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tscy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蟲族是怎樣煉成的笔趣-第七百八十八章 遭殃的蟲族-d86z5

蟲族是怎樣煉成的
小說推薦蟲族是怎樣煉成的
在解锁了超光速技术后,采集者们的殖民扩张速度比过去提升了许多倍,这对于退守到神逐之地的虫族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本以为采集者会对门世界内展开扩张,并且同门世界内的第七阶层陷入旷日持久的战斗,为此不惜主动放弃门世界内的疆域。
事实上,虫族的判断并没有错,采集者虽然战力强大,但无法超越光速,恒星际殖民远没有在门世界内扩张要好,更别提门世界内存在着那么多类型的智慧生物可以作为族群的科研资源。
可惜虫算不如天算,虫族料想不到采集者的情报搜集与分析能力会如此之强,不仅窥探到了灵域深层次的奥秘,还获悉了辉文明灭亡的经过。
更料想不到阿米巴会不借助灵域,靠着它们所不了解的‘科学’,硬生生趟出一条可以让物质超越光速局限的路途。
随着一座座恒星系统的莫名失守,而且比过去失守的速度还要更加的快,虫族这边开始慌了。
没办法不慌,以前它们面对阿米巴,至少还知道敌人在什么位置,在采集者应用了超光速技术后,虫族连进攻它们集群的位置都没办法确定。
可以说是彻底性的毫无招架能力。
到达目标恒星外部后,超光速生物集群不会进入恒星系统,而是停留在柯伊伯带之外,派遣小型超光速生物进入。
通过无线电脉冲对恒星系统内部环境进行扫描,了解虫族的兵力分布情况。
虫族也是在这一阶段开始,知晓它们的殖民恒星系统正在遭到敌人的进攻,但却毫无办法,它们没办法锁定小型超光速生物,即便掌握着灵域的瞬移能力也不行。
根本原因在于虫族的侦测能力被光速局限,雷达波无法侦侧到光速以上的物体,所以超光速状态的小型生物就像是被施加了隐身术一般,没办法确定具体位置和方向,攻击更是无从谈起。
小型超光速生物在收集完战场情报后,就会回到恒星系统外的超光速集群。
接下来就是进攻,超光速生物集群会选择附近一百光年的某颗恒星作为目标,集体开拔进行超光速。
抵达后,不结束超光速的状态,改变时空结构来调头,直奔作为起始地点的恒星。
估算好的距离,结束超光速的时空扭曲状态,航行两百光年堆积在超光速生物前方的能量就会立即释放。
恒星系统的虫族事先根本没办法及时作出防御,在超光速生物们结束超光速的时候,攻击已经发生,光芒覆盖整个恒星系统,一口气将恒星系统内的所有虫族利维坦清空。
然后与超光速生物集群一同行动的涟漪巨构脱离超光速状态,进入到恒星系统内开始运行起来,时空的涟漪干扰虫族对灵域的使用,对恒星的支配权也就这样易手到采集者这边。
整个过程花不了多长时间,最长的一次,虫族也就坚持了一个月。
那次战役,虫族凭借过往和采集者交战的经验,提前料到采集者会有一波突袭攻势将恒星系统内的利维坦一口气清空,所以让利维坦群事先躲入灵域,逃过了超光速生物群的第一波攻势。
随后,它们趁涟漪巨构进入恒星系统内还未启动时,对采集者们发动突袭。
结果当然是以卵击石,毕竟技术差距实在是太大了,采集者可以瞬间从静止状态进入到超光速,又可以瞬间从超光速降低到静止,因为这本身不是动量,也就没有惯性,被加速物体不会受到反作用力的影响。
虽说不是瞬移,但在虫族看来却与瞬移无异,尤其是在短距离尺度上,突然消失后又出现,不是瞬移是什么?
这也就把虫族吓得够呛,它们认定了采集者已经掌握了灵域跳跃的技术。
这样一个远比它们更加‘虫族’的种族,再拥有灵域跳跃后,结果已经不言而喻,吞噬一切的虫族会被敌人所吞噬!
想到这些的虫族已经顾不得许多,它们必须要有所行动来制衡敌人。
于是,虫族便向它们现如今的‘主人’放牧人,汇报了关于阿米巴的事情。
当然,也不是尽数汇报,毕竟它们前段时间,还用心险恶的想要祸水东移,有意搅乱门世界内的局势。
“仆从之主,敌人非常强大,我们根本无力抗衡。”
“已经沦陷了将近百分之五十的疆域,为什么现在才汇报?”
浏览了虫族传递过来的情报,放牧人方面似乎并不是非常高兴。
这是理所当然,虫族如今是放牧人的仆从,虫族的一切自然被放牧人看作是自己的,如今沦陷的疆域,说是放牧人自己的疆域沦陷也不算错。
当然,这是以放牧人的视角看来,以虫族视角看的话,又是另外一种情况。
“敌人的军力非常庞大,远远超过我们,同一时间进攻多处地方,这才导致我族疆域大面积的沦陷,起初我们以为自己足以应对,毕竟它们是门世界外的种族。”
虫族给出解释,不能将门世界内疆域沦陷已久的事情汇报,那样等同于在说,虫族想要祸水东移,将敌人放任进门世界。
放牧人可不是傻子,连这种事情都看不出来,所以虫族在这里只能说谎,反正也不会露馅。
“你们对它们有了解吗?”放牧人问。
“了解的并不多,只是清楚它们自称‘阿米巴’,同样掌握着跨恒星灵域跳跃技术,并且拥有强大的进攻能力。”
放牧人的代表者在获知到虫族的情报后,很明显的沉寂了一段时间,这才回答。
“阿米巴?难怪你们无法战胜。”
“关于阿米巴,您知道?”虫族试图打听关于阿米巴的情报。
只能说,采集者做的情报保密工作做的太好了,虫族根本没机会得到更多关于阿米巴的情报。
“知道我们当初为什么答应灵尊,以免除惩处为代价收你们虫族为仆从吗?”仆从之主反问。
“不知道。”
“因为阿米巴,你们和它们有一点相似,所以我们看中了你们虫族的成长潜力。”仆从之主直言不讳的明说。
“不过你们之间的相似也就只有一点,以前的阿米巴还无法使用灵域,同现在一样对门世界展开过入侵,那时候就能够和同是第七阶层的协调会正面对抗……”
虫族那边听到放牧人如此回答,顿时有点懵了。
“正面对抗……这不可能吧?”
“没有什么不可能,你们虫族不是亲身尝试过了吗?”仆从之主问。
“那,那接下来该怎么办?”
这句话有两层意思,明面一层是虫族遵从仆从之主的安排,暗中的一层是在请求放牧人出战与阿米巴对垒。
可惜放牧人并不遂虫族的愿。
“你们先与它们交战,不求战胜它们,只要拖住它们就行,能拖多久拖多久。”
“仆从之主,阿米巴太强大了,我们恐怕会撑不住。”
“战争需要充足的情报作为胜利的基础,你们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到,还有什么资格当我们的仆从?我们需要废物吗?”仆从之主冷冷的反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