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klhg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神遊諸天虛海 起點-第370章魔佛的誓言相伴-6f2wg

神遊諸天虛海
小說推薦神遊諸天虛海
“看你这副表情,我总能感觉你在想一些很失礼的事情,但你不用怕,我孟金刚自幼心胸开阔,心怀宽广,就算是对待那些讹我,恶我,轻我,贱我之辈,我也一样是对他们怀有慈悲心,愿意给他们留下一线生机,也一直都没做什么报应人家的事嘛,你说是吧,哈哈哈哈……”
朦胧混沌之中,被那一轮元始无极至上道轮遮掩住了所有的身影,像是有感而发,又像是在隐约之间听到了林青在心底对他这般“渣男”做派的吐槽。
猛金刚是何等人物?
他若要脸,早一个纪元时代前,他就成了魔佛的鱼儿,成了人家突破彼岸封印的养料了。
不过为了自家昆仑山上,那株先天葡萄灵根不至于突然就倒在自己脸上,孟金刚到底是没在这里伸出右手一把抓在半空,五指攥紧成拳,然后说出雷老虎的专属台词。
说到底,地位不同了,多少还是开始要些脸了。
自己都成了开天辟地第一尊,一举一动不知道被多少的彼岸看在眼里,每时每刻掰开了揉碎了,放在太虚镜,昆仑镜,菩提镜,莲花镜底下看不知多少遍。
一些不要脸的举动,有时真的不能太光明正大。
也正因为有那么多的“桎梏”,莽金刚同志也才会不远“几步”,回到过去,寻找心怡的盟友。
至于为什么不找熟人,非要找一个不知根知底的“变数”……
这不废话,这样的事能找熟人吗?
知不知道“杀熟”两个字怎么写?
反而是找一些谁都不熟,谁也不认识的家伙。
真若是出了什么问题,在把他推出去背锅的时候,自己也不必背上什么心理负担,反而能多少多出一些大块人心,除魔卫道的庄严使命感。
毕竟……熟人杀起来都不手软,你难道还指望莽金刚能对一陌生人手下留情?
“呵呵→_→”林青嘴角撇了几下,一眼就看穿了这头金刚心底那不为人知的骚动。
“莽金刚啊,我以前隐约听到过一些关于“魔佛”的传闻,你和魔佛的关系也一直都是不清不楚的,你来瞅瞅,这传闻是不是真的。”
“哦?这我倒是要听听……”
事关魔佛,即使事情早已翻篇了,但孟莽金刚依旧情不自禁的竖起来了耳朵。
“咳咳咳…”混沌深处,林青清了清嗓子:“话说那是在上古天庭崩灭之后,灵山万佛同堕之前的事了。
那时候魔佛阿难和妖皇凤兮打得火热,并且暴露野心,希望凤兮能借他妖族大兵去灵山为他助阵,让他能在佛祖涅槃超脱之后,坐上灵山万佛第一瓢客的宝座。
凤兮那时候虽是情虫入脑,智商跌破复数,但多少还知道让阿难那家伙发一发誓言。于是阿难就指天发誓…”
“我愿化身石桥,受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打,但求少女你从桥上走过……”还不等林青说完,他对面那元始无极道轮之辉弥漫的人影就已经接过话头。“是不是,是不是,我知道阿难那家伙肯定是说这句话了。要不然哪能把凤兮给迷的神魂颠倒,情不自己,连***都湿了?”
果然不愧是开天辟地第一尊,一开口就是当之无愧的老司机,一连串的违禁词。
也是一点都看不出来,他们面前画面里那只“青涩”小和尚的一点点身影了。
不过这本应如此,一人的“他我”都可是千变万化,万人万心,万种风情,万种色彩。更何况是涉及到了无数条时间线的两端,甚至还是两个纪元间隔的不同?
这真要是完全相同了,那才是事情超出了他们的掌握!
在场的两位一点都没有将一圈圆光图像中,孟奇,张远山那只轮回小队的第一次冒险看进眼里,反倒是兴致勃勃的讨论起魔佛和妖皇的那点子风流韵事。
一群连九窍都没炼开,至今都是在蓄气期打转的小家伙的冒险有什么好看的?
更何况就算是出了什么问题,林青安排给张远山那么多神兵神器,不就是让他在事态失去控制时,直接机械降神的?
看一群小家伙过家家,哪有一起聊彼岸们的八卦有意思?
“→_→你可拉倒吧。”
“阿难指天发的誓是,我答应自今年起的五百年内,与凤兮恢复道侣关系。如我违背誓言,任凭佛祖惩罚我和我的万千他我;
如我在五百年或者千年内不履行我对她的义务,任佛祖毁灭我的本我,将我永远放逐历史之外,被我的鱼生吞,让我所有的野心落空!”
林青笑语莹莹,脑后那轮阴阳双鱼的道轮之外有点点光辉流苏滑落,万彩仿佛,气象万千。
“然后阿难就已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彻底背弃佛祖信仰,变相的绕开了他的这道誓言。然后在主导万佛同堕的至高仪轨的同时,不仅由佛堕魔,还顺手把凤兮拉过来的万妖大军给一起坑杀了。
呵呵呵,不得不说,魔佛哦,真是一个喜欢钻空子的天才。”
“嗯……这小子分明是在指桑骂。”马上就听明白林青突然说起阿难誓言的莽金刚,一时间目光分外的深邃。
话说自己也可以说是“魔佛”一体两面的,那么一不留神被魔佛的魔意影响也是顺理成章。
那么元始天尊一不小心堕化成原始天魔,也就不是不可能发生。
遥想那彼岸级的原始天魔被魔佛的魔意影响,从无垠混沌深处横空出世,然后直接撕裂三界六道,诸天时空,一掌毙了眼前这个满口胡言的王八蛋的场景,也是可以出现?
至于毙了这头牲口以后,原始天魔道性复发,元始天尊忍痛分割自我,重新回归清净自我,然后抱着自己“友人”失声痛哭什么的,那些都毛毛雨。
反而这些都是魔佛阿难搞的鬼,都是他那天难灭,地难葬的万古“魔意”所影响,所感染,所诱惑的。
和他这位开天辟地第一尊,万圣之圣,彼岸中的最古老者——元始天尊有什么关系?
对!
这一切绝对都是魔佛的阴谋!
轻轻敲击自己的手心,一柄照映三才五德,紫白金黄流转,剔透晶莹,散万般庄严,千种清宁的白玉如意在他手中若隐若现。
白玉如意之中三才迸溅,五德交织,有毫光亿万,演绎无穷尽矣诸天时空,神圣且绚烂!
“如果条件允许,现在就好想一如意敲死这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