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lwlc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大神你人設崩了 txt-518楊花:勸你們別動我,收手二十年了-lq1yi

大神你人設崩了
小說推薦大神你人設崩了
江鑫宸看到孟拂就不慌了,他摇头:“不知道。”
他不认识兵协其他的人。
任唯一看着孟拂的淡然的表情,也不计较,只若有所思的看着她:“你是不是还不知道,就在半个小时前——”
“任唯一!”任唯乾警告的看了眼任唯一,打断了她的话,“你让他们出去,我们聊聊。”
任唯一眯眼看着任唯乾,然后颔首,“好。”
与此同时,孟拂放进兜里的手机响了一声,是苏承。
承哥:【任郡失踪,杨阿姨消失未知。】
孟拂看着这条消息,直接打开杨花的定位,很奇怪,她的定位被人拦截了,但并未消失,孟拂微微眯眼。。
杨花走的时候,同她说过遇到了任郡。
苏承的消息很简单,两人一起失踪。
任唯乾面色依旧沉稳,他淡淡看了孟拂一眼,“带你弟弟离开任家。”
任唯乾跟任唯一的反应,是个人都知道任家现在肯定出事了,孟拂智商高这一点毋庸置疑。
都说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
任唯乾的手下们都看着孟拂,他们都知道任郡明里暗里都对孟拂很好,给她铺了很多路,这个时候,孟拂是要离开任家,还是选择留下来?
孟拂偏头,没问为什么,她按灭手机,朝江鑫宸偏了偏头,“我走。”
江鑫宸下意识的看了下任唯乾,张了张嘴。
这件事是他惹的,他想要自己扛,也知道任唯乾让他们走不对劲。
可孟拂让他走自有他的用意。
江鑫宸抿了下唇,他还是跟着孟拂离开了。
孟拂撑开伞,身影消失在雨幕之中。
任唯乾的手下眉头都拧了起来,孟拂一句话也不说就这么走了……
何俗之孤胆英雄
任伟忠也站在原地,没有出声,他能理解孟拂,眼下任家是个大泥潭,孟拂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此时不走,留在任家,早晚有一天被吃的骨头都不剩。
她走了也好,任伟忠就可以放开手跟这任唯乾了。
等人出去后,任唯乾才看着任唯一,他语气冰凉,“你放过他们,以后别再针对孟拂,我不跟你争继承人的身份。”
任伟忠面色一变,“少爷!”
任唯一也被任唯乾这一句给惊到了。
任唯乾是嫡系一脉,尤其他本身还是武器部的部长,就算没有任郡在,他想要争取继承人的身份最少有60%的可能。
也是任唯一最大的阻碍。
任家不是没有女继承人的先例。
没想到任唯乾竟然为了一个孟拂,做到这一步。
任唯乾没有看任伟忠,依旧看着任唯一,脸上没什么表情,“这个交易可以吗?”
任唯一深深看了眼任唯乾,“好,我不针对孟拂,我们立合约。”
KKS的项目任唯一虽然眼馋,但她慢慢经营,以后总有机会,可继承人只有这么一个,任唯乾放弃了继承人的身份,这对任唯一来说,很重要。
任唯一找来人,让任唯乾写下放弃继承人的字据。
“少爷,你……”任伟忠看着任唯乾,嘴角动了动。
任唯乾挥笔写下放弃继承人的合约,语气淡淡:“没什么好可惜的。”
他签完后,放下笔直接离开这里。
等他走后,林薇才从屋内出来,虽然没有替任唯辛出气,但能逼掉任唯乾继承人的身份,林薇也觉得值了。
只是她有一点担忧,“唯一,你确定任先生他……”
梦千秋 陌蓝颜
如果任郡忽然回来,那一切就不一样了。
“最新消息,动手的人里面有排名前十的佣兵,”任唯一将纸看玩,然后叠好放进口袋,“就算兵协会长亲自出手,也不一定能把他救出来。”
任唯一本来也有些忌惮,所以只对孟拂出手,没想到任唯乾竟然花这么大的代价。
这让任唯一更加确信任郡确实死了,不然任唯乾不会这样破釜沉舟的。
**
孟拂出门之后,没有问江鑫宸为什么跟任唯辛打架。
总之江鑫宸没吃亏。
兵协的事孟拂不在意。
江鑫宸退不退出兵协不重要,一开始让江鑫宸去兵协,也只是为了让江鑫宸锻炼自己。
至于任唯乾……
穿越之帝王传奇
孟拂拿着车钥匙开门,“我去湘城,这段时间你呆在京城,任家如果有事,你能帮得上忙就帮,不然就好好呆在学校,明天记得帮我把礼物给苏姐姐。”
任郡在任家的地位孟拂也知道,如今任郡消失,任家还基本上以为他死了。
任唯乾他们的局面不好破。
孟拂微微眯眼,能帮任家破局的,就是早点找到任郡。
当然,她从未信过任郡死亡,杨花跟着任郡,有人当着她的面杀了任郡,那也太不给她面子了。
只是杨花呆的地方周围干扰信号多,孟拂只能大概定位。
机场。
苏承早就到了,他只留下苏地等孟拂,自己先走了。
孟拂一来,苏地直接把电脑递给她:“少爷让人查过,直升机坠毁,人在周围的海岛,那边大批人马,哪个海岛现在还不确定。”
独白1 张鹤缱
孟拂将电脑放在手臂上,直接打开电脑,伸手敲了几个键,就出来一个全黑的代码页面:“好。”
私人飞机已经安排好了。
爆寵小王妃 初雪2003
只是大雨,暂时还不能起飞,孟拂要在休息室等一会儿。
**
湘城海岛。
湘城今天没有下雨,但风很大,又是夜晚,视线模糊。
黑得几乎看不到人。
直升机坠毁在沙滩边。
“先生!您没事吧!”任大队长从后面坠毁的直升机爬出来,不顾自己受伤的地方,直接爬到前面,找另一辆直升机坠毁的任郡。
任郡喘着粗气,他脑袋受了伤。
被人扶下来,摇头,“杨女士还在直升机内。”
杨花跟任郡在同一个直升机。
大队长一偏头。
任博已经去扶杨花了。
女帝前传 琉璃墨婠
杨花坐在直升机靠后面的机座,坠毁时她被保护的很好,没受伤,就是带的东西散落了,任博去扶她的时候,她还在拿自己的帆布包,“等我一下,我东西在里面。”
大队长忍了一路了,之前他们没危险,他也不想说什么,此时生死之际,这人还在找自己的东西?!
他的联络器落在了坠毁的直升机上,他都没找,大队长眉头拧着:“先生,敌方马上就要来了,我们要尽量找掩护体躲避,早就说了,不要带一个普通人。”
她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危险的情况?
生死存亡之际,对方一看就是国际榜单上的猎杀者,任博在这之前对杨花还挺尊敬的,毕竟她养大了孟拂。
可眼下,他直接伸手,把杨花扯出来。
手碰到杨花的衣服,似乎僵硬了一下。
也就几秒钟的时间,杨花拿到了被重物压住的帆布袋,又拿到因为颠簸落在座椅下面的手机,这才从残破的直升机里面跳出来。
任郡已经适应了黑夜,头顶的月亮只有半边,他目光看着四周,最后确定了一个方向,“去那边树林。”
树林好掩护。
其他人都没有多说话,跟着任郡往那边走,周围很安静,安静到能听到树被吹得“沙沙”声。
大队长跟任博面上十分凝重。
几个人一边走,一边用沙掩盖住脚印。
任郡拿出兜里的通讯器跟手机,都是处于无信号的状态,任郡的心一沉再沉,来之前他做好了准备,到后面一直相安无事,他以为不会出事。
没想到,在他们离岛的时候直升机会被人击落。
想到这里,他看向杨花。
杨花一直低着头,从直升机被击落的时候,她就没说话,看样子是被吓傻了。
任郡心里更沉,他本来是出于保护才让杨花跟过来的,谁知道也因为如此,让她陷于这个地步。
不远处,传来了直升机跟快艇的声音。
大队长把最后一个脚印掩盖好,“快跑!”
一行人快速跑到了树林。
“刷——”
就是这时候,头顶几道强光上猛地照下来。
其中还夹杂着几道红外线。
青海迷藏 慕容關康
杨花被强光照得不由眯起了眼睛。
“找掩护体!”大队长连忙开口。
就在他开口的时候,一道流弹打过来,将他们面前几米处轰成了一块空地,树与尘土皆飞。
任郡当机立断,“保护好杨女士!”
所有人眼睛都有一瞬间的失明,耳朵也是嗡嗡一片响声。
等恢复视线跟视力的时候,对方直升机上的人已经从绳子上滑下来了,几乎都是外国人,肩膀扛着各式狙击枪。
为首的一个人扛着狙击枪,他的头上没有一根头发,只有一条狰狞的伤疤,左边脸上戴着半边蝙蝠面具,一双碧绿的眼睛十分诡异。
天网排行榜上的人都十分出名。
比如佣兵M夏。
又比如眼前这人。
任队长一颗心沉在了谷底,他背后都起了一层冷汗,“你……你是血蝙蝠!”
任家其他人还在想面前这些人到底是谁,听到大队长这句话,所有人都不由往后退了一步,连挣扎几乎都没了。
血蝙蝠。
大队长之所以认识他,那是因为,在M夏是第三佣兵的时候,他就是第二的那名佣兵!
“怎么会是他?”打死任博也想不出来,他们任家,连天网都够不上,血蝙蝠这种比M夏还要恐怖一分的人物怎么会盯上他们?
杨花并不认识血蝙蝠。
听到他们的对话,只偏头,问了一句任郡,“血蝙蝠是谁?是不是很厉害?”
大队长听杨花这个时候还漫不经心的问话,根本就不想回答,甚至想把杨花丢回海里。
杨花打破了安静的场面,血蝙蝠等人都朝杨花看过来,他们并不着急,像是围宰小羊羔一样,还指着杨花笑着用不知名的小语种说了些什么。
任郡心下也沉,他跟大队长几人已经靠在了一起:“那是比兵协会长还要厉害的人,是世界top1级别的佣兵,他们是冲着我来的,任博,等会打起来,你们尽量带着杨女士往海边跑,跳进海里,我往深林里面跑,那样你们还有一线生机。”
听到任郡的话,杨花也诧异,就一个任郡,能让血蝙蝠出手?
而对面,血蝙蝠已经不等他们了,直接抬手,让手下的人把任郡他们抓起来。
“快走!”
任郡直接朝左边走。
大队长跟任博咬了咬牙,他们有自知之明,别说他们,就算兵协会长都不一定能全身而退,任郡作为诱饵,他们只能拼一拼离开。
这样想着,大队长就要去抓杨花的胳膊,想要把她拖走。
职场三年之痒:职场新人最该问自己的十个问题 程亮
却没想到,杨花挣脱了大队长的控制,留在了原地。
她这一番动作是所有人没有想到的,任郡余光看着他们,见杨花停下来,他不由也停下来。
血蝙蝠应该看出来了,任郡这行人对杨花十分保护,直接让人把杨花抓起来。
大队长低骂一声,转身回来,“杨女士,你过来啊!”
然而杨花依旧站在原地,没有动。
任博也回来,“她被吓傻了!”
与此同时,血蝙蝠的人已经控制住了杨花,任郡也停下来。
血蝙蝠看出来杨花是个普通人,他也没管杨花,直接看向任郡:“把你们拿到的东西,交出来,我不杀她,别想着毁掉它。”
谁都知道,血蝙蝠不对他们下死手,是怕任郡毁什么东西,再换一句,他们想要活抓任郡。
任郡手放在兜里,他紧紧捏着手里的瓶子。
随着血蝙蝠的话,他的手下将枪上了膛。
“靠!她是傻子吗!让她走不走!”大队长又低骂一声,他盯着杨花。
杨花被挟持了,却半点儿也不慌,手上还拎着帆布袋,她似乎是叹了一声,然后对挟持她的外国人认真道:“劝你们别动我,我收手二十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