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j9tl优美言情小說 承包大明 起點-第一千二十四章 強行不悔推薦-yun20

承包大明
小說推薦承包大明
负心女?赔床单?
杨飞絮羞涩之余,又险些笑出声来。
“哎呀!哎呀!郭顾问,这你可真是错怪了杨小姐。”
这杨飞絮还未张口,麻婆突然叫嚷了起来。
这让郭淡有些始料不及,是一脸错愕的看着麻婆。
在寇府,这稳婆哪敢这么嚷嚷。
麻婆却是一本正经道:“郭顾问,这落红对于一个女人而言,可是非常重要的,故此是要保存好,留作纪念的,只不过这笨…咳咳,杨小姐也不懂事,一般都是先在下面垫下一块丝帕,犯不着将床单剪破。”
郭淡顿时冒得一头冷汗,道:“麻婆,你这忒神了,一看就明白过来了。”
说到这事,麻婆就如同正在谈论资本的郭淡,那可是一脸傲娇,“那是当然,我麻婆身为福州第一稳婆,那可绝非浪得虚名,我光看这洞的大小和形状,便知是怎么回事,不然郭顾问也不会花这么多钱请我来照顾杨小姐。”
这老婆子真是有点意思。郭淡笑着直摇头道:“我现在倒是觉得这钱还是给少了。”
“哎呦!差不多了,差不多了。”麻婆笑得鼻眼都挤到一块了。
杨飞絮见到这两个此生最恨的人竟然还讨论上了,恨不得找一条地缝钻进去,一语不发,转身往后院走去。
“美女!”
郭淡叫得一声,又从腰间取下钱袋扔给麻婆,“赏你的。”
便是追了过去。
麻婆年纪虽大,但却手脚可是麻利的很,稳稳接住钱袋,这可是郭淡的赏赐,迫不及待打开一看,差点眼珠子都掉了出来,“三…三两!大明财政顾问的钱袋里面就只有三两银子?”
可知足吧!
这都已经是郭淡一个月的零用钱。
郭淡追着杨飞絮来到后院,忽闻一阵啼哭声,不禁侧目看去,只见一个妇人抱着一个小婴儿。
他神情一呆,立刻走了过去。
那妇人并不认识郭淡,见他走过来,不禁问道:“你是谁?”
“我是她爹。”郭淡瞪她一眼道。
“啊?”
那妇人当即一愣。
郭淡哼道:“我还倒想问问你是谁?”
“我是他娘。”那妇人紧张兮兮道。
“…….!”
郭淡有些懵逼。
行至房门前的杨飞絮,突然停了下来,抿唇笑道:“三婶,恭喜你喜得如意郎君,放心,这事我不会告诉三叔的。”
————
三婶慌忙辩解道:“杨小姐,您…您别误会,我…我是清白得,我都不认识这人,这是哪来的疯子啊!”
“什么意思?”
郭淡错愕道:“这不是月儿么?”
三婶捂住婴儿道:“当然不是,月儿在屋睡觉,这是我儿狗子。”
杨飞絮笑道:“我大明财政顾问可真是风流成性,处处留情啊。”
“……!”
这回可真是轮到郭淡脸红如血,赶忙道:“真是抱歉,真是抱歉,我认错人了。”
说着,他恼怒地回头一瞪,发现杨飞絮已经入得屋内,又再向那妇人说了几声抱歉,然后便入得屋去。
将门狠狠关上后,郭淡看着坐在椅子上得杨飞絮,露出阴森森地笑容。
杨飞絮将茶杯一放,拿起绣春刀把玩着,自言自语道:“我可真是头回见到猎物自己关上笼子的。”
郭淡微微一怔,悄悄将脚往后一伸,缓缓推开一条门缝来,然后大步走上前去,哼道:“我这不是怕你难堪么,难道你想让天下人都知道,你将我迷晕之后,对我做出不轨之事么。”
“你闭嘴!”
杨飞絮当即怒叱一声,两颊酡红,可真是娇艳无比。
被这么漂亮得女人给迷..,可真是一件令男人难为情的事,我到底该不该怪她?嗯,还是该怪,毕竟我特么又没有享受到,那究竟是什么鬼药。郭淡道:“想让我闭嘴也行,你得对我负责。”
杨飞絮瞪他一眼:“我负责什么?”
郭淡道:“你当初将我迷晕,坏我贞洁,更可恶的是你还携种而遁,你难道不应该对我负责?”
杨飞絮冷笑道:“这不过是你的一面之词。”
郭淡笑道:“我就知道你会赖账,故此我将那床单都给带来了。”
杨飞絮一脸不屑道:“如果那床单能够视作证据,只怕每天都会有女子拿着床单来找你负责。”
“这倒也是!”
郭淡皱了下眉头,想想那万千少女挤在他闺房门前的画面,只觉是非常可啪,摇摇头道:“这是不能当做证据。”说着,他又道:“月儿呢?”
“她姓杨。”杨飞絮淡淡道。
“非常符合我第一赘婿的身份。”郭淡稍稍整理了下衣襟。
杨飞絮笑道:“是呀!你就是喜欢给别人的孩子当爹。”
寻香 华小璐
郭淡冷冷一笑:“看来你是打算硬赖。”
杨飞絮没有做声。
天才戰車道少女
姐就是要硬赖。
郭淡缓缓站起身来,走向杨飞絮。
杨飞絮是一脸不屑,看都不想多看一眼。
就你?
待他走近时,杨飞絮手腕一抖,绣春刀在她手中一转,刀锋直至郭淡,“小心刀剑无眼。”
他话音刚落,郭淡突然俯下身去,用自己的胸膛硬肛那锋利得刀锋。
这是杨飞絮没有想到的,慌忙之间,她手腕往下一摆,如此郭淡才逃过一劫。
郭淡趁机一手揽住她那纤细地腰肢,将她拉起。
“你干什么?”
杨飞絮手臂一横,刀锋抵在郭淡的脖颈处,星眸射出两道寒光来,“你再不……!”
话说到一半,郭淡突然硬生生的将脖子给压了上去。
这家伙是疯了吧!杨飞絮又赶紧收回绣春刀,吓得可真是手忙脚乱,忽觉双唇一热,不禁美目一睁,呆呆地看着近在咫尺得郭淡。
虽然她已是孩子他妈,可初吻却一直保存着,不曾想到底还是被郭淡给夺取了。
过得片刻,郭淡念念不舍地离开那芳香的红唇,笑道:“这只是一点微薄的利息。”
謫仙尊
“我杀你了。”
杨飞絮猛地回过神来,咬牙切齿地看着郭淡。
花謝又花開 愛舟
帝王之冠 狂欢节兔子
郭淡双手环抱着她,紧紧贴着她,避免遭受她的大拇指神功,笑道:“杀了月儿她爹?”
杨飞絮神情一滞,偏过头去,道:“那只不过是你一厢情愿。”可明显底气不足。
郭淡笑道:“你也打算这么跟月儿说么?”
死神行者 逍遥浪天下
杨飞絮紧蹙黛眉。
她当初之所以不愿意回去,就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郭淡,因为她当初只是被郭淡给激得脑门一热,故此才迷了郭淡,因为出海作战,不管敌人强弱,都是高风险的事,得给杨家留一个后,可是等到仗打完了,她顿时就陷入迷茫之中,不知道该怎么办。
郭淡突然松开手来,又一手拉着她的白皙修长的手,笑道:“带我去看看女儿吧。”
杨飞絮手一扬,甩脱郭淡的手,径自往里屋走去。
“杨小姐!”
里屋内,一个奶妈坐在床边帮着床上熟睡得小婴儿扇扇子,见到杨飞絮入得门来,赶忙起身,心里却道,麻婆说得真对,这女人还真不适合当母亲,女儿在睡觉,她就这么冲进来。
这时郭淡也走了进来,道:“你在门外等着,有事会叫你的。”
那奶妈愣了下,旋即行礼道:“是。”赶紧出得屋去,一听这语气,就知是大人物。
杨飞絮如以往一样,环抱着绣春刀靠在门边。
“嘿!你现在指挥使,可不是我的保镖。”郭淡小声提醒了一句。
杨飞絮不禁一脸尴尬。
她已经习惯,只要跟郭淡在一起,她自动带入保镖得角色。
一时不知所措。
郭淡呵呵一笑,然后来到床边,凝视着床上熟睡的婴儿,突然咦了一声:“怎么不像我?”
杨飞絮当即柳眉倒竖,道:“不像你像谁。”
可话一出口,她突然紧紧闭上双唇。
郭淡笑呵呵地看着她,道:“你可算是承认了。”
这小月的眉目可真是像极了郭淡,是一眼就能够看出来,儿子像娘,女儿像爹,还是有道理得。
“卑鄙!”
杨飞絮哼了一声,将脸偏到一边。
“还好,没有吵醒我的小月儿。”
郭淡坐在床边,伸出手来,轻轻摸着小月儿那光滑得脸蛋,充满内疚道:“小月儿,可真是委屈你了,爹爹应该早一些时候来看你的,摊上这么一对父母,也不知是幸事还是不幸。”
杨飞絮闻言,眉宇间也流露出一丝愧疚来。
小月儿迟迟没有见到父亲,她也有责任啊!
过得好一会儿,郭淡突然回过头来,道:“取了名字没?”
杨飞絮微微一怔,道:“她姓杨。”
虽然不是儿子,但由她对于未来也没有什么打算,这女儿也要姓杨。
郭淡笑道:“这姓你定,这名字可就得我来定。”
杨飞絮道:“杨一一?杨秀秀?”
郭淡愣了下,道:“你什么意思?”
杨飞絮道:“我只是担心月儿当长大了怪我找一个童生给她取名。”
这女人可真是死性不改。郭淡笑道:“这你甭管,你既然要姓,那这名肯定就得给我取,如此才公平。”
杨飞絮道:“你爱取就取吧。”
“嗯…?”郭淡突然挠了挠头,心道,还真让她说中了,取名这种事可真是太难为我了,其实杨一一听着也不错,这名字不行么?念及至此,他偷偷瞄了眼杨飞絮,只见其一副等着看笑话的样子,这气就不打一处来,突然脑中灵光一闪,道:“就叫杨不悔吧。”
“杨不悔?”
杨飞絮稍稍一愣,突然紧张地叫道:“不行!这名字不行!”
“嘘—可别吵醒了我女儿。”郭淡做了一个禁声道。
杨飞絮低声道:“这名字决计不行。”
“就叫这名字。”郭淡嘿嘿道:“你要是将我惹火了,我就刊登到报刊上。”
“你…你无耻。”
“不敢,不敢,我都还没有下过药。”
“……!”
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