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愛下-第422章 我們去約會吧熱推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小說推薦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团宠她重生后隐婚了
一个小小的插曲,苏慕许没有跟顾谨遇提及,只说了三婶的宝宝发育很好,能够看到胎儿的形状了,并感叹生命真是神奇,末了又逗顾谨遇:“好想早点给你生孩子呀!”
顾谨遇只觉得头皮发麻,明知道她是随口一说,还是忍不住劝阻:“可别太着急,我还没那么大的胆子。”
军训结束后,接着开学典礼,又有迎新晚会,各种活动层出不穷。
然而这些对苏慕许来说,就像是一项日常任务,并没什么好开心的。
顾谨遇虽然入了学,也做到了负责一日三餐,但他很多个晚上,都不住在季教授家。
如果没有简希的陪伴,苏慕许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适应寄人篱下的不适感。
这种不适,随着时间,并没有减少。
哪怕季教授和罗教授都很亲切,除了吃饭都忙的不见人,苏慕许还是习惯不了。
简希几乎每天陪着苏慕许,看得出她有心事,可每次她问,苏慕许都不承认,只会拉着她练跆拳道,比任何时候都努力。
那种努力,更像是一种寄托。
寄托对顾谨遇的思念,以及担忧。
9月15日晚,简希和苏慕许在操场跑了十圈之后,回到季教授的家里,各自冲了澡。
“许许,你不回家吗?”简希终是问了出来。
苏慕许笑了笑:“休息休息,明天回吧,今天有点晚了。”
简希觉得苏慕许需要的并不是休息,而是她自己的情绪需要调整。
她看起来太失落了。
“你要是太担心顾总,就去找他吧。”简希劝道。
苏慕许伸了个懒腰,“没事,他能行的,我是在让自己适应一下没有他的日子。我没事的,感觉适应的差不多了。”
“可你不开心。”
“会好的。”
梦落繁花
简希没再劝,她能感受到苏慕许真正难过的不是没有顾谨遇的陪伴,而是两人之间的差距。
从前,没有这么明显。
现在,她发觉帮不上顾谨遇的忙,那种无助感,落差感,肯定很难受。
这也是她在军训的同时,那么疯狂的练跆拳道的原因之一。
她迫切的想要成长,想要和顾谨遇比肩。
其实,在她看来,许许已经够优秀了。
比起去年的她,今年的她简直是脱胎换骨。
怪只怪顾谨遇太强了,各方面都极其出色,想要追赶她,太难了。
“许许,加油,我看好你。”简希握了握拳,为苏慕许鼓劲儿。
苏慕许刚点头,手机响了,是顾谨遇打来的。
十天了,他从来没有这个时间点联系过她。
每天晚上,吃过晚饭,他便去顾家陪他爷爷。
她知道只要她联系他,他一定会回她,可她知道他不轻松,不忍心打扰。
心跳乱了节奏,苏慕许脸色略显苍白,接了电话,只颤抖的“喂”了一声。
顾谨遇只听着这一个字,心抖了抖,疼的要命。
她是多么担心他,才会接到电话声音发颤?
“睡了吗?”顾谨遇问。
苏慕许听着顾谨遇平缓的声音,略微放下心来:“还没,刚洗过澡。”
顾谨遇:“嗯。放假了,你怎么没有回家?”
苏慕许故作轻松道:“明天回也不着急啊。”
顾谨遇:“我们去约会吧。”
苏慕许愣了愣:“嗯?”
“你换衣服,我来接你。”
“那希姐呢?”苏慕许看向简希,她不可能把陪她的简希一个人留在季教授家里。
顾谨遇:“一起,让她找唐乾。”
清末之超级运输系统 火九
苏慕许立即来了劲头,“好,我这就换衣服起来。”
“不着急,我还需要十分钟左右才到。”
苏慕许听了,更是兴奋,这说明他本来就在找她的路上!
聊完电话,苏慕许激动的喊:“希姐,快换衣服,我们去约会!”
简希早就从苏慕许的神情变化上猜到了,嗯了一声,去衣柜里找衣服。
她本想穿一件裙子去找唐乾,可惜的是,她的衣柜里,一件裙子都没有,苏慕许的也一样。
苏慕许也很遗憾,眸光微转,随便换了一身衣服,跑下楼敲响了书房的门。
季教授开了门,“这么晚了,什么事?”
“能借季姐姐的衣服穿吗?”苏慕许双手合十,很不好意思的问,“我们想去约会,没有裙子。”
季教授抓了抓头发,“我没她房间钥匙啊!要不你去问问罗教授?”
苏慕许跟罗教授的接触仅限于每天一起吃饭,不太好意思,便怂恿季教授去帮忙。
季教授想了想,答应了,很快借来了罗教授女儿的裙子,并向苏慕许和简希炫耀:“我也要去约会了,罗教授说我换身西装,她就陪我去散步。”
苏慕许抱着裙子,喜不自胜:“恭喜恭喜!”
简希看着苏慕许怀里的黑色裙子,有点发愁。
唐乾喜欢穿黑色,但喜欢她穿白裙子。
回到房间,苏慕许让简希先挑。
最強 基因
简希仔细看了两条裙子,都是很性感的小黑裙,特别显气质显身材那种,穿去约会是很合适的。
想想顾总那醋劲儿,简希很贴心的将过膝开叉款让给了苏慕许,她则穿了那条短一点的。
苏慕许刚换上小黑裙,还没来得及照镜子,顾谨遇的电话打了过来:“我在楼下,刚看到季教授和罗教授一起散步,有没有你的功劳?”
苏慕许:“一点点吧!我马上下来!”
放下手机,见简希已经换好了衣服,苏慕许赶紧拿了一双自己的黑色凉鞋给简希:“穿这个,超级配!”
简希犹豫了一秒,穿上,很合脚,说了声谢谢,给唐乾打了电话。
唐乾兴奋道:“简希,我在楼下了。”
简希:“请我看电影。”
天可 西风
连哭都是我的错
唐乾:“好!”
简希:“我要喝奶茶,吃爆米花。”
唐乾:“没问题!”
简希:“马上下来。”
当两人长发飘飘,裙摆飘飘的出现在楼下时,顾谨遇和唐乾都呆了呆。
“你哪儿来的裙子?”顾谨遇喉头微紧。
唐乾则是直接夸:“简希,你好美!”
简希微微一笑,走到唐乾面前,示意他打开车门。
唐乾很绅士的为简希开了车门,略有些紧张的系上安全带,余光看到她白嫩的双腿,顿了顿,忽然问道:“你冷不冷?”
简希摇头,催唐乾快走,结果唐乾的速度还是没苏慕许的速度快,她看到苏慕许扑到顾谨遇怀里,勾着顾谨遇的脖子,一吻封唇。

好看的小說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ptt-第394章 總是這麼能爭鑒賞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小說推薦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团宠她重生后隐婚了
早在简希说起吃烤肉,苏慕许就做好心理准备了,可她还是默默祈祷顾谨遇别揪着不放。
结果他还真是醋劲不改,不明着说吃醋,扯什么没叫他一起吃烤肉。
抽獎 系統
她眨眨眼,索性装傻:“没一起吃过吗?我记得有过呀!在……”
“那是烧烤!不一样!”顾谨遇气恼的低吼,呲牙咧嘴,作势要咬人。
苏慕许吓得缩脖子,脑海里有一个念头——没天理!那么凶残的表情都那么帅!
绝对是彻彻底底的被征服了!
“知道错了吗?”顾谨遇又威胁意味很浓的问。
苏慕许举手投降:“知道错了!下次开小灶一定叫上你!”
鉴于小可爱认错态度很好,顾谨遇也不想上纲上线了。
提起安诺这个人,他就不痛快。
“你休息一会儿,开始收拾行李,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吗?我可以给你时间,等你藏起来。”顾谨遇松开了苏慕许,边走边道,像是视察的。
苏慕许无语极了。
她一个女孩子,能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难道是他的房间有见不得人的,才会这么猜想她?
有机会真得好好逛逛他的卧室,而不是每次只钻被窝睡觉。
“没有,”苏慕许直接往床上一扑,“你看着收拾吧。”
顾谨遇嗯了一声,直奔衣帽间,干脆利落的挑出了七八套衣服,然后问苏慕许行李箱在哪儿。
苏慕许爬下床,去找行李箱,看到衣帽间里的沙发上堆的衣服,差点当场石化。
他什么眼光?
挑的全是黑灰色!连个白色的都没有!
“几个意思啊?”苏慕许环保双臂,居高临下的看着认真叠衣服的顾谨遇,有那么点哭笑不得的甜蜜。
这是怕她的美貌曝光在大众的视线之下?
就这还敢支持她出道?
顾谨遇振振有词:“年轻人,做人要低调。”
苏慕许决定放弃反抗。
反正她年轻貌美,披个麻袋也挡不住她的魅力。
再说了,她向来也不是招蜂引蝶的人,最讨厌被男生搭讪了。
从前总是有保镖跟着,后来总是有乔珺雅跟着,倒也没这方面的烦恼。
没办法,乔珺雅更有淑女范儿,吃她的,穿她的,还跟着她的私教各种学习,真正活成了名媛淑女的样子。
在乔珺雅的对比下,她可真是平平无奇只会任性捉弄人。
可悲的是,她竟然一直觉得这样最好,省心,落个清闲。
男人什么的,她不稀罕,有七个哥哥就已经足够了。
时间久了,她也就习惯了。
久而久之,当安诺向她求婚,她觉得最省事了,大家知根知底的也放心,还不用离开家,就同意了。
现在想想,不要太脑残。
“你的卫生巾呢?”顾谨遇忽然问。
苏慕许:“洗手间啊。”
顾谨遇:“多带些。”
苏慕许跑去拿了四五包,丢到顾谨遇面前。
顾谨遇整齐放好,又道:“不够。”
苏慕许:“够了,我一般三天之后就不多了,五天就干净了。”
顾谨遇:“我知道,我是说,这个用来垫鞋子里非常好用,吸汗,柔软,不臭脚。”
苏慕许恍然大悟,立即跑去将剩下的卫生巾都抱了过来。
这时,有人敲门,苏慕许直接大喊一声:“进!”
许铎进了卧室,听着动静找到衣帽间,看到顾谨遇正摆放卫生间,瞬间脸红。
这是进展到哪个地步了?
弄这东西都不感到羞耻?
“铎哥哥,你怎么来了?”苏慕许抬头一看是许铎,赶紧站了起来,试图挡住顾谨遇,“是来接我的吗?”
许铎:“嗯,来接你,也来给你送点东西。”
苏慕许:“什么东西?”
许铎将手里提的袋子全都递给苏慕许,苏慕许用力抱住,放到地上。
全部打开之后,苏慕许直接盘腿坐到地上,呆呆的看着四套迷彩服和鞋子,“这么多?定制的?”
许铎弯腰将苏慕许拉起来,按到沙发上坐下:“统一发放的衣服布料不舒服,鞋子也不舒服,我特意定制的,外观上看不出来不一样。你放心穿,上午一套,下午一套,晚上拿去干洗。”
苏慕许感动极了:“二哥,你也太贴心了!以后谁要是嫁给你,一定超级幸福。”
先婚厚爱:权少的心尖宠 倪汰爷
许铎笑了笑,没接话,只瞅了顾谨遇一眼,只见他又将摆放好的卫生用品拿了出去,顿时明白了他弄那么多是什么意思。
将衣服叠好放好,顾谨遇很顺手的将许铎送来的迷彩服和鞋子也整理收拾好,然后拍拍手,对苏慕许道:“许许,我也有东西给你。”
苏慕许搓搓手:“什么?没见你带啊。”
顾谨遇将手往口袋里一伸,摸出一张折叠的纸来。
许铎挺好奇,抢先一步拿走,展开看。
苏慕许凑过去看,竟是一张医生开的证明,这样她可以直接不用军训。
抬眼看看顾谨遇,再看看许铎,苏慕许仿佛闻见了战火的味道。
这俩人,总是这么能争。
“你这是作弊。”许铎冷声道。
顾谨遇赶紧握住许铎的手腕,先抢走证明,然后才道:“咱俩谁也别说谁,大差不差。”
苏慕许赶紧拉着许铎往外走,小声说:“二哥,是这样的,我快生理期了,正好赶上军训,肯定得偷懒几天,你不会举报作假吧?”
许铎红着脸,闷声道:“不会,但你别太过分。军训是很有必要的,不要怕吃苦。”
苏慕许连连点头:“嗯嗯,二哥说的对!”
许铎:“你二哥如果知道你躲避军训,肯定会瞧不起你。”
苏慕许:“嗯嗯!我不躲,就头三天,实在是不方便,往后肯定加强练习,争取当个标兵。”
“标兵就不用了,太辛苦。”许铎赶紧劝道。
苏慕许特别想笑,她家二表哥居然也有这么矛盾的时候。
安抚好许铎,苏慕许又回去安抚顾谨遇。
顾谨遇一派淡定,将证明递给苏慕许,“怎么用随你,本来我也不是一个投机取巧的人,都是被你逼的。”
苏慕许收好,嘻嘻笑道:“我都知道的,你最心疼,最有心,最体贴,最温柔,最好最好了。”
顾谨遇轻哼一声:“反正我赢了,你铎哥哥想到的,其实我都想到了。只不过知道你想要锻炼自己,才没有那么事无巨细。”

4w245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第246章 親哥肯定不會的相伴-xkm83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小說推薦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团宠她重生后隐婚了
苏俊南很烦躁,也很忧心:“老婆,你说许许不会真的要给顾谨遇那臭小子生孩子吧?”
说起这个,许玥就很头疼。
她家闺女向来不是个黏人的主儿,有那么多哥哥陪她,她的时间一直都不太够用。
没曾想跟安诺闹掰了以后,缠着顾谨遇的那个黏糊劲儿啊,就跟八辈子没见过男人似的,把她这张老脸都要丢尽了。
入殮 師
她怀疑如果不是顾谨遇懂事有分寸,两年内她真能升级当外婆。
“这孩子算是养废了,”许玥叹息道,“我都有点动心要二胎了。”
“像老四媳妇说的,养个小号?”苏俊南更头大了,“可别!你是没看咱爸妈多喜欢那个混血儿吗?我们再生个小的,只会被宠的更废!再说了,你看老三媳妇天天吐成那样,你不害怕吗?你不害怕,我还不舍得你受那罪了。”
说起孕吐,苏俊南和许玥对视一眼,又心酸难受了。
他们家女儿,再受宠,再没吃过苦,以后也是要吃这孕育孩子的苦的。
怀胎十月的苦,许玥是吃过的,苏俊南是见证过的,想想就……想哭!
苏慕许一蹦一跳来找爸爸妈妈领罚的时候,看到的是夫妇两人执手相看泪眼,不禁懵了。
“爸爸,妈妈,你们是怎么了?是我哪里不对,又气着你们了吗?”苏慕许心慌极了,“我觉得我表现的挺好的了啊,爷爷奶奶都夸我了。”
苏俊南和许玥齐齐擦掉眼泪,强撑出一抹笑容来。
苏俊南:“没事,你有什么事?”
苏慕许:“不是每天都要背家规吗?今天该背什么了?”
许玥忽然觉得背再多都没用,只是做出表面功夫给他们看的。
“今天不背了,你早点休息吧。”许玥说着,心里很后悔限制了她的自由。
这七天,老爷子和老太太被顾谨遇和那个混血小丫头哄的别提多高兴,俨然像是一家人了。
他们想要女儿知道矜持,女儿在他们跟前是做到了,谁能保证她脱离他们的视线是什么样的?
白费功夫!
总裁踹下床:爹地重口味 玉扇倾城
“那个,妈咪,三表哥给我摆了庆功宴,我能去参加吗?”苏慕许搓着手,腆着脸笑,别提多怂了。
末世之跟着丧尸兄有肉吃 墨青沾衣诀
许玥反问道:“不让你去,你就不去吗?”
“不去啊!”苏慕许掷地有声,“妈妈不让我去,我肯定不去!”
话锋一转,她嘿嘿笑起来:“就是……如果我不去,表哥们可能会来。”
许玥:“……”
苏慕许赶紧撒娇:“妈咪,就让我出去玩一下嘛,有大表哥在,我会很乖的。”
“赶紧走!”苏俊南烦躁的吼了一嗓子。
她一个人出去玩,绝对好过许家那四个臭小子都过来。
苏慕许吓了一跳,愣了愣,拔腿就跑,边跑边喊:“爸比,妈咪,我爱你们~~~早点睡哟~晚上不用等我啦!”
许玥:“……”
苏俊南赶紧抱住许玥,笑嘿嘿的哄:“别生气了,就当没生她,我们过我们的二人世界。秋天快到了,我再给你做两双皮鞋吧,你看看做什么样式的。”
许玥气呼呼道:“你就惯着她吧!这才六月,做什么皮鞋,做凉鞋还差不多。”
苏俊南:“我做凉鞋不太好看,你又不是不知道。”
许玥:“话说,我看妈妈最近一直在织毛衣,像是给顾谨遇织的。”
苏俊南脸一沉:“我不管,反正我不可能给他做皮鞋!”
许玥觉得吧,这话说的可能有点为时过早。
两人选皮鞋样式的时候,苏慕许已经钻进了顾谨遇的车里。
“昕昕呢?”苏慕许没见唐昕,意外的问。
顾谨遇先凑上来亲了一会儿才回答:“带着她不适合去酒吧,让唐乾带她去安城找我妈了。”
苏慕许点点头,捧住顾谨遇的脸亲了一会儿,然后才道:“好久没见顾妈妈了,好想她啊!抽个空我们也去安城玩两天吧。”
北月王爵 BOOK沃尔穆
“你爸妈不管吗?”顾谨遇问着,亲了又亲。
苏慕许边亲边说:“管得住我吗?我乖了七天,出去玩两天总能行吧?”
顾谨遇深吸一口气,觉得再亲下去的话,他会疯掉。
再次亲吻她的时候,他帮她系好了安全带,然后松开她,坐正,一边系安全带,一边说道:“许许,我被你三表哥坑了。”
“嗯?”苏慕许被亲的脑袋不太够用。
顾谨遇:“他逼我包场。”
苏慕许喘着气:“你的意思是,今晚的庆功宴,你出的钱?”
顾谨遇:“是的,没错,翻倍的价。”
苏慕许:“太过分了!连我男人的钱都坑!有这么当哥哥的吗?!走!找他算账去!”
“走!”
“看我的!绝对把这钱给你坑回……啊不,给你挣回来!”
“看好你。”
于是,庆功宴上,苏慕许和顾谨遇一唱一和的演了一出戏,没有事先排练,却是配合的天衣无缝。
苏慕许品着倾慕系列的红酒,对许为说:“三表哥,这酒真不错,果香味十足,听说销量挺好的?”
许为当是夸他,很是开心:“那是当然!这个系列的酒,全世界只有我这里有,别的地方买不到。”
苏慕许:“我刚从倾慕葡萄庄园回来,觉得那里是真不错,已经准备买下来了。”
顾谨遇满眼温柔:“许许,倾慕葡萄庄园是我的,你喜欢的话,不用买,我送给你。”
“真的吗?那我就不客气了!”
许为:“……那我们的专供合同呢?”
顾谨遇:“当然继续,没到期就一直有效。”
苏慕许:“什么时候到期?我要把倾慕系列的红酒做到最高端!首先,先涨个价吧!有钱人多的是呀!”
许为:“……”
怎么觉着哪里不太对劲?
高冷总裁宠妻入骨
其他六位相视一笑,齐齐举杯,也不知道是庆祝小妹即将赚钱,还是默哀许为要被宰了。
顾谨遇笑呵呵道:“许许,这不太好吧?许总是你亲哥,你涨价也不能跟他涨价。”
许为感激的看了顾谨遇一眼,急忙道:“就是啊!小妹。”
苏慕许不以为然,举杯敬许为:“就是亲哥才应该有钱一起赚呀!给别人翻倍,就给亲哥三倍价吧!你是我亲哥,不会跟我计较这点小钱的,对吧?小妹刚学着做生意,亲哥不会不支持的,对吧?不会忍心打击小妹事业心的,对吧?亲哥肯定不会的!来,亲哥哥,为我们未来合作愉快干杯~”
许为:“……”
顾谨遇:“我……我也没想到会这样,我也不想事情发展成这样的。许总你不会怪我的,对吧?”

10fsa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ptt-第244章 她要多攢一些甜展示-rssbw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小說推薦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团宠她重生后隐婚了
苏慕许再次低头,亲了亲顾谨遇。
大好时光,何必去提令人不开心的人和事。
她只看着阳光洒在他的脸上,俊美迷人,暖洋洋的,除了想要亲吻他,什么都不想了。
顾谨遇后仰着,喉结上下滑动,只觉得头晕目眩。
小可爱这一吻,简直能要他半条命。
若不是她的家人在,他真想将她按倒在草地上,肆意妄为。
“我爱你。”顾谨遇捧着苏慕许的脸颊,长长的睫毛在颤抖,指尖也在颤抖。
何其有幸,能得她满眼是他。
不管她为何纠缠上他,此刻他都相信,往后余生,她的心里,除了他,再也不会有第二个男人。
她的心眼很小,只容得下一个他。
读客日本影视系小说精选集 是枝裕和,松本清张,石田衣良,高野和明
他不够强大,但他绝对会努力,护她一世安暖,宠她一生无忧。
苏慕许只轻轻的嗯了一声,再度吻上顾谨遇的唇。
他的唇温软,每次都吻不够。
趁着家人们都不在,她要抓紧时间拥有他唇齿间的甜蜜和温柔。
爷爷虽没有训斥她,也没有罚顾谨遇,但她有一种预感,等回了家,会有一段时间难见到他。
到时候,她会被相思之苦给折磨死的。
因此,她要多攒一些甜,来慢慢回味。
强宠娇妻:总裁,求放过
夕阳西下,苏老爷子和苏老太太满载而归,顾谨遇和苏慕许也已经准备好了晚餐。
唐昕一看到苏老爷子和苏老太太,便跑上去告状:“爷爷奶奶,跟你说一个秘密哦,我有看到许许姐姐咬谨遇哥哥。”
顾谨遇:“……”
青梅煮马:霸宠小顽妻
苏慕许:“……”
唐乾脸一白,赶紧将唐昕抱走,速度之快,犹如一阵风刮过。
唐昕还要说话,嘴巴被唐乾给捂住了。
“小孩子不许乱说话。”唐乾低声喝道。
重生 之 嫡 女 無雙
唐昕委屈极了,挣扎无果,只能干瞪眼,然后被唐乾塞了一颗好大的棒棒糖,把嘴巴给填满,想说话也说不出来。
苏老爷子瞥了顾谨遇一眼,沉声怒道:“像话吗?”
顾谨遇红着脸,硬着头皮说:“苏爷爷,您想到哪里去了?许许咬的我手腕。”
说着,将手腕递了出去。
苏老爷子看过去,倒吸一口凉气,立即瞪向苏慕许:“你属狗的吗?把人咬这么狠。”
苏慕许低着头不说话,被误以为属狗的总比知道她跟顾谨遇一直在接吻比较好。
咬嘴这样的话,她也就有胆量跟顾妈妈喊一喊。
想起顾妈妈,苏慕许很是感慨——还是顾妈妈好啊!没爷爷这么保守。
顾谨遇将手收回去,淡淡一笑:“不碍事的,我把她拐到这里来,该罚。”
“你?”苏老爷子大惊,“你确定?”
苏慕许跺了跺脚,一张小脸写满了愤怒:“明明是我把你拐来的!你瞪眼说瞎话。”
“给我点面子好吧?”顾谨遇弱弱的笑道,“我是个男人,被一小丫头给拐走,颜面何存?”
“别演了,”苏老爷子翻了个白眼,“管你们谁拐谁,反正是一丘之貉。吃饭吧,有什么事,回国再说。”
顾谨遇和苏慕许瞬间乖顺无比,一人提着一篮子葡萄,跟在二老身后。
苏慕白和苏慕林聪明的走在最后面,等他们都进屋了,才一手提一篮子葡萄,慢悠悠的走着。
“我怎么觉得谨遇早就喜欢小妹了?”苏慕林发出他压在心底已久的疑问。
倾慕葡萄庄园,就这名字,都很值得推敲。
苏慕白想的比较开,有些问题,当事人不承认,你就是找出来一百种证据也没用。
“你别忘了,许为的酒吧就叫倾慕酒吧,有一系列特供红酒,就叫倾慕。”苏慕白笑道。
苏慕林惊讶道:“大哥,你的意思是……产自于倾慕葡萄庄园?”
苏慕白:“大概率是这样。所以,怀疑也没用,只要他不承认,大可以说是为了和许为合作。”
苏慕林:“……但愿是我多想了,不然想想就觉得可怕。”
苏慕白:“是吧?那就别想了,回去吃饭,谨遇的厨艺还是很不错的。”
“他好像什么都很厉害。”苏慕林有点羡慕了,难怪小鹿会那么崇拜顾谨遇。
还好小鹿在认识顾谨遇之前就喜欢他,要不然,很难说会不会喜欢顾谨遇。
苏慕白想起了顾谨遇嘚瑟过的一句话,想了想,对苏慕林说道:“等会儿我给你发个消息,你看看,保准很有感触。”
回了屋,将葡萄放下,苏慕白和苏慕林去洗手。
回到餐厅时,苏慕林收到了苏慕白发来的文字消息,看的他眼晕。
“谨遇他是干一行,行一行,一行行,行行行。”
“吃饭了还看手机,是小鹿吗?”苏老爷子问了一句,态度很明显,如果是小鹿就可以理解。
他们家注重规矩,但天大的规矩,在爱面前都好商量。
苏慕林直接走过去,让苏老爷子看。
苏老爷子皱着眉头读,读了一半发现读音不对,赶紧默念。
“谨遇,你这名字肯定有谨言慎行的意义在里面,难怪你干一行,行一行。”苏老爷子对顾谨遇说道。
顾谨遇笑着点点头,没有多言,招呼大家吃饭。
抗战之杀敌爆装系统
不是他不想提,而是这名字是爸爸起的。
纵使他能做到提起爸爸不难过,在座的各位却未必能够笑容依旧。
医道丹途 天街小风
在庄园住了一晚之后,大家便要返程回国了。
得知顾谨遇有私人飞机,且是唐爷送的,苏老爷子有些担忧。
天下 夢 溪 石
异路人之捉鬼吴周 浪子归来
“谨遇,国外环境复杂,你还是小心为妙。”
顾谨遇点头,感激的接受忠告:“苏爷爷,我会的。不瞒您说,这些年除了苏许两家和陆叔叔,我对任何人都有防备之心。唐先生神秘莫测,我和他也只是君子之交,没有任何利益牵扯。就说这架私人飞机,我也只是有使用权,即使顺着这条线查,也查不到唐先生头上。唐乾的身份背景做的很干净,您可以放心的。”
苏老爷子没再多问,慈眉善目的笑着拍顾谨遇的肩膀:“原来你这么信任我啊,那是我的荣幸了。”
“苏爷爷,您谦虚了,是我该感激您对我的知遇之恩和多方照顾才是。如果没有您,我离开顾家之后的日子,不会这么好过。”顾谨遇鞠躬表示感激之情。
苏慕白在一旁笑,“好了,别商业互吹了,该登机了。”
苏老爷子看顾谨遇眼睛都红了,生怕再说下去煽情到催泪,赶紧登机。
顾谨遇看着一直抓着他衣摆的唐昕,有点发愁。
等下这小不点要是哭闹起来,唐爷来了能hold住吗?
他不想带娃啊!
他只想陪他家小可爱!

u2t00火熱言情小說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第242章 我怕噁心壞了看書-d7egc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小說推薦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团宠她重生后隐婚了
乔老太太也不是故意的,第一时间起身想要道歉的,但见顾谨遇这么说她,她又梗着脖子不说话了。
乔珺雅要道歉,顾谨遇厉声喝道:“没你说话的份儿!”
苏慕许的手抖了抖。
这么凶的顾谨遇,她好像是第一次见。
乔珺雅也被吓了一跳,脸色微白,颤巍巍的闭上了嘴巴。
乔老太太将她护在身后,喝问:“顾谨遇,你疯了吗?你就是这样对待女孩子的?”
顾谨遇不接话茬,只道:“乔夫人,您真想为乔珺雅讲理求情的话,最好先冷静一下再开始。否则,我怕您没有长辈应有的慈爱,我们身为晚辈,心里委屈,也很难做到尊敬您。”
星际废材:低调冷妻高调夫 蝶梦
他说完,根本不给乔老太太开口的机会,直接对苏慕乔说道:“带你小妹去换衣服。也就水不烫,要是烫到许许,我只怕你们所有人都拦不住我这个混账东西!”
苏慕许:“……”
这霸道劲儿,她都有点担心hold不住他了!
要是惹恼了乔老太太,不太好收场。
苏慕乔是见识过顾谨遇脾气的,赶紧拉着苏慕许就走,头都不带回的。
苏慕许哪儿放心离开啊,一进院子就挣开了苏慕乔,跑去墙角偷听。
乔老太太被顾谨遇气得想打他,又不好出手,只怒喝道:“我怀疑许许突然不理珺雅和安诺,全都是你在当中挑拨离间!”
顾谨遇微笑着,帮静坐在一旁的苏老爷子和苏老太太倒了水,温声道:“苏爷爷,苏奶奶,让你们见笑了。今日谨遇有做的不对的地方,你们怎么罚都行,但请允许我把这件事解决完了再罚我。”
苏老爷子喝了茶,淡淡道:“这里是你的地盘,我来者是客,不会多言。”
顾谨遇俯首鞠躬:“谢谢。”
龍 帝
乔老太太算是看清了,苏老爷子这是作壁上观,绝不可能帮她说话。
现在连外孙都被支开了,她更是势单力薄!
顾谨遇再起身时,笑容平和了许多,对乔老太太说道:“乔夫人,您疼爱乔珺雅,是众所周知的事情。那么,我有一个疑问想请教您。”
乔老太太没好气的说:“问吧。”
顾谨遇坐下来,淡淡道:“您今日来为乔珺雅说情,是想要乔珺雅和许许和好如初,还是怎样呢?”
“当然是把话说开了,继续做朋友。”乔老太太冷声道。
顾谨遇笑容依旧:“那我替许许回答您,许许和乔珺雅是不可能再做朋友的。”
乔老太太白了顾谨遇一眼,不屑的道:“你有什么资格替许许回答?”
“我没有资格,但我知道她怎么想的。”顾谨遇一点也不生气,不疾不徐的道,“乔珺雅喜欢过我,现在又喜欢安诺,而安诺一直喜欢许许,许许现在喜欢我。许许生性活泼爱玩爱闹,但她不喜欢圈子太复杂。这样乱的感情关系,您真认为还能继续做朋友吗?”
你的旧爱,他的新欢
乔老太太被绕晕了,干巴巴道:“什么喜欢不喜欢的,都是过去的事了,只要说清楚就是了。”
顾谨遇再问:“是乔珺雅让您帮忙求情的吗?”
乔老太太立即说道:“没有,珺雅这孩子懂事,从来不舍得给我添麻烦,向来报喜不报忧。”
婴骨花园 成刚
顾谨遇:“那您是怎么知道她想和许许继续做朋友的?”
丹主 东方胜
乔老太太:“她前几天发烧说胡话,我听到的。”
顾谨遇笑的意味深长:“哦,发烧说胡话啊,原来如此。那我这里也有一段话,是不是胡话的我也说不准,乔夫人要不要听一下?”
“你要说就说!”乔老太太是个急性子,最烦说个话绕来绕去的。
顾谨遇笑呵呵道:“乔夫人知道顾满这个人吗?也刚好是前几天,他喝醉了,说了些醉话,这些话呢,传到我的耳朵里,还挺想知道是不是真的。”
超级锋暴
乔老太太神色微变,看向乔珺雅,只见乔珺雅神色慌张,一时愣住,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顾满这个人,她是有所耳闻的,也曾跟珺雅说过帮她出面解决,但珺雅拒绝了,说她自己可以解决。
怎么现在听起来不像是解决好了。
金属帝国
乔珺雅弱弱的说:“醉话算不得数的,顾总别听顾满胡说八道。”
顾谨遇:“呵呵,是吗?醉话算不得数,发烧说的胡话便算的数了?这是什么道理?”
乔珺雅越说越慌:“我错了,我说的是胡话,我没敢奢望再跟许许重归于好,我现在就走。”
苏老爷子听的好奇极了。
顾满说了什么,能把乔珺雅吓成这样?
超级抢红包系统 风卷残云0
乔老太太也很好奇,问道:“那小子说了什么醉话?”
顾谨遇故意慢吞吞的说:“他说他就要当……”
“顾总!”乔珺雅急声大喊,哭着央求,“求你别说了!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你饶了我吧!这回是我错了,不该利用了奶奶,我真的知道错了。”
乔老太太懵了:“利用我?”
乔珺雅:“奶奶,对不起……发烧是真的,那些话是我故意说给您听的。”
乔老太太:“……”
苏慕许和苏慕乔听着墙根,都懵懵的。
顾满说了什么能把乔珺雅吓成这样?
医来夫贵 雾冰藜
她肯定没想到顾谨遇会知道。
难怪顾谨遇明明可以直接放人,却要说那么多话,竟是留了这么一手。
这一弄,乔老太太知道被利用,再怎么疼爱乔珺雅,心里也会有间隙。
至于乔珺雅,吃了这次的亏,又能老实好长一段时间。
场面一阵死寂,除了乔珺雅的哭声,全都保持着沉默。
苏老爷子看着顾谨遇,对他又有了新的认知。
这孩子硬气起来,气场十足,比他想象中的要强很多。
挺有担当的,能护得住许许。
他若不是足够在意许许,根本不用出面,许许自己一个人就能解决的了。
过了一会儿,乔珺雅擦着眼泪说:“顾总,我知道错了,您就放过这一次吧。”
顾谨遇笑了笑:“放过你?许许给你的机会不够多吗?你要不是有野心,会跟顾满合作?”
“合……合作?”乔老太太颤声问,心里好多疑问绕来绕去。
乔珺雅面色苍白,紧握的拳头剧烈的颤抖。
她抬起头来,看着顾谨遇:“顾总是不肯给我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吗?”
顾谨遇嗤笑一声,斜睨着乔珺雅,冷声道:“给你机会?然后呢?看着你和顾满合作,生下他的孩子,等你的孩子喊我一声叔叔?”
“可别,我怕恶心坏了!”

p1ues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第238章 給他認罰的機會-ofwvo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小說推薦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苏慕乔睁圆了眼睛:“你救了她?”
苏慕林:“不可能,她不会有危险。”
顾谨遇点头:“林哥说的对,唐昕是不会有危险的。”
千忆墓城
“那是因为什么?”苏慕乔好奇极了,跟追了个剧似的。
苏慕许试探着猜道:“因为昕昕看上你了?非要缠着你?”
“真不好意思,是的。”顾谨遇揉了揉唐昕的头发,笑的挺不好意思的。
苏慕白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感慨道:“真是个看脸的时代。”
“谨遇哥哥,可以吃饭了吗?我饿了,”唐昕可怜巴巴的吞咽口水,“我想吃蝴蝶面。”
“蝴蝶面啊……让许许姐姐帮你做好不好?”顾谨遇看了一眼苏慕许,真怕她继续吃唐昕的醋。
其实平常他是不理唐昕的。
一是这丫头太黏人。
二是唐爷很不开心宝贝女儿更喜欢别的男人。
还有三,他希望唐昕更喜欢唐乾。
只要他不在,唐昕就会黏着唐乾,而唐乾很喜欢唐昕,当亲妹妹疼的。
苏慕许一个头两个大,她哪儿会做蝴蝶面。
唐昕想要拒绝,顾谨遇脸色微变,她立即改口:“好呀,昕昕也一起好不好?”
“好的。”顾谨遇立即舒缓了表情,变得很温柔。
神级清洁工 昂扣七
唐昕懂了,只要她喜欢许许姐姐,谨遇哥哥就会喜欢她。
三人去厨房做蝴蝶面,苏家三兄弟面面相觑,一致认为顾谨遇太能装了,越发看不透他。
在顾谨遇的指导下,苏慕许会做蝴蝶面了,和唐昕一起玩的很开心。
反正复杂的和面和擀面步骤都是顾谨遇在做,后面只用拿模具扣出有花边的小小的面片,再用筷子夹一下,简单的很。
唐昕玩的很开心,这还是她第一次和谨遇哥哥一起做一件事,并且没有被凶。
小丫头聪明的讨好苏慕许:“许许姐姐,我好喜欢你呀!”
苏慕许被哄得特别高兴,“姐姐也好喜欢你哦~要不要到姐姐家做……”
“昕昕,你去把唐乾哥哥叫过来好不好?”顾谨遇直接拦断了话。
开什么玩笑,请这么一尊神回家,他哪儿都别想去了。
万古神帝
苏慕许反应过来,抿住双唇,老实了。
她差点忘了唐乾说的那句话:“她喜欢哥,哥不喜欢她。”
唐乾是不会撒谎的,顾谨遇确实不太想理唐昕的样子,只是为了让唐昕喜欢上她,才这么配合的。
病院日志 云少川
唐昕乐颠乐颠的去喊唐乾,苏慕许小声问:“你为什么不喜欢唐昕?对她那么凶,怎么忍心的?她多可爱呀。”
五年后拉她上床
“没你可爱。”顾谨遇笑着,伸手往苏慕许鼻尖抹了一点面粉。
苏慕许脸红心跳的,被夸的不好意思。
他看起来不像是说假的。
不禁想,以后有了女儿,他会不会也这样。
“会喜欢的,”顾谨遇忽然说道,“不一样。”
苏慕许:“啊?”
顾谨遇笑而不语,去烧水了,苏慕许呆站了一会儿,反应过来。
他是猜到她怎么想的,在回答她。
他们的女儿,他会喜欢的,跟唐昕不一样。
这家伙,是会读心术吗?
吃午饭时,大家没有叫苏老爷子,毕竟他年岁已高,困了还是好好休息为好。
苏老爷子醒来时,大家正在院子里陪唐昕玩躲猫猫,苏慕许假装被唐昕抓到,戴上了唐昕扯下来的眼罩。
苏老爷子想起了苏慕许三四岁的时候最喜欢玩这个游戏,每次到许家,她外婆都会陪着她玩,玩到她腻为止。
而他就不行,再宠她疼她,玩久了,也奉陪不住。
他将拐杖放下,慢慢走去,加入到其中。
苏慕许抓到苏老爷子时,兴奋极了:“嗷~我抓到了,抓到了!”
眼罩扯下来,见是爷爷,她吓了一跳:“爷爷?”
苏老爷子笑了,“你抓到我了。”
苏慕许也笑了,扬了扬手中的眼罩:“爷爷要玩吗?”
“可以啊。”苏老爷子笑着低头。
等苏慕许帮苏老爷子戴上眼罩后,苏老爷子说:“等下我抓到谁,谁就要帮我做一件事。”
大家齐声欢呼,游戏便开始了。
以苏老爷子的腿脚,不可能捉得到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但是会有人愿意配合。
苏慕许是最积极的那一个,围在爷爷身边各种诱导,几次差点被抓。
苏慕白也乐意,爷爷向来不会为难他。
但最终还是顾谨遇被苏老爷子抓到了,因为苏老爷子说了那句话,为的就是抓到他。
不然他完全可以抓到故意冒险的其他人。
“呜呜呜,谨遇哥哥你太不小心啦!”唐昕假哭,对顾谨遇有些失望,撅着嘴去找一直蹲着不动的唐乾。
顾谨遇挺开心的,这是苏爷爷给他认罚的机会,给足了他面子。
苏慕许原本是要跟他争的,没争过,急急忙忙的问:“爷爷,你要你抓到的人帮你做什么事啊?很难吗?”
“我饿了,”苏老爷子摸了摸肚子,“等我吃饱了再说。”
“好,您随时吩咐,我随叫随到。”顾谨遇无比恭顺,打心底里觉得自己挺不是人的。
她才十八岁,他……
目光相撞,顾谨遇赶紧挪开,跟着苏老爷子进屋去。
苏慕许挠了挠头发,不明所以。
那眼神是几个意思?
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吗?
最强锋卫
“唐乾哥哥,我困了。”唐昕摇晃着唐乾的胳膊,“你哄我睡觉吧。”
唐乾挺为难的,求助似的看向苏慕许。
苏慕许会意,走过去哄唐昕:“昕昕宝贝,我也困了,我们一起睡好不好?”
唐昕在考虑的时候,苏慕许凑到她耳边轻声说了一句话,唐昕眼前一亮,立即答应,直接扑到了苏慕许的怀里。
小丫头扑的太猛,苏慕许毫无防备,直接倒在了草地上。
唐乾看了看僵在半路的手,顿了两秒,收了回来。
男女授受不亲,不敢扶。
苏慕林和苏慕乔快速跑来,将苏慕许和唐昕都给扶起来,“怎么这么不小心?”
“你怎么不扶着?”苏慕乔向唐乾发出质疑。
唐乾看着苏慕乔,不想理他。
平凡仙道 歪脖梧桐
草地上又摔不疼。
唐乾走了,苏慕乔气得朝他背影虚踹了一脚,然后对苏慕许说:“小妹,你午休前最好给许铎打个电话,他快炸了。”
苏慕许点点头,牵住唐昕的手,回屋休息。
将唐昕哄睡着,苏慕许才联系许铎,很怂的选择微信文字聊天,电话都不敢打。
苏慕许:“铎哥哥,你找我有事吗?”
许铎:“你是不是跟顾谨遇睡了?”

9fmve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笔趣-第237章 唐先生展示-0s265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小說推薦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苏老爷子花白的眉毛拧了起来,微抬下巴,怒视顾谨遇。
把他孙女拐跑了,还气定神闲的请他进屋喝茶?
“谨遇,你有贵客,我便先走了。”唐爷走上前来,轻按顾谨遇的肩头,音色低沉,面无笑意。
苏慕许看了一眼,心都抖了抖。
这不怒而威的气势,只有久居上位者的人才能有。
是领主大人
苏老爷子看了唐爷一眼,神色一顿。
这人……
怎么有点眼熟?
穿着唐装,一看就是华国人。
“爸比,”小萝莉抱住了顾谨遇的大腿,对唐爷撒娇,“我不想走。”
苏老爷子的心猛地一沉,低头看面前的洋娃娃。
爸比?
顾谨遇这个混小子居然有孩子了?!
顾谨遇向来不喜欢被小萝莉缠着,但是现在很需要她来当保护伞,抢在唐爷出声前将小萝莉一把捞了起来,抱在怀里,冲她笑的格外灿烂:“好,昕昕不走。”
馥未央之兩皇寵妃 血魅
小萝莉开心极了,搂紧顾谨遇的脖子。
苏老爷子的手距离的颤抖,一拐杖重重的敲在了顾谨遇的大腿上。
“好你个兔崽子!老子……”
顾谨遇疼得闷哼一声,脑袋嗡嗡的。
他是该打,可是,怎么感觉哪里不对劲?
“爸比,爸比!”唐昕回头看了苏老爷子一眼,吓哭了,急声喊唐爷。
唐爷看着苏老爷子,笑了笑,温声道:“老先生,您有什么气可否晚点找谨遇算账?这里有小孩,吓到了可不太好。”
“就是就是。”唐昕眼泪也顾不得擦,连连点头。
苏老爷子气的要冒火,身后三个孙子都不敢劝,只怕越劝越难收场。
苏慕许反应过来,急忙抱住爷爷的胳膊,解释道:“爷爷,昕昕不是谨遇的女儿,是唐爷的,您误会了。”
“什么?”苏老爷子惊诧出声,难以置信。
眼前这位中年男子,保养的不错,气度不凡,看起来四十左右的样子,但那双眼睛骗不了人,最低也得五十岁往上。
小女孩才五六岁的样子,怎么会是他的女儿?
“苏爷爷,我可太冤了,”顾谨遇抱着唐昕,红着眼,抽泣了一声,“我还是个大男孩,哪里来的女儿?”
苏慕许:“……”
大男孩?!
他可真敢说!
苏老爷子老脸一红,尴尬极了。
这么糗的事,他这辈子也没遇见几次。
多少不出国,这出国一次,脸都丢过来了。
可这能怪他吗?是这洋娃娃面对着顾谨遇喊爸比的。
“苏老先生?”唐爷试探着轻唤一声,目露尊敬,“宁城苏家?”
苏老爷子看向唐爷:“你知道我?”
唐爷抱拳作揖,“在下眼拙,没认出是苏老先生,有无礼之处,还望海涵。”
顾谨遇丝毫不意外唐爷知道苏老爷子,他意外的是,为什么突然寒暄起来。
道可道
是为他解围吗?
他吓哭了他女儿,他能有这么好心?
苏慕白见机行事,急忙向顾谨遇递眼色。
顾谨遇会意,立即热情邀请大家进屋聊。
一群人进了屋,各自端坐着,只有唐昕比较活泼,一会儿爬到唐爷的腿上,一会儿钻到顾谨遇的怀里。
唐爷和苏老爷子聊起了共同相识的人,竟是陆添阳已故的父亲,这令大家都很意外。
苏老爷子问唐爷是谁,唐爷回道:“无名小辈,不足挂齿。苏老先生既然有事找谨遇,晚辈本无要事,便先告辞了。”
苏老爷子虽是好奇,但并没多问,起身将唐爷送出门。
唐昕自是不肯走的,她难得能看到谨遇哥哥对她笑。
唐爷哄不走,只好作罢,走时对苏慕许说:“苏小姐,麻烦帮我照顾好小女,别让谨遇欺负了她。要是再吓哭了,我可饶不了他。”
玄女心经
苏慕许郑重领命,目送唐爷离去。
唐爷的车走远了,也不见有人跟上,苏慕许不禁在心里犯嘀咕:大佬出行这么低调随意的吗?
再环顾这四周,风景优美,花开遍地,视野广阔,只稀疏的坐落了几栋房子,只怕方圆几里都属于一个人。
沧桑
苏老爷子算是第一次来法国,看着眼前风景,有点伤感。
难怪都说法国是最浪漫的国家,来到此地,果然闻名不如一见,也不怪宝贝孙女曾缠着他要买一家葡萄庄园。
想到葡萄庄园,苏老爷子想起了安诺,心里又是一阵烦闷。
你,只能把手给我牵
“我乏了。”苏老爷子略显疲惫。
顾谨遇立即请苏老爷子到客房休息。
苏老爷子歇下后,众人齐齐松了一口气。
直播:我把古董上交给国家
苏慕白佯怒的看着苏慕许,沉声道:“小妹,你这次是真的胡闹了。”
苏慕许低头认错,没脸道歉,心里只感谢顾谨遇为她准备的丝巾派上了大用场。
若不然被家人们看到,顾谨遇怕是要躺好几天。
夭野双星
苏慕乔凑到顾谨遇身边,好奇的问:“老板,这是你在法国的房产吗?怎么没听你提过?”
顾谨遇没有回答,只问唐昕:“唐昕,你看这位哥哥好看不好看。”
唐昕认认真真的看,认认真真的答:“好看!但是谨遇哥哥最好看!”
苏慕乔脸上的笑意逐渐敛去,扎心了!
苏慕许偷笑,小丫头还挺有眼光,她也觉得谨遇哥哥最好看。
“谨遇,这位唐先生是谁?”苏慕林好奇的问。
和他未来岳父的父亲有关,他想知道。
顾谨遇摸了摸鼻尖,不好意思的笑笑:“林哥,说实话,我真不太清楚。”
苏慕林皱眉:“你确定?”
顾谨遇表情凝重的点头,“他久居美国,势力遍布全球,很有钱,乐意扶持华国人。更多的,我真不太知道。”
“唐乾知道吗?”苏慕许好奇的问,怎么说也是他师父。
孽妻 宋初默
顾谨遇摇摇头:“唐乾更不知道了。是我把他介绍给唐爷的。”
“那你是怎么认识唐爷的?”苏慕白问,心里有诸多疑惑。
他们追到法国,其实并不是找顾谨遇算账,主要还是爷爷孩子气,心里不平衡小妹高考结束就跟着顾谨遇跑了,害他们的庆功宴没了主角。
真要围追堵截,便是他们已经坐上私人飞机出行,爷爷也有的是办法让他们返航。
只是没想到追过来之后,会遇上唐爷这么一位人物。
看爷爷的态度,唐爷不容小觑,身份挺神秘敏感的,不便多问。
可是跟陆叔叔有关,他们真忍不住这份好奇心。
大小姐的贴身兵王 三眼猫
顾谨遇看了看在玩他袖扣的唐昕,不好意思的说道:“因为这个小不点。”

aiy23人氣都市小說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txt-第174章 要不是我小妹該多好讀書-frkaj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小說推薦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唐乾肯定也特别依赖顾谨遇,才会在他去新西兰出差的时候跟着,且随叫随到,尽力尽力的办事,一句话都不会问。
苏慕许猜测道:“第一次是刚遇见他的时候吧?”
顾谨遇点点头,微笑着握住苏慕许的手,尽可能的温柔:“是的。”
苏慕许却揪心起来。
当时的情景肯定很骇人,她看到他目光闪烁了。
他说过命的交情,当时救下唐乾,他肯定也冒了极大的危险。
昨晚查看他的伤势,他躲的很厉害,她也没看到他后背什么情况。
她看着他,能看出来他不太想聊这个话题,可她很好奇,想了解更多。
只有了解更多,她才能和他一样去护着唐乾那个爱吃糖的男孩。
她尽可能用平和的语气问他:“你们也打过架吧?”
顾谨遇笑了笑,“打过。救他的那次,他醒来就跟我打了起来,说我多管闲事,不如不管。”
苏慕许沉默了一会儿,小声说:“他是怕有人管他,又不管他吧。”
顾谨遇低着头,抚摸着苏慕许的手,轻声慢语:“是的。他小时候被人带回家过,对他很好,后来受不了他孤僻的性格,又将他丢弃了。这样的情况,发生过三次,他就再也不肯接受任何人的帮助。”
苏慕许:“那他是怎么接受你的?”
顾谨遇摸了摸鼻尖:“他打不过我。”
苏慕许:“……你下得去手啊?”
顾谨遇抬手揉了揉苏慕许的脑门:“为什么下不去手?我救了他,他不谢谢我,还打我。我不还手,我傻吗?那一年我也才十八岁,要是我妈妈知道我挨了打,会哭吧。”
豪门长媳
苏慕许忽然很心疼,不忍心再问其他,扑到他的怀里,用力的搂着他的腰。
抱了一会儿,想起他昨晚也被打了,赶紧松开手,“你的伤要紧吗?”
顾谨遇笑道:“不要紧,他俩就是给我点颜色,让我别管太多,也别想着偏向谁。”
“你有偏向谁吗?”苏慕许挺好奇的。
人是感情动物,多多少少会偏心。
顾谨遇笑的有点僵硬,静静的望着苏慕许,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
怎么什么都问呢?
这种灵魂拷问,他很难回答啊。
若说丝毫没有偏向谁,是不可能的。
可当着她的面,他无法承认内心里偏向唐乾。
唐乾有心理病,又几乎没情商,一直乖乖的听他的话,很少惹麻烦。
是苏慕乔自己要求快速提升,唐乾才会用最直接的方式训练苏慕乔,并无恶意。
他说的也没错,已经很注意,下手很轻。若不然,不可能没见血。
他也很憋屈,不然不会犯病。
只是,这些话,他说不出来,太偏向唐乾了。
苏慕乔也挺可怜的,怎么也想不到这世上会有唐乾这种认死理的人。
苏慕林就更气不过了,前有愚人节明知道雇主雇他是来对付他和他小妹的,也不告诉他,还那么认真的完成了任务。
后又把他亲弟弟打的浑身是伤。
这口气,轻易是咽不下去的。
顾谨遇沉默了,苏慕许也沉默着,真想抬手打自己嘴。
问什么不好,要问这种难回答的问题!
这跟“妈妈和老婆掉到河里先救谁”有什么分别?
都重要,非要分出个轻重来,那是虐心的。
还好她游泳特别棒。
网游之鬼才 唐尸宋祠
“我错了。”她赶紧抱住他,亲吻他的脸颊,再亲吻嘴唇,“你惩罚我吧。”
他喉头微紧,脑袋嗡嗡的,真想掐她的腰。
她傻吗?
怎么能这样认错?
到底是认错,还是故意撩他?
“我真是拿你没办法。”他拥住她,无奈又甜蜜,温柔的回吻她。
她固然冲动了,但出发点是好的,也没有料到会是现在这样的局面。
心疼她还来不及,哪里舍得责怪她。
要怪,就怪他自己想的不够周到,只顾得看她,没注意到苏慕林给唐乾发了信息。
唐乾也是,被苏慕林找上门算账,也不知道跟他说一声。
别人知道告家长,他怎么就不知道学着点?
终其原因,还是害怕给他添麻烦。
回想这半年来,顾谨遇惭愧了。
自打被苏慕许缠上,他对唐乾的关怀少之又少,也无怪乎他什么事都不跟他说。
“许许,我去看看唐乾,你要不要去学校?”顾谨遇好商好量的说,“我只给你请了上午的假。”
嚣张狂少 番茄
爹地,不许碰妈咪 妖白芷
顾谨遇都这么说了,苏慕许断然没有拒绝的道理,她也不认为唐乾会高兴她去看望他。
到了学校,苏慕许对顾谨遇说:“你先忙你的吧,我可以让我表哥来接我,我外婆家离得也不是多远。”
顾谨遇想想唐乾那个小宝宝特需要关怀,点头答应,临走又叮嘱一句:“不要让许铎来接。”
苏慕许无语望天,又好笑又无奈:“知道了!”
然而,放学之后,许铎还是出现了。
苏慕许赶紧向顾谨遇通报:“我二表哥来了!我没告诉他,他是跟着我四表哥来的!四表哥拦不住!”
顾谨遇毫不意外会是这种情况,怪只怪许言肯定在群里嘚瑟了小妹让她去接。
再者,即使许言没在群里嘚瑟,至少也会跟家里人说一声小妹晚上过去住,那许铎肯定会知情。
逆袭光武帝 东北鑫仔
顾谨遇嘴上说没事,心里其实还是在意的。
其他人是否知道许铎的小心思,他无从得知,但他却是亲耳听许铎抱怨过为什么小妹要是他小妹。
那一次,许铎喝的有点多,不敢回家,怕被他大伯责怪,就到他家里住了。
那时他还没搬到现在的小区,跟妈妈住的房子只有三个卧室,妈妈睡主卧,秦姐睡客卧,他睡的书房,床是一米三的。
行暮令 姜家小姐
许铎在他床上趴着,摆了个大字,他只能坐在椅子上,还要担心他别摔下来。
刑偵大明
许铎不睡觉,拉着他东扯西扯的,把安诺骂了个猪狗不如,然后又开始念叨:“我小妹为什么要是我小妹?她要不是我小妹该多好?”
“我是真喜欢我小妹啊,从小就梦想着她当我的新娘子。”
“小时候多好啊,我们经常过家家,她永远只当我的新娘。小妹还画了好多房子,说以后我们住在城堡里,生好多好多的娃娃,那样她就是王后,我是国王,我们生好多好多可爱的公主和帅气的王子。”
最新黨課十五講
“长大真不好,都说我不能跟小妹在一起。”
“如果我不是我爸爸妈妈亲生的该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