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劍骨-第四十三章 逆斬命運,了卻凡緣推薦

劍骨
小說推薦劍骨剑骨
猴子曾对宁奕说。
陆圣是一个不含感情,只求大道的修士,也正因心中毫无杂念,陆圣才能在五百年前的大隋盛世横扫诸敌,所向披靡。
可宁奕不这么认为。
一个无情之人,怎会甘愿牺牲自己,来镇压黑暗深渊?
山主修行的,从来就不是太上忘情之道。
“楚绡前辈……还在等您。”
果然。
在宁奕说出楚绡二字的那一刻,山主眼神便发生了变化。
他太了解这样的眼神了。
是震惊,心痛,还有愧疚。
异能小霸王:纵意花丛
“五百多年了……”
陆圣声音变得沙哑:“她还在等我啊……”
五百年来,坐在这暗无天日的树界殿堂中,所有的记忆似乎都褪色了……镇压黑暗深渊之后,他陆圣便再也没有了属于自己的生活。
在蜀山修行的那段岁月,鲜活地烙刻在脑海里。
他反复的怀念着师弟赵蕤。
还有紫山那个扎羊角辫的可爱姑娘。
临行之前,他留了两把伞剑,赠予二人。
细雪,红烛。
看到宁奕身上细雪的那一刻,他便知道……在记忆中,自己那位长不大的师弟,已经岁满阖世,先行离去了。
树界的风,吹过殿堂。
吹动黑暗石板上零零散散的星火。
“宁奕……”
坐在殿前的高大男人抬起头来,眼神有些模糊,笑着问道:“我还有机会,见到她吗?”
……
……
黄金城,洞开一线。
宁奕与周游从门户之中走出。
树之界穹顶大日缓缓归位,经过陆圣山主与妖族皇帝的一战……光与影的平衡似乎被打破。
大片大片的黄金枝叶,开始凋落,地面上的光斑,也随之逐渐枯萎。
“从今日起,你便算是这龙绡宫的主人了。”周游望向宁奕,温和地拍了拍后者肩膀。
“先生,别调侃我了。如今的我……哪里有资格自称龙宫主人?只不过是钥匙的保管者罢了。”
宁奕神情复杂,长叹一声。
别人或许会认为,自己得到了阿宁的馈赠,已是这龙宫当之无愧的拥有者。
可宁奕心里很清楚……自己还差得远。
这座承担镇世使命的这座古城,真正苏醒,乃是两座天下当之无愧的第一杀器!
昔日云域灞都城,就隐约能看出龙绡宫的影子。
龙绡宫外的两尊古神,还有这一千零二十四座阵纹,自己连门路都没有摸清楚。
在自己攒足神性,唤醒龙绡宫之前……他算不得真正的主人。
而让宁奕担忧的是。
这座龙宫,从今日起,便将一点一点,逐渐失去对倒悬海的压制。
即便身处黄金城内,也能感受到“神力”的缺失。
只是眼下,顾不得那么多了。
宁奕轻轻按压眉心,以空之卷力量,在门前引召出一扇离开龙宫的门户。
宁奕望向白发道士。
“先生,外面……就是大隋清白城了。”
周游闻言之后怔了怔。
他取出那枚果实,放在唇前,缓缓咬下,眼神也变得坚定起来。
龙宫出世,天下震动,所有种种,皆因自己而起。
如今,他终于摘得黄金城生死道果。
是时候回到大隋天下,了却那段尘缘,让所有的遗憾,在今日画上句号了。
……
……
清白城,大雨倾盆,电闪雷鸣。
雷霆闪逝间,空中云层,立着几道隐约含糊的高大身影。
几乎整座大隋天下的涅槃境强者,都来到了西岭。
悬于雷云之中的地府老殿主,眼神阴沉,问道:“多久了……宁奕、周游还没出来?”
老殿主手中握着一把漆黑古兵。
奇侠布衣
看样子,他是准备闯入清白城奇点了。
酒泉子沉声劝阻,道:“蒋老,再等一等,也不差这么一些时候了。”
蒋王望向另外一边。
奇葩读研记 风仁苑居士
蜀山千手也抵达了西岭,自始至终都保持沉默,看样子还能沉得住气。
于是他也压下了心中燥念。
老殿主并不知道,千手和裴灵素之间通过一枚传讯令,时刻保持着联络,关于倒悬海龙宫发生的事情……千手能第一时间知晓,所以直至此刻,仍然淡定。
酒泉子则是不安地抬头。
这座山头上,压满了黑色劫云,随时可能有雷劫劈下。
而这些劫力,并非是针对在场的这些涅槃。
而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孩。
清白城山头的红色朱雀,展开巨大双翼,将周雨水笼罩在自己怀中,它逆着磅礴大雨,不断向着穹顶长啸,发出愤怒的警告。
“区区天劫,你们知道我主人是谁吗!?”
周游离开大隋之前,以大道之力,保住了女孩的性命。
而这一手,则是忤逆了天道。
搂着女孩的巨大朱雀,嘶吼起来,近乎癫狂,却让人觉得可笑……而且可怜。
天道无情,生死有命。
天劫又怎会在乎凡俗之言?
女孩的气息已经只剩下最后的弥留一线了。
周雨水缓缓睁开双眼,她抚摸着红雀被雨水打湿后的细腻翎羽,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来,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
就这样吧……
人生至此,已没什么遗憾了。
“轰!”
穹顶之上,一道落雷,应声而下——
清白城,被雷光渲染成万里白昼。
便在此刻,一扇门户,在光明之中被人推开!
周游一步便来到了山顶,推门拔剑的姿势一气呵成,白发道士悬于朱雀与女孩之上,拔出腰间长剑。
那把道宗久镇阁内,连命运也可以逆斩的古仙剑。
拔罪。
穹顶雷光翻涌成海,顷刻之间,支离破碎。
有一道狭长剑气,刺破云霄,遥隔数十里都能看见纤细剑形。
就像是一座巍峨绵延的细长山峰,从大地之上鼓荡,这穹顶有多高,剑气便有多高。
大隋天下,沉寂多年。
今日。
道宗周游,踏入生死道果境。
……
……
三清阁两位守阁人,遥遥悬起身形,在道宗上空,注视着那道绚烂剑气。
拔罪回归道宗的十年里,几大道场,耗费无数心血,都没有研究出这把古仙剑的真正使用方法。
涅槃境的修行者,可以以自己心血,寿元,作为代价,短暂驾驭仙剑。
两位老人互相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神中的复杂与反思。
若是拔罪……始终锁在三清阁内,恐怕再过一百年,也不会有今日这般绚烂璀璨的日子。
清白城上空。
所有涅槃境,都退避三尺,极有默契地围在劫云之外。
他们沉默地欣赏着这一剑。
有多久,没有看到这般瑰丽的画面了?
大隋天下,多久没有“生死道果境”的修行者出过手了?
天都太宗皇帝,从未在世人面前展露真实手腕,即便是天都与裴旻的那一战,也未让任何一人目睹过程。
灵山虚云大师,更是闭关坐化,只留下一片羽化光明。
生死道果,比起不朽……唯一的差别,就是这个被证实可以抵达的神话,却从未在这个时代得到过真正详实的记载。
对涅槃境的每一位修行者而言。
生死道果的境界,无比真实,又无比缥缈。
就像是一场幻梦。
让无数老怪物,幻梦成真的,只是一个游历尘间,未及半百的年轻人。
……
……
“哥……哥……”
周雨水怔怔望向眼前的白发身影,她的视线已经模糊,哪怕努力将眼睛睁到最大,视线中也只有一团模糊的光影。
但她知道……哥哥没有骗自己。
哥哥回来了。
时间似乎凝固了。
从天而落的每一颗雨珠,都悬停在山顶之上。
周游只是一剑,便劈散了这漫天雷劫。
压山阴云,随之消散。
他收起拔罪,缓缓转身,来到女孩面前,一只手握住那冰冷的小手,另一只手,则是替周雨水擦拭湿润的面颊。
女孩挤出了一个笑容,竭力伸出双臂,抱住白发道士。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
“唔……”
味道很好闻……有一股果实的淡淡清香……
一股疲倦涌上心头。
女孩还想说些什么,可已经没有更多的力气了,脑袋搁在哥哥肩头,明明很是平稳,可整个世界却开始旋转。
“周雨水。”
一道清澈声音,在清白城上空响起,字字清晰。
“不准死。”
周游抬起头,平静注视着穹顶,他的目光穿越了云层,望向了最高处的虚无。
他与至高的虚无法则对视,然后说出了自己的规则。
周雨水,不准死。
道祖真理,言出法随。
“嗡”的一声,整座清白城山头,几乎快要炸开,虚空之中,一瞬之间掠出数千道万道至道真理金线。
凡俗之人,不可篡改生死大道。
可如今。
开口之人,乃是一位执掌“道祖谶言”,媲美神灵的生死境修行者。
无论从何种意义来看,周游都脱离了凡俗之身。
他要人死,天不准活。
他要人活,天不准死。
因为自己二世尘缘再修,导致上天取走的那些寿元……那些本该属于周雨水的寿元,一年一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准许拿走。
万千金线,缠绕绷紧在白发道士指尖。
他轻轻在女孩额首之前抹过。
一缕肉眼不可见的命运长线,就此被一斩而断。
这六个字,这轻轻一斩。
周游斩断了人间尘缘里,最后的一段牵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