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z1tdm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騰飛我的航空時代 安溪柚-第七百九十一章 衛星的生產製造能力看書-4ge2q

騰飛我的航空時代
小說推薦騰飛我的航空時代
歼教7Max没有取得开门红,也是在庄建业的意料之中,尽管在技术和进度上超过了俄罗斯的雅克—130,也比被美军摒弃的T—46领先一代,但歼教7Max整体上并不成熟。
若非如此,庄建业也就不用带着歼教7Max跑到泰国来碰运气了,让国内的空军大规模采购并装备不更加省心省力?
问题是空军在对歼教7Max进行试飞测试后,虽然对歼教7Max的潜力给予很高的评价,但对机翼的复杂结构、并不突出的可维护性、电传操纵系统的卡顿等等缺陷并不满意。
正因为如此,哪怕歼教7Max纸面上的性能已经达到了三代机的入门级别,有着替代歼7,成为空军全面装备三代机前的过度型号,可因为种种缺陷,空军还是没有大规模采购。
只是象征性的买了2架,作为研究和试验的样机。
庄建业当然知道以如今歼教7Max的情况是很难有竞争力的,抛开发动机不谈,光是机翼就太过复杂,毕竟部队不是民用航空,可以在舒适的机场得到超一流的保养,战场态势瞬息万变,作战飞机不但要满足正常的机场起降,简陋的野战机场同样也得适应。
在这一块目前的歼教7Max就先得有些娇贵了,因为复杂的机翼导致零部件过多,普通机场还好,简陋的野战机场的话势必会增加机务的工作负担。
除此之外,如此复杂的机翼在制造上同样存在很多难题,所以下一步腾飞集团会在现有的歼教7Max基础上对过于复杂的机翼进行简化。
对此庄建业并不着急,毕竟飞机跟汽车一样,没有一出来就是爆款的,都是通过经年累月的改进一点点完善成超越时代的经典。
波音的737客机,麦道的F—15,洛马的F—16,苏霍伊的苏—27莫不如此。
所以改不怕,怕的是脑袋抽抽,没有坚持下去的恒心。
而在恒心方面,腾飞集团是国内表现做好的,旁的不说,现如今所有的WD系列航空发动机型号,那个不是在老型号基础上一点点改出来的,复杂的航空发动机如此,教练机自然不在话下。
更何况这次歼教7Max没在泰国取得开门红,但也取得零的突破,至少王储殿下给他的狗儿子买了一架不是,从这个角度来说,腾飞集团比其他厂商还是强上一大截的。
与之相比,初教6pro就要幸运得多,毕竟涡轮螺旋桨飞机的技术难度要低不少,因此这款飞机不但得到泰国方面的肯定,就连相邻的缅甸和老挝两国同样对初教6pro展现出青睐。
因为这两个国家不单单将初教6pro看成了教练机,更多的是将其当成低成本的对地攻击机。
之所以如此,很简单初教6pro除了优异的空中飞行性能以外,其他方面也十分均衡。
初教6pro机长:12.6米
翼展:10.5米。
机高:4.2米。
空重3823公斤。
最大内部载油量:1290公斤。
最大起飞重量:7865公斤。
最大外挂重量:1800公斤。
实用升限:14000米
最大航程:2317公里。
装备一台腾飞航空动力出产的WD—42ML涡轮螺旋桨发动机,最大功率956千瓦,轴马力1300马力。
这个数据在某些程度上已经不亚于一些二代作战飞机,尤其是在载弹量上,已经比很多国家装备的米格—21系列要高出不少,再配合两千多公里的最大航程,起飞重量不足8吨的初教6pro妥妥就是一台空中小卡车,足以完成多种对地打击任务。
而腾飞集团也为此配备了多种弹药组合和攻击模式选择,从常规炸弹到激光制导炸弹,从普通吊装式航炮到大口径火箭巢,完全可以按照客户需求随时改进、加装。
当然了,这些东西在先进,在灵活,世界范围内还是有很多同类型飞机可以选择,缅甸和老挝之所以看中初教6pro而不是其他飞机,还有一个极为重要的原因,那便是价格。
欧洲和南美同类型飞机售价最低也要800万美元,而初教6pro只要699万美元,哪怕升级到可以使用激光制导炸弹的顶配版,也不过768万美元。
再加上涡轮螺旋桨飞机本身使用成本就不高,各项零配件的价格也不贵,因此初教6pro对缅甸和老挝这种国小财弱的国家十分有吸引力。
毕竟缅甸和老挝国内长期盘踞着分离主义势力,空军使用喷气式作战飞机一个架次的成本有可能抵得上一个营一天的作战消耗。
反观初教6pro,成本不到喷气式飞机的一半儿,作战效能上甚至要超过绝大多数老式的喷气式作战飞机。
正因为如此,当缅甸和老挝在得知泰国采购了72架初教6pro后,立刻安排相关人员与腾飞集团进行接洽,在进行几轮试飞后,立刻以补偿贸易的方式向腾飞集团抛去了订单。
其中缅甸以稻谷、橡胶、木材等农产品,采购24架初教6pro。
老挝则以木材、铁矿石、铜矿石等矿石原料,采购12架初教6pro。
两国的采购单价较之泰国的699万美元单价稍高一些,分别为724万美和709万美元。
主要区别在与缅甸和老挝两国在保留教练机功能的基础上增加了初教6pro对地攻击效能,尤其是缅甸,腾飞集图不但为其量身定做了空地瞄准设备,还在飞机下方安装了一部可伸缩式光电探头,具备一定的红外夜视功能,使得缅甸的初教6pro具备初步的夜间作战能力。
然而相较于初教6pro取得的可喜成绩,被庄建业寄予厚望的航天业务却如石沉大海一般,丝毫的进展都没有。
以至于庄建业十分郁闷,自己前些天在新机发布会搞的那些场面敢情是摆弄了,居然连个买账的都没有。
不过想想也是,火箭回收利用这个概念还是有点儿太超前了,毕竟九十年代的世界人民还没到几十年后那般疯狂,那个PPT瞎忽悠一通就能搞来大把投资,毕竟是经历过冷战的人,做派都很理性。
可问题是他们都理性了,自己的KPI可怎么办?
就在庄建业敲定与缅甸和老挝的合同,在宾馆里一边收拾行李,一边想着明天回国怎么跟保理的高层交代,以便让他们相信,腾飞集团的航天业务并不只是做配套,也有自己独门的好产品时,房门忽然被敲响,庄建业起身开门,瞧见是顾景友,便问:“有什么事儿?”
顾景友脸色有些奇怪:“是这样,庄总,麦道教练机技术团队主管默林茨派人过来联系,说……要见你。”
“见我?”庄建业有些诧异,双方根本不认识,默林茨见他干嘛,但下一刻顾景友的话便让庄建业恨不得立刻插上翅膀去找默林茨:“是的,他说……他说……想要咨询下我们有没有卫星的生产制造能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