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y23人氣都市小說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txt-第174章 要不是我小妹該多好讀書-frkaj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小說推薦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唐乾肯定也特别依赖顾谨遇,才会在他去新西兰出差的时候跟着,且随叫随到,尽力尽力的办事,一句话都不会问。
苏慕许猜测道:“第一次是刚遇见他的时候吧?”
顾谨遇点点头,微笑着握住苏慕许的手,尽可能的温柔:“是的。”
苏慕许却揪心起来。
当时的情景肯定很骇人,她看到他目光闪烁了。
他说过命的交情,当时救下唐乾,他肯定也冒了极大的危险。
昨晚查看他的伤势,他躲的很厉害,她也没看到他后背什么情况。
她看着他,能看出来他不太想聊这个话题,可她很好奇,想了解更多。
只有了解更多,她才能和他一样去护着唐乾那个爱吃糖的男孩。
她尽可能用平和的语气问他:“你们也打过架吧?”
顾谨遇笑了笑,“打过。救他的那次,他醒来就跟我打了起来,说我多管闲事,不如不管。”
苏慕许沉默了一会儿,小声说:“他是怕有人管他,又不管他吧。”
顾谨遇低着头,抚摸着苏慕许的手,轻声慢语:“是的。他小时候被人带回家过,对他很好,后来受不了他孤僻的性格,又将他丢弃了。这样的情况,发生过三次,他就再也不肯接受任何人的帮助。”
苏慕许:“那他是怎么接受你的?”
顾谨遇摸了摸鼻尖:“他打不过我。”
苏慕许:“……你下得去手啊?”
顾谨遇抬手揉了揉苏慕许的脑门:“为什么下不去手?我救了他,他不谢谢我,还打我。我不还手,我傻吗?那一年我也才十八岁,要是我妈妈知道我挨了打,会哭吧。”
豪门长媳
苏慕许忽然很心疼,不忍心再问其他,扑到他的怀里,用力的搂着他的腰。
抱了一会儿,想起他昨晚也被打了,赶紧松开手,“你的伤要紧吗?”
顾谨遇笑道:“不要紧,他俩就是给我点颜色,让我别管太多,也别想着偏向谁。”
“你有偏向谁吗?”苏慕许挺好奇的。
人是感情动物,多多少少会偏心。
顾谨遇笑的有点僵硬,静静的望着苏慕许,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
怎么什么都问呢?
这种灵魂拷问,他很难回答啊。
若说丝毫没有偏向谁,是不可能的。
可当着她的面,他无法承认内心里偏向唐乾。
唐乾有心理病,又几乎没情商,一直乖乖的听他的话,很少惹麻烦。
是苏慕乔自己要求快速提升,唐乾才会用最直接的方式训练苏慕乔,并无恶意。
他说的也没错,已经很注意,下手很轻。若不然,不可能没见血。
他也很憋屈,不然不会犯病。
只是,这些话,他说不出来,太偏向唐乾了。
苏慕乔也挺可怜的,怎么也想不到这世上会有唐乾这种认死理的人。
苏慕林就更气不过了,前有愚人节明知道雇主雇他是来对付他和他小妹的,也不告诉他,还那么认真的完成了任务。
后又把他亲弟弟打的浑身是伤。
这口气,轻易是咽不下去的。
顾谨遇沉默了,苏慕许也沉默着,真想抬手打自己嘴。
问什么不好,要问这种难回答的问题!
这跟“妈妈和老婆掉到河里先救谁”有什么分别?
都重要,非要分出个轻重来,那是虐心的。
还好她游泳特别棒。
网游之鬼才 唐尸宋祠
“我错了。”她赶紧抱住他,亲吻他的脸颊,再亲吻嘴唇,“你惩罚我吧。”
他喉头微紧,脑袋嗡嗡的,真想掐她的腰。
她傻吗?
怎么能这样认错?
到底是认错,还是故意撩他?
“我真是拿你没办法。”他拥住她,无奈又甜蜜,温柔的回吻她。
她固然冲动了,但出发点是好的,也没有料到会是现在这样的局面。
心疼她还来不及,哪里舍得责怪她。
要怪,就怪他自己想的不够周到,只顾得看她,没注意到苏慕林给唐乾发了信息。
唐乾也是,被苏慕林找上门算账,也不知道跟他说一声。
别人知道告家长,他怎么就不知道学着点?
终其原因,还是害怕给他添麻烦。
回想这半年来,顾谨遇惭愧了。
自打被苏慕许缠上,他对唐乾的关怀少之又少,也无怪乎他什么事都不跟他说。
“许许,我去看看唐乾,你要不要去学校?”顾谨遇好商好量的说,“我只给你请了上午的假。”
嚣张狂少 番茄
爹地,不许碰妈咪 妖白芷
顾谨遇都这么说了,苏慕许断然没有拒绝的道理,她也不认为唐乾会高兴她去看望他。
到了学校,苏慕许对顾谨遇说:“你先忙你的吧,我可以让我表哥来接我,我外婆家离得也不是多远。”
顾谨遇想想唐乾那个小宝宝特需要关怀,点头答应,临走又叮嘱一句:“不要让许铎来接。”
苏慕许无语望天,又好笑又无奈:“知道了!”
然而,放学之后,许铎还是出现了。
苏慕许赶紧向顾谨遇通报:“我二表哥来了!我没告诉他,他是跟着我四表哥来的!四表哥拦不住!”
顾谨遇毫不意外会是这种情况,怪只怪许言肯定在群里嘚瑟了小妹让她去接。
再者,即使许言没在群里嘚瑟,至少也会跟家里人说一声小妹晚上过去住,那许铎肯定会知情。
逆袭光武帝 东北鑫仔
顾谨遇嘴上说没事,心里其实还是在意的。
其他人是否知道许铎的小心思,他无从得知,但他却是亲耳听许铎抱怨过为什么小妹要是他小妹。
那一次,许铎喝的有点多,不敢回家,怕被他大伯责怪,就到他家里住了。
那时他还没搬到现在的小区,跟妈妈住的房子只有三个卧室,妈妈睡主卧,秦姐睡客卧,他睡的书房,床是一米三的。
行暮令 姜家小姐
许铎在他床上趴着,摆了个大字,他只能坐在椅子上,还要担心他别摔下来。
刑偵大明
许铎不睡觉,拉着他东扯西扯的,把安诺骂了个猪狗不如,然后又开始念叨:“我小妹为什么要是我小妹?她要不是我小妹该多好?”
“我是真喜欢我小妹啊,从小就梦想着她当我的新娘子。”
“小时候多好啊,我们经常过家家,她永远只当我的新娘。小妹还画了好多房子,说以后我们住在城堡里,生好多好多的娃娃,那样她就是王后,我是国王,我们生好多好多可爱的公主和帅气的王子。”
最新黨課十五講
“长大真不好,都说我不能跟小妹在一起。”
“如果我不是我爸爸妈妈亲生的该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