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pj1d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一九八一年 線上看-第五百八十三章:進口壓縮機讀書-nk60b

一九八一年
小說推薦一九八一年
“全力企业”以前生产阀门、水龙头,毛利率只有一成左右。
后来开发出新产品三联花洒、角阀等等提高了毛利率。
然后生产用于电厂、化工厂都波纹管、膨胀节、耐腐蚀阀门等等产品,毛利率到达百分之二十。
但是自从开发出拥有十几项专利技术的水空调就截然不同,成本已经压缩到两千块钱的一台水空调,出厂价超过三千。
利润高了意味着赚得不少,黄道舟不是守财奴,主动跟坐落在皖省省会的制冷设备研究所接洽。
他已经要到了名额,马上还会有二十几个今年夏天毕业的本科生来报道。
见爸爸一副斗志昂扬的表情,黄瀚故作惊讶道:
“嗬!不简单啊,你们厂居然已经做了这么多电空调。有没有形成销售,得到顾客的意见反馈呀?”
“这一个月没跟你谈厂里的事,是为了让你安心中考。
我们生产的电空调全部安装到了“西大街事竟成饭店”和太州、扬州的分店。
二小负责质量反馈,目前运行能够算做良好,没有发现哪一台机器问题大得没法维修。”
“噪音呢?”
“没问题,应该是好于国产的同类产品。”
“那还等什么?大张旗鼓生产啊?”
“生产?拿什么生产,我们的工人都满负荷,况且我们也没钱、没渠道去进口压缩机啊!
能弄回一百台进口压缩机试产,还是我亲自跑省里才要到计划的。”
“爸爸,不能等,你现在是副县长,要利用好这个身份,先找关系拿进口计划,然后凭借计划单去银行贷款,并且承诺这钱专款专用,全部用来进口压缩机和控制模板。”
“为什么要这么急?一步一个脚印不好吗?”
“不好!借鸡生蛋才能够更快地发展,爸爸,不要担心贷款的利息,只要借得到,借一个亿都行。
人民币一直都在贬值,此时拿人民币贷款买进口的机器、配件最划算。
反正外贸公司花美元进口压缩机和控制模板,跟你们只能用人民币结算。”
“我知道,外汇都是国家管理、管控的,进口空调压缩机和控制模板得去跑省里。我过两天就去试试看。”
“嗯!这个时候去找领导们最是合适。”
“为什么?”
“天气太热!根本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国产空调,你提出购买压缩机生产‘全力’牌电空调,那是在填补国内空白,毕竟一半零部件形成了国产化,领导哪有可能不支持?”
“咦!有道理,你这么说我的信心更加足!”
“见到省大领导不要小家子气,开口就要求进口十万台压缩机,并且阐明,能够保证‘全力’牌一年十万台压缩机的供应,全力企业股份制有限公司能够完成五个亿以上的产值。”
“这样说是不是牛皮吹得太大了?”
“领导们喜欢听,你吹吹又有何妨?况且真有十万台压缩机,你们厂还就真的能够做出五六亿产值,我又没让你说当年就完成五个亿以上的产值。”
“哎呦喂!你这是在玩心眼,玩文字游戏。”
“对呀!只要达到给你进口压缩机计划的目的,不吹起个大泡泡怎么行?没有令人瞩目的成绩,领导们会答应吗?”
“也是!会哭的孩子有奶吃。我知道了,明天就约上秦书记,我们俩去省里好好跑一跑!”
“对头!秦叔叔的老领导蛮务实,他对三水县另眼相看,能够说服他,事儿就算成了一大半。”
“嗯!老领导对我的印象也蛮好的,我有信心争取到他的支持!”
“你手里还有电空调吗?”
“还有七八台样机!”
“质量怎样?”
“从接近一百台成品中挑选的,质量没话说!”
“你们去省城时挑三台带上,以让老领导亲自检验质量的名义装到领导办公室去!”
“哎呦喂!这主意太好了!”
“要防止弄巧成拙呢!”
“我明白你的意思,不会的,我对‘全力牌’的质量有信心,给省领导装好空调后,我隔十天就亲自带人去售后服务。”
“对!经常在省三把手面前露脸,你们“全力企业”的进口压缩机的计划跑不了!”
“哈哈……,我是意气风发斗志昂扬啊!”
这事情靠谱,八十年代中期的中国厂家根本没有生产空调压缩机、控制面板的技术,都是购买进口压缩机。
“全力企业”效益良好,技术力量在壮大之中,最关键的是,省领导都记住了黄道舟这位多才多艺的总经理、副县长、作家,上过春晚的原创歌唱家。
歌唱家?嘿嘿!八十年代,人民群众喜欢喊唱歌的“歌唱家”!
领头人的形象太重要了,在黄瀚潜移默化下,黄道舟简直是绝无仅有。
他亲自跑去省里软磨硬泡,弄到几万台压缩机进口计划还就真的可以有!
解决了压缩机这个难题,“全力”电空调质量还就真的不会差了,研发时也不会走弯路,黄瀚也算半个内行,虽然不懂具体操作,但是能够分辨出,方向错误啊!
方向正确,肯定事半功倍!“全力空调”保不准会抢先“华宝”、“格力”、“春兰”、“美的”一两年崛起。
中国的空调市场太大了,可以用万亿人民币来形容。
再有黄瀚定下的接近后世的售后服务模式,“全力空调”恐怕势不可挡,真能做到最好,不知道以后董女士咋办呢!
所以黄瀚一直劝黄道舟用不着担心负债发展,鼓励黄道舟大胆网罗人才,鼓动“全力企业”去研究院所挖技术大拿。
这回去省里万万不能小家子气,礼数必须周到……
黄道舟和张芳芬都要上班,他俩从来不肯迟到,七点一刻都出了家门。
黄馨很用功,去书房做题,黄颦在琴房弹钢琴。
黄瀚很想去事竟成饭店西大街分店看看“全力”牌电空调的使用效果,只不过时间来不及。
“黄瀚,我是不是来早了。”进门的王慧玲没瞧见陆瑶和萧蔷问道。
“哪一次约时间不是你第一个?吃早饭了吗?”
“吃了。”
“你爸爸妈妈知道你今天中午不回家吃饭吗?”
“啊?我们还要在外面吃午饭啊?”
“我们是去太州谈合作,人家太州的领导肯定会招待,中午想回来也做不到啊!”
“没事!我妈妈知道我是跟着你,放心得很!”
唉!要是前世的一九八九年,你妈妈有这样的觉悟多好?
那时应该相当于是雪中送炭,黄瀚肯定铭记于心。
那一年黄瀚家的情况特殊,生病了的黄道舟自知命不久矣!
他特想亲眼见到儿子处上对象甚至于结婚,还特意悄悄的去王慧玲单位瞧了瞧她。
回来时黄道舟兴奋又期待,他告诉张芳芬,黄瀚的眼光真不错,那个女孩子面善,漂亮,就是瘦小了点,如果能成该有多好呀……
以黄瀚的性格,只要能成,肯定能和王慧玲白头偕老,肯定会孝敬王慧玲的父母。
现在么?多余、多事,想锦上添花也轮不着她家。
只不过王慧玲是无辜的,她甚至于是受害者。
黄瀚看着这个娇小玲珑的女孩子,想起了往事,想起父亲终究没能够见得到未来的儿媳就撒手人寰,唏嘘不已。
他心里真的憎恶王慧玲的父母,短视害人不浅啊!
黄瀚之所以一直念念不忘陆瑶,就是因为她是看上了自己义无反顾。
跟她恋爱时候的黄瀚没有文凭,也没存下多少钱,家里还有农村户口、没有退休工资、医疗保险的妈妈,还有上大学的妹妹。
这负担让人望而却步,然陆瑶真的无所谓,以当时陆瑶的家庭条件,以她的容貌,本该是谈三水县最顶尖的小伙子,至少得是干部家庭的本科生。
然就是黄瀚抱得美人归,当时不知道让多少人家羡慕嫉妒,让多少暗地里爱慕陆瑶的玻璃心碎了一地。
见葡萄架下只有她和黄瀚,王慧玲没有习惯性低着头,而是看着黄瀚的脸,眼神中满是柔情……
唉!曾经沧海难为水啊!黄瀚甩甩头,不再追忆往事,咱们得向前看是不是?
他道:“我都没问问,你中考发挥得咋样啊?”
忽然间王慧玲的眼神暗淡了,貌似起了雾,她最担心的就是考不上高中部,考完试后对了答案,发现分数高不了。
“我恐怕考不上高中部,甚至于不知道能不能考上第二中学。”
见她这么在意是否考得上,黄瀚柔声安慰道:“放心吧,你这么努力,一定能够考得上高中部。”
“考不上的,我对了答案,失分太多了。”这一刻王慧玲的声音已经有了哭腔。
“没关系,分数不够我也能帮你,而且还能让你成为我的同班同学!”
这个消息太震撼了,王慧玲的心狂跳不已,她信任黄瀚,而且是无条件信任,知道黄瀚说到肯定做得到,此刻简直是喜上眉梢,有种要钻进黄瀚身体里的冲动。
“这三年都是因为你在帮我,我才勉强跟上了,都不知道怎么感谢才好。”
“用不着放在心上,举手之劳而已,为了给自己争取更多,这一次的演出你更加要放开手脚,要把你的水平发挥出来。”
“我知道特长生加分对我多重要,我肯定会认真做,我喜欢你教的那种拉二胡的舞蹈动作。”
“唉!我其实不知道硬拉上你和我们一起读高中是不是很明智。
你有没有考虑读个中专,我一样的可以帮你选一所适合你的学校。”
黄瀚的想法是帮王慧玲选个中专艺校,她现在有一定的知名度,有省里乐器比赛的获奖证书。
再走走门路托托熟人,哪怕分数线够不着,这事儿财大气粗的黄瀚办起来也不会太难。
王慧玲不假思索道:“我不要读中专,我要和你在一起。”
忽然间,她觉得这样说不妥,羞红了脸,又不敢看黄瀚了。
额!和我在一起?无论怎么动脑筋,也至多高中同学三年,有必要吗?
黄瀚劝道:“同学一场总是要各奔东西的,读中专比读高中轻松多了!”
王慧玲抬起头瞧着黄瀚坚定道:“我不怕苦,能够天天看到你,就不觉得苦。”
黄瀚赶紧回避小姑娘炽热的目光,继续劝道:“我主要是担心你基础太差,进入高中后跟不上,会很辛苦、很难熬!还担心你身体吃不消。”
“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我的身体其实很好的,连感冒都很少。”
“再次同学也至多三年,还是要各奔东西的!”
“三年,一千多天呢,我舍不得丢了。”
院子里只有两个人,这一刻的王慧玲胆子不小,话有些露骨,黄瀚觉得不太对劲,还好这时门外有人说话。
那是陆瑶打电话跟萧蔷说好了,骑车带她来了。
俩人青春靓丽走路风风火火,乐滋滋进门后,见到了王慧玲不由得愣了愣。
黄瀚道:“陆瑶,我还没问呢,你中考……”
“别问了,烦不烦,这两天只要是见着谁就是这句话。”
黄瀚被噎住了,还好已经被她噎了二三十年没被气死,早就形成了自我免疫力。
“不好好回答我的问题,当心我把你扔太州啊!”黄瀚装出凶相威胁道。
谁知陆瑶根本不买账,笑道:“嘻嘻!我不怕,也知道你不可能这样做!”
“好好回答我的问题,不知道我很在意你的成绩啊!”
“我跟萧蔷、张春梅几个对答案了,觉得肯定是超水平发挥了,总分有可能超过萧蔷。”
萧蔷道:“陆瑶,你没意思啊!我谦虚了一下你还当真了?你的总分哪一回超过我了。”
“那不一定,我这个人就是这样,大考容易撞大运。”
黄瀚道:“是吗?我们拭目以待。”
萧蔷好像有第六感,她看了看貌似羞答答的王慧玲,再看看感觉不太对劲的黄瀚。
心里懊恼,干嘛不早点来,也不知道王慧玲和黄瀚单独在一起多久,俩人说了些什么悄悄话?
(哈哈,连续更新三百一十天,请书友们投票鼓励呀!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