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ddgn火熱都市小說 巫女的時空旅行 起點-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貧窮公主十八相伴-0y31x

巫女的時空旅行
小說推薦巫女的時空旅行
戴安娜这次气势汹汹而来就是为了报仇的。习谷玮破产了,舒子佩却逃脱了,她怎么可能放过?没过多久,苏青霓从报纸上看到某贵妇被人骗财骗色的新闻。
舒子佩已经将近五十岁了,钱却被人骗光了,后半生还不知道要如何过。
戴安娜报复爽了,却不知道自己的麻烦来了。
有种别宠我
她是借着男人帮忙报仇了,一切的富贵权力都来自于男人。然而那个男人有个厉害的老婆,手中拥有比男人还要多的公司股份。
发现男人跟戴安娜的关系后,男人老婆直接找律师并召开了董事局会议,将男人踢出了公司。理由自然是男人以权谋私,利用公司帮着情妇对付习家公司。虽然习家公司破产了,他们家公司却也没有拿到好处,两家对撞,也损失不少。
校園狂徒 正宗放牛娃
男人被踢出自家公司,手中权力全无,在家中也被老婆压得抬不起头,儿女对他也不谅解。男人那个狼狈啊!不由后悔,且埋怨起戴安娜来。
如果不是戴安娜挑唆他帮着对付她的旧情人,他怎么可能落得这么个下场?
男人将戴安娜赶出了她如今住的房子,收回了送给戴安娜所有东西。
荒岛之王 蔚蓝蜂鸟
戴安娜前几日还坐在豪车中嘲笑习谷玮,如今却是坐在马路边上大哭,被别的人嘲笑了。
真是一报还一报呢!
“乐叔,乐婶给你送饭来了。”面店的跑堂大声招呼在后厨房工作的伍家乐。
现在的伍家乐已经是十家连锁面店的老板了,但他不喜欢做在办公室中发呆,依旧喜欢去厨房中亲自拉面。因为常年劳动,伍家乐的身材保持得非常好。四十多岁的人看起来至多三十出头的样子。
伍家乐听到喊声跑出来,冲着苏青霓傻笑,一如当初的毛头小子。
苏青霓笑着将自己亲手做的午饭拿出来,放在桌子上。
伍家乐赶紧帮忙,从保温桶中倒出一碗热汤,先放到苏青霓面前。
两人自然地喂着众人狗粮,让其他人羡慕不已。这两个人都在一起二十多年了,却依旧恩爱如斯。苏青霓没有孩子,伍家乐却也从来不说什么,更不会找另外的女人生孩子。这一点,让许多女人都羡慕苏青霓不已。
正吃着饭,一个西装笔挺的帅气男子走了进来,正是长大了的姜兆伟。
姜兆伟在国外大学毕业后就回了临海城发展,自己创业,如今已经拥有一家上百人的公司了。他年轻英俊又多金,是许多女人眼中的金龟婿。
今天姜兆伟来是给苏青霓和伍家乐送结婚喜帖的,他已经三十多岁了,该成亲了。
“你舅舅会来参加你的婚礼吗?”苏青霓问道。
“会。”姜兆伟回答,“舅舅已经决定退休了,他早两年就培养了接班人,如今正好交接。然后带着舅妈和表弟表妹回临海城定居。”
“你舅舅倒是厉害。做他们这一行的,很少能像他一样全身而退的。”苏青霓赞道。
伍家乐再一旁笑眯眯,说老实话,他到现在也不知道姜承业是做什么的。
姜兆伟道:“舅舅很厉害。”
姜兆伟陪着苏青霓和伍家乐一起吃了午饭,幸亏苏青霓做的菜挺多的,饭不够,后厨的人给姜兆伟下了一碗拉面。
姜兆伟走后,苏青霓收拾了保温桶和饭盒正要回家,忽然又一个熟人走进了店子。
苏青霓一看,露出了笑容:“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来的。”舒子望回以笑容,“姜先生已经决定回国定居了,我便也跟着回来了。他不在,我不是也没有了靠山?”
最后一句带着玩笑。现如今舒子望是能力强大的大律师,即便没有姜承业给他做靠山,西西里岛的那些人也不会对他如何,他们还指望舒子望能够帮到他们呢。
只是在国外待久了,舒子望也是想念家乡的。如今舒子佩都不知道沦落到哪里去了,舒家对他也造不成威胁,他自然可以回来了。
舒子望很尊重苏青霓这个同母异父的姐姐,每年过年都会寄礼物回来给苏青霓,每隔一段时间便会打电话给她。两个人从陌生到熟悉,关系越来越好。
在舒子望心中,只有苏青霓是他的亲人,舒子佩和舒子矜都不是。
舒子望从苏青霓手中接过保温桶和饭盒,伴着苏青霓一起回家。
苏青霓和伍家乐以前住的房子已经拆了,在原来的地方建造了新的大楼,两人搬回了大楼里面居住。大楼里面住的都是老街坊了,大家在这一块都住惯了,不想离开。
其实以苏青霓和伍家乐手中的钱财,买一套别墅都可以的。不过他们就两个人,住别墅也太空旷了,还是跟认识的人住在一起愉快。想不做事儿的时候,伍家乐可以找几个老兄弟一起喝酒撸串,聊天打屁。日子过得别提多惬意。
和亲公主:腹黑王爷藏太深 隔岸罂粟
他们不是富贵人,从来就不是。
富贵人有富贵人的活法,小老百姓有小老百姓的快乐。
两姐弟边走边聊,路过一个街角,那里有个垃圾堆,正有一个女人在那里翻垃圾。
舒子望脚步一顿,不可思议地看向那个女人。
盛開
苏青霓也看过去,了然了。
“走吧。”苏青霓拍了拍舒子望的肩膀,道。
舒子望应了声,跟着苏青霓就走。
“我没有想到她会落到捡垃圾度日的日子。”舒子望感叹道。
“我也没有想到。”苏青霓道,“这算是她的报应吧。她以前迫害过的人不要太多。”
驭兽医妃 香林
舒子望嗯了一声,自己不是差点儿也被舒子佩害了吗?
“妈妈虽然是继母,但除了想为我多争取一点儿财产外,真没有亏待过他们姐弟,也不知道她什么对妈妈如同仇人一般。”
“或许她以为自己是白雪公主吧。”苏青霓道。
“呵呵……”舒子望笑,“我觉得姐姐你才是公主,一辈子被姐夫捧在手心,如珠如宝。”
苏青霓笑:“我也这么觉得,如果这个世界是本漫画,我应该就是所谓的贫穷贵公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