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54oq优美小說 無限諜影 起點-第兩百零二節 血光魔焰煉幻波(十一)鑒賞-xv0kq

無限諜影
小說推薦無限諜影
王动跟着李英琼等进入幻波池洞府的前洞,李宁已经醒过来,不过他中了天尸童子的天尸之毒,真元耗尽下一时却没办法只凭己力驱出来,李英琼、易静身边虽有不少峨嵋和玄龟岛的灵药,但对这尸毒却不太对症。
李英琼对王动倒是生出好印像,适才李宁断后昏迷坠空是王动将之护下。眼下众人受煞云所迫,只能重回洞府,借着先天五行禁制庇护。
池底洞壁共有五个洞府入口,众人返回的是西洞,等众人经西洞甬道进入洞府前洞后,五个洞府入口便被五行禁制护住,外人不得入内。
王动等人之所以无事,所经之处禁制不被触发,全仗李氏父女,他两人,李英琼是伽因前世好友,易静的前世白幽女也是,但白幽女和伽因曾因玉娘子崔盈闹得不欢而散,几乎反目,所以伽因对外虽然公开说幻波池只要有缘谁都可以成为主人,但她真正属意的是交给李英琼,一来有前世交情在,二来李英琼是峨嵋三英二云之一,伽因向来孤傲清高嘴上不肯认输,但身体却是诚实的,也不过是换个方式跪舔峨嵋罢了。
何况李英琼这一世是李宁之女,伽因是旁门得道,苦修数百载却没法晋升天仙,转修佛法,希望得到佛门大能指点,但当世够资格指点她的几个佛门高人,芬陀的脾性嫉恶如仇,又强势惯了,伽因不愿求上门,其他如天蒙神僧、智公禅师等,她更是连面都没见过,唯一指望的便是白眉和尚,但虽然认识,却又怕交情不够,所以便希望李宁能帮她一把。
有这层关系,李英琼在幻波池自然是贵客中的贵客,李宁亦是,其他人都是托了她二人的福。
不但禁制没有触发,便是所谓男子不得入内,入内必被诅咒的圣姑规矩也只是走了个过场,王动等人全场无感。
王动倒是这估计是因为李宁之故,所谓的圣姑诅咒男子不得入内,倒也半真半假,不过应该不是类似于魔法文明和巫师文明的诅咒之法,也不是修真文明分支古巫文明的诅咒之术,而是阴魔。
圣姑伽因是旁门出身,旁门中人只要能增强实力,能帮助自己避劫,能让自己延寿,无论是玄门之法还是魔道之法,都会修炼,所以旁门中的能手亦有精通与天魔、阴魔沟通之术的。
伽因不但是旁门得道,而且曾与许多魔道中人斗法,在幻波池坐死关之前,除了布下重重禁制,再以宝物作为阵眼防护,因讨厌男子,的确与无上天魔麾下的天魔、阴魔也定下契约,凡是有男子进入洞府中,便可以召引天魔或阴魔前来诱其心志,甚至直接侵袭其身,身受者并不会当场身死,而是在天魔、阴魔的侵袭下,或心志崩溃自残身体,或丧失神智互相残杀,或被魔头附体夺身。
天魔、阴魔算是魔道中有无相神魔中无相一类,但与无相神魔又有本质区别,有无相神魔是魔道修士后天炼成的,仿造的正是魔道中的法则,并与种种造物或以修士作为载体转化凝生。而天魔、阴魔却是世界意志无上天魔的那一面无限衍生而来,是无上天魔的无数念头与位面法则短暂结合的暂时存在体,会随位面循环而消失,但如果天魔、阴魔能在暂时存在的时间内吸取到生灵的生命精华,却是可以延长存在时间的,这也是天魔、阴魔对修士下手,特别是有修士如果渡劫时,魔头们会蜂拥而至的原因。
天魔高于阴魔,天魔是无上天魔无数神念衍生,而阴魔层次却是有高有低,高者也是直接与次级魔道法则结合产生的,低者却可能就只是一种怨灵。
伽因这规矩的确是出自自己的喜好,但是此女也只是表面清高,像李宁进洞府,她有求于人,又怎么可能让最强的几种天魔来害李宁,除非她不想白眉和尚帮她,反倒会结下怨仇,所以规矩要执行,但李宁受到的只是阴魔侵扰,而且是最低级的阴魔,这种阴魔连进入幻波池都办不到,直接就被圣姑的禁制挡在外面了,先天五行禁制不是吃素的,连在外面的林素灵和天尸童子都被迫要以阵破阵,普通的阴魔多是怨灵形式的存在,大多是某处煞气极重,恰好又有人死了或是心愿未了,产生执念,与煞气之源形成共生,得以暂时避开位面循环。
伽因在坐死关不假,但其实却有一丝元神能在全洞通行,只不过由于坐死送之故,她这一丝分神极为脆弱,绝不会出来和人公开见面,只是暗中观察,若遇紧急情况或是强敌上门,才会出手在洞府中枢加以控制。
像这个对男子的诅咒,换成旁人,圣姑是不会干涉的,进来了,会引来什么样的天魔或是阴魔,全凭运气。
一般来说,因为有先天五行禁制,阴魔是没几个有能力穿透进来的,但天魔能。
但伽因却可以以那一丝分神在暗中主持引导强弱不同的天魔进来,这样她执行了契约,没有违誓,她引导的是最弱的天魔,洞中又有先天五行禁制能在一定程度上削弱天魔寄身的能量,自然连王动等都感觉无事。
众人经过前洞时,曾看到一方大黑玉榻,上面平卧一个羽衣星冠的道姑,美艳不可方物,就只是那么作沉睡状,便使杨成志身不由己想脱离队伍走过去,幸好被王动拉住。
李宁又强撑着放出大旃檀佛光罩住众人,让杨成志清醒过来,这才顺利过去。
过后李宁一面压制尸毒,一面告诉王动等,那美若天仙的道姑并非圣姑遗蜕,而是艳尸玉娘子崔盈,此女是圣姑伽因的弟子,长得比圣姑还要美艳三分,但生性放荡,结交旁门修士,甚至与魔道中人勾结,为圣姑惹下不少麻烦。
偏偏伽因性子孤傲清高,至少表面如此,一面固然处罚崔盈,又偏要为面子将玉娘子惹下的事全揽在身上,甚至连好友白幽女相劝都不听,反而差点反目。
最后崔盈是在伽因坐死关前被其以神雷击毙,但念在师徒一场,没诛灭其元神,而是将其元神束缚在其原来的尸体上,并以大法力禁锢,令其魂魄不得不睡了两百年来恢复。
现在崔盈的魂魄已经苏醒过来,只是因为被伽因法力束缚脱身不得,只能试图重新控制那具身体,所以成了艳尸,天尸童子就是看中了这具本就有接近地仙修为的玉尸,只要落到他手上以金尸之法祭炼,便可以炼成十二金尸之一,有了这个本钱,天尸童子要再谋求炼更多的金尸,便有了帮手,会容易许多。
崔盈虽离不得这身体,也不能完全控制这身体,但毕竟两百年过去了,伽因的禁制法力有一定程度削弱,加上艳尸本来也是伽因门下,对这禁制之力有所了解,所以不断消磨之下,虽然还不能控制自如,但其神识已经可以透过身体向外界散发影响,杨成志修为较低,心志又不坚,便差点中招。
走到最深处,便看到一个火鼎,西洞这里有伽因所炼灵药,李宁便是想借这里的灵药相助,尽快驱除尸毒,否则外有强知,里面又有一个不知道何时能彻底苏醒的艳尸,万一被她们里应外合,破开禁制,让天尸童子那种妖人闯进来就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