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sd4yd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笔趣-Turn35.長凳、威脅與自我修養相伴-yu0d7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选择食材并没有什么困难的,更何况没有人会跑来和游昊之竞争。
毕竟不打折的商品,除了急用的,谁会买?
上午的时间再次闲了下来,就这样走回去做饭显得有些浪费。
游昊之走向了公园的长凳上,提着菜篮子,怀里还抱着刚刚买来的一袋鸽粮。
于是乎长凳周围顿时聚拢了一群创作者。
游昊之抓出一把鸽粮,不用撒,只需要摊开掌心就有一群飞上来拍着翅膀争食。
鸽子喙啄在掌心的感觉格外的有趣,看着手上的鸽粮一点点消失也是如此,鸟类的咬合力很低吗?既然有金刚鹦鹉这种异类,为什么吃种子偏偏要靠消化系统?
进化失败的案例?
翅膀拍击产生的风将一些鸽粮撒在了地上,于是地上又呼啦啦围起了一群“咕咕咕”。
这些小东西的行为模式,如果也是电脑能模拟出来的,那不得不说,真是个伟大的发明。
用数据去取代一个世界,然后将人类像是在玩沙盒游戏一样扔进来。
一个失控的天才。
“那个人又回来了!”草薙翔一在将热狗和咖啡递给新的客人之后,一转眼就看到了在远处喂鸽子的游昊之。
“那家伙到底有什么目的啊!每天经过一遍,真的超级吓人有没有。”
“……”刚刚送走了岛直树和泰瑞斯的藤木游作在电脑前沉思了一阵,随后站起来,朝着游昊之的方向走去。
“喂!游作!你去干什么?”
“去和他谈谈。”该来的总会来的,一直在这里猜忌也没什么用。
“喂!那家伙很可能会发现你的身份!”
“如果他已经猜到了呢?”游作说道,“一直被监视着,不利于我们的行动吧?”
况且,那种人一看就知道在这里没什么朋友和人员,应该不会将自己的秘密说出去……应该,不会吧?
这一次是游作第一次主动找人说话,盯着坐在椅子上那个悠闲的身影,心情不由得紧张了起来。
“呀嘞呀嘞,playmaker大人也有害怕的时候吗?”艾在这个时候适时的开口了,“感觉就像是跑去找大哥哥搭讪的小女孩一样害羞。”
“闭嘴。”
“嗨——”
忽然间鸽群被惊得飞了起来。
一道人影出现在游昊之面前。
游作停住了脚步,皱起了眉头,“认识的人吗?”
“终于又见面了啊,”和游昊之容貌相仿的少年抬起有着回路纹身的脸,“你过得还真是悠闲。”
帕斯在以非汉诺骑士行动的时候,身上穿的竟然是一身黑色,是要将自己与汉诺骑士区分开吗?
“没有警察在屁股后面跟着怎么可能紧张的起来。”在知道帕斯的真正身份之后,游昊之觉得并不需要谨慎。
帕斯的表情忽然间阴沉下来。
这家伙哪壶不开提哪壶……故意的吧!?
从袋子里又掏出一把鸽粮,摊开手,然而却并没有鸽子飞到手上来吃,能看到它们都停在远处,瑟瑟发抖的看着帕斯。
似乎是在等着帕斯离开。
“你看,你把我的新朋友们吓跑了。”
“你所使用的,你所谓的新朋友,本质上是什么我相信你不会不知道,”帕斯沉着脸,“没必要装腔作势!”
“你不是我,”将怀里的鸽粮放在一边,“你不会了解这种‘普通’对我而言有多难得。”
“但你做的事情普通吗?”帕斯说道,“如果你真的只想享受生活,也就罢了!”
“一开始找我挑衅的可是你。”
而且每次挑衅完都会挨一顿爆锤的也是你。
“我是不同的!你应该知道!甚至和你那种非法的手段也不同!”帕斯若有所指。
那种体能还有卡组的使用,除了开挂之外再没有其他可能了。
“我信,你是与众不同的。”游昊之说道。
“正如你不能伤害普通人,不能战胜我,会被一群警察追得像是丧家犬,甚至你的与众不同只能表现在吓得一群鸽子瑟瑟发抖上。”
“你这家伙……”帕斯扬起了拳头。
但是想到某个或某一部分的属性差值,还是克制的放下了手。
“你到底要怎样才肯离开这个世界!”帕斯说道。
“在我找到老爸老妈之后,”游昊之直视着帕斯的双眼,“你愿意给我提供一些帮助吗?比如线索?”
“不可能!!”帕斯怒道,“我怎么可能让你夺走我唯一拥有的!?”
“嗯。”游昊之嘴角咧了咧,已经猜到了。
这就是这个世界存在以及在存在的世界中还有人活着的原因了。
帕斯的脸色变了数变,随后转身,不甘的离去,“总有一天我会打败你!证明我的完美,而你只是个被遗弃的残次品!”
帕斯离开了,游昊之再次抱起了鸽粮,洒在地上,顿时,一大群鸽子又不知道从哪里飞了过来冲到游昊之脚下争食。
而随着鸽子而来的,还有游作。
此刻的游作隐藏在毫无表情之下的是极为复杂的心情,刚刚自己貌似偷听到了一些奇怪的话。
什么“证明”“完美”啊还有“残次品”之类的,还有两个人对话的语气和方式。
瞬间脑补出一幕家族继承人因为宅斗而被赶出家门流落在外,但是作为第一顺位继承人的身份还摆在那里这种狗血剧情。
但十有八九是不可能的,在游作的认知中,世界没有那么荒谬。
看到游作过来,游昊之下意识的看了眼对方戴在手腕上的决斗盘,“早啊。”
“糟糕!”艾瞬间闭上了眼睛,生怕被对方瞧出端倪。
“果然,你能看到这个吗?”游作试探性的问道。
“如果说你指的是分辨出灵魂和思想的话,”游昊之说道,“再加上一些身份和猜测,我大概能理解。”
游作的眉心抽搐了一下,果然左轮说的是对的吗?伊格尼斯,还有艾他有自己的思想和灵魂。
但是这里还得试探一下,“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playmaker!”游昊之忽然间抬起头,锐利的目光直射游作的眼神,在那一瞬间,游作全身忽然间紧绷起来。
与此同时,游昊之的“直呼其名”也给了他不小的压力,让他的内心差点产生了动摇。
“看吧。”
就在游作准备好应对这一轮试探的时候,游昊之忽然间收起了目光。
“人类可以说谎,可以隐瞒,甚至能将自己的身份编织的相当完美,但是在这过分追求的完美中反而暴露了许多东西。”
“什么?”
“完美本身就是最大的漏洞,而你刚刚的微表情就已经出卖了你,”游昊之说道,“你在想这时候是直接承认还是装傻充愣对吧?”
“厉害……”艾睁开了眼睛赞叹道,“你还真是了不得的厉害!”
“闭嘴!”
“没关系的吧?”艾眯起眼睛,从决斗盘中冒出身体,然后抱着手臂,“反正这次暴露的是playmaker大人!”
游作在心中重重的叹了口气。
“没错,我就是playmaker,你要如何?”
“并没有揭穿的打算,”游昊之说道,“寻找playmaker只是我一时兴起的决定而已。”
“那么,能帮我保密吗?”游作说道。
毕竟,现在的他需要艾的力量,一旦引起SOL公司的注视,大概艾就保不住了。
“这可说不准,”游昊之说道,“如果有一群人突然间冲过来问我playmaker的身份的话,我是不会说谎的。”
游作想象了一下,这种情况大概率不会发生,反正是否暴露自己的存在,掌握在游昊之手中。
“那么,告辞了。”
“等一下,”游昊之将鸽粮的大袋子递到了游作面前,“不来喂喂看吗?很有趣的哦。”
“不必了。”游作一口回绝之后,转身朝着热狗摊的方向走去。
“哦,对了,建议你不要总学黑客技术,偶尔也找一些演技和心理方面的书来看看。”游昊之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接触之后感觉怎么样?Playmaker大人?”艾将身体收了回去,只留下一只眼睛问道,“需不需要我之前提议的,趁他不注意一棍敲晕然后毁尸灭迹?”
馊主意。
“那是犯罪行为,”游作说道,“现在追捕我们的是SOL公司,如果是犯罪的话,恐怕整个世界的力量都会过来搜捕我。”
“原来如此。”
“游作!快过来!”草薙翔一忽然间喊道,“有新发现!”
新发现?
这个时候能被草薙称作新发现的,大概只有有关于汉诺骑士的线索。
游作跑上了货车。
在收摊的时候,草薙翔一和游作再次看到了正带着意味深长笑容看着这边的游昊之,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随后热狗摊缩了起来。
“好了!”将最后一把鸽粮洒下,游昊之从长凳上站起来,“是时候回家做饭了。”
“今天的午饭是什么?”回家之后,就看到了工作完成的艾玛正在屋子里做着伸展运动。
“鸡胸肉汉堡和盐煮油豆角,”游昊之晃了晃手上的食材,“以及杂菜煲。”
“诶?不是减肥的吗?”
“对,所以我决定用水煮代替油煎,放心吧,肯定会让你瘦下来的。”
艾玛想到了什么,面露恐惧,水煮的肉,什么都不放的话会腥的吧?
不过实在想象不到游昊之将食物做得难吃是什么样的。
“总之慢慢期待吧,”游昊之打了个哈欠,“帮你做完饭之后,我还要去补觉,今晚还有夜班要上。”
“好!”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