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太平客棧》-第一六十三章 來客鑒賞

太平客棧
小說推薦太平客棧太平客栈
从七月十五到九月十五,短短两个月的时间里,清平先生的影响力在江湖上迅速扩张。甚至已经超出了江湖的范畴,许多远离江湖之人也许不知道李玄都何许人也,可总能从其他人口中听到过“清平先生”的称呼,有些耳熟。就像过去许多人同样不知道张静修是谁、不知道澹台云是谁,可只要提起大天师、圣君的名头,还是有所耳闻的。
李玄都的影响力之所以如此之大,与客栈的关系不大,关键在于道门。李玄都一系列整合道门的手段施展开来,改变了数百年的正邪格局。按照道理来说,这样的大事,不该只有李玄都一人操纵局势,可因为种种缘故,李道虚、秦清、澹台云都置身事外,任由李玄都施展拳脚,于是给人一种李玄都已经执掌道门大权的错觉。
事实上也的确有许多人更看好李玄都,李玄都最大的优势不在于他的境界修为,也不在于他的一身神通,而在于他的年龄。长生之人名为长生,可在人间也不过百年,少有能渡过天劫之人。在这等情况下,年龄就变得十分重要。
杀手穿越之残妃 冷水泡面
帝王年老时为何格外多疑?除了身体衰老、力不从心导致的信心丧失之外,关键也在于年龄。臣子总是要考虑后路的,在帝王正值盛年时,臣子们大多都会忠心耿耿,因为时日还长,他们只要思考眼前如何侍奉帝王就够了。可当帝王年老时,他们便不得不看得更远一些,如果现在帝王驾崩,以后该怎么?都说一朝天子一朝臣,已经身居高位的想要保住高位,还没有登上高位的想要登上高位,于是都把宝押在了下一代帝王身上,由此生出种种争斗,老年帝王也最容易在这个时候被架空。许多英明神武了一辈子的帝王在年老时被夺权、架空甚至是丢了性命,未必是因为年老昏聩的缘故。
这样的道理,放在道门中同样适用,追随一位年老的大掌教,最多也就是二三十年的风光,可如果是一位年轻的大掌教,最起码也有一甲子的光阴。这其中的差别可是太大了。
当李玄都来到终南山的消息传出去之后,访客变得络绎不绝,都是来拜会清平先生的。李玄都并没有把这些人拒之门外,虽然李玄都知道这些人大多都是些墙头草,但还是一一见了,让这些在江湖上也算是有名有号之人乘兴而来乘兴而归。至于无名小卒,哪里敢贸然登门拜访?
这些人离开终南山后,虽说不会在实质举动上如何支持李玄都,不会出钱出力,更不会卖命,但要说费些口水给李玄都造势,他们还是不吝啬力气,乐得送个顺水人情。
都说花花轿子人人抬,顺境的时候,举世赞誉,无一不称赞。可待到逆境的时候,又是另外一番光景,几乎是人人喊打,无一不落井下石。
李玄都也算是经历过起落之人,明白其中的道理,所以也不太把这些人放在心上,不会对他们抱有什么期望。
不过今天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却是与这些墙头草有些区别。
说来也是曲折,这名客人先是联系了清微宗的司徒玄略,司徒玄略又找到了张海石,毕竟张海石与李玄都关系亲厚是举世皆知之事,然后再通过张海石联系上了李玄都,请求见面。李玄都收到二师兄的消息之后,同意了这次见面。
九月十六,一行人来到了终南山。为首之人披着斗篷,看不清面容,另外两人都是扈从,腰间佩刀,显然都修为不俗。
为首之人驻足不前,仰头望向危乎高哉的终南山,有些感慨。
谁又能想到,当初那个在清微宗中已经没有立足之地的李玄都竟然能入主终南山?这其中的际遇,真是有些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意思。
早有人等候在此地,是个相貌普通的中年男子,衣着也十分普通,不显山不露水。
除了这位中年男子之外,再无他人。
其中一名扈从见此情景,顿时生出几分不快,皱眉道:“只派一人相迎,就算是清平先生,也太托大了吧?”
“住口,不得乱说。”为首之人立刻斥责道,嗓音清脆,竟是个女子。
中年男子并不在意,笑了笑,“终南山还未修缮完毕,人手不足,还请几位客人海涵。”
女子轻声道:“不敢。”
被女子训斥的扈从并不服气,不说心服了,就是口服也做不到,忍不住道:“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女子有些无奈,这两人说是扈从,实则身份并不逊于她。
中年男子看着温和,说出来的话语却半点也不温和,“阁下是想要搭搭手吗?”
“正有此意。”扈从轻喝一声,便要拔刀,可还未等他拔出刀来,中年男子已经轻轻一掌拍在刀首位置,强行把刀给推了回去。
扈从一惊,顺势一掌拍向中年男子,结果手腕被中年男子轻描淡写地握住,任凭他如何用力挣扎,始终动弹不得分毫,那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五指,竟如金铁铸成一般。
扈从大惊失色,喝问道:“你究竟是何人?”
中年男子不动声色地松开五指,正奋力挣扎的扈从收力不及,猛地向后倒去,幸而有另外一名扈从伸手扶住,才没有摔倒在地。
中年男子仍旧是满脸和气,微笑道:“我姓徐,行九,几位可以叫我徐九。”
女子恍然大悟,“齐王门客。”
徐九略感惊讶地看了女子一眼,“姑娘好见识。”
听到“齐王门客”四字,两名扈从也是一惊。
女子低声解释道:“满堂花醉三千客,世人皆知齐王曾经蓄养三千门客,却少有人知道齐王在这三千门客中有十三名心腹,赐姓徐,名字是从一到十三。”
徐无鬼不喜欢自己的属下千篇一律,所以十大明官也好,十三门客也罢,都各有所长。比如十三位门客中,徐大就是走了人仙之途,不修神通,体魄强横,血气旺盛。而徐七则是截然相反,修炼了许多古怪法门,却疏于体魄的修炼,故而显得苍老不堪。至于徐九,走的是地仙正道,地仙之途之所以被誉为康庄大道,是因为其中正平和,没有明显的缺陷,这是鬼仙、人仙、神仙等途径都不能比的,唯一的缺点就是地仙大道难以速成,需要日复一日的水磨工夫,徐九看起来年轻,实则已经是甲子高龄,一身修为着实是不可小觑。
两名扈从知道徐九的身份之后,立时收起了先前的小觑之心,些许不满也被压了下去。
徐九在头前引路,领着三人往山上的太平观行去。
李玄都正在书房中伏案疾书,房门敞开着。徐九来到门槛外,哪怕门开着,还是伸手在门上轻轻敲击。
李玄都停下笔,抬头望去。
徐九轻声道:“主人,客人到了。”
李玄都略微收拾书案,说道:“请客人进来说话。”
杀 逆苍天
徐九身子一让,一名披着斗篷的女子走进李玄都的书房。两名身份不俗的扈从也想跟着进入房内,却被徐九横臂拦住。
徐九的脸上还是挂着微笑,“两位请止步。”
两名扈从虽然向徐九怒目而视,但终究没有在李玄都面前闹事的胆气,强咽一口气,停下了脚步。
书房中,李玄都没有起身相迎,就坐在书案后,抬了抬手,“请坐吧。”
帷帽女子摘下帷帽,露出一张极美的面庞,不逊于苏怜蓉、慕容画等人。
不过李玄都无动于衷。
世上美人不在少数,仅仅是皮囊,实在算不得什么,到了最后,无论男女,更让人看重的还是身份、地位、能力。
李玄都在意的是这个女子的来意,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请司徒玄略出面说话的。
女子拉过一把椅子坐在李玄都的对面,面对李玄都这位在江湖上呼风唤雨的清平先生,竟是泰然自若,微笑道:“久仰清平先生大名,今日得见,实乃三生有幸。”
李玄都上下审视着眼前的女子,不是男人看待女人的目光,不包含任何欣赏,倒像是遇到了一个骗子,片刻后才开口道:“不要兜圈子,有话就直说吧。”
女子问道:“清平先生就不好奇是谁派我来的?”
“太后谢雉。”李玄都想也没想就回答道。
女子一怔,万万没想到李玄都猜得如此之准。
然后就听李玄都说道:“当年帝京之变,失势的只是李玄都,不是清微宗。其实清微宗才是最后的赢家,这也不是什么秘密,我那位师妹做了青鸾卫都督府的右都督便是明证,两者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通过清微宗给我传话,还是让司徒玄略亲自出面,这样的人不多,多半就是谢雉了。”
女子赞叹道:“清平先生洞察入微,让人佩服。”
超级科技创意 刷波666
李玄都道:“我说了,有话直说。”
女子没想到李玄都这般直接,不由得小心斟酌言辞,生怕有所纰漏。
便在这时,李玄都望向门外,“外面的两位似乎不是寻常之人,不妨报上名号,兴许还是故人旧相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