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xl0精彩都市小說 《大夢主》-第六百三十一章 賭鬥推薦-7zzck

大夢主
小說推薦大夢主大梦主
沈落身旁不知何时浮现出了一个白色小袋,正是九阴袋,袋口射出一道奇寒白光,卷住了吊眉老僧的黄色降魔玉杵和堂释长老的青色戒刀。
降魔玉杵和青色戒刀上顿时凝结出一层厚厚的白色冰晶,两件法器一滞。
只许一人 猴子和猫
沈落右手一挥,再次催动天册的收摄神通,身上闪过一道金影,黄色降魔玉杵和青色戒刀也凭空消失。
而他左手也没有闲着,掌心红光闪过,多出一柄赤色羽扇,正是五火扇,朝堂释长老狠狠一扇。
五火扇上的七根灵羽绽放出明亮光芒,更如孔雀开屏般张开,然后一道五色火柱从扇面上射出,狠狠撞在堂释长老身上。
堂释长老身上的金光狂闪不定起来,呈现出不支状态,五色火柱内更散发出一股奇热之力,朝着其体内灌注而去。
堂释长老面色大变,全力运转金刚伏魔大法,身上金光一浓,变得稳定下来。。
可就在此刻,一道细若钢针的赤红剑气从火柱内射出,嗤的一声竟然穿透了护体金光,打在其额头上。
不过堂释长老此刻身体坚固无比,剑气应声而断,但一道半透明的暗红火焰却从剑气中射出,正是一缕红莲业火,毒蛇吐信般没入堂释长老眉心。
堂释长老脑海神魂好像被毒蛇猛地咬了一口,不及防之下发出一声惨叫,情不自禁的一下双手抱住了头颅,脸孔都变形扭曲起来,顾不上运转功法。
而五色火柱此刻砰的一声碎裂,化为一轮硕大的五色骄阳,猛烈冲击在堂释长老身上。
堂释长老身上的金光瞬间消退的一干二净,整个人如同被陨石狠狠撞中,朝后面震飞而去,轰隆撞塌一堵墙壁,更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科技小农民 金大人的梦
那吊眉老者也被五色骄阳波及,不过他距离较远,并未受伤,但也同样被震飞了出去。
场内瞬间变得一片寂静,所有人都惊骇的看着沈落。
破浪锥 时未寒
从堂释长老下令出手到现在,只不过几个呼吸而已,所有人的法器都被沈落收走,堂释长老更被一扇击溃了金身。
这简直是直接碾压!
陆化鸣也震惊的看着沈落,沈落的实力现在达到了什么程度?
而海释长老看着沈落,眸中闪过惊奇的光芒。
足球狂 胤恺清
校草是女生:恶魔殿下,别吻我
沈落轻吐出一口气,心中的不快尽数消散,扫了周围僧众一眼,转身便要返回原地。
“有些本事,你也接我一击试试!”一声清脆童音蓦然响起,不知从哪里传来的。
声音未落,沈落头顶锐啸之声一响,一口紫金钵盂凭空出现。
钵盂内边缘处散发出紫金色的霞光,呜呜旋转着朝他罩下。
钵盂中的紫金霞光并不强烈,可沈落却感受到了一股铺天盖地的压力,他身上的蓝光更剧烈起伏,并且被直接压散。
“这是法宝!”他面上豁然变色,双脚月影光芒大放,身形化为一道模糊的残影,朝旁边急掠而去。
可那紫金钵盂竟然也随着沈落的移动而移动,始终对准了他,无论沈落速度如何快都摆脱不掉,同时更快速落下。
沈落眼见躲闪不开,移动的身形顿时停下,手中五火扇火光大盛,对准半空狠狠一扇。
清脆的凤鸣之声直冲九霄,一只数丈大小的五色火凤从扇子上飞射而出,双翅一展的撞在紫金钵盂上。
刚刚对付堂释长老,他并没有催动五火扇的全部威能,毕竟刚才只是出口气,将对方打成重伤就不好了。
轰“”的一声巨响,一团涌现出大片五色符文的光晕凭空出现,看着远不如之前的五色骄阳辉煌明亮,可其中蕴含的灵压却可怖之极,让在场众人都喘不过来。
紫金钵盂也被五色光晕托住,一时竟然无法落下。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未来 天王
而沈落双脚月影光芒大放,趁机向后倒射而出,终于离开了紫金钵盂的笼罩之势。
他身体一轻,似乎摆脱了某种无形之力的牵制。
“原来如此,这紫金钵盂就是依靠这股无形之力锁定目标。”他松了口气,然后身形一晃消失,下一刻在陆化鸣身旁出现。
“哼!”之前的童音又再次响起,同时紫金钵盂一亮,一道紫金光柱从里面射出,打在下面的五色光晕上。
五色光晕只是略微一顿,然后就被摧枯拉朽般撕裂,然后彻底一冲而散。
而紫金钵盂滴溜溜一转,继续朝沈落射来。
沈落看到此幕,心中一凛,立刻沟通体内的金色龙锥。
五火扇虽然是威力极大的极品法器,可面对法宝还是不够。
“江流,够了!”可就在此刻,海释禅师沉声开口,抬手一挥。
一道暗金色光芒如电射出,却是一根暗金色的拐杖,和紫金钵盂碰在了一起,发出铛的一声巨响,附近虚空泛起紊乱的震荡波纹。
这暗金拐杖似乎也是一件法宝,竟然抵住了紫金钵盂。
紫金钵盂内光芒一闪,江流的身影竟然从钵盂内一冒而出,落在地上。
“海释师伯,我一向敬你是主持,往日里井水不犯河水,你今日为何要为了两个外人,出手阻拦于我?”江流不满的喝道。
“当年的事情只是一场意外,而且这两位知道那件事,对你也不会产生多大的危害,你何必非要严防死守此事。”海释禅师挥手召回了暗金拐杖,叹了口气说道。
“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来决定。”江流冷哼道。
缘何镜言之
最强重生 君媛
沈落听到这里,大致猜到这是怎么回事,江流因为之前妖魔入侵,身上引发了某个秘密,这个秘密使得其不愿意前往长安,而且江流不希望此事被外人知晓,所以其才会千方百计想要赶走自己和陆化鸣。
“江流大师,在下不知你究竟为何不愿去长安,不过长安城内无数冤魂亟待超度,你看这样如何,你我赌斗一场,如果我输了,立刻和陆兄扭头就走,永不回头;如果我侥幸赢了,江流大师你就得说出不愿去长安的原因,如何?”他心中念头一转后,开口说道。
异界高尔夫
“赌斗?好!你想怎么赌?”江流一听此话,眼睛里泛起殷切的光芒,似乎对赌斗之事非常感兴趣,立刻说道。
“江流大师你修为高深,手中又执掌着紫金钵盂法宝,防御必定惊人,大师你站在那里,接下我的三次攻击,如果我能迫得你退后一步,就算我赢,如果我做不到,就算我输。”沈落说道。
无限猎场
“好。”江流大师听了这个赌斗之法,毫不迟疑立刻点头,然后抬手一挥。
紫金钵盂悬浮在他的头顶,一道紫金光芒投射而下,笼罩住了自己的身体。
“可以了,来吧。”江流大师对于紫金光芒似乎极为自信,做完这些便没有祭出别的防御手段,立刻招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