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8z1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我的鋼琴有詐-598. 精神小夥的合約相伴-vnvd9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
8月5日,多云。
秦键一大早睡醒先洗了个澡,洗去了昨晚的一身酒气,老实说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大喝一场了。
开演奏会的前夜还能如此坦然的酩酊大醉,这事儿确是不靠谱,还好廖林君及时赶到酒廊把老少两人弄了回来。
不过秦键的理由也不牵强,最近一段积压的疲惫是该好好释放一下。
所以昨晚回琴房的路上廖林君也没说他什么。A z
上午10点整,距离演奏还有4个半小时。
秦键将礼服和鞋袜都整理好摆在了床头,只等下午演出之前就他们换好。
做好了服饰的准备,他离开了小屋,在老酒保的指路下,他来到了小镇西边的一家理发店。
理发店不大,只有一个头发乱糟糟的老头子坐在窗边看报纸。
见秦键进来,老头子放下了手里的报纸,热情的迎接了他今天的第一个客人。
一顿修剪后,秦键对着镜子拨拉了几下头发。
清爽的中短发让之前那个精神小伙又回到了镜子里。
“帅。”
对着镜子自恋了一番,秦键侧脸摸了摸下巴,接着转身让理发师为他把胡子也刮掉了。
感谢,付钱,离去。
此时距离演奏会还有3个半小时,他接着回到了琴坊。
路上他给沃恩打了个电话,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和这位dg大佬相互留下了联系方式,但奇怪的是大佬找他的时候从来都是发邮件。
不过秦键可没有这个习惯,今天是他有事找对方,而且必须是打电话才能让他放心的事。
沃恩很快的接了电话。
“上午好,沃恩先生。”秦键的语声音听起来很松弛。
电话里的沃恩像是早就料到今天这个电话,幽默的回道:“上午好大演奏家,我以为你把今天忘了。”
秦键一乐,这事他怎么可能忘,“那就麻烦您了,地址我一会儿发给您,希望明天下午5点之前您能把琴送到。”
“琴已经在巴黎呆了一周了,只要你愿意,两小时内就可以送达巴黎市区的任何一个角落。”沃恩顿了顿,笑道:“不用感谢我,这是我们合约的一部分。”
沃恩的话让秦键再一次感觉到德国人办事的合约精神,不过该写的话还是要感谢的,“谢谢您了,关于合约里我的部分,年底之前一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沃恩:“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秦键:“不会让您失望的。”
正事弹完两个人没客气几句就结束了通话,临挂电话前,沃恩告诉秦键他已经定好了肖邦大赛的决赛门票。
这让秦键忽然间觉得正赛好像已经距离自己很近了一样,不过细细一算距离到肖邦研究院报道注册正赛信息的时间还有53天。
“53天也不长。”
秦键嘀咕着把准备好的地址发给了沃恩。“不知道段冉签收到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
脑补了一下明天段冉收到钢琴时的画面,秦键就忍不住的想笑。
“想来这份生日礼物她一定会喜欢吧。“
“那架琴她本来就很喜欢。“
秦键还记得在dg的超大琴室里,段冉望着那台梨花木三角琴的眼神,他几乎包括后来都没有见过对方对什么外在事物抱有那般喜爱的眼神。
于是在汉堡与沃克的第一次见面商谈时,他就借机提出了想要那架琴,当然了,为此他也和沃克签下了一个私人协议。
他无需支付一分钱,就可以在需要的时候将这台琴提走,而他需要付出的不仅仅是未来他的前两张个人钢琴专辑必须由dg来发行,还有一部全新的歌剧。
“我确定这将是一部惊世之作。”
当时在秘密协议的讨价还价中,秦键考虑的很清楚,‘90佩洛夫梨花木’一共就生产了三台,一台意外烧毁了,一台在卡耐基音乐厅,一台在dg。
所以他没得选,他能获得的渠道只有拿下沃恩。
为了得到这架可以说是世界上仅剩的最后一架‘梨花木’,最后他丢出了亚大与奇拉作为筹码。
结果还不错,沃恩直接赌博式的点了头。
或许两个人都有各自的算盘,但不论如何事情发展到这里,一切都是顺利的。
沃恩兑现合约,明天下午5点,段冉将会收到来自秦键送她的第一件生日礼物。
这一刻他有点明白方宗尧那天下飞机着急忙慌给他打电话的心情了,不过他可不想让任何人提前知道。

距离演奏会两个半小时,秦键来到了食堂,与廖林君搭桌坐在了食堂中间的位置。
今日的午饭是海鲜汤泡饭,他的卑尔根最爱之一。
作为今天的绝对主角,来来回回的熟人们路过秦键的饭桌前时都会停下热情的问候他一下,并表示下午他们一定会去看他的演奏会。
对此秦键一一表示感谢。
“哎林君姐,肖赛正赛的门票已经开始发售了吗?”饭间秦秦键想起了沃恩的话,下意识问道,他7月下旬还一直在关注票务的事情,只不过月底前的那一段他把这事忙忘了。
他不确定父母会不会来,但是从内心讲他希望父母能来,看看自己的比赛,顺便也出国转转。
廖林君摇头:“还没有,不过也快了,到时候我会提前通知你,我一直都在关注这个事儿。”
秦键忽然想到了什么,一笑,“沈老师到时候肯定也会来吧。”
廖林君目光顿了顿:“这个我也不确定。”

秦键没再多问,廖林君的表情里有故事。
他看得出,也很容易的联想到了沈清辞当年的退赛。
而且到了今天他也还是不知道沈清辞当年退赛的原因。
不过眼下不是纠结这个事情的时间,午饭过后秦键回到琴房把下午的曲目过了过手。
接着在工人的帮助下把小棕色运到了圣安教堂,他今天要用小棕色这个老相好来完成演奏会。
距离演奏会还有1个小时的时候,在教堂试音结束打理好一切之后,他回到了自己的小屋进行了一番着装打扮。
虽然只是一个小教堂,虽然只有50个观众的位置。
但这也是秦键意义上第一次在国外开个人独奏会。
临出发前,他拿出手机。
放开它:我要出发了很紧张
段:哈哈哈多紧张
放开它:你猜啊
段:我猜你很想我
秦键觉得自己又学会了一招。
现学现用。
放开它:你猜我多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