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jsl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五代夢 txt-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如何自處分享-gchvs

五代夢
小說推薦五代夢
“此事,自会前去!”沈依然带着沉吟,看着前方:“感应到小唯出关,想必自有收获!但是另有强人出现,金陵城必不再安宁,暂且前去看看九郎如何再说!”
“明白,长老!”站在沈依然身后,耿仙笙也恍如飘飘欲仙!
“郎君认为,逍遥派的仙长,会如何自处,如今和朝中关系?”陈诲忽然出声,看到萧乘脸带笑意!
安定郡公莲峰居士李从嘉,从岭南顺利回京城,皇帝曾经设宴招待一行!其实燕敬权和陈诲都参加过,不过燕敬权不受皇帝待见,排位到朱衣官员后面。
当时和几个不得志同僚,喝的天昏地暗,根本都没有在意萧乘。耿仙笙他是时时见过的,萧乘这个少年,他反倒是印象不深。不然后来陈炫带萧乘见他时,他反倒是没有认出来!
陈诲因为看到萧乘熟悉,却是边镐的气息先入为主,认为那是边镐的原因。他对道家的人历来没有好感,所以对道家来人也不宵一顾。
偏偏当时席间道家各派,占据了四五家席位。不但个个紫衣锦袍,而且大有众星捧月的感觉。中途耿仙笙带萧乘出现,他隐隐记得皇帝恩宠,还给东海仙子耿仙笙一位师弟赐座!
至于是谁他看都没有看,鸿胪丞潘承佑在他面前提过一嘴,因为陈诲退出权利中心,所以也不想参与这种事情!毕竟闽国失意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闽主被道家忽悠的结果。
所以陈诲潜意识排斥道家,也是有一定原因的!何况当时萧乘坐在了耿仙笙后面,随即又出去认识了彭师篙,陈诲错过那晚见识这个少年!
何况当时大明宫里道家高人众多,加上皇太子李弘翼的现身,无疑吸引了所有人的眼光!如果萧乘知道这个原因,不知道心里作何感想?
不过当时陈诲隐隐看到一个身影,如今想来却是越看越像。却没有想到当日那风度翩翩的白衣少年,皇帝都亲自赐座的道家翘楚,会是面前燕敬权桌上的晚辈!
随即陈诲心理顿时又想到了一点,那就是为什么看到萧乘,感觉到边镐的气息了。因为历来传言边镐和逍遥派长老关系密切,如今看来显然不是无穴来风了!
萧乘这个时候虽然有些诧异,但是想到陈诲的名头,还有自己刚刚来到金陵城,就被耿仙笙带去了宫里赴宴。这陈诲显然当时应该在场的,知道他看出来不过是迟早的事情。同时想到自己沾耿仙笙的光进宫,居然都有这么多人不认识自己,看来这唐国朝廷并不如外界所想,许多人对道门的认可,还不是人生中最重要的存在!
看到陈诲静静的神色,萧乘心里淡然正颜,所以正要回答的时候,没有想到外面又有一个声音传来!
“什么人居然如此大言不惭,到处拿着本派的名头,在金陵城招摇撞骗,不知道本派在金陵城的根底吗?”这是一个有着洪钟一般的声音,甚至带着几分得意的傲慢。接着陈诲的话,朝这边便传了过来。
忽然被人接话确实令人有些惊讶,不过光是听起声音,便知道此人居然偷听这边的谈话。这在任何情形下说起来,都是一件很忌讳的事情,所以陈诲和燕敬权的脸色都变了!
居然有人胆敢偷听!
这就是在江湖上,也是一件很忌讳的事情!如今这人不但偷听了,而且还出声干预了起来,自然让人有些莫名的愤怒和憋气!
单纯光是听声音,这应该也是一个年轻人!陈诲和燕敬权都没有吱声,随着几个人涌过来,扶桑国的那五个人都站到了陈诲身后,游骅舍和张洎都站到了武宣这边来!
进来的是四个人,一个背负着双手的青色锦袍道人,美如冠玉一般的容颜,双眉入鬓带着几分神采。让人侧目的是他束发在顶的位置,居然有一颗幼儿拳头大小的翠玉!
他身边另外还有一个穿着青色道袍的女修,容颜自有几分风情,紧紧的随在他的身侧。另外两个年轻人也锦衣华丽,一对眼睛却四处张望着!
这个青袍道人还没有说话,一旁其中一个锦衣年轻人,似乎认出了燕敬权和陈诲。虽然没有脸色难看,但是作势也要打招呼,没有想到那个青袍道人却在扫视了诸人一眼之后,率先便再次张口说话!
“如今金陵城里,尚有上清一脉大洞五子为首的传承,也有正法一脉洪天赐的门徒。至于那尹元铎盘踞的天师府,和鬼谷一脉存在的檀一话,完全不过徒有虚名而已!”这个道人显然便是开始说话的那位,看着年岁不过三十出头。可是他提到金陵城的这些道家各派,言语间居然充满了轻蔑。
眼神虽然没有轻佻,却无形当中带着几分傲气。好像这些传颂天下的大人物,到了他面前全部不值一提:“本派掌门深得当今皇帝圣眷,平时难免有些宵小借本派之名,到处招摇撞骗胡作非为。本道虽然不才,但是为了本派的声名,还是要过来看看的!”
听着他丝毫没有在意自己的得意,好像逍遥派耿仙笙的代言人就是他一样。
虽然看着他的服饰,萧乘猜到他应该是比逍遥宫严玉仙还低着一辈,可是看到他这样子,好像比自己师叔焦木道人苏侯还要牛逼,萧乘不由面面相觑的看着燕陈两个人,一脸的汗颜惭愧。
逍遥派在金陵城确实威名赫赫,不但掌门住在宫里,就是寒玉仙子严玉仙住的逍遥宫,都不是普通官员可以去的。游骅舍和张洎罕见的噤若寒蝉,这个时候都有些不自然的脸红。因为他们来找燕敬权有事,这事忽然牵扯进来逍遥派,他们自然在心里担心了起来。
看到这无人说话的空隙,燕敬权和陈诲不由静静看着这个道人。他们虽然不是怕逍遥派,而是知道这种修真的人物实在难缠。何况逍遥派掌门一直外传是皇帝的宠人,这事十有八九走不了假。一个是失意的大将,一个是已经赋闲了的大将,看着这个有些得意的修真,都感觉到有些荒谬的不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