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izlb0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天下末年討論-第794章 冬季攻勢(20)分享-cr7ff

天下末年
小說推薦天下末年
赵军左右二营,其中东安平邑,依旧是先前模样,旌旗不减,未有动静。
侧目了片刻,曹纯缓缓回归头来,看向背后的军营。
哼,臧洪如此与自己拖延时间,必然是有奇兵想要偷袭大营。
想到这里,曹纯不由更加确定,正欲派人回营,报于孔融,让其小心行事。
谁知对敏突然一阵鼓声彻响,震耳发聩。
五千赵兵齐齐一震,起身肃甲,端盾挺矛,蔚然阔步,迅速向孔融军压来。
曹纯冷哼一声,果然不出自己所料。拖了那么久时间,想必赵军奇兵已经靠近大营后方了。不过现在自己猜到了,又怎么会如其所愿。
安排亲卫回营向孔融示警,谨防赵军偷袭大营后,曹纯才指挥各阵,准备迎击赵兵。
二百步不远,不等曹纯亲卫回到营内,两军弓弩手已经率先接战。
列于阵前的弓弩兵,无疑是最先决定何方稍微占优的兵种。冷兵器时代,弓弩的致死率并不高,但远程打击就是远程打击,拥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
而两军之中,弓弩兵力谈不上孰优孰劣。赵军有着冀州这个庞大的后方基地,甲胄弓弩自是配备尤胜他方势力。
臧洪手下不过五千人,却拥有者一千余弓弩兵。而反观曹纯率领的孔融军近万之众,才不过千张弓弩罢了。
弓弩都是汉制,弓手在前,弩手在后,各在射程之间,两军攒射。
一阵箭雨在空中互相交错,洒向对方弓弩兵之中。
好在,对于珍贵的弓弩手,两军都比较重视,安排了不少盾兵帮忙遮掩对方弓矢。几轮箭雨落下后,各有伤亡,但都谈不上损失惨重。
不过,作为防守一方的孔融军,面对借着弓矢掩护的赵兵军阵逐渐靠近,也迅速停下对射,撤回己方后阵。
赵兵军阵越过弓弩兵,继续向前。弓弩手也紧急跟上,将目光落在对面叛军的前列阵线之上。
箭矢划过行进中的赵兵,射入人群,应声倒下数十人。而撤回后阵的孔融军弓弩手,在两军短兵相接后,才重新组阵,射杀不断赵军后列兵员。
军阵相持,短时间内很少出现一面倒的状况。即便赵兵远比孔融军精锐,也依旧无法将叛军当做草芥收割。
戈矛相及之下,两军将士不时有人倒地,一丁一点的拼着伤亡。
而此时,曹纯亲卫已经来到了孔融面前。
正在观战的孔融,听闻曹纯亲兵所报,不由大吃一惊。匆促望了一眼后营,不敢置信的说道:“子和的意思是,臧洪小儿派了支奇兵想要趁机袭营?”
“不错,吾家校尉以为东安平内的赵兵,必然已经出动。否则臧洪不必拖延至此,方才进攻。为的,便是给赵军奇兵争取时间。还请府君早做安排,谨防赵兵袭营,影响大军阵战。”
“嗯,本府知晓了,汝且归去告于子和。营前战事,悉由其来负责。营内之事,有本府坐镇,必万无一失。”
“诺!”
曹纯亲卫离去后,孔融立即安排手下大将宗寶,调集营内留守的千余兵丁,赶往南门。又使人予民夫分发兵刃,时刻准备作战。
安排妥当后,孔融再度观阵。
哼,臧洪小儿,若是只有这点本事,可就浪得虚名了。
两军阵线仍在酣战,不过孔融军显然已经有些力不能敌。若非占据着优势兵力,给予了赵兵左右两翼足够的压力,再有本部部曲精锐压上,中军前的两个军阵只怕已经扛不住了。
但还好,赵军一心想要直击自己中军,迅速解决战斗。缺忽视了两翼,如今左右各两个军阵,正在逐步挤压赵兵军阵。
照这样下去,夜色将至之际,自己也就能够三面围住赵兵军阵了。再之后,就是绞杀残敌。
然而,就在现实距离曹纯心中所想画面愈来愈进之时。
后方大营出事了!
突然之间,身后大营一阵厮杀声响起,让曹纯愣了一下。随即,嘴角扬起,果真如此。
但是让曹纯没有想到的是,军阵仍旧是不可避免的出现动荡。业已由防守逐渐转为反击的孔融军的攻势,骤然为之一遏。
甚至,还有些被反推的迹象。
曹纯不慌不忙,一边命人击鼓,稳住军心。一边前压中军将旗,以示决心。
可就在此时,曹纯身旁的亲卫突然智指着身后,惊呼一声:“校尉,快看,营内中军缘何火起?”
被亲卫这么一吓,曹纯当即回身视望军营。这一看,心都凉了半截。
只见军营之内已经燃起了十余道狼烟,其下火势不用想都知道已经扩大。那个位置,曹纯记忆犹新,确实乃中帐所在。
咬着牙,曹纯压住心中的惊慌,再回首阵线,当即大喝:“传令,三军齐进,奋勇杀敌!”
“诺。”
亲卫注视了曹纯一眼,心中也知道此刻后撤回援大营,无疑是自取败亡。
军中大鼓,再度齐响,不仅压住了战场上的厮杀声,更是压住了身后军营的喧嚣。
然而,如此不过掩耳盗铃罢了。
身在前门楼观战的孔融,望着四处起火的大营,以及混乱的局面,已是六神无主。
这是怎么回事?
赵军奇兵还在堵在后寨门外,不得而入。可营内,却突然间被人点了几十处火。显然,赵兵早有暗探入营。
这还不算什么,真正让孔融绝望的是风势。
西北风正盛,火势延绵直往后寨奔去。
混乱的数千名民夫,也在大火的追击之下,疯狂的朝后寨涌去。
在那里,有着营内泰半的守军啊!
“什么人?立即止步!”
孔融出神之际,营门下一声高喝,吸引了大多数人的目光。只见约摸二三百民夫,仓皇的来到营门前。身上褴褛,也尽是乌黑。
“还请禀命府君,如今营内大乱,吾等该如何行事?”
一名领头人物,挺身上前问道。
营下人立即扭头望向寨楼,孔融感慨一声,没想到还有此般忠义之士,大乱之局,临危不乱。
“着其等于下休憩,准备迎敌。”
“诺!”
亲兵应诺后,又冲着帐下大声呼道:“府君有令,使彼等就地休憩,准备御敌。”
军令一下,严阵以待的孔融军顿时放松了对这些民夫的警惕,军吏指了一处角落,示意彼等到那边休整。
可就在此刻,那领头之人突然抽刀,阔步直插入军吏胸腹。
而后,高吼一声:“弟兄们,使君有令!得孔融首级者赏千金,封万户侯!”
这一惊变,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