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8w7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老祖宗在天有靈-第769章 離開太虛界,飛昇長生界推薦-hv81q

老祖宗在天有靈
小說推薦老祖宗在天有靈
柳凡重新封印了黑色界门,布置了重重禁制,悄然离去。
现在还不是探索那个世界的时机,长生界里的子孙和族人正在水深火热的战争之中,还需要他去拯救。
回到了天帝城,跟随前往长生界的族人和其他势力的修士,都已经进入了新的天帝城,大家站在城墙上,满脸不舍的朝着下方的人们挥手,道别。
甜妻狂想娶:老公快回家
柳六海虽然对外姓修士进入天帝城设置了门槛和限制,但也有很多外姓修士登入了新天帝城,其中有不少就是走关系,跑后门进来的。
學園都市之自由 零點的距離
比如迎客来酒楼的老掌柜,李多宝等人,他们就是用诸多宝物,砸到柳二海手软,柳二海便悄悄的将这批人带进了城里。
宇文老祖和自己的九个弟子,是求着柳小小带进来的,并在来的时候,卖了道青狱一个人情,把道青狱也带进了新天帝城。
誘拐在室男 冷漾人
“别以为你这样,我就会加入单身圣地!我是一个有原则的人!”新天帝城中的迎客来酒楼里,道青狱很认真的对宇文老祖说道。
宇文老祖嘿嘿一笑,当做听不见,举起酒壶给道青狱斟了一杯酒,悠悠的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迟早有一天,你会被我感动,加入我们单身圣地!”
“拒绝舔狗,我单身,我快乐,来,青狱公子,干杯~”
同一刻,一行奇怪的人,在天帝城里走动着。
领头的,是三个老者。
他们一身腐朽之气,仿佛许久没有出门了一样,面色木讷,神情呆滞。
当路过迎客来酒楼的时候,坐在窗口的李多宝认出了他们,不由惊道:“苟道三祖?!”
苟得住,苟得拜,苟得好三人,听到了李多宝的声音,齐齐扭头,朝着李多宝露出了一个机械般僵硬的笑容,而后长声道:“多宝道友,苟道圣地搬新家了,要在这里继续苟,欢迎你随时加入!”
李多宝“嘭”的一声关了酒楼的窗户,同时丢下一句:“我不认识你!”
……
新的天帝城,街道巷子酒楼的布局,和以前的天帝城一模一样,而迎客来酒楼的老掌柜,依旧租了这个位置的店铺,重新装修了后,第二天就开业了。
而下方的旧的天帝城里的那个迎客来酒楼,迎客来老掌柜传给了他的一个子孙,继承家业。
因此,新的天帝城里,有很多熟悉的店和人,大家相处非常愉快。
新的天帝城,颜色更加明亮,多以白色和土黄色为主,鲜明而大气。
城墙外围,则依旧是炭黑色,每一颗搬砖都巨大无比,泛着点点青光,那是老祖宗摘取了诸天万界的星辰炼制而成。
城中的街道和巷子,以及空中的高架桥更加宽阔,城中的地砖,包括各种公共建筑,楼阁,花园,以及街道,墙壁等,炼制的材料带有各种法则神力,非太虚境牛头的实力不可损坏。
换句话说,天帝城里的所有公共设施,全是法则神器。
甚至公共厕所,也是法则神器。
别说修士不上厕所,个别修士在修炼某种神功的时候,还是需要以凡人体来过度的。
城中修士,看到新的天帝城这般奢侈,纷纷咂舌而震撼。
法则神器,那是太虚境修士才有的宝物,很多人一辈子都没见过了,更何况蹲在法则神器上面拉粑粑。
有人激动无比,打算夜深了来偷一块,比如撬一块地上的板砖,那就是一块法则神器级别的板砖,以后看谁不爽就拍谁,板砖大哥问你怕不怕。
然而,这些法则神器和天帝城是一体的,禁制神光连成一片,众人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都没有撬动一块砖,反而引来了暗影军,全部抓起来丢出了新天帝城。
经此一事,大家都老实了下来。
大家拿着酒葫芦,叼着旱烟锅,每天坐在城墙下和街道巷子口,摸着法则神器级别的墙壁和地板,一起聊天嗑瓜子,满脸幸福之色。
此生纵然不能拥有一把法则神器,但天天摸着法则神器聊天打屁,也是人生一大美事啊!
时间流逝。
大家都在等待着天帝启动新天帝城,带着他们前往长生界。
柳六海看了一个大吉大利的黄道吉日,一群人在天帝殿的门外,等候着老祖宗归来。
当柳凡的身影出现在天帝殿的时候,一群子孙都急忙躬身行礼,磕头。
“都准备妥当了吗?!”柳凡问道,威严的声音传出大殿。
寵入骨:腹黑前夫撩妻記
“回老祖宗的话,一切都已妥当,随时可以出发!”柳六海以族长的身份,大声回应。
柳凡点头笑道:“那就按照你定下的黄道吉日来,等到了日子,咱们就出发!”
柳六海闻言,心中自豪又激动,急忙叩谢老祖宗大恩。
因为可以想象,在太虚界柳家的族谱的大事记里,肯定会这般写下:
老祖宗带着族人飞升长生界的日子,是由贤明而睿智的族长柳六海选定的,这个日子,被老祖宗认可,是黄道吉日,族长柳六海,果然是老祖宗最爱的那个崽……
眨眼间,已到了黄道吉日。
这一天早晨,朝阳从云海初升,洒下金灿灿的霞光。
天帝殿里,柳凡睁眼,看了眼天空,自语道:“是时候离开了……”
心念一动,霎时间。
霞光中,新的天帝城轰隆隆一阵响,开始缓缓腾空。
太虚大地上,旧的天帝城中,无数人羡慕而神往的抬头,欢呼或招手,送别亲朋好友离去。
因为这一别,很可能是永别。
两界相隔,不是一般人可以穿梭的。
同时,旧的天帝城里,新的柳家高层,还有无数族人,都在目送老祖宗离去,眼中满是不舍,却也有不少人心中暗暗长吁了一口气。
因为听说,暗影军的杨狠人,也跟着老祖宗走了,去了长生界。
天庭兵王
没了杨狠人的暗影军,那就如同老虎没了利爪,恶狼没了獠牙,大家就不会那般惧怕了。
这个想法,不但柳家族人有,许多天帝城的各族修士都有,大家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
而新的天帝城里,很多人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除了离别的情绪外,他们也在烦心以后依旧要被杨狠人的阴影笼罩。
然而,就在此时。
从天帝城的深处,一道人影冲天而起,飞上天空,跪了下来,大声道:“暗影军指挥使杨守安,恭送老祖宗和诸位族人兄弟一路顺风!”
声音落下,新天帝城里,无数人震惊,望着跪在虚空中,恭送他们离去的那道身影,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
大明之雄霸海外 比薩餅
而下方的旧天帝城里,无数修士也瞬间一个趔趄,吓得脸色煞白,差点栽倒在地,眼珠子都掉地上了。
“那人是……是……是杨狠人?!”
“天啊,他不是跟着天帝去了长生界吗,怎会留在太虚界!!”
“完了完了,我姨昨夜刚在吉祥巷子里开了新门店,打算今晚开始招揽客人,我得赶紧去让她离开……”
旧的天帝城里,一片鸡飞狗跳,很多人都吓得失声惊呼,而后纷纷传音,相互告知。
肉眼可见,天帝城里,无数店铺纷纷挂起了“歇业”的牌子,而很多行迹鬼鬼祟祟的修士,也都惶恐逃出了天帝城。
杨狠人现身,仿佛活阎王出世,天帝城里的魑魅魍魉和乌烟瘴气,一下子清理了一大半。
旧天帝城深处,一群新的柳家高层看到了虚空中的杨守安,面色一变,却纷纷勉强一笑,道:“好啊好啊,有扬指挥使在,我们天帝城稳如泰山啊!哈哈霍霍呵呵呃呃……”
笑声渐渐变声。
与此同时,在虚空中腾飞的新天帝城里,却一片欢呼声。
邪王深寵:傾世狂妃惹人憐
我家有個鬼老公
第一道欢呼声不知是谁发出来的,总之最后响成了一片。
迎客来酒楼里,老掌柜惊喜激动的大吼一声:“诸位道友们,小店今日大酬宾,酒水统统免费,大家畅饮,畅饮啊,庆祝这个好日子!哈哈哈……”
“老掌柜讲究人,多谢了!”
海賊之疾風劍豪 洛年有知
“老掌柜实在人,我们喜欢!”
“不不不,今天是因为……哈哈哈……我不说,大家应该都懂!”
“懂呢,懂呢……”
酒楼里,众人一片欢喜的景象,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笑容。
因为杨狠人既然留在了太虚界,那么,以后大家就有好日子过了,说话再也不用担惊受怕了。
老掌柜踌躇志满,挽起袖子,翘起二郎腿,感觉空气无比香甜。
他呷了一口酒,目光得意的看着正在抹桌子的三个小厮。
这三个家伙,平日里总是阴阳怪气的,时而发出几声令人头皮发麻的笑声,老掌柜觉得他们肯定就是暗影军的探子,如今杨狠人不在了,是时候让他们回娘家了。
于是,他一拍桌子,大声道:“你们三个家伙,从今天起,被解雇了,出去自谋生路吧!”
三个小厮闻言,瞬间齐齐转头,看向了老掌柜,眼中带着幽幽的笑容,笑容整齐而渗人,那一口白牙,看得人非常不舒服。
老掌柜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就要大声训斥,拿出自己的掌柜威严来,撕烂这三个家伙的嘴。
但就在这时候,街道上,一阵肃杀之气弥漫而来,同时,就是金戈铁马般的脚步声,武器碰撞铠甲声。
同时,有一道道厉喝声从街头巷尾传来。
“指挥使大人出巡,天帝城戒严,所有人各回各家,不得聚集喧哗,违令者,杀无赦!”
众人听到了这声音,都吓了一跳,又非常疑惑。
“指挥使大人?哪个指挥使大人?”
“杨狠人不是留在了太虚界吗?!哪里又蹦出来个指挥使大人?!”
大家议论纷纷,同时扭头望向街道尽头。
只见那街道深处,一支威严的仪仗队来了,黑幽幽的一大片盔甲暗影军,佩戴刀剑弓弩,肃杀之气和煞气在汹涌鼓动。
而那仪仗队的中间,有暗影军的高手抬了轿子,轿子山,坐了一个人,威严而大气,有一股可怕的气息从轿子里传出。
这时候,有风吹来,掀起了轿帘。
一刹那间,众人看到了轿子里那人的脸,一下子吓得打了个趔趄,失声惊呼起来。
“沃日!那是杨……杨……杨狠人!!!”
ps:求支持,求票票,有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