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zsc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最強區小隊 ptt-第三百八十二章 血戰落馬坡熱推-5rb44

最強區小隊
小說推薦最強區小隊
落马坡的地形确实是易守难攻,尤其是在缺少破障的大炮情况下,八二迫击炮弹打到条石墙面上,只能崩出一个白点子弹坑,根本就撼不动这三合土堆砌的麻条石墙,更何况这石墙虽然只有一人来高,但却有丈把多宽,基座打的结实的很,完全可以抵挡住轻武器的袭击。
宫本一郎此刻就有点儿狗咬刺猬无处下口的感觉:你有迫击炮,他有松树炮,虽然威力不咋的,可就能有效地对小河进行拦截。况且,松树炮还安在寨墙上的小跑楼里,迫击炮根本打不到。再者,墙上的守军自动武器很多,和压制的皇军比起来都不相上下,让他很是纳闷——什么时候支那人的土匪也这么阔绰了?真要这样,大日本帝国还打得进来吗!
一轮攻击不出意外的退了下去。宫本一郎只是个中队长,他的特战中队也不过一百多点,一次进攻死伤十几个,再加上覆灭的尖刀小队,他可是损伤了十分之二的兵力了。心疼啊!
“厉害,厉害!鬼子被打退了!”三鹞子忙屁颠颠地给警卫排长递上香烟,小鬼子的战力他可是领教了的,一仗似乎耗光了他的精锐神打喽啰,看来这自卫大队的警卫连绝对有两把刷子,不见得比山里那帮臭屁的家伙孬!
“厉害个屁啊,俺们这边守着这个坚固的寨墙还死了十好几个,比人家进攻的还多些呢!”排长接过烟,喊道:“把俺们四个走了的弟兄都收拢好,回去要带着葬到望龙岭上,大家黄泉路上也好有个伴!”
“这个俺们来办,你们警卫连的都歇着吧!”三鹞子颇有眼力见地招呼道,尽管他的部下死了个大头,可说实话,他还真没多在乎——打战嘛,哪里能不死人的?!既然手下打战不行,那就多干点打下手的活计。
“那多谢了!”警卫排长也不客气,“大家抓紧休息,检查武器弹药,鬼子很快还会来的。”
“八嘎,丁发果这个马鹿,良心大大的坏了!”宫本一郎举着望远镜看的时候,发现寨门那边正呼啦啦地换防呢。第一营毫发无损地撤下去吃早饭,第二营第三营正乱哄哄的往前慢吞吞地走。他哪里还不明白,人家这是在出工不出力的玩儿磨洋工,禁不住破口大骂道。
“哎,这才到干活的点嘛!小鬼子啊就是性子急,这心急能吃得了热豆腐?!”丁发果伸伸懒腰,起身看了看升起半人高的太阳道,“命令炮兵,给老子瞄准了大门楼子狠狠地轰,二营派一个连佯攻大门,其余部队上梯子,散开来爬墙。给老子号令下去,前十个登上城墙的赏黄金二两,第一个登上去的,再官升三级!”
小小的落马坡,屁股大的地方,依着丁发果的战法,这绝对是想一鼓而下。有道是磨刀不误砍柴工,要不是小鬼子催命,他指定要准备更多的梯子。现在一夜之间,也不过赶制了三十几架梯子,甚至连一个班一架都摊不过来!
“嗵嗵嗵,嗵嗵嗵——”战斗再起,这一次却是不一样的声势:秘集的迫击炮弹接连不断地往门楼上砸落,不仅将上面的一个木架岗楼给炸毁了,甚至连条石的大门都炸塌了半边。
“杀呀——!突突突突突突——”在重机关枪嘶吼的掩护下,步兵们齐声呐喊着,抬着梯子迅猛前进。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当兵吃粮玩儿的就是一个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大不了就是一个人死鸟朝天罢了!为了赏格,拼了!
“快,准备战斗!”寨墙上,袁人龙变了脸色,敌人一下子投入这么多的兵力压上,是他所没有想到的!一边招呼着墙上守军准备战斗,一边命令向望楼的赵雪球报告,请求支援。
“嗵嗵嗵——,轰轰!”赵雪球早就密切关注着战场的变化,他第一时间命令机炮排所有迫击炮展开遮断炮击,随即命令身边的两个贴身卫士带领五十个庄丁前去寨墙支援。
“啪,啪啪——”“哒哒哒,哒哒哒——”“突突突突突突——”寨墙上下枪声大作,子弹往来飞舞响声连成一片,分不清到底是哪边占据了上风,反正是几乎每时每刻都有人被击中,血花四溅!
“上上上——,快,攻上去!”一架架梯子靠上城墙,军官们急急命令着,催促着。
“轰,轰,轰——,弟兄们,这可是俺们的家呀,决不能让鳖孙们祸害了!和狗日的拼了呀!”墙上的守军也不示弱,保卫家园的热血涌上心头,庄丁们都爆发出了决死的决心。一颗颗手榴弹顺着梯子往下砸,炸出一团团爆炸的气浪,下面死伤一片不说,甚至还炸断了好几架梯子。
“骚嘎,原来丁参谋长是准备了总攻的,很好!”战事一下子变得激烈了起来,宫本一郎终于露出了笑脸,支那人发起狠来,还是有些战斗力的,但愿他们永远也不要团结到一起,最好一直保持着分裂内斗,这才是帝国所期望的!“勇士们,不能被支那人比下去了,杀鸡给给!”
“娘的,这是一帮什么土匪啊?咋他娘的这么能打?”原本轻松观战的丁发果此刻可笑不起来,从发起攻击到现在,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粗略估计死伤恐怕都不下二三百人了。更为严峻的是,随着战斗的进行,带去的梯子几乎被炸毁了一半,剩下的梯子下面几乎都拥挤了不少人在那,一炸就是死伤一片!而敌军的指挥官很有经验,把最薄弱的寨门干脆炸塌了,还就着门板堵了好多的柴火,燃起的熊熊烈火反倒让寨门变成了不可逾越的火门!那个佯攻过去的连,只能望着里面干瞪眼。
日军的进攻依旧是遇到了老问题,三鹞子带着那个警卫排死死抵住了他们的进攻,缺乏有效登城装具的特战队,压根就不是为了强攻而准备的。
“袁队副,大队长让俺通知你,不行就撤下去吧,敌人起码出动了七八百人啊!”贴身侍卫赶来的很及时,五十个生力军及时将攀上寨墙的伪军给打了下去,顺带着还摧毁了两架梯子,暂时止住了寨门附近的危机。
“寨墙是最好的屏障啊!退下去恐怕就泄了士气了,只能一退到底了!”袁人龙看看满城头的尸体,咬着嘴皮权衡着,虽然寨墙上死伤了一两百,可起码还有近二百人多人,只要守住了敌人进攻的十来架梯子的地段,就能充分地抗击住敌军的进攻。毕竟寨墙一人来高,徒手是别想攀爬上来的!到底舍不得这道寨墙,袁人龙决心最后再努力一次:“再坚持最后十分钟,俺来组织人手炸毁剩下的梯子,要是不成,俺们就撤!”
“行,炸毁狗日的的梯子!”卫士一把拉下袁人龙,“这事俺来办,你负责指挥!”
…………………….
“三哥,这仗打得太烈了啊!”一营长手中捏着的煎饼,啃了一半都忘记往嘴里塞了,他站在丁发果的身边喃喃道,这一战就算是获胜了,也最少要减员一个营头的人马!他可是随着丁家兄弟起家的老人,知道他们拉拢起这旅队伍的不容易,所以担忧地说道。
“没法子啊,端了日本人的碗,你以为就能不卖命吗?!”丁发果也是惨淡地回答道,他大哥可是给他下了死命令的,要配合皇军不惜一切代价拿下落马坡,活捉三鹞子。甚至还暗示他要给日本人留下一个能征惯战的好印象,对以后的前途有莫大的好处。
“那俺带人再冲一把?剩下的梯子可不多了,迟了怕来不及啊!”一营长扔了煎饼,紧了紧腰上的武装带道。
“那……也中!辛苦你了!”丁发果自己倒没有意识到,自己面对一营长的请战,为什么会打了个愣,思忖了足足一分多钟才勉强点头答应。他始终有些不明白,这个寨子里到底有什么值得三鹞子死守的——难道是劫走的皇军的宝贝?
“啪,啪啪,啪啪啪——,哒哒哒——,哒哒哒——!杀呀,杀鬼子呀——!”这边一营长队伍尚未集合完毕,就遭遇到了身后的猛烈打击,铺天盖地的士兵呐喊着冲锋而来,声震四野!
“哎呀,果然如此!”丁发果被惊得一个激灵,猛地一拍大腿道,怪道自己疑惑不已呢,三鹞子死守寨子,原来是外面有援兵啊!
“快快,给俺顶住!要完蛋了!”丁发果也顾不得客套了,一把拉过一营长喊道,跟着发了疯一般地吼道:“吹号,吹撤退号,全部都给俺撤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