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zzh小說 萬法無咎 起點-第一百零二章 潤物無聲 消長之衡鑒賞-665xj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
隐宗一方哨塔之内,此时忽地热闹了起来。
孔戎妖王、南晋妖王、马光妖王、公盛良妖王等人座下,立着十余位元婴修士,其等不住的接受几位妖王的问询。
这十余人,正是和归无咎、秦梦霖、魏清绮三队合力,一同进入附界的孔雀、天马、赤魅三族修士。
和归无咎这一阵相同。
秦梦霖、魏清绮领衔的两队人,入阵之后同样未曾察觉到一个敌手。
略微等候了一段时间,七道强盛的气机一同显现。
而归、秦,魏三人,亦是做出了相同的抉择。
不过,稍可值得注意的是,秦梦霖与归无咎一般,是在七道气机显露的一瞬,立刻决断。让孔覃、马振等人分别退去。
而魏清绮似乎动作更快。
据几位赤魅一族嫡传回顾细节。在界中七道气机尚未显露时,魏清绮便独自寻到一处幽僻地界,取出两方锦帕,以指作画,在其中涂抹了一阵。然后断然命其余六人回返。
赤魅一族诸人虽然犹豫,但最终不得不听从。只在引动信符、即将离界的一瞬,六人才隐约感受到七道强盛气机——
也只是惊鸿一瞥罢了,论消息之准,这一组六人远不若孔雀、天马两族嫡传。此时三组人手汇聚一堂,分别说明情形,他们才弄清楚更多的细节,知晓最后朦胧感应的强盛气机,竟是步虚境界。
孔戎妖王仔细询问一阵,肃然道:“果真是二转之境?”
孔郊沉吟已久,终于以肯定的语气答道:“其明显强于‘错合炼’的对手,但是较‘五方卫’似稍弱一些。但若划定等阶,其等明显更应当属于后者之层次。”
孔覃等人亦随声符合。
所谓“错合炼”,正是指孔雀一族中和诸多嫡传完成跨境挑战比试的一转之境者。至于“五方卫”,乃是孔雀一族九大巨城中的精锐卫士,功行在二转之境中也是佼佼者。因为三转之境者或者在蛰眠破境的过程中,或者为了此事悉心筹备。所以“五方卫”精锐,已是妖王上修之下的中坚力量。
孔郊等人认准了对手更近乎于“五方卫”层次,那就是拿准了其是步虚境界。
姚纯上真将两家约定符契的附卷取之来看。
果然,当中文字只言道双方各遣七人入阵相斗,并无一语提及“元婴”二字以设限制。
所谓入辅阵相斗者必是元婴修士,乃是依据“清浊玄象”的特点,所产生的必然认识。
在不可能做文章的地方突破,这一回可以说是圣教祖庭技高一筹。
局面急转直下,也唯有期望归无咎等人能够力挽狂澜,创造奇迹了。
孔戎妖王、马光妖王冷静下来后,倒是依旧保持镇定。但是里凫一族南晋妖王,却明显有些心事。
公良盛妖王宽慰道:“本族申屠鸿、宗政嗣两位嫡传,亦与贵族箴石、天马一族马援等同入一阵。单论这几人身上的护身手段,三家首席,岂可轻侮?再者说,几位皆是道念纯熟之精锐,能否一战,自有判断。”
马光妖王心中本也有几分沉重。此时听闻公良盛妖王之言,精神一振,连忙道:“道友之言甚是。若是局面不能坚持,几位嫡传自然会退了出来。既然到目前为止其并未退出,就说明战局尚有可堪周旋之处。”
但南晋妖王似乎心意之动并不在此,闻言亦只是微微摇头而已。
……
秦梦霖处。
七位圣教神道修士,以一位白面紫须的年轻道人为首,组成一个若即若离、但是又能够相互照应的阵势,呈自由流动之局,缓缓搜索着什么。
估摸着七人之遁速,大约只与筑基修士相若,和他们的深湛修为并不匹配。
少顷,其中一人身畔,出现一个袅娜身影。双掌合印,使一道清微剑气击来。
其余六人只是略微看了一眼,并不出手援护。那遭遇突袭之人,看着亦甚是从容的动用神通,将这一击挡下。
此界之中的战斗,其最初过程与归无咎处相同。
归无咎炼成第二枚圆满状态的“反吞双子珠”后,原本自拍卖会上所得的那一枚,本拟待黄希音成长起来后,其独自外出游历时,交由她作为一件护身之物。不过考虑到本次斗战的特殊性,为了最大限度的保证战力,便暂时交给秦梦霖保管。
虽无“拾遗书简”与之匹配,但秦梦霖另外驱使一件阴阳道宝物,倒也产生了相似的妙用。
这一沾即走、时隐时现的战法,与归无咎那一场如出一辙。但是秦梦霖的试探性攻击,明显较归无咎更加频繁。
秦梦霖身躯再度隐遁之后,那位处七人阵型中央的紫须道人,和刚刚与秦梦霖交手的那人,相视一笑。
紫须道人,名为蒲子嵘;与秦梦霖交手的这人,名为岑高义。
不止是蒲子嵘、岑高义二人。其余五人面上亦是挂着若有若无的微笑,好似甚是轻松愉悦。
他们的心情,诚可谓天上地下,经历一场转折。
最初入阵之时,其等对手显露真容后,蒲子嵘七人,无不心中暗呼倒霉。
因为相斗之前,圣教一方的大能,与四队神道修士有过吩咐。若是遇见其余对手也就罢了。和秦梦霖相争的那一组,下手须有分寸。尽管阴阳道中的护身手段必不至于有所疏忽。但凡事就怕意外,若是秦梦霖有所闪失,后果相当麻烦。
最好是联合行事,以寻到浊气之象为第一目的。若是秦梦霖来争,分兵挡下也就是了。
若说与归无咎、秦梦霖这一层次的人物痛痛快快战上一场,蒲子嵘等人自然欢喜不尽。可是和如此境界的人物比划,还要容让留手,那就不是一件轻易可以掌握的事情。
纵然几位上真、大帝言之凿凿,七人中任意一人皆不在归、秦之下,以七敌一,做到此事不难。但是入阵四队人马二十八人,无一不是将和秦梦霖对阵视作苦差,暗暗祷告这“馅饼”千万不要落在自己头上。
谁也不肯戴着镣铐跳舞。
但是尝试了实战滋味之后,蒲子嵘等人此时的心情,彻底翻转。
休看现在他们对于秦梦霖的游斗之法似乎习以为常。但秦梦霖第一回动用此术时,诚可谓奇绝诡秘,出人意表。所使神通,亦是一门相当惊人的大神通道术。在谁也没有想到的角度突施冷箭,直取蒲子嵘,俨然是要擒贼擒王。
在那一瞬间,其余数人,皆是愣住一瞬,不及做出反应。
蒲子嵘亦觉脑海之中一“噔”,出手似乎迟滞了些,并未臻至最佳状态。一身法力,仓促之间也并未使到十分。
一个冷颤之下,蒲子嵘几乎以为自己便要折在这里。
但是下一瞬,蒲子嵘惊异的发现,自己不过使出了八九成实力的随手一挡,竟将秦梦霖用心极深的一击挡了下来。
这对于七人之信心,是一个极大的提振。
很快,七人皆是从对上秦梦霖的“自叹倒霉”心态之中走了出来,恢复到了韩腾等人和归无咎作战时的水准。
其后进一步的斗战,分别与秦梦霖交手一次之后,七人心中愈发确信——
只消动用八九成力,便足以一对一挡下秦梦霖的突袭。
如今看到秦梦霖费尽心力的一击,在己方眼中宛若隔靴搔痒一般,毫无威胁。蒲子嵘等人心中,亦不由地笑逐颜开,生出万丈豪情。
正遐想间,秦梦霖再度显身。
不过,这一回她并未欺到七人中任一一人的侧后,而是径直出现在七人的正前方。
清意明心。
分袭七人。
蒲子嵘一愕,你一对一亦不能胜,遑论以一敌七?这是自暴自弃了么?
心中不由对秦梦霖也看轻了几分。
说什么旷世天骄……纵然你修道资质再惊人,在顺风顺水时是如何的智珠在握、动静通神。其实都只是光环笼罩下的假象罢了。唯有到了逆境时,才能看出其心意终究有缺。
发现了这一重道理,蒲子嵘甚是得意,几乎感到自己心境锤炼,又上升了一层。
但一息之后,随着丹田之中一阵剧痛传来——
他脑海之中电光一闪,经历了不止是漫长还是短暂的一瞬之后,他知道自己错了。
不止是蒲子嵘,当先受剑的另外两人,亦是身受重创,自云头跌落。
岑高义等另外四人,心胆俱裂之下,再无丝毫斗志,连忙转身遁逃。
秦梦霖也不去追赶,只暗暗摇头低语道:“胜之不武。想来无咎和清绮处,会难上许多吧?”
整个作战过程,都是一个完整的“局”。
从最初看似处心积虑的雷霆一击开始,其结果如何,秦梦霖都早已料到。
其后她反复攻击、骚扰二百余次,表面上的无功而返,其实隐藏着绝大的玄机。
蒲子嵘等人以为自己每一击皆已使出了八九成力。但是他们去并未发现,秦梦霖的每一击,都在编造着一张幻术罗网。其实秦梦霖之后的每一击,所用法力都渐次减少,引动着蒲子嵘等人的抵挡之力也渐渐减少,只是其等却是懵然不觉。
经过二百余招铺垫之后,其实秦梦霖的最后一击,已经真正恢复了十成法力。但蒲子嵘等人自以为的“八九成力”,已是不知不觉中削减了九成。
他们实际上是以一成力与秦梦霖放对。
纵然有相当于步虚初期的境界,又如何能够抵挡?
归无咎和秦梦霖的战法殊途同归。欲要致胜,唯有攻心。
只是归无咎的手段霸道酷烈,如雷霆天降;而秦梦霖的手法却绵润如雨,润物无声。
神通固然无有高下,但秦梦霖自知,这一场,自己是占了便宜的。
和七人放对之初,她便敏锐的发现。囿于自己阴阳道传人的身份,蒲子嵘等七人似乎有些束手束脚。此辈心境之中的破绽,必然也较归无咎、魏清绮的对手更大!
和这种特殊的对手交战,在秦梦霖心中,算不上“以弱胜强”。
……
两宗嫡传所聚界域之内。
音潮滚滚,响盈四表。刚健雄阔之处,草木为折,风沙四溢。
利大人盘膝而坐,调养气机,不再关注此刻之战局。
圣教祖庭将这一手牌露了出来,此战可谓是胜定了。
粗粗分析局面,圣教最顶尖的人物,是利大人、席榛子二位;但隐宗一方除了荀申、陆乘文之外,却有孔萱这外援。但以功行而论,利、席二人明显较孔、陆胜过一些。是以胜负之数,不大好说。
但利大人却知:并非是以二对三,是以三对三。
战场之内,营造出惊人声势者,正是圣教第三嫡传,摩永工。
除了他双手持印,名为“五音钟”、又号称“虎啸山林”的神通,更无一法,能够营造出如此无休无止的攻势!
利、荀二人战后,孔萱下场。
孔萱动用一门秘法,气机盛盈已极。到了她现今的层次,哪怕只是将修为略微提高,都是惊世骇俗的秘法。大约是孔雀一族的根本底牌之一了吧?
利大人感受分明——若是自己身心无瑕,依旧可以勉强击败孔萱。但只消自己略有微瑕,又不能动用丹元振本之法,便不能胜。
看清形势之后,利大人索性认负。
隐宗诸位嫡传,本以为将会是席榛子连挑二人之局,旁人已插不上手。却没有想到,圣教方下场的偏偏是摩永工。
摩永工的底细,当初与荀申作让子之争时便已言明。若教他将“五音钟”蓄势圆满,全力绽放。足可与利大人、席榛子打一个平手。但是此时并无让子一说,以孔萱的修为,在摩永工蓄势的过程中,轻而易举便能将他击倒。
摩永工之所以敢于下场,底牌也终于彰显。
他作法之时,头顶隐现出一顶金冠,垂下明光二十四道,将摩永工牢牢护佑。
此宝护身时间之短长,恰好与摩永工动用“五音钟”之术的准备时间,完全等同!
孔萱连使十五种上乘神通抢攻,皆不能破其壁垒。
一刻钟之后,风平浪静。
一记完整的“五音钟”神通打完。
摩永工面上尽是欣慰之色,大局定矣。
尽管使出这一式之后,短时间内他也彻底失去了战力。但是观看对面孔萱的形象,双颊殷红,步履蹒跚,似乎一口气连饮了十七八碗美酒佳酿。很显然,在短时间内同样难以再战。
“在天玄境之前可与利大人、席榛子相抗衡”,这一句话,既是摩永工的骄傲,亦是无奈。因为他知道,自己与利、席二人相较,论潜力本不足以相提并论。只是机缘巧合之下,秘宝秘法相合,造就了这短暂而虚假的“辉煌”。
今日,这鸡肋般的名号兑现作用。力战孔萱,为圣教立下殊勋,竟让摩永工瞬间生出“此生无憾”的念头来。
如今双方主力,各自剩下席榛子和陆乘文。休说陆乘文的根基较席榛子似要略逊半筹。就是二人层次相若,以陆乘文晋阶元婴不过数十载的修为,明显尚未积蓄圆满。又如何是席榛子的对手?
正念起时,陆乘文动了。
他似乎唯恐孔萱从空中跌落下来,遁光直上,竟是将孔萱拦腰抱住,接回本阵。
二人相视一笑。
他这一动,席榛子原本散漫无定的目光,忽然锐利。
因为她发现一桩奇事。
陆乘文、孔萱二人,似乎构成了一个奇妙的关系,像是……一件天平和跷板?
一头低落下去,另一头必定会昂扬而上,维持着一种奇妙的均衡之变。
和“五音钟”拼了一个两败俱伤之后,孔萱一身气机,跌落到了极低点。但陆乘文却无端的气机大盛,几乎便要成为自己的劲敌。
一阴一阳,一起一伏。
利大人也甚感诧异。
没想到对方还埋伏了这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