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o9q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留裏克的崛起》-第505章 留裏克在納爾維克讀書-r4biw

留裏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裏克的崛起
一条龙的尾巴伸出庞大的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它是海洋中隆起的一连串山丘,面对大海制造了一处宽度达到五十海里的喇叭口。
这就是巨大的奥福特峡湾之入口,纳尔维克港口就在峡湾的最深处。
巴尔默克部族,人口接近两万人的庞大部族,他们不知从何时迁移到这里,逐渐发展至当今的规模。
沿着海岸线狂飙突进的阿芙洛拉号的一路北上堪称好运连连,恶劣的降雨天气没有发生,且船只一直贴在海岸线走,虽然一些时候海浪有些汹涌,大船的航行始终波澜不惊。
阿芙洛拉号顺利进入那处通向目的地的喇叭口,大船直接与大量捕捞鲱鱼的巴尔默克渔船遭遇。
渔夫们震惊于这艘突然闯入的前所未见之大船,一些大胆者意欲看个究竟,试图询问一些话。
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去年出发的杳无音信的探险队,尤其是首领的两个儿子,竟乘坐梦幻的大船返航了。
十多艘渔船已经没有打渔的想法,他们自发的作为阿芙洛拉号的向导兼护卫,护送她进入峡湾最深处的港口。
阿芙洛拉号不停地深入,伴随她身边的船只也越来越多。
“是时候把旗帜亮出来了。”留里克对这水手一声命令,须臾,那象征罗斯的白底蓝色交错条纹的旗帜随风飘扬!
留里克自己也不仅仅是和比勇尼等人谈笑又期待着登陆,他急忙换上了白布长衫,胸口又是交错的蓝色条纹。一顶挂着彩色玻璃珠、青金石的白狐绒帽戴在头上,脖子上满是琥珀、彩玻璃、青金石的项链亦是刻意战线出来。
毕竟是与一个北方的大部族相遇,第一印象可是极为重要。
自己有意和这群半游离的政治实体合作,不仅要拿出诚意,亦是要让对方知道自己的强大。
他的精锐佣兵们也都从船舱里,把压了许久的制服拿出来。统一的白色长衫穿在身,胸口的蓝色条纹少不了。佩剑挂在牛皮带,镀银的铁皮盔扣于脑袋。如此的十名武士,仅从他们的装扮来看,何人敢质疑他们的实力?
一艘前所未见的大船伴随着夕阳的柔光,在峡湾的最深处熠熠生辉!
本是完成了一天劳作当迎来夜里休息的巴尔默克族人们,纷纷向峡湾的各处高地聚集,他们怀着五花八门的心思,目睹数以百计的渔船自发护送这艘大船奔向码头。
十多名传递消息的人急匆匆奔向部族首领的家门口,在向护卫说明来意后,他们被放入了宽大的内堂。
这是一座体态修长的长屋,是部族首领马格努特的居所,乃至与重要人士商讨部族政务的处所之一。
这位胡子有些灰白的老家伙平日里并没有多少大事要处理,部族一直处在遥远的地方,他们天然的少了许多俗世的纷争。不过这位马格努特不聋也不瞎,他本名并非马格努特,而是在北欧极为常见的“哈拉尔”。
哈拉尔,这一词汇可是不折不扣的好词,就是用的人太多了,让它变得过于通俗。
自从马格努特获悉了遥远南方的统治者查理的magnet伟大称号,索性就在自己的家园,以“马格努特”自居,这么多年来,大部分人已经习惯了这个家伙的新名字。
一群人闹哄哄地坐成一片,他们的面前便是头戴皮质的、镶嵌琥珀珠金箔片头冠的马格努特首领。
“我还要去听我女儿编练的新曲子,你们通报的事情都是真的?一艘奇怪的大船要来我们这里做生意?”
一群人七嘴八舌,然他们透露的一个极为重要的消息,惊得马格努特直接站起来。
马格努特,他的心脏在狂跳,满脸的胡须在颤抖,整个人惊喜中左摇右晃。
在稍稍冷静后,他索性攥紧拳头自言自语:“比勇尼,你这个臭小子到底从哪里搞来的大船?你应该翻山回家,怎么乘坐大船从大海归来?”
传递信息者都觉得首领是在问自己,又纷纷做了一番解释。
当然,此刻任何的解释都是多余的。
逆袭吧,女配 欧阳倾墨
不死女法醫 澄君
长天录
马格努特一声怒吼,整个长屋为之震惊。
一位披散着金发的少女灵巧地从内室闯入大堂。
我在仙界有塊田
少女诺伦带着怒气鼓起笑脸,不悦地批评:“爸爸,说好的听我的演奏,你竟然大吼大叫。”
一脸文静的诺伦的确是想不到,自己的父亲又像是怪物,哈哈大笑中向自己冲来,接着一双粗糙的大手盖在自己的肩膀。少女俊俏的脸泛着尬笑:“爸爸,到底发生什么事?好事?”
“是你的两个哥哥,他们回来了!”
“啊?!这是真的?”女孩大喜。
“千真万确!”
诺伦笑意盈盈,她在欣喜中急忙灵巧地甩开父亲,一阵风地跑进内室向母亲英比约格说明这个好消息。
巴尔默克首领马格努特,他唯为一件事想起来就闹心,那便是自己勇敢探险的两个儿子杳无音信一整年。大家都不愿相信两人遇到了灾难,然部族里难免流传一些不利言论,难免让他忧虑。
为了缓解心中不快,他很愿意去聆听女儿吹奏骨笛的动人悠长的曲子,看得愈发漂亮的女儿,烦恼就消失了一大半。
诺伦,一如她的名字一样,在马格努特夫妇看来,自己的小女儿的确是位漂亮的仙女。不仅他们这么想,部族里各个有实力的家族,那一双双眼睛都在紧紧盯着这位茁壮成长的花儿,都在等待着她的长大,接着带着儿子来提亲。
这位十岁的少女有着金中透着白的秀发,脸庞小巧内敛,一双湛蓝的眼睛好似天空,她洁白如雪,笑容让人迷醉,那吹奏骨笛时的淡雅超然亦是让人沉浸。
貴族高中學生 憶苳
她陪同兴致勃勃的父母走出长屋,他们站在门口的高地,以这个位置正好能看清大半个港口。
马格努特看呆了眼睛,自己的确看到了一艘大船正缓速靠岸。
他上了年纪,眼睛的状况还不错。他看清了一面奇怪的旗帜,不由喃喃:“那不是卑尔根人,和丹麦的领主们也无关系。”
“你也不知道他们的身份。我们的儿子,就在那艘大船上。”一样上年纪的英比约格嘟囔道。
“我如何知道呢?等一等我们便能知晓。”
诺伦探着好奇的脑袋昂首看看父母,她白若藕节的手指人就攥着骨笛。她喃喃问道:“哥哥们去了大山东方寻找罗斯人,也许这艘船是罗斯人的?”
“罗斯人?”马格努特嘿嘿一笑,大手自然而然盖在女儿的头顶:“傻孩子,罗斯人怎么可能从西方的大海赶来?”
“但是,哥哥们不是在船上吗?”
“这……也许你的兄长得到了神的帮助。走吧,我们去码头瞧瞧。”
另一方面,阿芙洛拉号正在比勇尼的亲自指点下,又在水手的精细操纵下,缓速贴近码头。
令留里克欣喜的是,巴尔默克人也在近岸修造了很多木制栈桥,他稍稍一想,考虑到这是一个依赖捕鱼养活巨大人口的大部族,就必须好好改造自己的码头。
只是碍于阿芙洛拉号巨大的体型,留里克不得不给比勇尼提个醒:“你知道吗?虽然我的大船龙骨坚硬,倘若真的撞倒更坚硬的礁石,那是我无法承受的悲剧。”
“你的担忧是多余的。”比勇尼依旧保持着兴奋,只因他知道码头区的水深。
港口的陆地是快速坠入大海的,舒缓的沙滩不存在,任何人走入海中,不出十多步就能彻底没入水里。
阿芙洛拉号平稳地停靠,大量缆绳被抛下。
高高站在船艏的比勇尼大声呼唤家乡的人们,要求围观的男人们立刻把绳索系在稳固之所,与此同时,大船也在快速收帆。
超过两千人围在大船是周围,更远一点的敌人也是大量驻足观望的人们。一双双眼睛聚焦于此,他们议论纷纷,以至于登陆之地人声鼎沸。
首席霸爱:独宠丰满女人 浅晓萱
“这些就是你故乡的人们?这里就是巴尔默克。”留里克不仅感叹一个,他定睛一瞧,心中不仅有泛其嘀咕。
不管从任何角度来看,这个港口的许多方面,与旧的罗斯堡有着无比巨大的相似性。
是啊,因为大家都是维京人。
和围观人们非常不同的是,留里克及其手下衣着统一且整洁,一身洁白的装束不仅带来一种协调统一之美,洁白亦是大大凸显了武士的佩剑,以及那位小个子孩子的高贵。
“难道这些外来商人,他们的头目还是个少女?”
“怎么可能,那是一个漂亮的男孩。”
“也许真正的幕后头目还在大船啊。啊!这艘船像是一座大山,如果我们的部族也拥有一艘多好啊。”
熊霸三界
……
他们议论纷纷,说不尽的是对留里克的品头论足,人们嘴里尽是感慨羡慕之词。而这一切,就是留里克的目的。
他就站在码头故意让远方的人们好好瞧瞧,而比勇尼、弗洛基兄弟,当即被他们的族人为主,乃至其他的归乡旅人们,他们与故乡的人们热情拥抱,不停拍打后背,场面充斥着欢声笑语。
直到摩肩接踵的人群传来一阵骚动,原来是首领大人亲自来了。不仅仅是首领马格努特,那个有权势的家族长老也纷纷赶来,围观的人们失去地自发回避。
法海傳
很快,留里克看到了一位尊贵的中年人,听得比勇尼亲切地称呼此人为父亲,此人就是首领无疑了。
对于马格努特,当他第一眼看到留里克的时候不禁吓一跳,接着又是满脸惊喜。
“真是一位美少年呀!远方的朋友,你们必是来自遥远之地,感谢你们将我游离的儿子送归故土。所以,你们来自何方?”
冥婚:陰夫放過我
这个老家伙说话怎么有点绕?
留里克轻轻摘下帽子,展露那金黄的秀发,以及漂亮的金色马尾。
他鞠了一躬,以此自诩优雅的礼节向本地的主人致意。
留里克并不废话:“我们是罗斯人,我们航行了长达二十天,从东方的大海,一直航行至西方的大海,直到抵达这里。”
“什么?你真的是罗斯人?!”说实话马格努特是难以相信这番解释,他世界观可是被此言颠覆掉了。
比勇尼急忙解释:“爸爸,妈妈,你们一定为我担心。我们过去的日子一直在罗斯人那里做客,你们瞧。”他急忙站在留里克身边:“这是我们在罗斯人那里结实的好兄弟。他是罗斯人中最尊贵的、最有胆谋的,也是……”
留里克举起右手示意比勇尼暂停,他刚起头略带笑意,又昂起胸膛自傲地宣布:“大山西方的朋友,我是留里克!罗斯的留里克!我是罗斯公国的下一任罗斯公爵,我高贵的人,是被奥丁庇佑之人,也是你们的朋友。”
“你?一位普林西普(公爵)?”马格努特非常清楚“公爵”这一词汇的概念,也因此突然产生一些误会,急忙又问:“你们从杜里斯特来?杜里斯特和罗斯是什么关系?”
“杜里斯特?我也是刚刚获悉这个名字。但是罗斯,就是罗斯!”留里克依旧带着着笑意,小手指向东方,“我们与你们仅仅隔着这座庞大的雪山。我们罗斯属于斯韦阿兰联盟,斯韦阿兰现在是瑞典王国,而我,正是第二任罗斯公爵。”
“啊!你们原来是斯韦阿兰人?”
“是罗斯人。”
“好吧!罗斯人!”马格努特亲自走上前,他张开双手一脸笑容:“虽然我仍不知道你们这些东方之众会从西方大海而来,我为了找到你们可是堵上了我儿子们的性命。看来这一切都是神的旨意,我们相遇了。”
“这的确是神的旨意。”比勇尼凑来说道:“因为留里克,是被奥丁祝福之人,这是千真万确的。”
此时此刻,比勇尼是自内心的认同留里克的那一套神圣的身份,过去一年的奇幻经历已然刷新了他的三观。
正巧,比勇尼看到了自己懵懂又更加漂亮的妹妹,这便迅速把妹妹诺伦拉了过来。
“哥哥,我……”
比勇尼毫不犹豫把诺伦推到留里克身边。
“兄弟,你瞧,这就是我仙女一般的妹妹。”
留里克轻轻抬起头,夕阳下他俊朗的侧颜,以及那一身整洁又处处流露高贵的姿态,直接震撼了少女诺伦。而留里克那可以凝视过来的眼神,直接击穿了女孩的心灵。
那怦然心动的感觉,最为致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