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af3i優秀小說 仙宮-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 伸出援手看書-4wvcb

仙宮
小說推薦仙宮
还没等叶天回答,一个闷声闷气的声音就响起来:“原来英雄好汉就是暗箭伤人,恩将仇报的意思啊,长见识了。”
这时候,叶天才发现,原来很多个记名弟子围了上来,看来这个李剑华故意挑了一个人多的地方,他好像真有什么倚仗,是铁了心要找回场子了。
而更让叶天警惕的是,听了别人的嘲讽话语,李剑华虽然脸红脖子粗,但是出奇地没有反驳,只是紧紧地盯着叶天不放,眼中全是挑衅的目光。
这让叶天很不解,这家伙好像认定了可以打败他,然后让周围的人都哑口无言,问题是叶天自以为对方应该明白他们两人的差距,短短一月他这必胜的信心是哪来的?
要是以前叶天境界还没有突破,他还会对这个处处反常的李剑华有所忌惮,但是现在的他正好需要一块磨刀石。
李剑华想着把他打倒在地找回场子,他又何尝不想通过对方磨砺一下他刚刚壮大的灵力,这样对于他接下来的修行会极为有利。
因此,他欣然同意了李剑华的挑战请求。
不得不说,单论门规这一项,燃火观真有几分名门大派的样子,不仅严禁门内弟子私斗,而且也不得滥杀无辜。
不过,叶天认定了这燃火观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对他们乃是嗜血杀之徒的看法还是一成不变。
经过一番繁琐的仪式,两人终于站在一个小小的擂台上,四周都有阵法保护,因此不怕打斗起来丢了性命,不过重伤是难免的。
周围的那些记名弟子都好奇地看着叶天和李剑华,虽然都不太看好那个大个子李剑华,但是对于能够见识到风火堂“名人”出手还是相当兴奋的。
叶天地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了李剑华身上,对方始终是自信满满,让他觉得越来越可疑。
紅扇白衣傳 猜不到結局
而在见证人一声高喊开始后,一道剑芒突然出现,然后叶天就明白了李剑华如此自信的原因,同时他的身体地在灵力的运行下移了开去。
感受到那道切入肌肤的寒芒,耳边听着周围弟子的惊呼声,叶天平心静气地看了看衣袍上的那道整齐地切口,好整以暇地说道:“想不到李兄还是一位剑道天才。”
周围的弟子更加地惊叹,没想到李剑华真得使用了剑芒。
一下子大家都大气不敢出,本来毫无悬念的战斗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一方面是心软而又神秘强大的叶天,一方面是满脸自信更拥有号称修士第一战法的李剑华,到底谁胜谁负,这几名弟子真得是无从预料。
那李剑华见大家对他都是刮目相看,不由得意万分地说道:“小子,现在知道本大爷的厉害了吧。我劝你还是乖乖投降的好,我可不想伤你。”
叶天一听这话,心中已然有数。
他见这大块头双手红肿,显然这段时间来一直在苦练剑诀,说不得还有名师指点,还真让他练出剑气。
因为这样叶天还高看他几分,谁知道这厮一开口说话,就漏了底,说什么不想伤他,意思就是他并不能灵活控制手中剑气。
叶天听出这个李剑华剑气练得并不到家,能放不能收,刚刚的战斗也可以看出这点。
因此,叶天就有了底气。
其实,在他看来,并不觉得洗练出剑气有多无敌,还得看什么人用才行。
他那句“剑术天才”也不过是客气话,谁想到对方毫不客气地坦然应承,还以为叶天真怕了他。
说实话,这个李剑华短短一月能够洗练出剑气,其中固然有知耻后勇的原因,但是他本人也是几分天赋的,但是在叶天看来,他离天才的差距还是不小的。
不过,对方既然敢在这个时候分心,叶天不会不利用这一点,这样的话他能少费一番手脚了。
这样想着,他的右手在背上的宝剑轻轻一点,顿时一道耀日的光华向着李剑华劈空斩下。
这李剑华的反应也真快,一瞬间右手一颤,一道剑气破空而出一下子将叶天的宝剑斩为两截。
眼见对手的武器被破坏,李剑华脸上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只是这个笑容还没持续多久就觉得腹部一疼,接着像是个虾仁一样地倒在了地上。
叶天一掌打在李剑华的肚子上后,然后看也不看倒在地上,满脸都是难以置信表情的李剑华,径直向着擂台走下去。
一众弟子都用敬畏交加的目光看着他,纷纷给他让出路来。
见此情形,叶天心中虽然没有什么狂喜的表情,但是脚下不由得轻快了几分。
等他离开后,一众弟子才反应过来,开始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你们看到了吧!叶天竟然施展了御剑术,一下子就击败了李剑华。”
旁边一个弟子摇摇头道:“怎么可能会是御剑术,要是那样他不早成为内门弟子了。”
旁边一个有见识的点头说道:“确实不是御剑术,应该是控物类的道法。不过他的实力也十分可怕了,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了不起,恐怕只有黄师兄才能打败他了。”
众人都是点头,接着大家又猜测叶天能在那黄师兄手里走几招,有说两招的,有说十招的。
異能武王
这时候,李剑华醒了过来,羞愧难当的他连忙趁着众人没空注意他的时候悄悄溜走了。
叶天还不知道经过这场比试,他的名声已经直追堂中的老一辈记名弟子了。
李剑华也真是悲哀,扬名不成,反而让叶天的名声如日中天起来。
不过,叶天就算知道这一点,也不会太在意,名声都是虚的,现在他知道想要救出陈蝶靠的是实力。
说实话,尽管大家都觉得能够洗练出剑气就非常厉害,但是叶天并不觉得李剑华的实力比那天和他比斗的时候强大多少。
在叶天看来,小孩子拿上利刃,不仅不会战胜一个大人,反而可能会伤了自己。
進擊的宇宙
李剑华太心急了,他要是不这么急着显摆,将心态再调整一下,将剑气练得更为熟练一点,说不定真的会给叶天造成很大麻烦。
但是无论他那太过儿戏的心态,还是那收放都不能自如的剑气,都对叶天造不成任何威胁。
反倒是叶天一直小心应付,利用超级感知,小搬运术以及强大的灵力一招制敌。
对于他刚刚的表现,他还是很得意的,他对力量的掌控明显比之以前跟上了一层楼。
總裁老公,乖乖聽話! 蘇子
可惜的是,这门小搬运术用起来有着诸多不便,不仅搬运的物体重量和力道都有限,灵力的耗费反而出奇地大。
因此,叶天下定决心除非能够一下子解决战斗,否则在进一步熟悉这个道法以前,他是不会轻易使用了。
重新换了一把宝剑后,叶天打坐恢复完灵气就往唐家村走去了。
第二天临近中午时,叶天就远远地看到了唐家村。
这个小村庄依山傍水,地理位置优越,显然建村时特意挑选的好的位置,这也让叶天省了不少功夫,要是跟上次那个小山村一样,他就得转悠一会了。
眼看他就要到达目的地,叶天脚步加快了几分。
突然,他停下了脚步,看着旁边的树丛道:“什么人在那里?出来。”
话音刚落,一声娇呼传进他的耳中,让他心神一颤。
接着,一个衣衫有点凌乱的女子从树林中跌跌撞撞地跑了出来。
女子生的闭月羞花,虽然脸上并无妖冶之态,但是半解的罗衫以及在阳光下白的耀眼的白皙皮肤,无不让人忍不住想把这女子抱在怀中轻怜密爱一番。
饶是叶天定力惊人,也是一阵的目眩心迷,只是他很快清醒过来,稍稍放缓声音道:“这位姑娘在下叶天,不是坏人。敢问姑娘这是遇到匪人了吗?怎么如此地慌张?”
那女子神色稍定,只是还是紧张地看着叶天,用惹人怜惜的声音道:“小女子唐巧儿,乃是唐家村的一名村女,今早出门劳作谁知道碰上了一名妖人,欲对小女子行那不德之事。巧儿抵死不从,侥幸脱出,幸遇叶公子,还请叶公子搭救一番。”
说完像是体力不支的样子就要摔倒在地,叶天连忙向前扶住,只是走到近前之时手中却是一道流光袭向那女子。
一阵烟雾升腾,叶天这势在必得的一剑击在了空处。
一片放荡的笑声后,那个女子在远处出现了。
这次女子衣着暴露,一看就不是良家子,叶天脸色一红,急忙侧过头去。
終結冶煉師
那女子笑得愈发花枝乱颤起来,并且发出一阵令人耳热心跳的声音。
笑完后,那女子看着叶天道:“想不到你这个雏儿眼力还不错,竟然识破了本仙子的计谋。”
一听这妖类自称仙子,叶天脑海中就闪过一道倩影,神情一下子冷峻起来,冷笑一声道:“你个区区妖物也敢自称仙子,连横骨都没炼化,就敢出来害人,简直是自寻死路。”
听了叶天的话语,那妖物面色大变道:“你个刚入门的小道士也想和我们叫板。我知道你的根脚,劝你不要多管闲事。一直以来,我们怜花宫和你们燃火观相安无事,这次是唐家村的人先惹我们的,你要是听劝还好,要是不听劝,你这一身细皮嫩肉就要尽落我们姐妹的肚子。”
说完,朝着叶天吃吃一笑道:“人生苦短,叶公子又何须和我们过不去。你要是愿意,保管你胜似活神仙。”
叶天已经不想看她那忸怩丑态,右手一挥一道剑光又向着对方飞去。
虽然刚开始,叶天被这妖物打了个措手不及,只是他有超级感知,很快就发现这女子大有古怪,不像是活人。
在等到女子假装摔倒诱惑他过去,叶天更加肯定这是妖物出来害人。
只是这妖物选错了对象,它这一手对那些凡夫俗人自然无不灵验,可惜碰上饱读诗书又有灵力护身的叶天就只有自讨苦吃了。
这妖物靠得只是障眼术惑人,又那里能和叶天这样根基牢固的修士打斗,只几下就被叶天逼得现了原形,原来是一只碧眼红毛狐狸。
这妖狐留下一句狠话,仗着身形灵活逃到了灌木丛生的树林中,叶天惦记着唐家村也没有深追过去。
当下收了宝剑后,叶天就向着那唐家村走过去。
进到村子里,只见家家户户都闭门不出,村内一片冷清,不由得心生诧异,等他来到唐正烈的宅子之前更是瞧了许久之门才探出了几个脑袋。
叶天看那几个大汉畏畏缩缩的样子,不由得好笑。
几个大汉一见叶天倒是马上高兴起来,大喊道:“唐老爷不是那些狐狸精,是一个黄脸小子。”
叶天一愣,这才想起他现在的样子是个满脸横肉的汉子,因此笑了笑道:“几位大哥,在下叶天,是你们家唐足贤唐老先生请我来帮忙的。”
几个大汉一听,脸上的神情马上拘谨起来,恭恭敬敬地将叶天领到了屋中。
稍稍有些发福的现今唐家家主亲自接待了叶天。
叶天知道眼前这人乃是唐足贤的儿子,也是十分客气。
两人谈了一会,叶天发现虽然这个唐离对他十分有礼有节,但是眉宇间仍然是一片愁云惨淡,因此他也不兜圈子,开口问道:“不知道令公子唐正烈在那里。我听唐老先生说他劫难在身,特意来化解一番。”
听到叶天相问,唐离面色一暗道:“不怕叶公子笑话,我让那臭小子快气死了,现在让他讨饭呢。”
一听这话,叶天心中吃了一大惊。
一路走来,这个唐离的宅子可以称得上应有尽有,比起县城的一些宅院都要豪华奢侈,而这样的人家竟然让家中独子去讨饭。
一下子,叶天好奇起来,这个唐正烈到底干了什么天怒人厌的事情才让唐老爷子对他如此生气。
接着,在叶天好奇的目光中,唐离将唐正烈的“光辉事迹”尽数告诉了他。
这唐正烈自小十分聪明,修道资质也是不错,美中不足的是,性如烈马,难以拘束,当真是人如其名。
他为人任侠冲动的美名在整个县里都流传甚广,又加上本领过人,因此人送外号唐千里,赞他技艺无双,能人所不能,当然也隐喻他性子像是脱缰之马,不能约束。
五天前,唐正烈和友人游玩归来,途中遇一女子美艳不可方物,他一见惊为天人,接着那女子说她被野狐所追求他救命。
那唐正烈自然是不惧,用唐足贤给他的弓箭将追来的野狐一一射死。
谁知道这些野狐来历不凡,都是积年的妖物,这下捅了大篓子,几名变化成人形的妖狐出来差点害了唐正烈。
唐正烈眼见带来的家丁死了个干净,也知道不能力敌,只好带着救来的女子跑回了唐家村。
随后追来的妖狐因为碍于唐家的护宅法器不能进入,一怒之下大开杀戒,几名无辜村民因此丧命。
木葉之最強之劍 原來已入秋
唐离知道事情原委后大怒不已,先是请了祖上留下来的法器驱散了众狐,接着厚葬了几位死者,便命唐正烈挨家挨户乞讨。
其实,说是让他讨饭,真正的意思是让他赔罪。
这个唐离心思缜密,知道这些妖物吃了这么大的亏可能不会就此罢休,因此还派人给唐足贤传了讯息,请求帮助。
叶天听了这话,心中倒是松了口气,想不到其中还有如此曲折,他还以为这唐正烈为妖狐所迷被夺了魂魄呢。
看来这些妖狐也不过是机缘巧合才成了气候,要真是青丘之狐,那唐正烈那里能逃得命来。
不过,他倒是觉得这个唐正烈也不是一无是处,虽然是一怒为红颜,但是也算是扶危济贫了,因此他拱手道:“唐翁不必太过生气,令公子虽然为人冲动了点,但是也算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其英雄气概想必会留下一段佳话。”
唐离无奈地一笑道:“要是真是这样就好了。他救的那名女子也是妖精,那日那女子一见我们大门上的铜镜就显了原形,化青烟跑掉了。它们妖怪内斗,打到我们唐家村来,真是岂有此理啊!都是这个孽子识人不明,引得妖物前来害了村中乡邻,我唐离有罪啊,教子不善,难见观中老大人。我们唐家世代铺路修桥,多行善事,想不到也有无颜见村中父老的一天。”
叶天见唐离说完这话仍旧是双手颤抖,又气又愧之情不似作伪,不仅对唐离心生好感。
原本像唐正烈这种半只脚踏进修行门的人,就算连累了这些村民,想必那些人也是敢怒不敢言,这唐离却是真的羞愧难当,显然和那些冷血无情的修真世家不同。
叶天现在有点明白唐足贤为什么下大力气让他下山接手这事,无他道同可谋而已。
骨子里,叶天也不是那种视人命为无物的修行者,自然会对唐正烈,唐离心生好感。
想到这,叶天不由感叹唐足贤对人心的把握,当真是厉害到了一定境界,什么都让他料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