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qu232火熱都市小說 重生南非當警察 ptt-1030 天下烏鴉一般黑分享-s3tmu

重生南非當警察
小說推薦重生南非當警察
赛义德算不上不惜血本,最多是崽卖爷田不心疼,以前的奥斯曼帝国已经不复存在,如果不能顺利复国,那么赛义德的承诺就是镜花水月。
罗克肯定不会被赛义德三言两语忽悠住,帮助赛义德对罗克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黑海出海口目前处于“海峡管理委员会”的实际控制中,这对于南部非洲并没有影响。
巴尔干半岛并不是南部非洲的核心利益,近东才是。
甚至说的具体一点,近东的石油才是。
罗克才不在乎黑海出海口控制在谁手里。
送走赛义德,后面排队等待罗克接见的还有汤姆·杜邦和小野申一。
杜邦家族得到确切消息,尼亚萨兰军工正在进行人工合成橡胶、尼龙、以及塑料等方面的研究,这些研究项目和杜邦化工的经营范围高度重合。
杜邦家族的掌门人皮埃尔·杜邦认为,在得到了大量德国科学家之后,尼亚萨兰军工在化工领域的实力可能远在杜邦化工之上,所以皮埃尔·杜邦才会让汤姆·杜邦来到尼亚萨兰,寻求和尼亚萨兰军工的深入合作。
德国在化工领域内的实力,在世界大战期间展现的淋漓尽致,如果没有德国科学家的努力,处于封锁状态的德国不可能坚持四年之久。
世界大战爆发后,由于德国的海岸线被封锁,所以德国无法得到天然橡胶,于是德国人就采用二甲基丁二烯聚合而成甲基橡胶,这种橡胶可以大量生产,而且价格低廉。
世界大战期间,德国大约生产了2500吨甲基橡胶,尽管这种橡胶的耐压性能不理想,这方面距离天然橡胶有很大差距,但它毕竟是第一种具有实用价值的合成橡胶。
和德国不同,尼亚萨兰可能是全世界获得天然橡胶最便利的国家,维多利亚州和迪亚士州有大片的橡胶园,东印度更是全球著名的橡胶产地,但是在很多应用上,人工合成橡胶具有很多天然橡胶不具备的优势,比天然橡胶表现更优秀,所以尼亚萨兰军工才会不遗余力的进行合成橡胶方面的研究。
比如尼亚萨兰军工正在研究的氯丁橡胶,就具有天然橡胶所不具备的一些抗腐蚀性能,氯丁橡胶对于汽油之类的有机溶剂具有较高的抗腐蚀性能,不像天然橡胶那样容易软化和膨胀。
所以在类似导油软管这方面的应用,氯丁橡胶就比天然橡胶更合适。
不管是从经济实力上,还是从科技实力上,杜邦家族都和尼亚萨兰军工有着极大差距,所以杜邦家族才会主动寻求和尼亚萨兰军工的合作。
“如果我同意和杜邦家族的合作,汤姆,我能得到什么?”罗克和汤姆·杜邦不客气,英国和美国关系特殊,罗克和美国人合作没有顾虑。
“勋爵,如果您选择和杜邦家族合作,那么您将永远获得杜邦家族的友谊。”汤姆·杜邦毫不犹豫。
罗克顿时兴致缺缺。
友谊!
糊弄谁呢?
资本家怎么可能有友谊,罗克和小斯之间的友谊都需要利益巩固,如果罗得西亚和尼亚萨兰之间发生利益冲突,那么看看罗克和小斯的友谊还会不会牢不可破。
所以罗克才早早和小斯划清界限,南非公司不涉足军工,尼亚萨兰不涉足食品,这样虽然不能完全消除矛盾,但至少最大程度上保证罗克和小斯之间不发生利益冲突。
当然了,在罗克和小斯采取交叉控股之后,发生矛盾的隐患进一步降低,罗克和小斯之间的关系更亲密,如果小斯能和罗克进一步联姻,到那时罗克和小斯之间的关系还会更进一步。
但是同样不会是牢不可破。
“我们可以联合投资化工厂,尼亚萨兰的工厂属于您,美国的工厂属于杜邦——”汤姆·杜邦继续加码,不过罗克依然兴趣不大。
罗克不缺钱,试图用钱说服罗克让步是徒劳,投资化工厂又不需要多少钱,而且汤姆·杜邦的这个提议有陷阱,如果罗克同意了这个方案,那么汤姆·杜邦接下来就应该要求划分市场了。
虽然英联邦内的市场已经足够大,但是罗克依然不愿意放弃美国市场。
市场保护这种东西,对于罗克这种资本家来说其实也没用,美国国内现在就有很多企业,实际上都是罗克投资的,英国国内也有很多企业来自美国资本。
当然了,这种跨国公司大多都是民用领域,特殊行业还是有保护制度的,比如阿丹公司的石油就很难卖到美国去,美国的福特汽车也无法进入英联邦。
福特哭晕在厕所,如果福特汽车也能卖一万镑,福特才不会生产300美元的T型车。
“——如果我们可以合作,那么我们可以共享双方获得的专利。”汤姆·福特终于说到罗克感兴趣的地方,杜邦家族总算不是一无是处。
“塑料,酚醛塑料,我需要酚醛塑料的授权。”罗克下手狠,酚醛塑料是第一种完全合成的塑料,1907年7月14日,美籍比利时人列奥·亨德里克·贝克兰获得了酚醛塑料的专利。
说到酚醛塑料,还有一个插曲,就在贝克兰提交酚醛塑料专利的同时,英国的詹姆斯·斯温伯恩爵士也向英国专利局提交了酚醛塑料的发明专利,时间只比贝克兰晚了一天。
科学研究就是这么残酷,别管斯温伯恩爵士在酚醛塑料花了多少时间和金钱,晚了一天就血本无归,所有前期投入全部付诸东流。
也不能说全部付诸东流吧,现在市场上也有很多假冒的酚醛塑料,逼着贝克兰被迫注册品牌,和价格更低廉的假冒酚醛塑料竞争。
酚醛塑料是优秀的热固性塑料,广泛用作电绝缘材料、家具零件、日用品、工艺品等领域。
尼亚萨兰境内的企业对于塑料的需求量很大,而且呈现出越来越大的趋势,以罗克现在的身份,不可能拉下面子投资工厂生产没有获得授权的酚醛塑料,虽然这些塑料的性能都差不多。
贝克兰的专利要到1926年才失去保护期,
“勋爵,酚醛塑料的专利权在贝克莱特公司,并不在杜邦——”汤姆·杜邦为难,罗克才是真正的人狠话不多。
罗克微笑,杜邦家族的黑料罗克也知道不少,专利权这种东西对于杜邦家族来说根本不是问题。
话说在尤金·杜邦时代,杜邦公司有个老职员瓦德尔,曾经担任过营业部负责人。
后来尤金去世后,瓦德尔自立门户,创办了一家“巴卡伊火药公司”,开始了和杜邦公司之间的竞争。
这时候汤姆·杜邦的父亲皮埃尔·杜邦派人去和瓦德尔谈判,打算买下瓦德尔的公司。
瓦德尔拒绝杜邦公司的收购,巴卡伊火药公司的业务也越来越多,打破了杜邦家族对火药行业的垄断。
但是没过多久,巴卡伊火药公司突然发生了爆炸,公司倒闭。
如果说瓦德尔是外人,那么杜邦家族对待自己人也一样毫不留情。
皮埃尔·杜邦成为杜邦家族的掌门人之后,前任总裁尤金的女婿佩顿,在加利福尼亚经营着一家名叫“佩顿”的中型黑色火药工厂。
尤金是皮埃尔的堂叔,佩顿是尤金的女婿,这么算,皮埃尔和佩顿也是亲戚,不过皮埃尔连自己的表妹也不放过,强行购买佩顿的公司。
这个收购案一度闹上法庭,但是佩顿最终还是无奈屈服,公司被杜邦家族收购。
在塑料领域内,贝克莱特公司或许很强大,但是和强大的杜邦家族相比,贝克莱特公司不值一提。
罗克相信只要杜邦家族想要,就一定能得到酚醛塑料的专利,至于杜邦家族使用什么方式得到专利,那就不是罗克能控制的了。
“汤姆,我只要酚醛塑料在英联邦的生产销售权。”罗克并不是强买强卖,拿到生产销售权,罗克会支付相应的费用,并不是吃霸王餐。
之前尼亚萨兰的企业也找过贝克莱特公司,希望从贝克莱特公司获得授权。
但是贝克兰是个很固执的人,他只同意向尼亚萨兰销售酚醛塑料,并不同意把酚醛塑料的专利授予尼亚萨兰的企业。
这让罗克很恼火。
现在的罗克,习惯于把生产销售的所有环节都控制在自己手里,不会让任何一个环节受制于人,酚醛塑料的应用范围很广泛,罗克不在乎那点专利费用,但是罗克怀疑美国人的信用。
美国人一贯见利忘义反复无常,如果尼亚萨兰的企业没有酚醛塑料的授权,万一某天贝克兰要涨价,或者是以酚醛塑料为手段威胁尼亚萨兰的企业,到那时尼亚萨兰境内的企业怎么办?
别以为这种事美国人干不出来,换成是罗克,罗克只要有需要也会这样做。
最近的例子,罗克以中断对英国舰载机的技术支持,逼迫海军部放弃对查戈斯群岛的要求,如果英国本土企业掌握舰载机的相关要求,那么罗克也就失去了逼迫海军部的资本。
ps:骂我是三更兽的某位执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