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ekz8b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寂滅道主 愛下-第1053章 返璞歸真的難-vrdg2

寂滅道主
小說推薦寂滅道主
王邵的眼前,无数道光影穿插,生出了淡淡的茫然,他的确无法做到真正的返璞归真,究其原因是境界太低!
没有办法,就算你领悟无上的道,可是局限于自身,只能委曲求全,就像是后工业化时代那样,你在实验室里能够制造最尖端的验证品,却无法进行工业化生产,这就是局限于自身的工业化水平,修士可领悟却无法施展,是相同的道理,只能通过慢慢修炼来积累。
道途并无捷径,做任何事情不付出代价,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有收获必须要有付出,只不过是相同的收货,付出的努力不同罢了,却必须要付出。
塑道、育道层次是感觉不到,当接触了更高层次的道,突然发觉自己的不足,境界越高越是不足。
就像是做学问那般,稍加学习你就觉得自己都懂,仿佛一切真理都在自己这边,自己成为了大科学家文学家那般。实际上,随着学识的加深,才会明白自己所学,不过是沧海一粟,求其一生不可能不能探其究竟。
当他到达了化道层次,已经是七大境界的第三层,可以说是承上启下的层次,开始从真气的积累,向领悟无上大道所转变,真正有了渺小的感触。
很快,他盘膝坐落,手握直刀静看前方,目光逐渐坚定。
就算艰难,再艰难,也要不断忘却招数,将那些经历代大能不断“改良”的招数全部忘却,逐渐回归自然。
这就是道,最原始朴素的道理,那些花花招数看是美妙,其实都是些无用功,最简单才是最有效的,最粗暴往往是解决事情最有效的方式。
他就是要将那些花花招式全部去掉,完全还原守山拳的质朴,哪怕在他这个层次尚不能完全还原,也不可能完全还原,却已经开始了,这就是个好的开端。
十年,百年,千年,万年,总会有彻底贯通的时候,到时候所有的道法,所有的武技,所有的招数,全部会化为虚无,彻底忘记天地间的衍生印记,回归真正的道,那是超越寰宇的道,回归真正的源头。
所谓化道,那就是彻悟于道。
可以说是塑道为奠定无上道基,开启大道紫丹的无量道途,是走到道之终的起点,尤为重要,这点他做的很不错,大道紫丹已经笼罩先天至阴至阳气。
育道是培育道基,彻底将道基扎实,经过战斗,经过领悟,做的还算是不错,至少根基是扎实的,尤其是破而后立让他有所领悟。
那化道就是承上启下,开始真正将自己领悟的道具体化,也就是看清天地寰宇的本质,开始了你想的修炼,将自身所有的道术和功法,进行反思,不断地返璞归真,向道的最原始方式转变。
说的很简单,做起来却千难万难,甚至可以说根本不可能在这个境界实现,也不可能实现。
可以说,化道不过是个开始,这个层次并不能代表某个具体,也可以说大道紫丹七大境界本来就没有,是个被强行划分的层次,甚至可以说与仙道境界相同,都是可有可无的。
七大境界也是不得以划分,实际上就是奠定道基,不要被寰宇世界那些光怪陆离所迷惑,然后逐渐认清世界的本质,将那些被人可以改变的,似是而非的道法或武技彻底溃灭,逐渐回归最原始的动作。
也就是说,无论是奠定道基,还是返璞归真,实际上都在贯穿整个修炼过程,道基是要不断地夯实修补的,返璞归真也不可能短时间可以造就,甚至可以说在修炼到了道之终的那刻,或许就能回归真正的本源。
但是,本源之上呢?那些法则又该如何?
那是曾经出现在顿悟中的情形,盘和强大的神魔,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招式,或者说朴实无华的简单招式,就像是守山拳和伏刀九式,每拳每刀都是朴实无法。
就算伏刀经过了改良,却也带着浓重的原始味道,让修炼界修士看的似是而非,其实无论是刀还是拳头,哪个不是随着道之轨迹而发!也就是说,道之终返璞归真,真正的遵循了法则行事。
说白了,就是没有招数,更没有拿绚丽无比的道术手法,就像是太初神纹,也就是对道的领悟,用强大的先天至阴至阳气为引,牵动时间和空间的震动,形成强大的杀机,将敌人溃灭在道之反噬之下。
无奈的是现阶段的太初神纹,不过是最原始的阶段,更是最浅的层次,若是化道层次施展起来,已经有了本质的变化。
可以说化道不过是开启罢了,或许到了破道,才能真正的完成这个过程,想要做到忘却和回归,实在是太难了。
所谓的人,从脱离母体那天,那口先天气就开始衰退,当你可以修炼的事后,肉身早就蜕变为后天,需要从里到外全部蜕变先天形态,成为先天道体。
仙道就是另辟蹊径,走了修炼另一个真我,抛弃现在和过去的我,真正得到了超脱。但是,那种超脱真正是超脱吗?只能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一切的一切太难,既然需要步步维艰,那就尽可能去看,去领悟,终有一天会达到。
时间,就这样点滴而过。
这段时间中,扶微子过的相对枯燥,甚至可以说炼体使枯燥无味的,对她而言也算是逐渐适应,只是并未去干扰王邵的观想静思,而是稍有好奇地观察。
守真,对,她只知道对方叫守真,就这样如同磐石而坐,再也没有睁开眼睛,根据气息来判断,对方在修炼,真正的入定观想。
这就让她更加好奇对面的这个小子,她根本就不了解,也并不甚关心,只是对方搭救了胧夜,让她对之有善意罢了!甚至连发生宗门宝库的大事,她也并不曾关心,反正有执法堂和外事堂过问,而是专注自身的修炼,将自己失去的时间补偿回来。
此刻,面对这个小家伙,似乎有了越来越浓重的兴趣,甚至为了某些事羞怒不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