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326j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浮雲列車討論-第六百零六章 湖之詩閲讀-fwoed

浮雲列車
小說推薦浮雲列車浮云列车
“我记性很好,小子,不用你提醒。她必须尽快适应,否则屋顶就不是我们最该担心的事了。圣女大人,你又大惊小怪什么?”
“有东西在靠近我。”
“多半是空气,或者水分。想想它们离你而去的时候罢,你会怀念的。那么,乔伊。”巫师冷淡地说,“能把虫子和她弄走吗?我不建议你拿珍贵的样本当沙子玩。”
“如果你愿意让它们在你身上繁殖,或许也没那么珍贵。”
“听起来你把它当跳蚤。不过我指的是杜伊琳。”
“从她开始。”乔伊建议,“她不会尖叫。”
“她不合适。我先前试过。够了,乔伊,你什么时候能专心于你的活,将其他事交给行家?见鬼,把她放在后面就行。现在没人和你抢位置了。”
和雷戈一样,此时的苍之圣女一定满心疑虑。“你们要干嘛?”噪音波浪般起落。他能想象森林精灵边后退边抱紧手臂,袖子和肩膀摩擦。“是……什么东西?他在干什么?”
“不,别管了。它们不属于今天的项目。能先回避吗,女士?”
“我正想这么做……那是湖之诗?你还原了它。”
“很遗憾,我们尚未成功。某人对其中的主要成分严重过敏。”
一阵沉默。雷戈暗暗记下这个名字,它听起来似乎是种魔药。很快,森林圣女的话验证了猜测。“我敢说,你们不是从我的描述中得到配方的。没人可以凭效果推断魔药的材料,神秘没有规律。”
“就是这样。既然神秘没规律,我们也不用非得依靠配方获得成品。魔法能达成同等效果。”
精灵圣女的声音充满不可思议:“世界上真的存在这种职业?”
“当然,而且他就在你眼前。你以为我干嘛要成为圣堂巫师?生在一个大家族,人总得发挥长处。干不擅长的工作会带来麻烦,甚至最后落得你这样的下场。”
“这么说,你不喜欢做圣堂巫师?”
“我想做银歌骑士。”伯纳尔德·斯特林的笑声在耳边响起,雷戈不禁停下脚步。“真荒唐。可谁都有年轻时候。”他的语调旋即恢复平淡。“反正人们回忆过去永远都显老。不过自然精灵的青春更久,寿命更长,能随便挥霍。”
“别担心,我不会挥霍在这儿。”窸窸窣窣。气流擦过布帛。对面忽然落针可闻,静默如午夜。苍之圣女再没有开口,巫师也没说话。至于队长,他的声音很早就消失了。
雷戈立刻结束了魔法。他不知道伯纳尔德是否发现了她身上的花梗。比起先前长篇大论的神秘学研讨,这次得到的信息算是有了点价值。雷戈很想折回井口瞧瞧乔伊是否还在处理尸体,但仔细考虑后,他没这么做。我必须装作一无所知,雷戈心想,这很重要。
井底有股异味,但总体来说还算干净。这多亏先前的冰冻魔法。雷戈把武器握在手里,提防可能出现的陷阱。银歌骑士决不会内讧,但乔伊明显不希望更多人了解巫师的秘密。井底会发生什么?一场塌方?窒息?还是急流?雷戈满怀警惕,因此当他安然无恙地爬上另一处井口时,不禁大为惊奇。
或许死亡会在这里等我。雷戈曾试图借助井锁把自己拉出井口,结果地上只有断裂的绳子,截断处被火熏黑。这里的水比冰块多,无疑发生过战斗。最后他不得不用匕首扎进石头的缝隙,在一片灰烬中探出头。他听见焚烧的哔啵声,嗅到血的气味,但感到的更多的是寒冷。外面竟然比井里更冷。
“乔伊?”某人推开门。照实说,那只是一块能阻挡视线的破烂木板,但它的确起到了作用。
“是我。”雷戈的目光从冰雪覆盖的庭院中央移开。“队长回去了。我带来了毒素的解药,波加特在哪儿?”千万别死了。奥库斯死于毒素的偷袭,其他人因此早做了防备,但这种防备是可以通过外力解除的。战斗消耗魔力,神秘度也将随之削弱。“他还好吗?”
“很难说。我想这得取决于某位小姐的心情。”尤利尔的神色并不焦急,看来问题不大。“阿内丝正在帮他控制那些虫子。”
她能做到?“毒素起反应了?”
邪君修罗 孤枫飘逸
“还没有。不过他觉得自己状态很好,决定配合她的实验。你认为把实验和风险连在一起是正常人的看法吗?我怀疑虫子正在啃我的脑子,不是他的。噢,你快去罢。”
见到波加特时,他果然生龙活虎。水妖精阿内丝看见他就打算逃出门去,但最终故作镇定地让到一旁。“我在屋里也能听见尤利尔的抱怨。”他说,“这孩子被我吓着了。”
雷戈将药瓶递给他。“你们在实验什么?”
“阿内丝想知道她能不能将同族的毒素驱赶出去。水妖精的小虫只有饲养者能控制,这是常识。但阿内丝是个初源。”
“在庄园时她没提过。”雷戈指出。
“哈!当时她吓惨了,压根没想这么多。常识总会误导人。”
“常识总会引导人。”雷戈纠正,“我不否认这位阿内丝小姐想通过抑制毒素来证明自己的价值,以便让我们释放她的同伴。若我猜得不错,每个水妖精都会驱使毒虫。”
追 夢 高中
暗示实在明显,连阿内丝也能听得懂。她有点气愤,但表现出来的举动只有咬紧下嘴唇。“尤利尔答应帮她放人。”波加特把药瓶放到一旁。“但在实验这件事上,他和你看法一致。”
“没错。我认为将实验和风险联系在一起是天经地义。”雷戈说,“在别无他法的情况下,尝试或许值得……但不是现在。”
“我用不着了。她成功抓住了那些小虫。阿内丝,这是什么原理?如果你愿意分享给那些巫师,没准他们也会站在你这边。”
雷戈弄不清他们为什么对这种微末枝节这么执着。但阿内丝却回答:“不是我的能力。突然之间,那些小虫就听我指挥了。我想。”她稍微停顿,“是因为哥菲儿已经死了。”
雷戈没明白:“虫子自由了?”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自由的毒虫会杀人,雷戈。杀死哥菲儿是解决虫子的方法,但她的尸体没用。”波加特把瓶子倒空,“救了我们的是阿内丝……还有乔伊。”
“什么意思?”尤利尔猛关上门,那块木板在大力下折断,上半截飞过花园边的小径。“抱歉,但别怪我偷听。这里的隔音效果差得离谱。”
“我不知道。”阿内丝回答了他,“我只是看见他将虫子赶出来,装进一只口袋。它们休眠了。这不是虫子自己的意愿,他能命令它们。”
异界之极品山贼
看来乔伊和斯特林提到的虫子果然就是水妖精的毒素,雷戈心想。
“他怎么做到的?”
“没人解释,我也不知道。”阿内丝可以知晓过去的一切事情,但乔伊没有在独处时自言自语的习惯。
传教士转向波加特:“你没有什么要说的,先生?”
“恐怕是的,尤利尔。不过你们都不介意这东西么?”老骑士指指解药瓶,“你们吃了水妖精的尸体。”
雷戈的脸色难看起来。
“那只是水而已。”阿内丝说。
他不想再讨论这个问题。“你们遭遇了敌人?为什么队长没带他们回去?”
離別 曲
“他们在他离开后才找来,是哥菲儿和施蒂克斯的援军。”
遊戲 世界
雷戈皱眉。“在他离开后?”房屋经历火焚,倒没什么奇怪。但敌人显然受困于冰冻,他下意识认为那是乔伊的魔法。
“尤利尔会一点类似的魔法。”波加特挥挥手,“当然,我确信不止‘一点’。不过我们有比探求同伴秘密更重要的事情。施蒂克斯带来他的初源同伴,其中有个自然精灵。尤利尔审问过她,发现她是来找他们的圣女。”
“圣瓦罗兰的人?”
“很难判断。”波加特与那传教士对视了一眼。“那个自然精灵是奥雷尼亚人。她身上有某位领主的‘许可’。”
在从乔伊口中得知庄园仆人的来历前,雷戈一定听不明白。“你指的不会是标记吧?”
波加特给予了肯定的回答。“她曾经是奴隶。”他摸摸胡子,“如今成了奴隶主。世事无常。不是么?难怪哥菲儿能精确投放毒素。他们依靠奴隶找到了我们。”
……
雷戈心事重重地带着波加特和尤利尔从水井返回。如果他再多问几句,没准就能察觉施蒂克斯反击的原因。但既然波加特保持沉默,尤利尔也没必要指出。他们都是银歌骑士,决不可能背叛帝国。学徒意识到,出现的疑团或多或少都联系在乔伊身上,而他不会为我解惑。
导师等在井外,脚下是新填的土。苍之圣女帕尔苏尔靠在一棵枫树下,目光定定地扎在栅栏上。想到那个脸上有刺青的女性精灵,尤利尔不禁猜测她是否在考虑逃跑计划。
“这是你的族人?”
“多半是我的仇人。不过我现在不确定了,她很可能不计前嫌,援手帮助我保护森林的秘密。”
“你该接受她的帮助。”导师讥讽了一句,将注意力转移到阿内丝身上。他的眼神有点可怕。“姬丽在大厅,你可以带她滚蛋了。”
“可是,古尔沙和奇朗……”
“也许他们会有逃出巫师的手掌心的那天。”乔伊事不关己地说,“斯特林不在乎到手的初源来自哪儿。”他的声音放轻,却更具威胁。“快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