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2rgt好看的都市小說 皇兄萬歲笔趣-218.龍居之處,豈有凡種(第二更)分享-aucu3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望江楼上,一人饮茶望风云。
忽然,楼下传来嘈杂的声音。
“我乃巨业城雷公子,这楼我提前多少天就要包了?你不包给我,却给了别人,我倒是要看看是哪个在楼上。”
“雷公子出行,还不让开!”
紧接着是楼中那端茶的少女拦着道:“公子不可,确是有人半个月前便以包下了。”
“大胆,竟敢拦着我家雷公子!”
“还不滚开!”
夏极恍如未闻,其他三名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想到还会遇到这种事。
许铃铃看向谢琼峰说:“你去,总归不能让人打扰了老师。”
谢琼峰苦笑一下,这边四人里,能去解决事情的只有自己和许铃铃了。
老师下场不好,哪有徒儿在还让老师去解决这种事情的?天下都没这个道理。
而风吹雪解决不了,他虽然强,但却不是个会解决问题的人。他是个真正的天才,所以在某些地方会显得很弱智。
许铃铃倒是可以,但她压了自己一筹,看来还真是自己去了。
他便是起身,充满压迫性地往着楼下走去。
走到梯口,只见那楼中的少女正伸手拦着两名侍卫,侍卫之后是一个裹着貂裘的公子哥儿。
谢琼峰扫了一眼,也不多说,直接坐在楼梯口,将背后的巨刀解下重重往地上一拍,
这一拍,力量恰到好处地如闷雷震响,朝着四方滚滚而去,而使得不远处的嘈杂都平静了。
谢琼峰金刀阔马地往那儿一坐,在老师身边收敛的气势完全放开,一如猛兽蹲伏在黑暗里,
那两名侍卫只觉被盯上了,心底不寒而栗,而双腿颤抖起来。
酒楼里的少女如是寻到了主心骨,急忙跑向了谢琼峰。
主要是谢琼峰一看就不是坏人,周身的一股子豪气,让人只觉是少年英雄,而沉稳之姿,神色无邪,更是让人觉得安心。
那少女下意识地就躲在了他身后。
谢琼峰抬头看了两人一眼,那两名侍卫忍不住往后倒退两步。
而中间的公子哥儿却是不惧,而是笑道:“哪里的侍卫,不错嘛…跟着我,我给你双倍的酬金。”
谢琼峰静静看着他。
那雷公子笑道:“三倍。”
谢琼峰不声不响。
雷公子道:“五倍!”
一旁那两个被吓得退开的侍卫似乎缓了过来,其中一人嚷嚷道:“你可知我家公子是什么人?!”
另一人道:“我家公子乃是巨业城雷城主的长子雷禧,唐青的大哥。”
他才吐出“唐青”两字,那本是笑着的雷公子脸色忽然狰狞了几下,然后颇为阴郁地盯着谢琼峰道:“跟着我吧,我不会亏待你的。”
巨业城城主雷禄在大江以南根基深厚,在这乱世里,就差没称王了,而他的长子确实可以称为是无冕太子了。
只不过这等无冕太子只有两个人模狗样的侍卫,也实在太掉价了。
谢琼峰古怪地看着那两个跳梁小丑一般的侍卫,见到他们还在嚷嚷,淡淡道:“谁再叫,我把他丢出去。”
其中一个侍卫恍如未闻,大声质问道:“你是何人?竟然如此大胆么?”
另一人道:“啧啧啧,楼上的不会是唐青吧?”
谢琼峰也不废话了,起身,双手往前抓去,而抓的过程之中,竟是带动了一股恐可怕的劲风,在两名侍卫反应过来前,便是一左一右抓住了两人,转身如强弓开射,将两人向大开的窗户,运力猛丢了出去。
他身后那酒楼少女顿时失声惊呼出来,然后跑到窗前。
只见被丢出窗外的两人在空中飞了数百米,落入了不远处的大江中。
少女震惊地看着这少年,一时间忘了说啥。
那雷禧公子不怒反笑,拍手道:“好本事,英雄随了我吧。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谢琼峰摇摇头,这人虽是雷禄儿子,但似乎与雷禄义子唐青无比相提并论,但他不想惹麻烦,便是道:“公子请回吧。”
雷禧道:“英雄叫什么名字?如今随的是哪位?你若说了,我便走。”
谢琼峰皱皱眉,但他还未开口,身后就传来那酒楼少女的惊恐的失声轻呼,紧接着是沉闷而平稳的脚步声。
雷禧眸子骤然瞪大,瞳孔紧缩,那瞳孔里只见一道恐怖的巨影缓缓压来,
那巨影如周身伴着鲜血长河,有着滚滚煞气,这煞气直冲人心,让平时养尊处优的雷公子一时间竟是大小便失禁了。
“滚。”
一字落下。
雷禧脑瓜子直接嗡了一声,他转身就跑,脚步一个踉跄,跌跌撞撞着往后仰倒,竟真是滚下了楼梯。
谢琼峰侧头看去,只见那两米有余的许铃铃正嫌弃地看着他,似乎在说“半点儿事怎么这么磨蹭”。
谢琼峰苦笑了一下,但事情也算解决了,两人正要回身,却见对面的楼道处缓缓走来四人。
一般的黑袍,一般的阴森气质。
随之而来的,是一股阴风阵阵的感觉。
谢琼峰一看已经快要吓晕过去的小姑娘,便是凑过去拍了一道纯阳之气入她体内,道:“初冬客人可不少,姑娘还是去楼下帮忙吧。”
那端茶倒水的少女总算活了过来,她急忙惊恐地往楼下跑去。
而此时四道阴风已经飘来了。
为首之人身上充斥着令人悚然的气势,他见到两人未曾及时让开,便是自顾自地往前踏步。
哒…
哒…
哒…
脚步声均匀而平静。
但无论谢琼峰还是许铃铃,都只觉出一种赤身裸体站在冰天雪地里的感觉,
那扑面而来的冰寒,仿如让心灵彻骨冰寒的大雪,
两人呼吸都粘滞了,体内气息运转都已迟缓了。
境界的差距,让两人眸子里顿时显出某种恐惧,而这恐惧即将在他们心头烙印下惊惶的种子。
一旦心灵被污染了,那就是有了心魔。
武道所求,唯一往无前,唯我独尊,倘若有了这种恐惧,那么今后虽还能进步,但却是注定了更难更慢。
就如登天的双足被上了镣铐。
两人终究都还是十八九岁的少年少女,再怎么也不可能在十一境的老牌强者手里撑下去,他们心中恐惧越来越深。
就在即将到达临界点时,两人即将发出惊惶的叫声时,
一股柔和的力量挡在了他们面前。
就如烈日普照,驱散了严寒。
那青丝白发的男子已经拦在了他们面前,俯瞰着正拾阶而上的四人,目光再盯在了为首之人上。
夏极问了句:“半个月了,伤终于养好了?”
来人自然是吴家鬼帝,他本想着悄悄毁了夏极的两个弟子,却没想到被及时拦住了,他也不多说,冷哼一声道:“让他们六个,认识一下吧。五年之后,还在此处一战。”
夏极道:“上楼说吧。”
“不必了,就这里。”
鬼帝说完。
他身后三人摘下了帽兜。
一名双瞳深黑,如有眼影的妖艳女子。
一名面容僵硬,显出青色的壮硕男人。
一名瘦骨嶙峋,周身散发着诡谲气息的少年。
“楚美。”
“韩魃。”
“阴九笑。”
三人纷纷报上名字。
这三人显然是吴家在外,以某种秘法培养出来的,不知用途的秘密武器,难怪吴家家主自信满满地答应比拼。
夏极身后,三人一一站过去,争锋相对。
“风吹雪。”
“许铃铃。”
“谢琼峰。”
六人彼此打量对方,他们早已知道了这约战的内容。
决胜负,也定生死。
五年之后,六人里只有三人可以活着。
彼此看了看对方,鬼帝冷冷盯着夏极道:“五年后,我等你跪着过来认错。”
说完,他哈哈笑着转身离去,其余三人也随他而去。
夏极神色平静,他返回楼上,把才喝了一半的茶都喝完了,这才离开。


冬渐深。
新年到了。
弟子们终究是都懂事了,虽然没有奴仆,但个个儿都很能干。
剪纸窗花,福字对联布置满了庄园,显出喜庆异常。
紧接着,平日里抓惯了杀人刀的弟子们居然拿起了锅铲,烧菜煮饭。
待到月色降临,一桌丰盛的晚宴已经上桌了。
七十二人同桌,
而年盈属于比较活泼调皮的,颜值也算女弟子里最高的,她直接坐到了夏极身边,时不时瞥一眼老师,瞥到白发,又想到老师独自在岛上时,竟还会生出一抹心疼。
但这等良辰美景,露出悲色终究不好,于是便是笑呵呵地敬酒。


新年过后。
诸弟子苦心修炼。
夏极的日常也非常简单,每天就是看书,提取技能珠。
苏甜可是在源源不断地为他送书过来。
然后,他也会抽出时间去指导弟子,同时观测他们血脉觉醒的情况。
吸收火种固然能最快觉醒,但每日在火种边修炼,也能一定程度上觉醒。
除此之外,他还利用地府中转站不时往来与罗刹,劫地。


初春到了。
七十二弟子分为了三十六组,怀揣着《万法卷》的第二篇《天下意象》,出了镜湖。
夏极自然不曾忘记对那日月山河楼黑月楼主的承诺,让一组弟子便是直接送书过去了。
人去岛空,
下一次归来,还不知会有多少人。
岛屿空空荡荡,安静无比。
夏极独自在这空旷的世界里。
江南早春,绿柳如烟,鱼跃鸟翔,和风暖暖,
远处的湖边往来着香客,成群相伴着红男绿女,
他心底蓦然生出一种孤独之感。
天大地大,却没有人能在他身旁,与他走这一条路。
他坐到了初春的湖边,摘了一根桃枝轻轻拨弄着清澈的湖水。
忽然,那碧波深处出现了一抹荡漾,一条红尾的鱼儿摆着尾巴游了过来。
那红尾的鱼似乎不惧怕夏极,竟是游到了他的桃枝之间。
随着夏极桃枝的拨动,而游来绕去,翩翩起舞。
花瓣若是掉落了,那鱼儿还会跳跃起来,粘着花瓣在水里舞一会儿。
夏极忍不住笑了起来,心底的孤独感竟失去了不少,他转身去取了些昨晚剩下的米粒子,才到水边,那红尾鱼儿又是游了过来。
夏极弹出些米粒,鱼儿就乖巧地吃了起来。
吃完之后,又绕了三圈,似乎在表示感谢。
今后的日子,
好像是奇了怪了。
这红尾的小鱼儿似乎是赖上夏极了,每当夏极来到湖边,它就立刻欢快地游过来准备被喂食。
夏极则会丢出些米粒,有时是馒头团儿。
小鱼儿很懂礼貌,吃完总会绕三圈。
人真的很奇怪。
哪怕是有了一条鱼,也会变得心情舒畅许多。
夏极的孤独感便是消失了。
《万法卷》的两册虽已编纂完毕了。
但夏极自身的学习却没完。
他用十年时间,学了万法,磨成一象。
但这远远不够。
过去,他需要四处寻书,绝大部分时间都花费在了路途上,如今却可以每日每夜的观书。
随着时间的过去,他学到的何止是万法。
脑海之中,越来越多的技能珠出现,又被他消化,融合,重新创造,缔结新法。
但他毫不满足,也不着急,因为他已把战场放远到了五千余年。
几年,几十年,对于五千余年来说,岂不是极短的时光?
他在适应着过去未曾接受的价值观,放空了浮躁的心思,让短视的目光尽量眺望的长远。
初夏时分,他便是直接跃入了湖水,在庄园玄阵的范围内游泳。
那红尾鱼儿便是游在他身边,然后甚至还用小嘴巴吮吸着他的手背,带着他去湖底。
若是一般人肯定潜不了湖,但夏极是可以在湖底冷静的怪物,他便是如好奇的小孩一样,随着红尾鱼儿下了水。
鱼儿带他来到湖床,尾巴拍打着淤泥。
淤泥浅浅散开,露出一颗红色的玉珠子。
鱼儿欢快地绕着那颗珠子旋转着,似乎炫耀“漂亮吧?漂亮吧?这是我滴。”
夏极读懂了它的意思,哈哈笑了起来。
嘴巴里喷出几股气泡儿,升腾向了湖面。
然后,夏极从储物空间里抓出了一把红宝石,摊在手心。
那正兴奋游着的红尾鱼儿忽然僵住了,如同湖底的时间静止了,一切都安静而远去。
良久,那鱼儿才游到夏极手掌边,一双鱼眼瞪着那一把红宝石。
又良久,它似垂头丧气地拍着尾巴幽怨地游远了。
夏极心底的孤独郁结顿时扫空,他是从未见过如此通灵的小鱼。
其实,这很正常。
龙居之处,岂有凡种?
一座岛上,既然住着黑皇帝。
那么这诺大的镜湖里,出现一个通灵的小鱼儿,又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毕竟,这是血脉复苏的时代。
而不只是人的血脉复苏的时代。
人是万灵之长,但终究也只是万灵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