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18r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雲起瓦羅蘭》-第792章 始料未及看書-8ossh

雲起瓦羅蘭
小說推薦雲起瓦羅蘭
酒过三巡之后,道森便与天南地北而来商人们打成一片,起码表面上来说如此。他还有模有样的帮助他人检查了一下宝石成色与真假,靠着从书上得来的知识,以及从小的耳濡目染获得了他人认可。
起码现在铁尖酒馆内的常客们,都知道来了一个叫山姆的宝石商人,眼力不错。但他们都没有跃跃欲试,而是在等着他找上门来。
毕竟前往掘沃堡地势区域较为敏感,来者除非大商人,都是如道森这般轻装上阵以防在半路被盯上。
然后就是离去时了,不管是拿资源换金币,还是拿金币买珍贵矿石,都需要能安全带回去才行,所以一开始就找好护卫是必要的。
当然,就算是找到护卫也要留心路上。
不是防备护卫,这里签订的都是石匠会做担保的契约,没人敢惹这群神出鬼没,手眼通天的家伙,需要防备的是其他赏金猎人。
不与商人签订契约的他们,平日里过的就是与弗雷尔卓德人你死我活的生活,可敌人也不会天天有,他们每日在酒馆内醉生梦死的生活又需要大量金币维护。
所以在场的赏金猎人手上都有过此地行商、同行的鲜血,无一例外。
不过即便如此,每年不惜万里迢迢赶来掘沃堡的商人也不见少。毕竟这里的黄金太多,物价极低,多到只要你能做成生意活着回到帝国繁华的地方,就能轻而易举的摇身一变成为富人。
“山姆、山姆、过来说,虽然这枚红宝石我看走眼了,如今也找不到那卖假货的混蛋了…但我还是要感谢你的提醒,所以我建议你再等等挑选护卫。”
“德拉大叔,为什么这样说?”
“咳咳、咳咳…”
将道森拉到一旁的德拉连连咳嗽着,在得到他买单的许诺后才舒缓嗓子道:“你看看店内的这些人,好好看,仔细看。”
“好…”
脸上带着一丝疑惑的道森扫过店内,凡是与他对上目光的,注意到他的都是露出友善地笑容,而那些没注意到他的,则会一副偶然模样看向他人的行李与腰间钱袋,然后又马上收回目光,如此来回不断切换着目标。
“他们也太心急了吧,为什么?”
“最近啊,外面不太平。不仅是专门做护卫的老手,连那些那种下毒手的也是这样,很长时间没人敢离城堡多远了,有人说是弗雷尔卓德的野蛮人出现了,也有人说是什么怪物出现了,在原地留了一地灰烬…”
“…”
听完德拉诉说的道森脸色微变,心中却一片平静,都是些道听途说的东西。就算是真的有人在暗中作怪他也不怕,他只需要多等几天,等到帝国贵族对炼金炸药一事有定论后再做行动,说不定到时候连入城许可都没办下来呢。


三日后傍晚,铁尖酒馆。
“这兄弟会到底什么来头,太厉害了!”
“是啊,是啊…我们头上的这些大老爷们,何时这般服软过!”
“哼,你们这些无知的家伙知道什么…那可是炼金炸药,去过祖安的都知道,那地方住的人都是一群病痨鬼,每天都能见到一个突然死在路上的家伙!”
“对对,那简直太可怕了!那些受炼金毒雾影响孩子啊,长的更是…”
“吱呀——咚!”
就在酒馆内的众人,对城内流传出来的皇帝说“不主动炼金炸药”惹得一片哗然时,酒馆厚重的木门被慢慢推开,又重重的合上,以至于声音过大令人侧目。
于是下个瞬间,喧闹的酒馆诡异地齐齐一静,正在考虑是否今晚就走的道森,也因此抬起头看向木门,然后也如他人那般安静下来,甚至有些目瞪口呆。
出现在门前的,不是平日里趾高气昂的守卫,也不是偶有光顾此地的贵族老爷,更不是什么新来的艳丽舞女,而是一个令所有人始料未及的小女孩。
她有一头火红的头发,背着一个破损的棕色小皮包,身上的红裙斑驳褴褛,手里抓着一只破破烂烂的玩偶,肩上、鞋上有许多落雪一副风尘仆仆的模样。
如果忽略她的身高,乍一看说这是个才激斗归来的赏金猎人也不为过,可事实是…这就是个看起来6,7岁的小女孩。
在众目睽睽的注视下小女孩有些不习惯,小脸微红抱紧玩偶,但最终还是鼓起勇气展露甜甜笑容:“大家,晚上好!”
酒馆内依旧诡异的没有响动,似乎要避免这种尴尬场面,她蹦着、跳着、轻哼着含糊不清的歌谣来到吧台前,今夜当班的马尔钦下意识看向窗户附近,坐在靠窗的客人皆是摇摇头,表明没有任何人在后面跟着。
在吧台前停下的小女孩不带迟疑的爬上高脚凳,一双眼睛勉强在吧台上露出,在马尔钦身后的柜台上来回扫荡,竟是一副小大人的熟稔模样。
“喝点什么?”
心中倍感疑惑的马尔钦出声问道,连平日里总会加上的先生、女士都忘了说,“嗯…”经过一番寻找的小女孩没有找到目标,只能站在凳子上登高去看,这一次她很快的锁定放在吧台尽头高处的瓷壶,小鼻子因此耸动几下:“就它了,哥哥先生…啪嗒!”
哥哥先生,挺怪异的称呼,可听起来很亲切。
走向吧台尽头的马尔钦,目光不着痕迹的扫过小女孩顺手放在吧台的熊玩偶。是个毛绒的,上面针脚缝得又紧又密十分整洁,一看就知道是这出自一位细心的母亲之手。
只是它似乎很多年没有被缝补过了,四肢缝合处的针脚都露了出来,纽扣做的眼睛也不知在何时何地丢了一只,显得有些可怜。
也许是跟大人走丢了吧,也不知道这大人是怎么想的,竟然带孩子来这种满是冰天雪地的地方,也不知她是否带钱了,虽然这只是一杯奶,可就是如此在冰天雪地的这里也不便宜。
这般想着的马尔钦拿出奶壶,刚转身一个熟悉的沉重声音响起:“小娃娃,大晚上的一个人可不好…你家大人呢?”
“汉顿…”
马尔钦想要制止这位腰间挂着锁链、铁钩,背后还挂着猎枪的大汉,但声音到嘴巴前又消失了。他只是一介酒保,在离掘沃堡最近的小镇内还有年迈的父母、幼小的弟弟妹妹等他赚钱养家,他不想招惹任何麻烦,尤其是惹到这些杀人不眨眼的赏金猎人。
“我不是一个人,提伯斯在陪我呢…对不对,提伯斯!”
就算站在凳子上,小女孩与汉顿的身高还是差了老大一截,所以她很有礼貌地抬起头,为了证明的自己的话,还顺便举起玩具熊,小脸上笑靥如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