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cauy9超棒的小說 蒼青之劍 線上看-第五十四章 幕間之六看書-quy9h

蒼青之劍
小說推薦蒼青之劍
在乔尔爵士的带领下,埃莉诺朝着攻城阵地的方向走去。
随着长公主殿下的到来,周围披着白底黑十字罩袍的帝国骑士,齐刷刷地单膝下跪,将右拳扣于左胸保持敬意。
按照以前的帝国军礼,需要等到长官走过去后,刀锋武士们才能礼毕站起。
不过埃莉诺不喜欢这种繁文缛节,因此大家只是单膝下跪,敲击左胸甲片,然后就迅速重新起身,大声喊起了骑士团的口号:
“Helfen!Heilen!Wehren!!!”
埃莉诺很喜欢这句,意思是“我们互助,我们救治,我们捍卫”,以至于团队里几乎所有骑士看到她,都会行礼然后喊出口号。
随着整齐下跪的骑士阵海和洪亮声浪,布拉格城头的胡斯派守军,也很快注意到了对面的变化。
完了,是帝国的那位晨曦之光来了。
即便是作为反对神罗帝国暴政的本土分裂势力胡斯派,也不得不承认这位索菲殿下确实是骑士典范,道德楷模……不过立刻倒头请降当然是不可能的。
“这次事件的起因,是统治波西米亚公国的上任公爵,逮捕了几名传教的胡斯异端。”
乔尔爵士指向对面的城头,对埃莉诺详细说道:“当时某个信仰胡斯派的教士,从教堂里取出圣杯,组织了很多胡斯派分子进行抗议游行,希望公爵能释放传教者。”
“他们包围了市议会大厅进行抗议。然后有愤怒的议员从楼上丢石头下去,结果刚好砸中了教士的圣杯,于是胡斯派队伍大怒,强闯进了市议会大厅,将所有议员都从楼上窗口丢下去摔死了。”
“这事引发了大规模的暴乱。除了布拉格王都外,其他地方陆续也都出现了胡斯派起义,将当地领主或者教会人员驱逐杀死的事件,整个波西米亚公国已经陷入了动荡中。”
“那位公爵呢?”埃莉诺目光凛然,清楚镇压这次动乱非常容易,但镇压完毕的后续治理才是难事——必须和统治这片领土的波西米亚公爵沟通好,如何处理他治下大量的胡斯派信徒,毕竟暴力是没法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的。
“咳。”乔尔爵士有些尴尬,“瓦兹拉夫公爵阁下当时正在郊外打猎,听说自家王都失陷的消息,当场就中风过世了。”
埃莉诺:………………
“不过他的弟弟和继承人,西吉斯蒙德阁下,正在从东方赶来波西米亚公国的路上。”乔尔爵士补充了句,“胡斯派很不喜欢这位,因为就是他当初主持了扬.胡斯教士的火刑,所以布拉格城里群情激奋,似乎是打算顽抗到底。”
“我知道了。”埃莉诺点了点头,“需要在那位到来之前攻下布拉格。阿尔弗雷德呢?”
“阿尔弗雷德已经乔装混入布拉格了。”乔尔爵士说道。
“好的,十分钟后发起进攻。”埃莉诺点头说道。
——————————
穿越回来的第五日,H市附近的地下基地。
前往异世界的计划还在紧张推进中,目前基地里所有工作人员都是三班倒的状态,忙到爆炸。
只有阿斯克无所事事,这段时间都在和几位B市过来的大佬闲聊。
当然,其实应该算是慰问,毕竟人家平时也是出现在新闻里的大佬,总不可能真的抽空过来只是为了跟你聊天。
说白了,人家就是来确认下你阿斯克的品性而已。
虽说被上帝的骰子砸到,这种小概率事件完全不可控,能出一个就该谢天谢地。但万一被命中的这家伙是个冲塔狂魔,缓则余孽,中二死宅等等,那大家可就有的头疼了。
好在经过交流后,大佬们对阿斯克的印象非常好,宾主尽欢。
最让人满意的点就是,这位确实是一个孝顺孩子,不是那种穿越到异世界立刻就自认孤儿的那种。
也就是说,只要照顾好他的母亲,基本不用担心他在异世界会叛变啥的……虽然说谈叛变这个事有点伤感情,但他们这个层级的人,当然也不会平白无故地给予信任。
关于今天的首次测试传送试验,结果可以说不好不坏:
首先,根据参数显示传送应该是成功了。
其次,没有办法验证这一点,除了数学。
这事情就相当令人蛋疼。比如我造了一架飞机,没有飞过,我根据各种参数计算证明它可以飞,现在你敢坐吗?
所以最理想的结果,当然是传送过去然后再传送回来,传送回来的东西里头还有数据,证明它确实到过那个世界,这样大家才能放心。
第一次送过去的是某辆火星登陆小车,然而根据仪器参数显示,小车被顺利送过去后,立刻就发生了质点丢失,装置捕捉不到它的位置了。
也就是说,可能是传送过程中出现了形变,导致被传送物体毁坏了?
于是经过领导批准,第二台加载摄像设备的火星小车,也被放入了装置中心。
电力供应开始,H市准备拉闸。
………………
勃朗峰顶,青铜龙懒洋洋地晒着太阳,吹着夹杂雪花的寒风,慵懒地打了个哈欠。
作为半神级的超凡生物,它可以从行星魔潮里获取生存所需的能量,所以平时大多喜欢一动不动趴着发呆,以此来抵御法则对理智的潜在侵蚀。
过了片刻,又一个东西从虚空中浮现出来,啪地掉进了雪地里。
青铜龙无聊地一尾巴将其拍扁,然后用爪子拨拉到面前看了起来。
又是教廷的奇葩玩意儿,以及浓郁的异世界气息——和几个月前的一模一样。
看了几分钟,青铜龙就放弃了研究,将其丢在了旁边的雪地里。
地球这边,大家看着屏幕上的反馈信息,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质点再次丢失,没法传送回来了。
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于是,在一个简短的事故检讨会后,项目组决定召回所有正在休息的人员,将全部图纸和原理进行完整的复核检查。
“有必要那么急吗?”阿斯克问旁边的茅中炜。
虽说他自己确实很想回去,尤其是得知这边的一天就是那边的一年后,但是对于项目组的迫切推进,他却有些不是很理解。
“这里面有两个问题。”茅中炜竖起两根手指,“第一,国际形势的需要。”
“你以为你的出现,对外能永远瞒下来吗?一旦你这边的存在暴露,国际上肯定会对此进行施压,所以我们得尽快将你送回去,然后迅速争取到技术爆炸的时间窗口。”
“第二,你身体里的异次元量子问题。”
“人类的身体无时无刻不在进行新陈代谢,你的身体也不例外。在这边待得越久,你体内的异次元量子就逸散得越多,除非我们将你24h装在引力势阱量子捕获机里,否则这个过程是无法避免的。”
“所以,趁着你这个样本还能发挥作用的时候,尽快推进项目的最后一步,如果出了什么问题也好排查解决。”
“原来如此。”阿斯克沉吟说道,“我还以为你们是担心我在这边待得太久,和那边团员的关系生疏了呢。”
茅中炜:………………
确实有这个意思,你要是猜到了就放在心里,能不能别说出来啊?
毕竟帮人开后宫这件事情,说出来我们也是尴尬得很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