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x6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無量劫主 手太陰肺經-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羣星墓葬分享-mjxxf

無量劫主
小說推薦無量劫主
亚里斯山脉,永昼高峰。
法鲁尔踩着厚实的积雪,看着四周苍茫云层,实在不敢相信自己尽然登上了这堪称世界之极的高峰。
超过八千米的高度,在当前时代已经属于生命的禁区,即便是超凡者也几乎不可能在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情况下走到这里。
武霸荒宇 那人独居不好
除非是半神,还得是有相应特殊能力的半神。
他耳畔还能听到那几乎能撕裂血肉的狂风呼啸,山顶的积雪被卷起又落下,可这一切都被排斥在一尺之外。
一尺之内风平浪静,寒冷、狂风都不能侵袭分毫,两地之间的鲜明对比犹如地狱和天堂。
法鲁尔忍不住又看了一眼身旁,那位少年人模样的强大存在,他明白眼前的一切都是出自这位之手。
甚至刚刚他们还在南海的自然丛林中,可对方只是抓着他往前走了一步,就来到了这里,极北之地的亚里斯山脉。
南海到极北何止万里之遥,这在法鲁尔心中又是神迹一般的手段。
“那里就是你考据出来的群星墓葬?”
法鲁尔一惊,从震撼中清醒,下意识地顺着对方的指引向前看去。
只见一道道紫色的清光刺破脚下厚实的云层,越来越亮。最终所有的紫色光束汇聚成一条横贯天际的紫色极光。紫色辉光遍洒天地,将世间的一切都照的氤氲一片。
“对,就是那里!”
从南海的自然丛林来到这里,虽然仅只是一步的距离,但这点时间也足够法鲁尔认清自己的处境了,事实上到现在一向洁癖的他,连身上的灰尘都没想起来擦,就忙不迭地先肯定了陈安的问题。
接着他又似为了证明自己价值般地表现道:“根据《群星之语》记载,群星之主与至高上帝一战,陨落于此,紫血遍洒天际,万古不化,所以这里又被称为群星墓葬。”
火影之雙狐相伴
陈安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其实和对查理曼一样,他一眼就可以看清法鲁尔的过往,甚至看到他曾经到过这里,只不过因为实力太差,根本无法到达那片天空之上,才只能望而兴叹。
不得不说,阅读了此人的经历,就是以陈安的见识也不禁感叹这家伙真是个疯狂的冒险家,在这个有着大罗天尊存世的世界,他也敢四处探险,并且还活到了现在。
此时陈安叫他指路,他也未尝没有利用陈安去群星墓葬看一看的心思。
人类这种生物尽管寿命短暂,但真灵所能爆发光芒却丝毫不比那些万古长存的种族逊色。
一时间陈安心中竟然出现了这种明悟,由此他又想到了天玄术士对这方世界的设定:必须得有土著的身份,才能在这个世界驻留。
或许未必是土著的身份,而是要以普通人的身份。
说起来,他也曾是个普通人,可在踏足乾元天后,越来越迷失本性,性情开始向着至高无上的天靠拢,变得淡漠,变得冷酷,与有情众生渐行渐远。
重生枭雄系统 吃个包子
本来对此,他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可天玄术士刻意的安排还是让他有着一分警醒,只是这个安排究竟有什么深意,他实在是怎么都想不通透。
思绪稍稍发散了一下,又被他拽回,集中到了眼前的事情上。
对法鲁尔的小心思,他并不在意,只要能让他达到目的,其他的一些细枝末节他并不在意。
“我们先靠近一些看看吧。”
说着,陈安一步跨出,就跨越了无穷远的距离。
隐婚总裁
法鲁尔感觉似乎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托举推动着他,让他和身边的少年保持平齐的位置不变,而周围的景物急速变幻,形象扭曲到形成一条条细弱的光带从他身边划过。
对于已经经历过一次这种情况的法鲁尔来说,并没有像第一次那样惊恐不安。
只是眼前那横亘万里的紫色光晕,也在急速放大,很快一副震撼莫名的画面出现在他的面前。
随着距离的靠近,他终于看清楚那紫色的光带究竟是什么玩意。
那竟是一颗颗泛着朦胧光晕的星球,无数个这样的星球,从一个方向到另一个方向,组成了一条不会流动的宽阔河流,就这么横亘在整个世界的上空。
面对这如此浩瀚的场景,法鲁尔一时呆滞当场,根本不能思考。
好在陈安也不需要他指路,稍稍感应了一下方向就朝着一个地方缓缓的飞去。
“说说你所说的那个《群星之语》吧,上面究竟都记载了些什么?”
壹庶難求 酸奶味布丁
上将大叔,狼来了! 花花了
看着法鲁尔的情绪渐渐平静下来,陈安便开口询问起有关群星之主的事情。
的确,他只要看一眼法鲁尔,他所经历过的事情都会浮现在眼前,但知识这个东西,却不是随便看看就能理解的。
就算陈安是大罗天尊,也不可能一眼望穿所有,一个人思考问题的方式,看待问题的角度、出发点都不一样。
所以就算陈安一眼就从法鲁尔的记忆中看到了群星墓葬,看到了《群星之语》,他也没有选择一个人过来,而是带上了法鲁尔,希望他过去冒险的经历能让他提出使自己眼前一亮的见解。
其实,到了现在他已经不再忌惮被封印的大罗天尊了,即便是如救苦天尊那般,大罗巅峰执掌天规的存在。
等我盛开爱上你 南风知意
说白了,这个世界对这等强者而言就是一个囚笼,一些被关的半残不残的废物,又有什么好害怕的。
不过他虽然心态已变,但习惯性的谨慎心理却没有丢失,还是觉得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所以能多了解一点对方的情况,对他来说自然更好,而且带着法鲁尔也没有什么负担,若是遇到危险,能照顾到就顺手照顾照顾,若是不能照顾到,这老头死了他也没什么可惜的。
法鲁尔自然不知道陈安所想,听到他有所询问,立刻卖力地讲解起来。
桃夭女尊
“群星之主是存在于远古的神灵,虽然各种典籍都有所记载,这类古神对信仰什么的并不看重,也没有相应的教义教典传下,但在那蒙昧的时期还是有很多人崇拜信仰着祂,这些人将自己的思想意志向群星之主靠近,并将感悟察觉到的东西记录下来,这就是《群星之语》,很长一段时间信仰群星的教派都将《群星之语》当做是群星的教典信奉着……”
“当然,因为是一些崇拜者的言论编纂成册,其中多有浮夸赞美之词,不过刨去这些赞美夸张的东西,其中确实记录了一些事情,比如群星之主与至高上帝一战……”
听到这,陈安不禁翻了个白眼,回想相柳和救苦天尊那般半死不活的样子,他实在是难以想象这帮囚徒之间有什么好打的?难道是在争狱霸的位子?可最后的结果好像是两败俱伤。
“详细说说相关的记述。”
当然,尽管心中对这两货的行为不屑,但他对这段记述还是很重视的,因为这很可能从中推断出这两货究竟是什么身份。
尽管他现在已经并不把这些半死不活的囚徒看在眼里,可能省点劲自然是最好的,若是都像救苦天尊那样,没半点反抗之力,他做梦都能笑醒。
而对他这个层次而言,知道对方的身份就算是知己知彼了。
堂堂大罗天尊不可能是没有身份的土著,祂们诸界唯一,绝不会有凭空冒出来的,顶多只是这个世界的人对他们的认知不同,比如八岐大蛇,比如自然主宰。
果然,随着法鲁尔对一些神话传说的讲述,陈安心中渐渐描绘出了两个形象。
“怎么这么像紫薇星主和玉皇上帝?”
他嘀咕了一句,又向法鲁尔瞥了一眼,透过法鲁尔的过往,他迅速找到了对方曾经看过的原典籍,并利用法鲁尔的经历认知对其理解了一下。
只是他毕竟不是法鲁尔,就算清晰的看了一遍对方的经历也像过电影一样,没什么感同身受的体悟。
而那些枯燥的文字又十分的简单,远不如法鲁尔描述的那般精彩,去看那些还不如听对方讲述呢,可见他当初决定带上这家伙还是正确的。
“……自此之后群星之主就永远的沉睡在了这片地域,而至高上帝则彻底死亡,七神从他的身体中诞生,神创历开始。”
“你确定是沉睡?”
“呃,”法鲁尔想了想道:“这是那些群星信徒的记载,其实在七神教会中还有其他不同的说法,他们说至高上帝斩杀了群星之主,并没有受伤,仅仅只是为了创造世界,才身化七神的。”
“也就是说,想要知道真实的情况,得去问七神。”
听法鲁尔模棱两可的话,陈安不由嘲弄了一句,这是深藏在莱茵本身的情绪,因为天玄术士的特异安排,陈安没有彻底磨灭这具身体的一切情感,还保留其为人的基本情绪。
可这句话在法鲁尔听来却是惶恐不已,陈安在他的认知中同样是一位神灵化身,因为时代环境的因素,他虽然不是什么虔诚的信徒,可也不敢做冒犯神明的事情。
陈安当然没有空去照顾他的情绪,也不在意他怎么想,全付心神都在面前的群星墓葬上,对这些囚徒不放在心上是一回事,应有的谨慎之心还是要有的,毕竟他所要面对的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大罗天尊。
小心的带着法鲁尔落在一颗极大的星辰上,他所感应到的气息就是此地发出,也就是说这里很可能就是那位群星之主的沉眠之地。
只是陈安带着法鲁尔刚落地,眉头就是一皱,他猛然看向一个方向道:“奇怪,这里怎么会有其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