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yyi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全修真界最奇怪的店鋪 起點-第二百二十六章 我不是淫賊鑒賞-3ofk7

全修真界最奇怪的店鋪
小說推薦全修真界最奇怪的店鋪
说实话,姜离真的觉得,自己不会因为其他人乱七八糟的言论而产生任何情绪波动。
假如其他人背后说的是夸赞的话语,那么就算把姜离夸上了天,姜离的心态也不会飘。
又假如是咒骂的话语,那么就算把姜离骂得不成人形,姜离的眉头也不会皱一下。
可现在,其他人居然都在说姜离是淫贼!
是可忍,孰不可忍!
面对这赤裸裸的污蔑,一向荣辱不惊的姜离嘴角忍不住微微的抽搐,心底还是难免感到一丝纳闷。
“你的意思是,他们都在背后议论我是淫贼?”
大藤义正言辞,无比气愤:“是的老板!我一开始听到这些话后,还忍不住施法教训了那几个污蔑你的人。可最后,我渐渐发现大多数修士都在这样议论,我连教训都教训不过来了!”
得知这个消息后,姜离靠着船型法宝,皱眉沉默,显得有些纳闷。
大藤敏锐地察觉到自己老板的情绪变化,急忙继续传音:
“老板,当时我听到这些传言后气得浑身发抖,全身冒冷汗且手脚冰凉,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这个修真界还能不能好了,我老板才不是什么淫贼……”
见大藤侃侃而谈,姜离连连摆手打断了他。
“行了行了,很明显这就是个误会。你说说看,这谣言究竟从何而起?”
姜离想要得知一件事情,只需运转体内的愿力即可。
可如果大藤消息灵通得知了真相,那姜离也没必要专门为了这种事情消耗愿力。
“老板,这观点是从一个叫玄女宫的修真宗门传出来的。那玄女宫里全都是女性修士,她们宫主是其中的最强者,但目前暂时只有化神初期的修为。”
大藤获得消息的渠道很多,直接介绍起了玄女宫。
姜离听到一些关键词,有些疑惑:“暂时只有?莫非那宫主的修为其实不止如此?”
“是啊老板,以前她可是化神中期,只是最近道心遭到重创,领悟的法则也发生了动摇,这才让修为倒退了一个小境界。”
“为什么会这样呢?”
“听玄女宫的弟子说,这一切都是因为有人偷看了她沐浴,破坏了她的道心。”
“啧,化神中期在赵国可是顶尖的存在,谁胆子这么大居然敢偷看她洗澡?”
大藤眨眨眼,有些尴尬。
“老板,她们言辞统一,都说是你偷看的。”
姜离:“……”
……
洞府秘境几乎吸引了所有超凡存在,有各宗门提前到来静候开启,也有不同地方的散修、妖修等慕名而来,区别只在于来得早和来得晚罢了。
附近地界的修行之辈如此密集,信息交流的速度也达到了巅峰。
玄女宫的宫主还未到来,但她被神秘店铺的主人偷看洗澡这件事,早已被先行到来的弟子们传了个遍。
背地里看笑话和凑热闹的修真者很多,但也有很多修真者头脑清醒,察觉到了蹊跷。
这玄女宫上下修士都修炼着冰清至纯的功法,宫主被偷看洗澡完全就是丑闻,更何况她还因此跌落了境界,这就更不利于玄女宫在修真界的发展了。
——修真界弱肉强食,哪有人会大肆宣传自己跌落了境界?
就在吃瓜群众们思索蹊跷之处的同时,在距离洞府秘境百里外的地方,数只奇珍瑞兽拉着一架巨大马车腾空而起。
马车周边则有玄女宫的一批弟子御剑飞驰,跟随着马车一同赶往洞府秘境。
一位弟子御剑靠近,对马车内的人说道:“宫主,您吩咐的事情我们已经做了,现在消息都已经传开了。”
而后,马车内传出清冷的声音。
“嗯,做的不错。”
这位弟子显得有些纳闷,犹豫片刻后还是忍不住开口。
“宫主,弟子还是不明白,咱们为何要大肆宣扬这件事情……”
不止是她,其他弟子也不知道宫主为什么要宣传“神秘商人是淫贼”这件事。
而玄女宫宫主也没打算解释,隔着马车窗口的清纱,轻启朱唇。
“我做事,还需要经过你的批准吗?”
“当然不是!……是弟子鲁莽了!”
这位弟子急忙打算退去,生怕惹得宫主不喜。
而这时玄女宫宫主却蓦然叫住了她:“对了,那神秘商人,是否已经到达了洞府秘境?”
“宫主,那神秘商人还没到,不过他的手下好像已经到了,正在那大肆贩卖着各种奇特的商品。”
听到神秘商人并未抵达,这位宫主眼眸中闪过了一丝哀伤幽怨,但毕竟隔着马车清纱,这位弟子自然察觉不到。
“行了,退下吧。”
“是!”
玄女宫宫主性情冰冷高傲,弟子们自然都是无比敬畏,不敢有任何冒犯。
这也更让她们疑惑,为什么高贵的宫主会特意宣传这种丑闻。

众人赶着路,陡然间,玄女宫宫主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猛地看向四周。
没有任何征兆,她感觉天地事物流转,整个人娇躯一顿,居然直接出现在一个特殊的空间里!
此处地面上铺着崭新的青石板,其中隐隐透露着光芒指引着方向。在道路尽头则是一个挂着大红灯笼的普通房屋,那大红灯笼隐隐流露着红光,散发着温暖的光芒。
——这里正是姜离的店铺!
天上的小蛟龙依然在卖力地造云彩,空间边缘的魔尊小竹也不断劈着逼近的空间裂缝。
店铺的门口经常会凭空出现新的客人,他俩其实早已经见怪不怪了。
可这次他俩视线一瞄,目光都不由自主地停在了这位新客人身上,被深深地吸引。
这新客人一身乌金凤纹百鸟裙,内衬淡粉锦缎裹胸,腰系一条金腰带,将窈窕的身段轮廓暴露而出。
粉嫩的耳旁轻轻摇晃着鎏金耳坠,头上一支嵌珠金簪挽住乌黑的秀发盘起成型……一切都显得那么熠熠生辉,映衬得她整个人都仿佛闪烁起金光,华丽高贵。
“啧,这人挺漂亮的。”
牧小竹凌空而立,扛着大刀看向这位新客人的容颜,忍不住啧啧称赞。
玄女宫宫主目光则是平静地打量四周,依旧是那副高贵冷傲、不可亵渎的样子。
“这里是哪?”
蓦然间,她看到面前的房屋大门打开,一个戴着漆黑面具的男子走了出来。
这面具人似乎有些无奈。
“客人……其实只要你意愿强烈,你我早晚都能相见。你又何必传播谣言说我是淫贼,以此吸引我的注意力呢?”
玄女宫宫主长睫一颤,怔怔地看着神秘面具人缓缓走近,内心似乎荡漾起了奇特的情绪波动。
“莫非你就是……”
面具姜离无奈点头,面具下的表情有些哭笑不得。
“嗯,正是你口中的淫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