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90zlr非常不錯小說 蘭若仙緣 ptt-第三五七章 燒屍相伴-yab09

蘭若仙緣
小說推薦蘭若仙緣
留下那具坍塌的空壳尸体。
危机感涌上心头。
无生也跟着消失不见。
他刚刚站立过的地方出现了一只手掌,如鸡爪一般。源自一团漂浮在半空之中的黑色。
“我觉得我们可以谈谈。”
无生的声音响起。
掌按乾坤,
一掌将那个鬼物定住。
手掌感觉到了刺骨的阴寒。
杀,回答他的还是这一个字。
“脾气这么暴躁,实在是不好。”
那怪物猛地探手,无生只觉得掌心一阵疼痛,就好像让人用刀刺了一下子。
手掌一松,那怪物就逃离了掌控,接着消失不见,回到了那还站立着的尸体的地方。
“你要做什么?”
眼看着怪物伸手要去什么东西,一道佛光,一下子将它打飞了出去,滚落在地上,这个时候才看到了它的全貌。
大小如婴孩,浑身青黑,皮肤如老树,双臂过膝,眼如恶鬼罗刹。
“从哪里来的这样的怪物。”
一生凄厉的吼叫之后,伸手一抓,明明和无生隔着至少还有十丈远,却突然一只黑色的手掌出现在他的身前,被他一佛掌挡住。
“法术?”
抬头再看,那个怪物已经消失不见。
无生没急着追,而是继续守在那县令的尸身旁边。
他身上应该还有什么东西。
看到了,在撕裂的袖袍之中,他看到了一个“如意袋”,伸手就将它取下。
几乎是同时,他心头一跳,脚下的大地裂开,探出一直黑色的手臂,五指如鸡爪。
“还给我!”那鬼物从土中钻出来,暴跳如雷。
“看样子这里面应该有什东西对你来说十分的重要,既然如此,那我先帮你收好,等你情绪稳定之后再给你,如何?”
那怪物身上的突然爆发出惊人的黑气,四散开来,如同无数条黑色的缎带,其中有数百只怪手朝着无生伸了过来。
唵,
一声真言。
接着一声轻响,白金色的亮光闪耀,佛剑出鞘。
剑光纵横,将那些黑气斩断,
掌按乾坤,
那怪物尚未来得及反应被无生一手定住。
无生遥遥一指。
叫声、风声似乎在这一刻停顿,半空之中好似有一道清辉撒过,
刚刚失神的头颅当中一点光辉,然后凹陷了下去,破碎开来,黑气翻涌汇聚向那破碎的地方,似乎想要将其填补、缝合。
就像是用纸来包火,捧着泥土阻挡奔涌的江流,于事无补。
那狰狞、让人恶心的头颅裂开,就像破碎的西瓜,耷拉在那里,红白流了一地。
“这是个什么怪物啊?”
无生盯着蹲伏在地上的怪物身体,头颅已经破裂,还剩下半个,看着却真如一个鬼婴一般。
夺舍夺舍,原来不是神魂夺舍,而是将其自身的肉体与神魂一同夺舍!
这具尸体绝对不能留下,
无生从山中找来了木柴,点起了火,连同先前的那具无头尸体一同扔在里面。
烈焰熊熊之中,两大一小三具尸体却是不见丝毫的损伤,无论无生如何添柴都是如此,仿佛那是三块寒铁,烈焰也无法将他们炼化。
传闻殭尸修行到了一定的境界之后便是铜皮铁骨,不单单是刀剑难上,而且不惧凡火,纵跳如飞,这具殭尸显然修为已经到了这一步了,这普通的火焰已经伤不得他,至于那另外一个邪修,所练的神通肯定是更为邪门。
无生想了想,伸出手指,指尖荧光一点,虚空画咒,如龙飞,他身前半空之中,佛光一道游走、交织,组成一道玄妙的佛门法咒。
去,
法咒去如闪电,无风雷之声。
一入那火焰之中,顿时佛光大盛,一道咒化为千道剑、万朵火,落在那三具妖邪的尸体之上,立时将它们斩碎,佛光没入他们的身体之中,硬如钢铁的身体破碎之后燃烧了起来,释放出呛人的黑烟。
无生又添加了一些柴火,尝试着渡了一道法力如那火焰之中,原本不怎么旺的火焰一下子盛大起来,有火从那尸体内部烧了出来。
浓烟滚滚,飘向天际。
无生感觉到火种有一点阴寒,正在抵抗,运法望去,却是那枚“尸丹”,隔空一抓,那枚“尸丹”从火中倒飞出来,被他握在手中,一股迫人的阴寒之气。
“这东西或许邵阳有用。”无生将其收好。
过了约么一个时辰的功夫,火焰渐渐地熄灭,三具已经不成形的尸体,轻轻一碰咔嚓一声,蹦碎之后化为了灰烬。
“可惜了,没法知道他背后的秘密是什么了。”无生暗叹一声。
刚才那个情况,想要生擒这个“邪修”,难度有些大。
不管怎么样,也算是消除了一个隐患。隐患吗,有一个,除掉一个。
他轻轻挥掌,一阵阵风起,吹开灰烬。
确认这三具尸体都没有安全隐患了,无生这才离开,回到了乌伤城的县衙,远远地站在高处一看,县衙之中满是火把,围满了人,县令的房门碎裂,倒在地上,院子之中一棵轻松枯,顶端枯萎、发黑。
他从那些衙役的眼中看到了担忧,发自内心的担忧,看上去那位刚刚死去的县令已经在这些衙役心中留下了印象,很好的印象。
“可惜,你们没看到他真实的面目,否则定然会被吓得晚上睡不着觉。”
看这样子,无生知道自己从邵阳那里要来的灰气是不需要使用了。
那个夺舍的邪修乃是一切之根源,如今他被消灭了,这座城应该会恢复安宁吧?
他站在城楼之上,法眼望去,确定城中再无“尸气”之后方才安心,接着他便准备回兰若寺。
只是临行之前复又转身望了望这座城池,不知为何,他隐约的觉得这件事情没有结束。
从乌伤城回到了兰若寺中,没惊扰在这里帮忙看护寺院的宁长石,他回到了自己的禅房之中,点一盏油灯,坐在窗前,想着夜里发生的事,那个怪异的邪修。
那是个什么东西?
可惜师父不在。
“或许可以找邵阳问问。”
邵阳曾经游历天下,见多识广。
次日,天亮之后,无生和早早起床打扫院落的宁长石打过招呼之后就去了山后,找到了邵阳。
“邵兄,这东西对你有用吗?”他没急着问,而是先将那枚“尸丹”取了出来。
“尸丹!你从哪里得到的这种东西?”邵阳望见之后颇有些吃惊。
“碰到一个邪修,从他身上得来的。”
“这是尸丹,乃是修行数百年的殭尸身体之中结成的内丹,乃是阴极之物,和尚这东西可有用处?”
“没有。”无生摆摆手。
“那能给我吗,它对我修行有些益处。”
“拿去。”
“多谢。”邵阳正色拱手道。
随后和他聊起了昨夜的事情,询问昨夜自己遇到的那个怪物是什么东西。
邵阳听后一愣,然后仔细的想了想。
“照你所讲,应当是一门特别的邪修功法,将自身修成了魔婴,潜伏在凡人身体之中,控制肉身。”
“那为何我以法眼看不出丝毫的魔气?”
“应该是他身上有什么特殊的法宝,遮住了魔气。”
“对了,他身上还有一个如意布袋。”无生将那如意袋取出来,催动法力,却无法打开。
“这又是怎么回事?”无生看着那“如意袋”,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应该是别他用特殊的法门祭炼过,你修的佛法与他所修之法相互克制,自然是不行,我来试试。”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