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正德崛起 txt-第一千二百章也就月餘吧!讀書

正德崛起
小說推薦正德崛起正德崛起
小太监在听闻到仁和公主的话语之后。
神情开始变得紧张之余,眼睛更是猛然瞪大了老多。
要知道他在前来奏报之前,所思所想的也是以为公主安排了其他人手在同时执行这件差事。
可是当他从公主口中听闻到这般答复的时候,神情变得紧张之余,心中更是充满了惊诧和惊骇。
要知道按着宫中所传出来的消息,那另外一伙人分明也是最近才调到乾清宫的,而且旁观他们的所作所为……
“本宫问你话呢?你听到没有!”
就当小太监陷入思索当中的时候,耳旁忽的传来了一声厉喝。
听闻到这个动静的小太监,神情变得惊惧之余,更是慌不迭的跪倒在地,停下自己胡乱思绪的同时,开口冲着面前的仁和公主奏报道:
“禀告公主殿下,方才宫中送出来消息,说他们在乾清宫中,发现除了咱们的人之外,还有人也是最近这些时日调过去的,而且据咱们的人观察,这些人偷偷摸摸,貌似也要做些什么一般?
咱们的人担心是自己人,所以方才传信给奴婢,让奴婢过来确认一下。”
诛天(全) 始王
小太监话语说完之后,就直接以头触地,不再言语起来。
其实此刻的小太监,在看到方才仁和公主的反应之后,就已经大概猜测到了一些端倪。
剑神修魔
但是他毕竟只是一个奴婢,再说话语已然说到这里,小太监只能按部就班的继续奏报下去。
坐于椅上的仁和公主,听闻到小太监的奏报之后,眉宇之间充满不可置信不说,更是瞪大眼睛朝着小太监望去,诧异的问道:
“你方才说,咱们的人在乾清宫中,发现了另外一伙偷偷摸摸的人?”
“禀告公主殿下,宫中送出来的消息正是如此。”
得到确认的仁和公主,神情在诧异之后,紧接着就开始皱起了眉头,心中暗暗思索对方的来头。
按着小太监的描述,对方也是刚刚调拨到乾清宫的,如此一来也就否定调了这是弘治皇上暗桩的可能。
帝宠-凰图天下 步月浅妆
可除了自己之外,天下谁还有这么大的胆子呢?
难不成是兴献王?
想到这般可能的仁和公主,眉头顿时皱的越发紧锁起来。
可能吗?
他若是有这般打算的话,那为何在之前他那个袁长史进京的时候,不和自己明言呢?
要知道自己当初说是和盘托出也差不哪去了,对方纵使是警惕心高,但是也不至于小心行事到这般地步吧?
难道是自己猜错了?这宫里的人不是他们?可那又是谁呢?
宁王一脉?
可那一家子已经过去了三代,哪一代心里都有造反的想法,可以哪一代也没有动手。
宁王的位子到了这第四代手中,虽然仁和公主和他没有过交往,但是从其长子在京师被阉,他却半个屁也没敢放出的模样来看,估计又是一个只会嘴上叫嚣的怂货。
这般货色,仁和公主根本不放在眼里,可是除了他们两个,难不成还有别人吗?
仁和公主紧皱眉头苦苦思索,可是任她想破了脑袋,也猜不出到底是谁要对弘治皇上意图不轨。
就这般片刻过后,仁和公主也懒得再继续猜下去了,抬头看向面前的小太监,稍稍斟酌几息之后,缓缓说道:
“你将消息送进宫中,告知咱们的人,下毒的事情暂且稍稍暂缓一下,让他们盯一下这另外一伙人,看看他们到底是谁,若是能将他们的幕后主使抓出来,那就更好了。”
小太监听闻到仁和公主的吩咐,赶紧磕头应是,在看到仁和公主没有后续的话语出口之后,这名小太监试探着问询道:
“启禀公主殿下,用不用告知咱们的人,让他们抓住一个人审问一下,没准可以问出对方是谁呢?”
小太监话音方才刚落,耳旁就传来了一声轻笑,只不过这一声轻笑,在此时此刻听来,总然人感觉有丝嘲讽的意味。
事实上也果真如此,就当小太监疑惑公主殿下为何轻笑的时候,仁和公主的话语声,又开始在耳旁响彻了起来:
“你也太天真了吧,皇宫内院,戒备何其森严,就连本宫都知晓将一些心腹死士之辈派进宫中,难不成你以为对方不知道吗?
都能将手伸到乾清宫去了,你认为他能不是一个小心行事的人吗?若是没有这般谨慎行事的本事,别说乾清宫,他连皇宫都渗透不进去!”
仁和公主厉声呼喝,声音更是毫无顾忌的在厅堂之中回荡。
向往的生活之娱乐大师 流浪的废鱼
跪在地上的小太监,听闻到仁和公主的这般话语之后,神情瞬间变得明了之余,更是赶紧跪地磕头,开口赞誉道:
隋朝大老板
“公主殿下圣明!公主殿下圣明!是奴婢太过愚钝了!”
仁和公主看着地上不断磕头的小太监,倒是没有动怒的意思。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毕竟对方只是一个小小的奴婢而已,自己堂堂大明公主何般身份,若仅仅只是因为这般鸡毛蒜皮的小事就怒气勃发,似乎也有些犯不上。
所以仁和公主在任由这小太监磕了一会之后,方才慵懒的开口说道:
“行了!行了!别磕了,又不是什么大事,老磕头干什么。
不过经由你这么一提啊,本宫倒是突然感觉,这些人小心行事偷偷摸摸的模样,和本宫的一位故人很像呢。”
仁和公主话语说道这里,脑海之中不自觉的浮现出了袁宗皋那谨言慎行小心行事的模样。
要知道袁宗皋身为兴献王家的长史,作为兴献王的头号心腹,仁和公主不相信对方对于兴献王的事情毫不知情。
之所以他在京师面见自己之时,一直虚以为蛇,估计就是生性小心的缘故。
想到这里的仁和公主,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看着跪倒在自己面前的小太监,开口问询道:
“你可知道另外那伙人是什么时间进的乾清宫?”
小太监听到仁和公主的问询,虽然不明白她这般问询的缘由是什么。
不过还是在仁和公主话音刚落之后,就乖乖答道:
“禀告公主殿下,对方进入乾清宫的时间,要比咱们的人早上一些。
但是也没有多上太多的时间,最多也就是比咱们早上月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