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1x7精华小說 道人賦 線上看-第一百四十節 興師問罪相伴-yd8yo

道人賦
小說推薦道人賦
轰隆隆阴雷炸响,惨淡淡日月无光!莫归山中凄风四荡,仅有的一座主峰竟也无声坍塌!
眼见着鬼首不敌血色大磨,只几个对冲便已暗淡了不少,玄成子脸上的狠戾之色不由再浓几分。
抬指向着天魔散魂幛一点,便见那散魂幛猛颤几下,居然将众多合欢宗修士尸身之中尚未消散的血气尽数拘来!
“好一位北荒大能!好一个魔道正统!我大化天魔道即便再是狠毒,可也绝不会拿着自家修士的尸身做法,玄成子——你果然是狼心狗肺!”
位面商人汪小泉 隔岸看花
網遊之冰皇
玄成子闻言默不作声,指头连点之下,就连方才被他埋入土中的冯卿卿尸身也没有幸免,全身精血尽数投入天魔散魂幛中。
得了这等狠毒魔功的加持,天魔散魂幛立时血光大盛,旋即就有九只鬼首相继而出,缠着血色大磨便是一通撕咬!
这还没完,那散魂幛得了诸多修士精血的滋养之后,所蕴威能竟然节节拔高,几个呼吸间就已临近至宝之境,更将丝丝缕缕的至纯灵力反馈到了主人身上。
如此又自缠斗了盏茶功夫,血色大磨已经渐露颓势,玄成子的气机也已经暴涨到了极限,呼啸一声冲天而起,显见着是要去寻找隐在暗处的曲炼裳。
“哼!不想你这老儿竟然也有决死之心,本神君今日暂且放你一马,日后再相遇时,定叫你身死道消!”
随着一声恨恨之言,半空中的血色大磨宝光一震,随即猛然缩小,只左右冲突了几下,就脱出了十只鬼首的围困,再一荡时,已是渺渺无踪迹。
玄成子以道念追索,见天上地下果然再无对手的气机,这才运转法诀,收了犹在迎风招展的“天魔散魂幛”。
待见到漫山遍野的魔修遗体皆已成了干尸,冷笑一声,人便身化遁光径往紫云岭去了,看样子,居然丝毫也不觉得自己方才所行之事有什么不妥。
……
相距莫归山一千八百里的一座孤峰之上,聂婉娘兀自显露身形,见舜易正斜倚在一块大青石上目色古怪地看着自己,于是款步上前含笑见礼。
霸道僵屍俏甜妻
“有劳师伯费心了,只可惜弟子这具分身到底不如本体,又因为要耗费心神转化阴属灵力,只能凭空再降两成实力,否则又岂会让那玄成子全身而退。”
舜易闻言气结,哼道:“臭丫头!既然想要留下那个魔道小儿,为何又要阻我出手?咱们只需事后仔细一些,难道还会留下什么破绽不成?”
“师伯勿恼,所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天机子于推衍一道素来神鬼莫测,若是大能陨落之时引得天地震荡,难保不会被他伺机看出端倪。
何况您老人家可是咱们闲云观的中流砥柱,区区魔道宵小哪里值得您亲自出手?”
舜易最喜小辈们的奉承,闻言哈哈大笑,笑罢才道:“臭丫头莫要捧我,你今次的手段师伯我是见识到了,闲云观由你掌舵,将来想不傲立三族都难!”
“师伯谬赞了,区区小计何足道哉,今次祸水东引之下灭杀了北荒魔门百多名精英高手,想必够他紫极魔宗焦头烂额一阵子了。
咯咯……!待我折返宗门之后,便再请动师娘前往中州兴师问罪,到时候只需将那名被柴二叔他们生擒的魔宗修士一同带去,想必多少还能得些好处。”
一席话听的舜易是瞠目结舌,看着聂婉娘说这话时眉开眼笑的娇俏模样,舜易无论如何也没法将此时的聂婉娘与方才灭人宗门时的那位狠绝人物联系在一起。
又在孤峰之上谈笑一阵,待舜易感觉到千里之外又多出了两名大能境修士的气机之后,两人这才遁身入了头顶罡云,径往天南去了。
……
北荒东陆此时已经乱成了一锅粥,紫极魔宗玄成子亲自坐镇紫云岭,另外两名玄字辈大能带着两队精锐修士四处扫荡!
两队人马所到之处煞气横空,直把各个宗门吓的纷纷降下守山禁制,任由已经红了眼的魔宗修士入内搜查。
————
大能一怒天地变色,更何况还是三位魔道大能同时暴怒!即便头脑活泛之人大致猜到了大概缘由,但是也都三缄其口。
直到紫极魔宗的“魔道绝杀令”传檄四方,各宗这才知晓了今次竟然是失踪已久的炼裳魔君亲自出手,非但神鸠、化意两大魔宗被攻破,莫归山的合欢宗更是一门死绝!
“嘶——!好狠辣的手段!不想堂堂大能境修士居然不顾身份直接出手!”
“此事倒也不怪炼裳魔君,大化天魔道当年何等兴盛,只因不尊紫极魔宗的号令,便落得个宗门倾覆的下场,如今炼裳魔君伤愈归来,自然要为徒子徒孙们报仇雪恨!”
“唉——!真是多事之秋呀,只盼着紫极魔宗不要牵连太广,否则我东陆各宗将再无宁日……”
类似这样的对话,这几日一直在私底下流传,不过诸多宗门不知道的是,今次并非只有北荒东陆的几个魔宗遭劫,就连北荒魔道之首的紫极魔宗竟也一次折损了百多名精英。
这样的内情自然瞒不过其它四大宗门的耳目,四宗高层震惊之余,也都纷纷派出修士四处击杀大化天魔道余孽,毕竟五大宗门在明面上还需共同进退。
无敌超神兑换 庞天天
“曲炼裳”此次的悍然出手,就像是投入到水中的一块石头,虽然没有溢出多少水花,但也足以荡起满池的涟漪。
茶園笙歌 若子晴
至此,北荒东陆乱象已成,再经过有心人在暗中推波助澜,原本只是搜寻曲炼裳及其党羽的一场纷乱,没过几日就已经变得不可收拾,其中多有借机吞并资源亦或栽赃陷害、铲除异己之事。
……
溪池清冷水声长,伏牛山中景致依然。
当聂婉娘将自己此番北去寻仇的细节讲给一众闲云观核心人物听后,诸人无不高声喝彩,唯独程石后怕不已,讪讪言道:
“幸亏今次是大师姐去了,若是换成我去,即便能够脱身,怕也要折损不少门中好手。”
待到聂婉娘说要请动纪烟岚亲往中州向紫极魔宗讨要说法时,殿中诸人尽皆轰然大笑,个个主动请缨,都想亲自去看一看紫极魔宗修士的精彩嘴脸!
对于聂婉娘所请,纪烟岚自是欣然应下,兴致勃勃地带着一众好事之人便往北荒去了,竟是一刻也不愿多等。
自从进阶大能境后,咱们这位纪剑尊同样手痒难耐,卫九幽是她祖辈、聂婉娘是她晚辈,这两人纪烟岚自是无法动手,而陈景云与舜易这两个活靶子她又早打腻了,今次正好借着机会换换口味。
卫九幽静极思动,又心忧众人的安危,便也跟着去了,她的肉身乃是万载龙栖木所化,只需化成木形藏身纪烟岚识海,旁人便绝难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