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h9d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洪荒歷 起點-第八十六章:愚者推薦-3mh6i

洪荒歷
小說推薦洪荒歷
有这么一个愚者,他生活在一个魔法与科技共存的世界中。
他从小就知道自己的与众不同,这种不同体现在各个方面,一是智力,他是一个非常非常聪慧的智者,从小就拥有远超过其余人的智商与智力,第二则是他作为一个纯粹血统的人类,却可以学习任何超凡知识,修炼任何超凡之力,拥有任何超凡之力,那怕是异族血脉特有的力量,只要他去解析与修炼,也都可以拥有。
这是非常不正常的事情,他很聪慧,知道人类与异族不合,甚至是生死死敌,所以他从来都没有将这种特殊体现出来,不过他依然一直在查找自己特殊的原因。
因为若有他一个人特殊,那么就必然有其特殊的缘由,他其实是一个博爱主义者,他期望的是任何有智慧的生命都可以相亲相爱。
但是还没来得及实现这一切,天地就将要崩塌了,这个世界将要走到末日。
这个愚者运用了他全部的知识,还找到了许多伙伴,许多强者一起研究这末日,然后他发现这个世界不该就这么走向末日,那怕这个世界如此的多灾多难,发生了许多许多的大事件,但是距离末日依然还应该有好久好久的时间,这个世界不该就此被终结。
“我从天往下看,看到了不合我意的肮脏与错漏,于是我垂下登天之梯,许这世间万物一份未来,登上来吧,这里有希望,莫若如此,那便迎接终结吧。”
神在天空高言,就有登天之梯落入世界中心……
仁凰本来是微笑着听着,他性情好,也有耐心,这里是难得他可以看到全部东西的地方,又有美酒,还拿到了去往开始与终结之地的钥匙,他心情本就好,自他的伙伴死亡后,这算是难得的休息,但是听到了这里时,他面色有了一些严肃。
“登天之梯……吗?”
昊微微点点头,他又继续讲述着这个故事。
愚者之所以是愚者,是因为他不会放弃,不会如聪明人那样选择捷径,也不会如平常人那样避免无望,他告诉世人,我要登上天空,去面见神灵,问祂为什么要灭绝此世,大家不要放弃希望,我一定会归来。
所有人都知道愚者是一个怎么样的人,所有人都相信他一定会做到如言之事,所有人都安心的等待在了下方,看着愚者走上了一条布满刀刃的道路,看着愚者被割得浑身伤痕,看着愚者的脚印全是血迹,所有人都只是安心的等待着,因为他们不是愚者,他们是聪明人,聪明人是会逃避危险,是会让别人去努力,而自己坐享其成的。
但是愚者不在乎,他想要拯救所有人,他走在刀刃上,被火烧,被冰冻,被酸蚀,被怪物追赶,被噩梦纠缠,但是他没有倒下,反而越加坚韧,因为他看清楚了这条道路的真实,他走在真实之中,向着天空一步一步踏步而上,而跟随着他一同赴难的人们,却被虚幻遮蔽了双眼,渐渐的,只留下了他一个人。
渐渐的,愚者走在这天空上,看着整个大地崩坏,看着所有的一切都被抹去,末日已经来临,除了这登天之梯,别的一切都没有了,愚者想要守卫的一切都消失殆尽,他痛不欲生,在这到处都是危险与怪物的阶梯上,他死掉了。
仁凰露出了诡异的表情道:“死了?故事完结了?这个故事好差劲啊。”
昊依然是微微摇头,他从脚掌开始,双脚的脚掌已经消失不见了。
愚者又苏醒了过来,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苏醒过来的,他应该已经死掉了啊,忽然间,他想起了久远之前,他靠着自己的特殊偶尔获得的几块碎片,这是神的碎片,碎片告诉愚者,持着我,我会庇佑你。
是神的碎片重复了这一切,他又有了一次重新攀登的机会,大地恢复了,世界恢复了,死去的人又一次复活了过来。
愚者之所以是愚者,就是因为他愚蠢的不会放弃,愚蠢的认为只要努力走下去,所有的希望与梦想都不会白费,所以那怕他已经破碎不堪,但是依然一步一步的向上踏行,走在这无穷无尽的阶梯之上。
然后一次又一次的灭亡又复原,一次又一次的末日又重复,愚者不知道自己行走了多远,不知道自己行走了多久,他甚至都忘记了最初为什么想要向上攀登,他甚至都忘记了自己究竟是谁,只知道继续向前,因为只要不停下脚步,他和他所有伙伴的希望与梦想就永远不会终结。
终于,神看不下去了,问他,愚者啊,你为什么还要继续攀登呢?莫非你还没认命吗?
愚者没有回答,他依然自顾自的向上攀登着,而神的话语就一直在他耳边劝告着他……
仁凰的面色淡然,他喝干了一个瓶子的酒,就问道:“然后呢?这个愚者是如何做的?”
愚者不回答,依然向上,向上,继续向上……
就这样持续了不知道多久,可能是一亿年,可能是一量劫,可能是无量量劫……
然后突然有一天,愚者发现了某个真相……
“不要继续说了。”仁凰喝了一口酒,忽然开口说话道。
昊只是微笑,还打算继续说下去,因为说到了关键时候了,却不想仁凰重重的将酒瓶放到了桌子上,他满脸严肃的道:“我说了……不要再继续说了!再说下去,你整个人就要没了。”
昊肚子以下的下半身都已经没了,虽然还保持着坐姿,但实际上他没有任何地方靠在椅子上,昊闻言就吐了口气道:“可是相比于这愚者,我没了又算什么呢?我只是想要做一些事情……”
“不必了。”仁凰灿烂的笑了起来,他一口喝干了那瓶美酒,这才站起来道:“愚者是愚蠢而执着的,所以最是见不得别人死……若是可以,愚者最希望的是用自己的性命来代替伙伴们的死亡……今天谈兴已完,这美酒也不错,那我就先走一步了。”
昊叹了口气,但终究没有继续把这个故事说下去,他只是忽然说道:“救世主啊,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
仁凰轻笑道:“请说,能回答的,我一定会回答。”
昊略微思索了一下道:“我想问一下救世主,若是这个世界分为了弱小与强大两个不同的世界,两个世界的强弱差距是绝对的,也即弱小世界的最强之物,最强之人,也绝对无法匹敌强大世界的最弱之物,最弱之人,不但无法匹敌,甚至连接近都做不到,然后在一次几乎不可能的意外中,弱小世界捕获了强大世界的一只生命,而且这只生命很可能是强大世界最强的生命,幸运的是,这只强大世界的生命陷入了昏迷,失忆,以及认知懵懂,类似才出生的婴儿,那么……弱小世界该用什么办法来束缚这只生命呢?”
仁凰这才有了兴趣,他本就是一个对未知与谜题异常好奇的人,当下他就思考了起来,然后他问道:“两个世界的强弱差距是如何的?相对的,还是绝对的?”
“绝对的。”昊立刻回答道:“那怕强大世界的一颗石头,都可以将弱小世界整个充塞爆炸,这种强弱差距是绝对性的,不是伪绝对,而是真绝对。”
仁凰就皱着眉头道:“若是如此,一旦这个生命察觉到了它的本质,那么弱小世界瞬间就会化为乌有,而且既然是绝对化的强大,那么就不存在任何办法,任何科技,任何奇术,任何物品来束缚这个生命,既然如此,我想只有一个办法可以束缚它……”
昊眼睛一亮,立刻急切的问道:“什么办法?”
“思维牢笼。”仁凰说道:“其实每个人最大的敌人就是他自己,对于普通人来说,懒惰,拖延,放弃,找借口等等都是其最大的敌人,对于强者来说,思维定性,行为死板,找不到更上一层的道路,这些也都是其大敌,若是这个强大世界的生命真的是绝对性的强大,那么想要束缚他,就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让他自己束缚住自己。”
昊立刻点头道:“正是如此,每个人最大的敌人永远是他自己,而且我听闻过一句古语,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若是将一个有魔世界的强大超凡者带入到无魔科技世界中,只要他失去记忆,如婴儿一般懵懂,将他从小在无魔世界中养大,然后告诉他,所有的超能力,所有的超凡全都是虚假的,这个世界是一个科技的世界,所有的一切都可以用科技来解释与说明,否则就是骗子,就是傻子,就是精神病人,而且他所听所视的一切,全都与超凡之力绝缘,任何资讯都做到绝对的把控,那么这人即便偶尔使用出了超凡之力,也只会认为自己产生了幻觉,或者精神出了问题……而他,就变成无害无力的普通人了。”
仁凰若有所思的点着头,然后就笑着道:“很好的故事,那么我也该继续攀登那永无止尽的高塔了,毕竟永夜将至了嘛……再次感谢你的帮助,我想,这个应该可以偿还了,多谢。”
仁凰说完,从怀里掏出了一颗发光的玻璃珠子,将其放在了书桌上,然后他冲昊笑了笑,说了一句有缘再见,然后转身就步入到了虚无中,再也看不到他了。
昊怅然若失的看着仁凰消失的地方,他原本消失的躯体开始逐渐恢复,良久后,他才重重叹了口气,然后拿起了那枚“玻璃珠子”。
“初代主神碎片,有着初代脚男的权柄……与您见面,我的命运也改变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