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vtr精品玄幻小說 戰錘王座 二哈傳說-第84章 血色陰謀推薦-p6pcn

戰錘王座
小說推薦戰錘王座
冷雨纷飞,将班达加皇宫的宫墙洗刷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没有了往日的喧嚣,这对于丹尼斯来说,多少是有些不适应的。她想,或许自己还是喜欢热闹一些,宫墙之内多少还是寂寞冷清了一些。或许,喧闹的黑锤堡,那个她从小长大的地方,才是适合自己的?或许自己应该成为一个普通的贵族公主,领主之女,选择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而不是坐在这冰冷的宫殿里,参与永不停歇的权斗。
只是,这种想法仅仅只有一瞬间,理智便将它们统统扫去,自己选择的路,走到今日,已是没有回头路。唉,要是鲍里斯在身边该多好……
可惜,那个男人已经放弃了他们之间的感情。她爱他,同时也恨他。以前不懂什么叫做爱恨交织,而现在,自己切身体会到了。
早餐,丹尼斯给自己点了两个鸡蛋,一条奶油面包,还有一杯蜂蜜水。简单而不粗糙,一直以来,丹尼斯都牢记父亲的教诲,生活不能太奢侈,自己是王后,一言一行代表着王室的形象,要求民众怎么做,首先自己必须先做到。
仆人将早餐送上来的时候,丹尼斯敲碎了第二个鸡蛋,却发现里面是一只血肉模糊、半成型的小鸡,不禁感到肠胃阵阵作呕。她本想大声训斥,话到嘴边却压制了下来。
而一旁的仆人早已被吓得瑟瑟发抖。
“把它换掉,拿个新的来。”
不料丹尼斯只是简单说到。
被吓得一脸惨白的仆人连忙照做。
空气寒冷,烛光微弱。王后倒吸了一口冷气,却没有感到多少舒适,身为冰霜女巫的她,已是好久没有去过魔法学院练习了。
真是倒霉的一天……丹尼斯对自己说到。刚说完,门外便传来了皇家守卫官维吉尔的声音——
“王后殿下,大公爵萨姆伊尔求见。”
果然,麻烦来了。丹尼斯对自己说到。
“让他进来。”
……
很快,身着华丽衣裳的“叔父”便迈着愉快的脚步来到了接待室。王后的接待室。这里,是丹尼斯处理公务的地方。
“好久没见啊,我可爱的侄媳。你看起来又漂亮了。”
萨姆伊尔眯起眼睛笑着说。
而丹尼斯却直感到恶心。“恐怕没有多久,上周我们才在御前会议上见面,叔父您的记性可真是不怎样啊。”
丹尼斯微笑到。
“噢噢,对的,对的,我差点给忘了,那次,你穿的绿色天鹅绒外套,貂皮披风。嗯嗯,对的,对的。”
萨姆伊尔笑着,丝毫没有一丝客气的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
“这里有点小冷呢。”
萨姆伊尔说着,望向四周。空荡荡的房间内没有一个火盆,只有几盏蜡烛散发着微弱的光芒。丹尼斯是霜寒女巫,身边的女仆也是,自己不会觉得寒冷。但是对于萨姆伊尔这种上了年纪的人来说,便有点吃不消了。
“把火盆端进来。”
丹尼斯吩咐周围的仆人到。
木炭在镀金圆盆里燃烧,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萨姆伊尔连忙伸出那双细嫩肥大的双手放在火盆上方取暖。
“说吧,叔父,今天找我,有什么吩咐?”
丹尼斯开着玩笑说到。
“吩咐不敢,你可是王后。”
“再怎样,也要叫你一声叔父。”
丹尼斯话里有话的挑刺到,萨姆伊尔很快就听出来了。不过老谋深算的他在这位小侄媳面前装了傻。
“可惜帕维尔不争气,他好像并不想维护我们之间这种亲情纽带。”
萨姆伊尔皱起眉头说到。
“关于那些流言我听说了,我想有一天我会找帕维尔说明白的。他本应代表王室形象……”
丹尼斯咬着嘴唇说到。尽管已经将爱给了鲍里斯,但是在内心深处,她仍然不想帕维尔堕落,为了王国的稳定,她必须维持与帕维尔的夫妻关系,哪怕只是表面上的夫妻。
“我这位侄子我是太了解他了。我看着他长大的,他的性格,他的兴趣爱好,他的品性,我都太了解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可怜的侄媳,我只能说你当初的决定太仓促,太情绪化了。烂泥是扶不上墙的。抱歉,我本不该如此说自己的侄子,但是他实在……”
萨姆伊尔做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惋惜模样。同时又对丹尼斯报以怜爱惋惜的目光。一番操作下来,丹尼斯却也有点放松警惕了,但是想到萨姆伊尔以往的所作所为,丹尼斯还是冷静沉稳了下来,老狐狸可是从来没有安什么好心。对王位的窥视,对财富地位的渴望已经深入萨姆伊尔的骨髓。
“尽管如此,我们仍然要对沙皇报以尊重。我会努力让他重新走上正轨的。”
丹尼斯从凋零的情绪中缓过来,正坐说到。
“唉唉,有些事情是努力可以做到的,有些事,却未必。有些事,我们可以控制自己,有些事,我们却无能为力……人实在太复杂了。”
萨姆伊尔拐弯抹角的说到。这让丹尼斯倍感警觉。凭直觉,她感到今天萨姆伊尔来找自己,目的并不单纯。
“帕维尔天性软弱,从他对抗卡特琳娜中就可以看出。从小被禁锢于皇宫深处,对母亲的话惟命是从。他软弱,做事犹犹豫豫,容易被他人所指使。即便上一刻他听进去你的话了,下一刻可能就变卦了。想改变他这种性格,实在太难了。”
“你想说什么?”
丹尼斯直言到。她不想拐弯抹角,关键是不想和萨姆伊尔这样的人废话。
“我想说,你可以不必再隐藏自己内心的情感。是人,都有追求美好爱情的权力。你和那个男孩的事……”
“住口!”
冰冷带着命令般的言辞打断了萨姆伊尔的话。现场的气氛趋于冰点。火盆里燃烧的木炭也瞬间熄灭了下来。
“不管你承不承认,这是事实。有人已经看到了,并且向我汇报了。鲍里斯是一个优秀的孩子。他值得你去爱……”
“我再说一次,你给我住口!萨姆伊尔公爵,念在你是沙皇叔父的份上,我不与你追究,否则,我会将你关进地牢!”
“你没有权力这么做。而且,帕维尔迟早会知道,全基斯里夫也迟早会知道。只有我,可以帮你隐瞒……”
面对王后丹尼斯那不可遏制的怒火,萨姆伊尔却依旧淡然。没有了火盆,他便将手伸出衣袖,一脸从容。
见状,丹尼斯只觉得事情不简单。萨姆伊尔今天敢来这里挑明此事,证明他早有后手准备。若是今天他走不出这房间,说不定后脚就会有人向帕维尔打报告。而且,若不是掌握一定证据,这家伙不会那么嚣张……
想到这里,丹尼斯不由得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她和鲍里斯的事绝对不能外泄,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知道。否则,她将成为万夫所指,将成为全基斯里夫人唾骂的对象,不仅王后的位置不保,对父亲也会造成不可磨灭的恶劣影响。甚至,整个王国都有可能因此动荡不安。
后果太严重,丹尼斯不得不慎重考虑。而这,便是萨姆伊尔这只老狐狸来找自己的目的。
“你到底想要怎样?”
冷静下来的丹尼斯坐在座位上,盯着萨姆伊尔,冷冷的问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