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4zwj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奶爸戲精 txt-第三千七十一章 人,誰沒長眼睛啊?熱推-ymgh8

奶爸戲精
小說推薦奶爸戲精
关荫洗衣服的时候,网上发生了一大事儿。
这不正讨论他的演唱会呢嘛,说着说着就有人把话题往别的方向拉。
说那一家有什么意思?
天天让他们霸占热搜好玩儿吗?
“多注意一下国计民生,少关注文化界那些人了,长此以往还有啥希望,你看人家好莱坞,那么牛了人家天天霸占热搜了?国人怎么就不长点记性呢。”娱乐圈一帮资本竟说出如此吓人的话来。
炮派叫个好。
然后,人家提了一件引起广泛热议的事情来。
啥呢?
人家把最近正在枢密院受奖的两批人马拉出来,很是生气地批了一顿。
首先,肯定是这一年涌现的战斗英雄。
在建设和戍边中涌现出来的功臣肯定要嘉奖。
其次,就是在训练中涌现出来的先进个人和集体了。
前者现如今基本上在授奖之后回到了单位,还有一些报告需要做呢。
但先进个人在一个校场一边训练,一边学习和传授一些自己的绝招。
就这么简单的事情,人家愣是玩出花儿来了。
炮派问:“现如今,待遇已经那么高了还在搞奖励,还高什么个人奖励,钱一笔一笔花了进去,效果好不好不说,一个训练搞什么奖励?流汗就授奖?而且,你们不是一直在搞精神奖励吗,这次发那么多钱干什么?长此以往还是本色不改的队伍?你既然是奉献的,就不要讲什么报酬,再说了,你一退伍十几万几十万的奖励,就连上学也不用花钱了,还搞奖励干什么?”
枢密院无奈,你知道我有多不愿跟你这种制杖说话吗?
还是老样子,该解释的得解释一下。
可人家摆出了网友反对的证据。
啥证据?
人家搞了个骚操作,把正常留言屏蔽了。
对。
剩下的就是附和的声音了。
“奖励不奖励就不说了,那也是你们的事情,我们又说不上话,也没权决定你们的错误应当立即停止。但你们搞这么一场大会,需要花多少钱?那是我的血汗钱,我不愿意花再这上面,你也没资格把我的钱花在这方面,有能耐你自己挣钱花啊。”点赞最多的是这么个留言。
怎么说呢,网友很有才。
把这家伙的身份给扒出来!
那完了,你以为伪装成网民我们就不知道你叫新时台了?
“新时台是我们的卫生专员,但他不是帝国人了吗?”小马哥气愤之极。
花骨朵:“他他妈的还真不是帝国人。”
咋的?
“他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移民了。”铁嘴水上漂嘲讽。
这事儿你们怎么知道的?
“老子有个朋友就在那边的超市打工,”铁嘴水上漂挖坟,把新时台的底子扒了个一干二净,嘲讽,“那哥们,日语说的相当漂亮,当时看到那垃圾,就摆出他是当地人的架势,新时台慌了,惹不起那边哪怕一个小小的收银员,于是拿出自己的证明,这事儿,我连视频都有,你要不要看啊?”
新时台大怒:“你这是侵犯我的个人隐私了!”
呵呵。
“这种货,早就把自己的屁股卖给了那边,现在还以帝国人自居?小马哥你要脸不了?你说这事儿你不知道,那你掌门人当个屁啊,你要是知道,这他妈叫知情不报,还黑白颠倒,你自己说吧,你是选择要点脸,说你不知道,就让我嘲笑你的掌门人当的,实在太垃圾,还是干脆就认了,你手下就一帮外国人,你们早归化了,你就是仗着不要脸,就是要享受我们的建设成果?”铁嘴水上漂忙着找证据,江东白豆腐出来了。
人家当然有理由。
“我们是一个兼容并蓄的派,我们做的是胸怀天下的事,不要扯这些,我本人和家人没一个移民,这就足够了。”人家又把话题往战场扯,“国内的网民,不要动不动就质疑这些无关紧要的,我们质问的是大事。”
“对,而且就算我人在国外,但我每年纳税还是在国内,这一点你们可以去查。”新时台委屈。
税总:“哦,在帝国年入几百万,纳税七百五;在那边年入零日元,纳税七十万,厉害,您那七百五,可真够金贵的。”
这就让一些人反感了。
交的少难道连数儿都不能算了吗?
“要按照你这么说,你干脆直接把我们当屁放,专门赞美那些资本家去啊,他们每年怎么着都能相当于一万个我们了,你就说,他们的贡献大,你给他们唱赞歌算了,我们也可以被无视了。”一些网友本来就气愤,还听到这么一句没脑子的话那要不暴躁就奇怪了。
礼部拉了个偏架,这话不是那么个意思啊。
“少来了,你看下,我们家是小个体户一个,年度去算税,哪一次不跑了几十次?跑一趟,一点小问题都给个冷脸,问啥也不说,就让我们自己把材料准备全。但你看旁边的窗口,企业的窗口就算了,那些有钱的结算,啥VIP待遇,那简直是爷一般待遇,哪一个办事的敢不赔笑脸?现实中就是那么做的,你觉着我们都是傻子看不出?”一位网友嘲讽地说道,“小个体户年度班里业务需要什么程序,该提前跑那些单位,你可以不说,但你不要今年为了完成所谓的创新任务,就给我们设立一个门槛,还不说。你既然这么搞,不要说个信息方面搞联合,提前给我们这些常年都跟你们打交道的人发个短信,你用几分钟,写一张公告贴在门口可以吗?你根本懒得跟我们打交道,反正耽误的都是我们的事情,你还敢说你一视同仁?”
还有网友反映,为了搞什么知府的年度文章体会会他们那边专门把工作时间拿出一部分,办理业务的人就站在门口看着,就看着一帮人在那挨个读自己的文章,这一等就是半个月。
“你还不能说,你一说就说你毫无大局观,不给你找麻烦,也得拖你的审核。”一些网友恼火地反馈。
还有一部分把礼部给批评了。
“有那么多的程序要做?什么时候忙,你们就什么时候添堵,学习啊,领会啊,你放在年终年初之间不行吗?偏要在最忙的时候搞这些虚的,为人民服务不是一篇一篇文章念的,不是一次一次电视上的,审核的时间,你一周三天把人叫出去念稿,工作要不要?你别说这种情况你不知道,你知道也不批评,你就是干这个的。可你就不想,我们这些一天全靠那点微薄的收入过的,一个月最忙的时间被你占据,我们还怎么过日子?减负就扔到稿子上,真正的做事的事情,你就是视而不见,还跑出来讨伐,你讨伐谁呢?你以为我们那么容易被炮派带着脑子?你就是根本不在意普通人的脑子,只考虑施压,让那些有点社会地位的,没有被柴米油盐连累的人,注意到你在关注这件事,你就不是做正事的人。”更多的人跑过来怒批。
礼部真慌了。
怎么搞的嘛,就说了句公道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