!
“我去,老大的绝学居然轻而易举被这女娃子给学会了?!”
“不,并非是学会了,只能说他施展出来了,但是有形无实。”
“嗯,还是查克拉的量太少了,老大这一招需要的查克拉量太大,除了老大之外,其他人几乎无法发挥出什么力量。”
木叶的两门神评论道。
EXO之樱花雨 郁郁筱妍
叶晨从惊讶状态解除,说道,“雏田,没想到是我小看你了。”
叶晨的目光从雏田的脖子往下,确实是小看了,比叶晨以为的还要可观。
“没有啊,木叶之神大人,查克拉形态变化和性质变化我之前也已经学会了,只是结合起来而已。”原来雏田一直都很努力。
“这样啊,但是你虽然学会了,也不表明你能很好施展出来,拥有一定的威力。”叶晨说着,又抓住雏田的手。
啪!
雏田突然转身给了叶晨一巴掌,脸上微笑道,“木叶之神大人,您脸上有苍蝇,一直哔哔哔的叫,好烦人啊,我帮您拍死了。”
叶晨:“……”
叶晨意想不到,不过还是笑着离雏田远了一些,说道,“那真是太感谢了,你自己来吧。”
叶晨仿佛就是被泼了一桶冷水一般。
鸢尾,流年 安然
“木叶之神大人,威力上面的话,我必定是比不上您的,但是也还行哦。”
雏田说完,一个如来神掌轰击上天。
瞬间,天空之中,出现一个巨大的掌印!
虽然掌印比叶晨刚才施展出来的稍微小了一些,不过也很可观。
下方,不管是叶晨,还是忍界众人,一个个无不震惊!
结世
“木叶之神大人,您还需要再训练我不?”雏田看着天上轰击出来的红云,低头对叶晨问道。
“不,不必了。”叶晨脸上冒着冷汗,想到刚才雏田给他的一巴掌如果用了如来神掌,那么他早就死翘翘了。
看来以后揩油还要看对象,不是长得老实的人就一定老实。
雏田下了台,和葵子拍手。
葵子说道,“妈妈表现得实在是太棒了,给了木叶之神一个耳光!”
雏田轻哼了一声道,“这算是给鸣人挽回一点儿面子了,这个木叶之神太过分了,一直盯着我的x看,还一直摸我的手!”
葵子伸手在雏田背上一扯,一条藤蔓便从雏田身上脱离下来,“辛苦你了哦。”
紧接着,雏田似乎清醒了一下一样,恍惚说道,“葵子,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了?”
葵子笑呵呵道,“刚才有个女的上台,木叶之神揩油了她,结果被打了巴掌。”
雏田看去,果然叶晨脸上有一个红手印,是被打的,顿时说道,“木叶之神大人怎么能这样子?太过分了!”
她心中对叶晨的形象顿时差了很多,以前都不知道叶晨居然是这样的人。
葵子嘴角咧起,现在已经一脸奸笑。
“咳咳咳,那么接下来,该轮到谁了呢?”有些尴尬,不过训练还要继续下去,他需要将这些人挨个欺负一遍,让他们知道这里谁才是老大……
不,是让他们知道自己与木叶之神的差距,进而知道与罗曼蒂克家族的差距。
然后,叶晨还可以根据每一个人的实力和招式,给他们制定修炼方向和方法。
“让我来,木叶之神大人!”一个粗犷的声音传来!
叶晨看去,此人正是上任雷影艾。
此时上任雷影说道,“曾经我的父亲败给了木叶之神大人,因而我很好奇,我如今的雷电铠甲和父亲的相比,差距究竟有多大?”
说着,上任雷影已经上了擂台。
叶晨说道,“你父亲是输给了三叉戟,不过现在三叉戟也丢了,所以,我只能用别的方式训练你了。”
“没关系,只要能看到我和父亲当年的差距就行,方式无所谓!”上任雷影很是自信满满。
叶晨说道,“那我就用牙签来试探你好了。”
“牙签???”上任雷影没听懂。
“牙签???”忍界众人也是一脸懵逼。
“是的,牙签!”叶晨用求道玉凝聚出一枚牙签说道,“这是求道玉扦插之术,如果你的雷遁铠甲能够抵抗的话,说明你和你父亲的差距很小。”
用求道玉结合扦插之术,已经非常强大了,甚至比当初三叉戟的对超强雷遁铠甲的一击还要强。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292.嘴遁不是無敵的,對羅曼蒂克家族效展示

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
小說推薦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火影之我能垂钓万物
我爱罗对守鹤认真说道,“守鹤,你最好严肃认真点,要不然等一下是会死人的。”
守鹤咧嘴笑了笑说道,“反正会死的是人不是我!”
我爱罗:“……”
“好吧,我的意思是说,等一下我们两个都会死。”我爱罗又说道。
星妈萌宝要自强,总裁一边去 骨酱
“既然这样,那我就使出全力吧!”守鹤也认真了起来!
鸣人在台下观看着,听到了我爱罗的声音之后,确认了我爱罗还活着,而不是被爆体了。
“看来爆掉的果然是我爱罗的沙之铠甲啊,并非我爱罗本身,不过这个爆体的特效也做得太好了吧,这番茄酱都用到了。”
“鸣人,我看着隐隐觉得担忧啊,我爱罗真的没事吗?”雏田总算是找到了鸣人,问道。
“什么,雏田,你怎么也出现在这里?”鸣人很是惊讶,为什么雏田也会在这里,难道雏田也被木叶之神选为忍界的精英?
不可能吧,雏田这个吊车尾,怎么可能是忍界精英?
鸣人并非是看不起自己的妻子,根本就是在怀疑木叶之神是不是想要借机揩油。
谁都知道柔软多数情况下要近身肉搏的,而近身容易被乱碰。
当初雏田年纪还小的时候,都不知道被宁次揩油多少次了,而且宁次还喜欢揩油雏田,每次都和雏田对练的时候很痴狂,美其名曰负责人。
“雏田大小姐,你这样子怎么行呢,拼命向我攻过来,不能每一次都当受。”每每想起小时候偷听到的日向家院子里传出的对话声的时候,鸣人便觉得心理难受。
不过好在宁次命短,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变态的原因,早早因为不知名病症去世了,这也给鸣人一些安慰。
“哦,木叶之神大人说想要教我如来神掌,所以我就来了。”雏田解释道。
“可是,雏田,你用不着穿的这么暴露啊。”鸣人不解问道。
“哦,木叶之神大人说运动容易出汗。让我穿少一些,容易散发汗水。”雏田又解释道,脸上表情一点儿也不违和。
鸣人感觉头上一片青青大草原:“……”
雏田实在是太单纯了,这让鸣人有来自丈夫的担忧,“雏田,要小心了。”
“小心什么?”
“没有,反正小心点吧。”
雏田脑袋歪了歪:“……”
啪!
便在这时,我爱罗化身而成的守鹤已经被叶晨一个大耳刮子拍飞,倒在鸣人面前。
抬头,便看见鸣人正用担忧的眼神看着他,说道,“没事吧你。”
“没事,我好着呢,不用你管,你滚开!”我爱罗对鸣人没有什么好态度。
鸣人话被噎住,一脸嫌弃的样子,踹了地上的我爱罗一脚,然后又踹了一脚,见我爱罗没有反应,鸣人又多踹了几脚。
我爱罗已经达到了体能的极限,再想要爬起来太困难了,用他的话说就是,躺着真舒服啊。
医务人员将已经昏迷过去的我爱罗给抬走了,鸣人看着躺在担架上面的我爱罗,行注目礼,看着他远去。
叶晨看向这边,说道,“鸣人,我爱罗刚好落在你脚边,那么接下来就轮到你来练一练吧?”
鸣人闻言一惊,“什么,这么快?难道不是按照名单上面的顺序来吗?”
“不不不,这个顺序是我决定的,场地上还有多少站着的人,我看着挑。”
当叶晨说完这话之后,鸣人当即坐了下来……
叶晨:“……”
看到鸣人那么怯战的样子,叶晨摇了摇头,对这个有不错天赋的鸣人感到了惋惜,他明明在原剧情里面可以成为忍界第一的,但是因为忍界和平了,现在的鸣人已经掉出了忍界实力排行榜。
“那么,既然这样,雏田你来代劳吧?”叶晨目光落在旁边穿着暴露的雏田身上,说道。
“我?”雏田指着自己,问道。
“对的,就是你。你的男人不行,那就让你上吧。”叶晨笑了笑说道。
鸣人脸当即通红起来,抓住正在前去上台的雏田,说道,“让我会会他!”
雏田有些担心问道,“鸣人,真的没问题吗?”
“放心吧,死不了!”鸣人意志坚定,走身上台。
可还没有踩几个台阶,叶晨便说道,“鸣人,虽然死不了,但会重度残疾的哦。”
西游大妖王
闻言,鸣人要上台阶的脚突然颤抖,颤颤巍巍有些迈不出去。
不过回头看了一眼雏田,鸣人咬咬牙,还是坚挺地爬上了擂台。
“木叶之神,今天这一战,是男人之间的战斗!”鸣人果断说道。
叶晨点点头,说道,“就是要这样才对,你比我爱罗那怂包有骨气多了,那么,我就奖赏你粉身碎骨好了。”
甜蜜来袭,专宠伪装小萝莉!
鸣人闻言,脸色当即紫黑下来,说道,“要不,木叶之神大人,其实可以放一些水的,没必要这么严重。”
“要不,断胳膊少腿?”
“还是太严重了吧。”
“不能再轻了,毕竟你比我爱罗还有骨气,我爱罗遍体鳞伤,你必须比遍体鳞伤还要严重才行。”
“那就……将我打出血好了……”
二人在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之后,最终确定了结果。
轰!
鸣人被一拳轰飞,像是风中残烛一般,凌乱而惨淡。
“鸣人!”雏田当即过去抱住了鸣人,说道,“木叶之神大人,您这样太过分了。”
叶晨却严厉道,“我生平最痛恨的就是鸣人这种不想吃苦而又想要变强的人,以为嘴遁天下无敌啊?以为靠一张嘴就能骗到漂亮的老婆,骗到火影的位置,还想骗到一切?在罗曼蒂克家族降临之后,你试试用嘴遁感化他们?”
此话一出,大家都明白了叶晨,为什么要这样做,原因就是这么简单,妄图用嘴遁弥补一切的人,最好还是远离吧,这样的人会让他们变弱,导致意识不到罗曼蒂克家族的强大。
一个个都严阵以待,更加清楚认识到,木叶之神这一次为什么要集合训练他们,这是为了忍界的和平着想。
他们仿佛又回到了几十年之前,那个时候的忍界没有和平,需要他们从新制定规则。而罗曼蒂克家族的出现,便引起了忍界全民族的大危机。
“遥想柱间当,羽扇纶巾,雄姿英发,酣战于群雄之中……”柱间又开始乱说话,卖情怀。

火熱都市小说 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 起點-278.勸未來的自己離開鑒賞

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
小說推薦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火影之我能垂钓万物
过去的叶晨一脸懵逼,看着未来的自己单手搓出大量尾兽玉手里剑,他都没有想到自己的未来会那么强大。
“等等!我似乎被发现了!”过去的叶晨发现葵子盯着他的目光,当即菊花一紧。
然而下一秒,过去的叶晨便消失。
随后葵子已经出现在过去叶晨站着的位置,却看不到人影。
“奇怪,那个过去的木叶之神,哪里去了?”葵子疑惑道。
“他一定是进入了那个特殊空间,我去看看!”蔷薇说道。
“不,蔷薇,你去的话就太冒险了,你没有觉醒星痕,很危险!”向日葵说道,很是担忧。
“不用担心我,因为那个家伙杀不死我,我能再生,这个能力让木叶之神对我无可奈何。”
闻言,葵子才放心点点头。
尾兽空间之中。
过去的叶晨一脸懵逼,不知道什么情况。
“这里是尾兽空间,也就是说,刚才我没有被杀死,是未来的我救了我?”过去的叶晨说道,“太可怕了,未来的葵子没想到这么强,连让我自己进入尾兽空间的机会都不给,如果不是未来的我出手,我已经被当场击杀!”
过去的叶晨心有余悸,喘息着。
叶晨看着那个过去的自己,声音焦急道,“听着,过去的我,你一定要明白一件事情,未来的你很牛逼,你是最棒的,而且依旧是这个世界上最靓的仔,你一定要相信自己!”
叶晨就是连过去的自己,也不放过,在他面前装逼。
“嗯,毕竟你就是未来的我,我当然知道。废话,我自己难道不知道自己什么逼样?”
过去的叶晨,这说的让叶晨很是无语,不过这也很符合叶晨的说话风格,当即又说道,“过去的我,有一件事情我想让你知道,那就是未来的向日葵很凶,你一定不咋地教他忍术。对了,我先问一下,你来的时候,是不是正好在教向日葵查克拉性质变化?”
“是啊,你怎么知道?”过去的叶晨说道。
叶晨一副婶婶乖乖的样子说道,“那就奇怪了,看来未来真的提前了。是什么原因导致未来提前?是因为葵子实力的进步的更快了?”
过去的叶晨听着叶晨自语,疑惑道,“我怎么没有听明白你在说什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未来究竟怎么了,向日葵为什么会变得那么可怕,你又为什么要前往过去提醒我?”
过去的叶晨一下子问了太多,让叶晨没有办法一一解答。
只能说道,“过去的我,我现在时间有限,毕竟还在战斗呢,因此能够高速你的不多。有关未来,向日葵的真实身份,其实便是罗曼蒂克家族派遣过来忍界探路的。而她的名字其实就是罗曼蒂克葵子,拥有罗曼蒂克家族的传承,现在已经获得了一星痕传承,实力强大,不是你我能够对付。只有,只有前往地狱修罗之门,从里面得到力量,你才能拥有对抗葵子的实力,记住了!”
叶晨说着,还没有说完,因为叶晨还有好多话想要提醒过去的自己。
遮天道君 星空上居士
夜幕下的民国 能东
然而,尾兽空间里面进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此人,正是蔷薇!
和未来发生的一幕一模一样。
蔷薇冷笑着说道,“别想逃跑,你们这两只蟑螂!”
叶晨当即伸手挡住过去的自己,过去的叶晨太脆弱,一旦被蔷薇摸一下,都可能粉身碎骨。
他必须给过去的自己争取逃跑的时间,毕竟犁开启时空通道也需要时间。
“快走!过去的我,听话,好好地活下去!”叶晨大吼一声,便向着蔷薇扑去。
仿佛是奋不顾身向着敌人的枪口而去一样,而这为的就是给过去的叶晨争取逃跑的时间。
过去的叶晨明白过来,手中已经出现了犁。
正准备时间传送回过去。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就很诡异了。
没想到叶晨居然按住蔷薇在地上摩擦。
也变一边将蔷薇当成抹布擦地,一边还一副惊心动魄的样子,急急忙忙吼道,“快跑!过去的我,赶紧回去!晚了就来不及了!”
过去的叶晨看到这一幕:“……”
他知道自己很能装逼,但是未来的自己看似装逼能力更加强大了,明明可以碾压对手,居然还装出一副对手很强的样子,让他赶紧回去?
“未来的我究竟在隐瞒什么?他这样做,是不想让我看到未来的一些事情,所以想让我赶紧走?究竟未来发生了什么,未来的我不想让我看到?”过去的我反而起了疑心,有一种被隐瞒着的感觉。
“让我回去?哼,未来的我,你也太小看我了。”过去的叶晨才没有那么容易上当,他非得看清楚,未来究竟出现了什么大危机!
然而,便在这个时候!
地面上出现了大量藤蔓,向着他缠绕过来,过去的叶晨一惊。
叶晨立刻回头又吼道,“快走!快!走!!!”
过去的叶晨一脸懵逼,更加怀疑未来的自己是不是故意隐瞒什么?
“为什么你让我立刻离开?这不就是藤蔓?”
“别问了,快走!这藤蔓碰到你就会死!还有,一旦你死了,现在的我也会消失!”
叶晨有些夸张说道,这都是为了不让过去的自己死去。
闻言,过去的叶晨感觉自己差不多明白了一些,原来未来的自己不希望自己死去,所以让他赶紧走。
当即,他没有再迟疑,在藤蔓缠绕过来之前,成功通过犁传送离开。
看着过去的自己已经离开,叶晨心中也松了一口气。
继续抓着手中的蔷薇,将她的脑袋按在地上摩擦,一边还说着,“哼,小样,向杀死过去的我?你当我能让你称心如意?!”
“放开我!快松手!”蔷薇挣扎着,她发现叶晨实力又强大了很多。
叶晨抓住蔷薇的两只小恶魔耳朵,像兔子一样将她给提了起来,说道,“不愧是罗曼蒂克家族的,皮肤真白,怎么擦地都不会黑,纯天然拖把,健康无污染。”
“呸!”
然而,蔷薇却往叶晨脸上吐口水。
叶晨:“……”
叶晨二话不说,抹了脸上的口水,抹回蔷薇的嘴巴里。
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