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7y6u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 線上看-第六百六十一章 鬼手之言驚枯木看書-x34sl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你,你,你是先天之上顶阶高手!!!”神香反应过来后,眼神之中尽全是迷惑。
他真心不明白,如此年轻的一个人。
其身手境界,却是比他还高。
这让他感觉自己白活了一百多年。
同时,这也让他感受到了可怕,恐惧,惊慌等等。
诸多的负面情绪,开始涌向心头。
如果钟文此时要对他们师徒二人发难的话,他们师徒二人绝活不过十息去。
不过。
此时的钟文却是并没有任何的动作,而是回到了自己的位置,直接坐了下来说道:“我无意与你们为敌,况且,你们还是我三师傅的同门,伤了你们,那也是因为你们做得太过了,别让我三师傅难做,也别逼我再动手。”
钟文的话说完后,继续拿着医书看了起来。
对于神香师徒二人在与不在,根本一点都不在意。
这让他们师徒二人顿时感觉像是吃了一把苍蝇一般,吐也不是,不吐也不是,站在那儿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了。
黑与白乃是巫门的重要之物。
现如今也确实不见了,而且此地也确实有其味道。
可他们也从钟文的身上也好,还是别的地方也罢,均是未见到钟文藏有什么黑与白。
而且。
经过刚才的那一对战。
神香心中也断定钟文确实不太可能藏起黑与白的。
至少,当下的情况就是如此。
一个先天之上顶阶的高手,断然是不可能行窍贼之举,至少,在他们的认知当中,是不太可能有会有这种事情的发生。
如一个先天之上顶阶高手行这种低贱之事,传至江湖之上,这名声估计也就臭的不能再臭了。
正当神香师徒二人不知所措之际。
鬼手终于是回来了。
可当鬼手一入他所居所后,瞧见自己的师弟师徒二人在此,眼中尽是不解。
鬼手可是知道。
自己这位师弟,可是从不怎么来他的居所的。
而且,鬼手的居所,除了书就是书了。
神香师徒二人虽会医术,可对于巫门所传承的这些巫医医术却是一点兴趣都提不起来。
要不然,也不至于让鬼手学了去。
况且。
鬼手的居所,他的这些医书,除了是一些医书之外,别无他物了。
再者,巫医医术当中的一些东西,即便他们看了这些医书,也是看不出东西来,也学到不其中的精髓的。
因为,鬼手把其中两本最为重要的巫医医书早就藏在别的地方了。
“师弟,你们怎么在这里?”鬼手不解的开口问道。
可当鬼手的话一问完后,却是瞧见了神香嘴角边的血迹后,顿生警惕。
随即,鬼手二话不说,直接往着钟文身边走去。
“师兄,你这个记名弟子可真是真人不露相啊,如此高绝的身手,估计连师傅都比不了吧!”神香虽对钟文有着如此的身手境界惊呀,可他也明白,这里是巫门之地。
而且,受了钟文的攻击,这心中必然是不服的。
“九首,怎么回事?”鬼手看出了自己师弟师徒二人的紧张,也看出了他们二人冒似都受了伤,随即向着钟文问道。
“三师傅,你这位师弟的徒弟,先是过来找事,说什么丢了东西,跑至这里寻找,还说是我藏起来了,一言不合就对我动手。而后,三师傅你的这位师弟,也如他的那徒弟一般,什么情况都不明,也是一言不好对我发动了攻击,我自然是不可能坐以待毙,只能回击了。”钟文起身后,淡淡的回道。
如此不问清红皂白,一言不好就开打,钟文即是脾气再好,也不可能是泥捏的不是。
“师弟,你们这是为何?丢了东西就去别的地方寻找,你们不会以为九首会偷你们的东西吧?”鬼手了解钟文的脾性。
这偷盗之举,必然是不可能发生的。
“师兄,黑与白丢了,而且黑石说黑与白到了你这里,所以我们才前来过问,这其中发生了一些小误会,也不至于如你这位弟子所言那般一言不合就动手,那只不过是个小误会罢了。”神香被鬼手斥问的有些没了脸,赶紧出言解释。
“哦?据我所知,黑与白成天跟黑石在一块,而且从不离开半步,更是不可能来我这里,黑石,你想干什么!”鬼手一听之下,这才知道其中原由。
不过,鬼手一想以前之事,心中断定,这是黑石搞的鬼。
“师伯,我没想干什么,黑与白真的来了你这里,随后就不再见到了,所以我这才寻到了师伯这里,可依然不见黑与白,所以才与着师弟发生了一些误会,还请师伯见谅。”黑石见鬼手愤怒,往着石门方向退了一步,小心的回应道。
虽说。
黑石的师傅神香是鬼手的师弟。
可是,师弟的境界身手,却是比师兄要好一些。
这其中也是因为鬼手醉心于医术,所以才比神香的境界要低一些。
但黑石很惧怕眼前的这位师伯。
原因依然还是因为鬼手的医术。
有道是,武者伤人乃是对拼,来得直接,去的也直接。
可对于一位医者来说,那绝对是能在无形之中让你受伤,而且,黑石更是知道,自己的这位师伯,医术世间少有之外,其用毒之术,也是世间少有。
会医者,必然会毒。
这是江湖中人的认知,也是江湖中人必须知道的一点。
而正在此时。
鬼手居所的石门之外,却是站着一人。
此人正是巫门之主枯木。
刚才。
鬼手与着这位巫门之主起了争执。
好半天之后,鬼手这才离去。
可这位巫门之主枯木,却冒似还有话未说完一样,待鬼手离开不久后,准备来鬼手居所,再欲鬼手辩上一辩。
可当枯木来到鬼手居所的石门之外,正好听见了黑石之言。
这让他心中顿生好奇。
所以,直接静立于石门之外,竖起了双耳,想听听里面的人为何起了争端。
“黑与白从不来我这里,能来我这里,那必然是你指使的,你不会是因为见到你师弟新来的,就想欺负于他吧?我告诉你,九首要杀你,不用一招你必死!哪怕你师傅想要救你,那也不是九首的对手,就算是门主前来,你也逃不了一死,我希望你要知道,这天底之下,能杀你的很多,而九首就是其中一位。”鬼手怒声喝道。
鬼手对于自己师弟这师徒二人,本来就没有什么好感。
说来,也是因为巫门之主枯木,与着鬼手的师傅之间的问题。
巫门。
原本不是止这几人。
巫门原来有两系人。
其一,就是当下巫门之主枯木这一系。
其二,就是鬼手的师傅一系。
枯木有两个弟子,一个神香,另外一个,暂时好像并不在宗门之内。
而鬼手的师傅同样也有两个弟子,一个就是鬼手,另一个乃是鬼手的师兄,不过早已身死。
当然,鬼手的师傅也早就作了古。
鬼手的那位师兄,其下有一弟子,其弟子正是影子的师傅。
影子的师傅,死于近二十年前,此事,影子到是曾与钟文提及过。
此时,鬼手说黑石想欺负钟文,其中也是因为巫门之内的争斗之因,要不然,鬼手也不至于如此说话。
可当鬼手的话一落,石门之外的枯木却是大惊。
鬼手说钟文能一招杀了黑石,这一点,他到能理解。
可他那弟子神香,也不是钟文的对手,这就让他枯木心惊了。
而当他再一次听到鬼手所言,就连自己在场,也阻止不了钟文杀黑石,这下更是让他震惊了。
枯木心中清楚的很。
自己这个弟子神香,乃是先天之上七层的高手,而且还是仅一步即可踏入先天之上八层的高手。
如此高绝的身手,却是连鬼手带回来的年轻的记名弟子都打不过,听在他的耳中,像是一个笑话一般。
枯木虽被鬼手之言震惊到了,但这心中却稍还有些怀疑,他怀疑鬼手的话是不是有些虚张声势之疑。
枯木正当想推开石门,想好好瞧一瞧鬼手所说的这位他未正眼瞧过的年轻人时,此时的神香却是说话了,“师兄,我知道你这弟子身手高绝,十招之内能把我打得受了点小伤,可就算是他身手再厉害,这里是我巫门。黑石不放心外人入我巫门,让黑与白前来查探,难道此法做得有误?师兄你如此向着一个外人,这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
随着神香的话一落后。
石门外的枯木此时直接停住了手,愣在半空之中。
如此劲爆的消息,这使得他不得不相信了。
鬼手说的话,他可以选择不相信。
可是他弟子的话,他却是不得不相信。
神香说十招之内能伤了他,那必然是真伤了。
一个十招就能把神香伤了的人,其身手不言而喻也知道,境界必然是比神香还高,至少,可以与他枯木相之比较了。
听到此处,枯木心中除了震惊之外,再无其他的了。
“向着外人?哈哈哈哈,神香,我告诉你,他乃我的记名弟子,即然九首叫我一声师傅,那他就是我的弟子,你们师徒二人欺负我的弟子,身为师傅的我,断然是不允。”鬼手一听之下,哈哈大笑了几声后,又怒道。
“三师傅,即然巫门不欢迎我,那我还是离开吧,巫门,我九首算是领教了。”此时,钟文却是说话了。
到了此时。
钟文也着实不想再待在巫门了。
再待下去,钟文都能相信,鬼手会因为自己,与自己的师门开干。
真要是因为自己,而闹出更多的事情来,使得鬼手与着自己宗门闹翻了,那这可就是钟文的错了。
顿时。
钟文直接起了身,拿起了包袱背在了背上。
而陨铁宝剑也随之拿在手中,向着所有人表明了自己的去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