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4qpc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真不是魔神笔趣-第三百九十五章 討債鑒賞-g23rt

我真不是魔神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魔神
玉华城,如今玉华州最大的城市,也是唯一的城市。
城市不大,不过周长两三里,几千人口。
靈魂傀儡師 南霸天
从城门口进去,便是一条狭长的甬道。
甬道两侧,有着一个个巨大的爪印。
一位大妖留在这里的爪印。
证明这个城市,是受祂庇护的印记。
梅卿感受着那墙壁上爪印传来的恐怖威压。
美味大唐 唐時明月
未来悠然小日子
她低下头去,匆匆从甬道通过。
因这爪印的主人,从来没什么好脾气。
絕品修真邪少 三風清
那可是一位大圣!
而且是凶名远扬的黄眉大圣!
数百年前,那西行的师徒四人,就曾折在这位大圣手中。
端的是凶名远扬!
所以,梅卿连看也不敢看,在甬道尽头,掏出一把玉钱,丢入一头铜制的狮子嘴中。
那狮子吞下玉钱,睁眼看了看梅卿,打了个饱嗝:“进去吧!”
一道石门抬起,玉华城的内城,映入梅卿眼帘。
这就是如今西牛贺洲的现状。
自那师徒四人东返,将那邪经乱法,传的五大部州人尽皆知。
诸天神佛的血与泪,从天穹落下。
这人间大地,便成为了大妖们的游乐场。
狮驼岭这等人间地狱便不谈了。
那东土更是为魔怪所乱。
大魔安禄山拜入那唐僧门下,修得邪法,率兽食人。
万里山河,已是人间炼狱。
其余各地,只能是各自自保。
像玉华州,还算是运道好,国主嫁了女儿给那小雷音寺的黄眉大圣手下心腹清河君为妾。
靠着这层关系,终于是求得了那黄眉大圣施恩。
在这玉华城内留下爪牙与足迹。
靠着黄眉大圣的威名,宵小不敢侵犯,方得获得一城安宁。
当然,代价也是有的。
玉华城需要四时供奉、祭祀那黄眉大圣。
还需定期缴纳一笔不费的供奉之费。
每有人出入,更需付出玉钱五十枚,作为入城税。
这已经算是很好的结果了!
在很多地方,很多人想求得这样的庇护也是不可得!
便是求到了大妖庇护。
可那大妖生性残暴,动辄就要人供奉血食。
童男童女,四季都不得停歇!
稍有违逆,便撤去庇护。
然后妖怪肆虐,国破家亡!
像黄眉大圣这样,只消花钱就可以消灾的大圣,在如今这个时代,真真是求都求不来的菩萨!
入了内城,梅卿直奔自己住了十几年的家。
一个在这玉华城内南部的小道观。
走到道观门口,梅卿就愣住了。
因为这道观门口的老槐树上的叶子,已经掉光。
这是前所未有的。
在记忆里,梅卿记得门口的这颗槐树,无论四季,都是枝繁叶茂。
但现在,不止是叶子掉光,就连枝丫也是枯黄。
她心中不安,连忙推开房门。
游侠录 古龙
“老师!”她喊道。
没有回答。
她心中的不安更加强烈,立刻就急匆匆的走进道观之内。
道观很小,也就三间房。
最大的是供奉着三清的正堂,然后是供奉着祖师爷的偏殿,最后就是梅卿师徒相依为命的一间小屋。
梅卿看向那间用夯土与茅草搭起来的简单小屋。
小屋的木门,直接敞开着。
她过去,看到了在屋内的地上,一个身影枯槁的老道姑,盘膝坐在一个蒲团上。
道姑看着梅卿,她那消瘦的脸上,终于露出微笑:“卿儿!”
梅卿看着她,眼眶中的泪水,再也止不住了。
“老师!”她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好孩子!”老道姑说道:“别哭!”
“为师今日归真,乃是喜事……”
这老道姑的身上,死气萦绕,黑雾沉沉。
显然已是油尽灯枯,回天无力。
梅卿将自己身上的葫芦和红布包着的鲫鱼,全部取出来,说道:“老师,你快快喝点水,吃下这几条鱼……”
“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老道姑看了一眼梅卿递到身前的葫芦。
葫芦中清水荡漾,灵韵悠悠,显然是上好的仙露所凝结的清水。
她又看了看那几条鲫鱼。
活蹦乱跳,仙灵之气内蕴,乃是难得的上品!
可惜……
她摇了摇头,叹道:“为师前月为蛛妖所伤,如今,剧毒已经侵入神魂,无药可救了!”
梅卿自然知道这一点。
但她怎甘心?
想着老师这些年来含辛茹苦的将自己拉扯大。
又念着老师这些年来的恩情。
她顿时哭了起了:“不!一定还有办法的……”
如今,三界倾覆,神佛皆亡,地府更是早就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六道轮回再也不复存在。
所以,从前人死之后,还可以指望来世。
但现在,人死之后,注定落入虎口!
那些恶鬼厉鬼,可就在地府之内,巴巴的等着魂魄落下。
一有生魂落入,立刻便会被那些鬼王抢走。
不是被其吞魂食魄,便是被这些鬼王作为商品,买卖出去。
或做劳役,或为奴婢。
甚至于成为修炼的耗材,炼制法器、丹药的原料。
故此,如今天地间的众生,但凡有点能力的,都是不肯死后落入阴藏地府的。
生前修生陵,备好种种阵法、符箓。
待到死前,便入主陵寝。
在地下自成阴土,割据一方!
所以,梅卿当然不肯让自己的老师,就这么归真,沦落到那些鬼王、修罗之手。
“孩子……”老道姑却是笑起来:“你不必担心……”
“我乃是三清门下,那地府诸人,多少要给点薄面的!”
如今,神佛俱亡,传说连天庭也被诸位大圣打了下来。
但有意思的是,无论是妖魔还是地府的鬼王,都会给道士们一点面子。
没有人知道,这是为什么?
明明连兜率天,都已经被那猴子打烂了,老君的八卦炉都被踢翻了。
但,这道家的影响力,依然无处不在。
道士们依旧能够画符请神。
只是……
梅卿那里肯把希望寄托在老师运气好,可以遇到一个对道家心善的鬼王,放她投胎上面?
她想起了一个事情。
抓住老师的手,说道:“老师……”
“弟子有一个办法!”
她将那本小册子,那迷雾中的书店主人送于她的小册子掏出来。
“无天佛祖在上……”她面朝西天,叩首膜拜:“弟子梅卿,恳请佛祖垂帘,庇佑我师……”
“倘得佛祖怜爱应许……”她想起了那位传说中无天佛祖在那传与师徒四人的佛经中动的手脚,她便立誓:“弟子今生,愿为佛祖驱策……”
传说,无天佛祖,推崇等价交换,曾说:以牙还牙,以血还血,天地至理,物之自然!
但她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有这肉身与性命而已。
便只能是用自身来交换老师在阴世得到庇护!
老道姑看着梅卿,她摇了摇头。
在她的视角看来,梅卿手里根本是空无一物。
所以,她摇头叹道:“痴儿……哪有什么无天佛祖?不过是传说……”
但……
她话音刚落,整个院子之中,一朵朵黑色莲花盛开。
邪异的梵唱,阵阵响起。
笃笃笃!
木鱼声声。
一朵黑色的莲花,落到了老道姑的额间,并迅速融入其神魂。
梅卿见此,喜极而泣,连连叩首:“弟子谢我佛大恩,弟子谢我佛大恩!”
……………………………………
三十三重天上。
已经破败的兜率天。
忽地……
这本已经被砸烂,被打碎的兜率天,灵光阵阵,仙灵之乐不停。
一张太极图,在云端显现。
“咦!”端坐在蒲团上的老君睁开了眼。
“道友居然还没有放弃这个世界吗?”他问着。
“有意思!”老君的神识投向下界。
此世不过是那西方教的两位圣人开辟的世界。
用以推演其佛法的婆娑世界。
开辟之后,那两位圣人,自是求助上门来。
老君便舍了自己的一个念头,落入此世,做了这兜率天之主。
这种事情很常见。
老君也常常会去请那几位圣人,舍下念头乃至于化身,陪自己走一遭,验证一番。
或是验证自己的念头,或是帮助弟子门徒,解开心结,打破谜障。
但……
却不想,这一番却有了些新奇的变化。
一位新的道友,竟也溢出一点念头,落入此世。
那位道友,深不可测。
一个念头入世,便是天地翻转。
而老君却是见猎心喜。
可惜,那道友只是来此世走了一遭,便音信渺渺,再无踪迹。
似乎祂只是来此游戏一番的。
然而,无论是老君,还是那两位开辟此世的圣人。
都是继续维持了此世。
而不是重炼地水风火,再造乾坤,重启阴阳。
之所以如此,自是有原因的。
一则,那位道友虽是匆匆而来匆匆而去。
但其脸皮不可落。
祂既在此,留下道统。
便不可轻易折损。
否则,便是落祂脸皮,恐怕日后不好相见。
二则……
那位道友留下的东西,实在是太有意思了。
极端的扭曲,极端的混沌。
但偏偏堂堂正正,乃是直指大道的正途!
无论是老君,还是那两位西方圣人,都推演过一番。
知道这条大道,甚至可以直指彼岸,打破轮回,证就唯一。
这就有意思了。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即使是圣人,也有着要继续攀登的前路。
所以没有人舍得,就这样让此世走向崩溃。
反倒是暗地里,多有出手维护。
免得此世崩坏,失了一个对照之地。
“这位道友,既然依旧留恋此世……”老君拂尘一挥,一点灵光落入下界:“那我自当留一个后手!”
这灵光径直落下下界,落入那金兜山中。
一头庞大的青牛,正在山中休息。
这灵光落下,青牛立刻翻转身体,如人一般叩首:“老师!”
“尔且在此,替我留心无天道友……”
“若遇得道友门徒,切记要留些善缘!”
“是!”青牛口吐人言:“弟子晓得了!”
……………………
阴曹之中,滚滚冥河内。
一头扭曲的庞然大物,踩着那倒在冥河的菩萨金身。
这菩萨金身,看上去庄严肃穆,但又有些阴邪扭曲,数不清的蚂蟥与蠕虫一样的东西,在其体表金身上出入。
忽地!
浸泡在这浑浊、扭曲的冥河内的菩萨坐直了身体。
那些类似蠕虫与蚂蟥一般的东西,钻进祂体表金身之内,让祂终于恢复了神智。
“阿弥陀佛!”菩萨合十而赞:“原来无天佛祖,尚念此世!”
祂笑起来,无比慈悲。
随手卷起这冥河旁的那一个个正在争抢生魂的鬼王,尽数塞入那张长满了利齿与尖牙的大嘴之中。
地藏王菩萨,曾经立誓,地狱不空,誓不成佛!
这是祂的根本所在。
也是束缚祂的枷锁。
不打碎这枷锁,祂便永不能证就唯一,直抵彼岸,终究不过灰灰的下场。
而无天佛祖忽如其来,匆匆而过。
却给祂当头一棒。
既是地狱不空,誓不成佛。
何不吞噬地狱,做自在菩萨?
便舍身入魔,成为这地藏邪佛!
可惜,无天佛祖,匆匆而走,留下的神圣足迹,再难追溯。
祂苦苦等待数百年。
今日,终于再窥得佛祖之迹。
菩萨吞下无数鬼王。
大嘴咀嚼着。
一指佛指,化作一条狰狞的触手,轻轻一弹那已经膨胀起来,浑身腐烂,好似尸体的坐骑。
“且为我听三界上下……”
“若遇无天佛祖门下……且当留下善缘!”
“是!”那已经腐烂的谛听的身上,钻出无数的耳朵,这些耳朵,静静的听着人世部州种种。
…………………………………………
梅卿跪在老师遗体之前。
黑莲在老师肉身上显现。
点点莲火燃起来,老师的肉体,在这莲火中燃烧。
那朵黑莲,随之带着老师的魂魄,飘向一条隧道。
那是通向地府的隧道。
“多谢无天佛祖!”见到此情此景,梅卿顿首百拜。
手中的书册上,声声梵唱入耳。
梅卿明白了,佛祖已经履行了祂的承诺。
现在,该是她报答佛祖的时候。
等价交换,这很公平!
“敢问佛祖,弟子当如何?”梅卿对着那册子问道。
木鱼声声中,梅卿的眼中显现了东土。
佛祖命她,前往东土,讨债!
因为和尚没有付钱!
这可不行!
当年如来收了别人三斗三升的米粒黄金,为人诵经,尚且觉得吃亏,懊悔不已。
无天佛祖,费尽心机,授予那师徒四人真经正法。
他们却不给钱?
这大大有违无天佛祖的本意。
所以,梅卿要去讨债!
倘那师徒四人还不上来,那就要依约,去给佛祖当牛做马五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