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xrko好文筆的小說 軍事天才帶着資治通鑑來到異世界 txt-第1249章 贏太多次了(下)看書-ql36u

軍事天才帶着資治通鑑來到異世界
小說推薦軍事天才帶着資治通鑑來到異世界
“希兰军竟然真的撤退了……”黛尔呢喃道。
直到现在,黛尔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感觉整个人仿佛飘在云间、身体一点重量都没有了。
各种各样的情绪,充溢在黛尔的心间。
疑惑、错愕、兴奋、激动……
一想到自己顺利完成了苏诚委托的任务、守住了这座穆哈维茨要塞,没有让苏诚失望,黛尔便激动地想要大叫出声。
就在这时,站在黛尔身旁的海柔儿随声附和道:
“是呀……我们竟然又赢了……”
相比起黛尔,海柔儿的反应明显要平淡许多。
刚开始,在见着希兰军撤兵后,海柔儿也是满面的激动。
随后,她便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脸上的激动之色瞬间消融了下来。
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忧愁之色。
“嗯?”
黛尔此时终于注意到了海柔儿的不寻常,于是接着朝海柔儿问道:
“海柔儿,你怎么了?怎么看上去好像并不是很开心的样子?希兰军撤退了——发生了这样的大好事,你怎么好像还一副很忧愁的模样?”
“希兰军退兵了,我当然也很高兴。”海柔儿苦笑了下,“我只是……在为别的一些事情而发愁而已……”
说罢,海柔儿偏转过头,朝箭楼下望去。
黛尔与海柔儿,此时正站在穆哈维茨要塞城墙上视野最好的箭楼上。
所谓的箭楼,用通俗易懂的话来解释,就是树立在城墙上的塔楼,上面设有大量的城垛,因视野良好,专门供弓弩手们使用。
因为视野良好,利于观察敌情与战况,所以同时也是指挥官们常去的地方之一。
站在箭楼上的海柔儿只需要往下一望,便能见着城墙上的将兵们。
城墙上的将兵们,此时都在因希兰军的退兵而欢呼、呐喊。
为了发泄心中的兴奋、激动之情,不少的将兵还挥舞着手中的武器,或是跟身旁的战友一起拥抱,一起为战斗的胜利欢呼、庆祝。
望着城墙上那都在庆祝胜利的将兵们,海柔儿脸上的那几抹淡淡的忧愁之色变得浓郁了几分。
“感觉……我们似乎赢太多次了……”
“嗯?海柔儿,你在说什么呀?”
黛尔一脸不解地看着海柔儿。
她完全没有理解海柔儿刚才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们似乎赢太多了……?这个‘我们’是指谁呀?我们米迦勒骑士团吗?”
“不是。”海柔儿摇了摇头,“‘我们’指的是我们的国家——布列颠尼雅帝国。”
“我总感觉……我们国家这些年似乎赢太多次了……”
“289年,救下了伦德王国,击残了加洛林王国,并重创了法兰克帝国的铁甲圣骑兵。”
“290年,‘春醒’、‘夏风’两场大规模攻势,直接打垮了罗林帝国,彻底拉大了两国之间的强弱对比,令罗林帝国到现在都没有恢复元气。”
“291年,荡平利伽索斯山脉上的山脉。”
“292年,展开‘霸王反击’,歼灭了神圣希兰帝国30万大军。”
“293年,发动‘极光’攻势,攻入神圣希兰帝国本土,重创了神圣希兰帝国,令神圣希兰帝国彻底跌下‘超级大国’的宝座。”
“而现在……295年,我们再一次地让神圣希兰帝国的入侵失败……”
海柔儿的话刚说完,黛尔便点了点头:
“对呀,我们这样不断地打胜仗,这不是一件大好事吗?”
说到这,黛尔换上了感慨的语气:
“我国这些年来的对外战绩真是辉煌呀……一直在赢、一直在赢,真的是……”
黛尔顿住了。
因为她在思考合适的形容词。
但思考了半天,她也没有想出什么合适的词汇。
到最后,她只蹦出来了一句:
“……真的是——前所未有的辉煌局面呀!”
“……这样辉煌的局面,并不全是好事呀。”
在轻声说出了这样一句让人感到费解的话后,海柔儿深吸了一口气。
随后缓缓说道:
“这场抵御希兰人入侵的战斗刚开始时,我有在担心——普通的士兵会不会因敌我明面上的战力差距过大,而感到担忧与惶恐。”
“于是,自这场攻防战开打以来,我一直都都有下到基层,跟普通的将兵们进行简单的交流,留意普通士兵的所思所想。”
“和大量的士兵进行过简单的交流后,其最终结果,让我大吃一惊。”
“对这场战斗的胜负感到忧愁的将兵,极少。”
“绝大部分的将兵,都深信着我军一定会击退来袭的希兰军。”
“得到这样的结果的我,临时起意,决定再去听听普通的民众是怎么看待这场战斗的。”
“于是我又亲自率领了大量的部下,去询问居住在要塞内的普通民众。”
“而我得到的结果,和我询问普通的将兵们所得到的结果一模一样。”
“居住在要塞内的普通民众,为这场战斗感到发愁的人极少。”
“绝大部分民众都深信着我们会取得胜利、击退来袭的希兰军。”
“我问了他们理由——为什么这么相信我们会赢?”
“然后——不论是军中普通的将兵,还是居住在要塞内的普通民众,他们给出的理由也都是一样的。”
“我们国家这些年就没有输过,怎么可能会输给区区希兰人呢——这就是他们的理由。”
“将兵们这么想,也就罢了。”
“可是就连国内的普通民众,都是如此盲目地乐观,就让我感到有些忧愁和……惶恐了……”
“在得知我们现在又赢了、又击退希兰人的入侵了,塞内……不,国内的民众们肯定会更加激动吧。”
“更加坚信自己国家的军队是战无不胜的……”
“更加坚信我们布列颠尼雅军是战无不胜的……这不是好事情吗?”黛尔越听越糊涂了,“这有什么好忧愁、好惶恐的?”
黛尔根本不理解海柔儿刚才所说的这番话是什么意思。
“黛尔小姐……”
海柔儿长叹了口气。
“这种对自己国家的军队盲目乐观的心态,可是催生出‘好战’这一情绪的最好土壤呀……”
“同时,也是催生出‘自大’这一情绪的最好土壤……”
“嗯……”黛尔环抱着双臂,沉思了好一会。
随后才终于出声道:
“我还是不懂。”
“黛尔小姐。”海柔儿微微一笑,“您不懂也无所谓,您就把我刚才的话当成胡言乱语吧……我自个也觉得我刚才的那些话,似乎是有些过虑了……”
说罢,海柔儿顿了一下。
然后用只有自己才能听清的音量,低声补充了一句:
“只希望我是真的过虑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