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bjga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白首妖師 起點-第三百八十八章 搞壟斷展示-p86d0

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
“额……还是曲家妹子善解人意啊……”
方寸听着曲老先生的回答,都不由得感慨了一声,向着曲苏儿姑娘展颜一笑。
討債寶寶,怪醫娘親
那位曲苏儿姑娘顿时害羞了起来,轻轻跺了跺脚,似乎想把脸藏到曲老先生背后去。
而在这时,跟着方寸一起出来接人的鹤真章等人,却已经有些意外了,他们之前也在方家见过这位老先生,尤其是鹤真章,直到现在都一直被曲老先生提防着,一靠近三丈之内,就顺手把香炉给拎起来了,一双眼睛死死盯着,非得看得鹤真章狼狈鼠窜了才算完。
但熟悉归熟悉,他们又如何能想到,方寸所说的丹师,便是这曲老先生?
这世上可不是随便抓个丹师过来,就能与丹霞山过招的啊……
而方寸,则是笑吟吟的,客客气气,请着曲老先生入院,在一边小心服侍。
这位修为不过宝身境,身板也显得单薄瘦削的老者,唉声叹气的,被方寸扶了进来,但是在踏进老经院的一霎,却是忽然挺起了胸膛,脚步也开始变得有力,更是一下子挣脱了左边的曲苏儿,右边的方寸两个人的搀扶,两只手一整衣领,然后就大模大样的走起来了。
“老友归朝歌,实乃一件大事……”
而黑沉沉的老经院里,也忽然间响起了一声轻叹。
众人心里一惊时,便看到老经院高楼之上,有道蕴弥漫,玉衡先生踏云而来。
紧接着,便是玉台先生、玉尘先生等人。
这几位老经院座师级别的大人物,居然皆在这一刻,亲自过来相迎。
不仅如此,他们甚至还一起来到了曲老先生的身前,散了云气,轻轻落地,然后围作一排,一起向着曲老先生轻轻揖礼,以同辈的身份,做出了对这位曲老先生的礼敬。
“归朝歌?”
曲老先生面对这几位修为不知高过他几许的老经院座师,也只是冷哼了一声,道:“老夫再不回来,那这朝歌岂不成了你老经院一帮书痞子的横行之地了?我这几年虽然在外,但也曾经听说,你们现在教的弟子一个个的越来越蛮横,尤其喜欢到处找人去讲道理……”
几位老座师也不觉得尴尬,玉台先生哈哈一笑,道:“还不是跟你学的?”
“当初头一个抄起香炉来砸仙殿使者脑袋的,可不是我老经院!”
曲老先生闻言,哼哼了一声,道:“再遇见,我还砸!”
“……”
周围众人听着这话,脸色顿时有些惊奇。
就连方寸,虽然他是早就在曲老先生刚入方府的时候,就从曲苏儿姑娘那里,打听到了曲老先生的身份底细……当然,也不算打听,向曲苏儿姑娘一笑,她就全说了……但也只是知道这位老先生在朝歌,或说以前在丹霞山的身份而已,却不知道他名气居然这么大……
鹤真章老实的躲在人后,这时候表情也有些稀奇。
“仙殿使者?”
“合着当初我还在白厢书院时,就已经有过和仙殿使者同一个级别的待遇了?”
“……”
“哈哈哈哈,老友既来,自该奉酒一盏……”
老经院几位座师与曲老先生聊得几句,已是尽皆大笑,便邀着他入殿闲坐。
倒是方寸等人,竟是一时被冷落在了庭外。
也没办法,年龄和辈分这玩意儿,有些时候就是这么讨厌……
方寸便只好笑着向一边的曲苏儿姑娘道:“曲家妹子,我该多谢你!”
曲苏儿脸红的实在好看,声若蚊蚋的道:“别别,该我谢方公子你的,你不知道,其实当年爷爷被逼着离开朝歌,心里一直都有气,他不是气当初曹家抢了曲家的丹方,而是气丹霞山的风气被曹家带坏了,所以他虽然口上说着,只为炼出那一颗至圣之丹来,别的一概不重要,但是在接到了公子的信时,心里也是很开心的……我当时扛起他,他都没有挣扎……”
“……”
方寸不知该怎么回答,看了看曲家妹子那纤细的胳膊腿儿。
忽然想到,也许当初该早点请曲家妹子过来的,自己也能省很多养蛮族壮汉的饭钱……
“我好歹也是一方大蛊师,堂堂的南疆黑湖主人,如今天天被自家老爷子骂,变着法儿羞侮就罢了,如今过来帮人炼丹,却连个帮着拿行李的人都没有,是不是有点……”
“过了?”
老经院外,响起了一个懒洋洋的声音。
黑湖主人,或说是曲苏儿的叔叔曲文昌,这时候正背着两只手,慢慢走了进来。
在他身后,涌动着一片黑色的湖水,哗啦啦的向着老经院里流了过来,仔细看去,便见那皆是黑色的小虫子,而在小虫子中间,或是推着一个丹炉,或是抬着箱子等等,看起来,便像是浮在了一片黑色的潮水上,随波逐流,慢慢的涌进了老经院这个门来的。
“多谢前辈出手相助……”
小故事 大职场 牟丕志
方寸忙迎了上去,向着这位南疆大蛊师揖礼。
“好说,其实我也是有事求公子……”
黑湖主人笑着,一拍手,所有的虫子散去,丹炉与行李便落在了地上。
一边的云霄,很是机灵,立刻就招呼周围的老经院弟子上前帮着拿行李,安排屋舍等等,自己则是笑眯眯的站在了一边,卖顺水人情的功夫简直炉火纯青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如今的南疆和鼋城,与以前大不相同了,诸般生意种种……”
腹黑兒子極品娘親
黑湖主人先拉了方寸,在一边小声嘀咕了几句,然后两人明显越聊越开心。
平凡與熱火
……
……
“九气九转大道妙生丹,老夫倒是懂得怎么炼!”
而在曲老先生来到了老经院,并与诸位老经院座师一番畅谈之后,心情也是好了很多,只是老人家架子大,不远万里的过来,先是休息了一天,到了第三天上,才正式的与方寸见礼,商谈大事:“某种程度上讲,当年参出此丹时,老夫也是颇下过一场硬功夫来的!”
異界之惡魔領主
“虽然此丹与我丹理不同,但炼上一颗,问题倒是不大!”
“只是有些话倒是需要说在前面,炼这等丹,重要的不是手法与火候,而是诸般灵材宝药的运用,主药百八,次药数千,辅药近万,每一昧都是需要精挑细选,缺一不可……老夫一直不喜欢这类丹药,也是因此,这哪里算是炼丹,根本就是将天材地宝堆到一块了!”
“可你既然已经答应了丹霞山,那便只能炼这种丹!”
“不过,老夫也只能答应帮你炼好这一炉丹,可是炼丹的灵材异宝等等……”
“……”
“自是该由晚辈准备妥贴!”
方寸明白曲老先生的意思,笑着答应了下来。
而曲老先生便也就此放心,因此安排自家儿子,也就是黑湖主人,借了老经院一间殿宇,布置丹炉,准备一应炼丹所需等等,他还不让别人插手,用自家儿子跟用驴似的……
“老方,果然出问题了……”
而在各自分工,采购各种炼丹所需要的灵材宝药之时,鹤真章很快急急的来回:“之前老经院弟子们的担忧成真了,虽然我们当时就已经提前预料,早做准备,可是丹霞山下手比我们更快,如今这朝歌城,甚至周围往来的各大商号,都已经买不到所需的灵材了……”
方寸对此并不意外,道:“丹霞山不让他们卖给我们?”
“不,比那还狠……”
鹤真章缓缓摇头,道:“他们直接将其中三昧主药,都给买空了……”
方寸听了,轻轻点头,道:“原来是七王殿下手了……”
此前炼八宝葫芦时,自己也面临过灵材缺乏的困境,但是他大把银子撒了出去,很快便已凑足了一应所需,但在那时候,炼神山是毫无准备的,可是如今,丹霞山明显考虑到了这一点,之前老经院弟子们还担心,他们会借助自己的影响力,威胁别人不能卖灵材给方寸。
如今看来,丹霞山手段更狠,直接买空。
毕竟,名义上下了命令,不让卖的话,方寸还有可能私底下交易,拿银子砸人。
但直接就买空了的话,问题便有些棘手了……
原始仙尊 博晨
艾利斯顿皇城七少 羽果果
黑道家主蜜宠妻 淇儿
而有这份财力,能做到这一步的,自然也就只有七王殿了!
……
……
当时的静室之中,听得此事,不少人便都有些担忧。
论起斗丹,哪还有什么比这一招更狠的,简直就是绝户计啊……
“继续在周围采买着就是了!”
方寸对这个问题没有感觉意外,也没有慌,只是笑着向诸人说道:“至于缺的那几昧,倒是不用担心,我已经让鼋城的商号在准备,如今正有大量的灵材宝药,经由各大商队,从南疆流进了鼋城,其年份与材质,倒是比如今大夏的许多药圃养出来的还要好一些……”
众人听得,又有些意外,又有些欣喜。
而方寸,则已看向了云霄,道:“而且,也该由云兄出把力了,望你在鼋城安排一下,多收购几种我定来的单子,上有你鼋城律令,下有我安排的商号中人同时运作……”
“呵呵,既然丹霞山要搞阴招,断我的三昧主药!”
“那我又为何不能也搞一下垄断,先断他几十种辅药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