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愛下-第二十四章 “名將”趙盤推薦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徒
“另一个刺客呢?”无尘子看向白仲,乐乘被他重伤没个三五年是休想恢复了,而且以乐乘的年龄,这么重的上,能不能活下去都是问题了。
“啊?”白仲呆了呆,这才想起来他的主要职责是抓捕另一个刺秦的刺客,但是无尘子和乐乘的打斗吸引了他们全部人的目光,反而忘了去追赵武。
“啥也不是!”无尘子白了他一眼,自己和晓梦的注意力都在乐乘身上,因此没有注意到赵武的动向,加上东君的心理阴影才让赵武给逃了。
“你怎么在这里,不是让你盯着黑白玄翦么?”无尘子看向了焰灵姬,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知道他们在狼孟县。
“我拿什么盯着他,黑白玄翦重铸以后,他就跑了,然后就不知道过哪去了。”焰灵姬无语的说道,黑白玄翦怎么也是刺客出身,想躲过她的追踪简直不要太简单。
无尘子点了点头,黑白玄翦这是想自己去面对合道的危险,所以故意躲开了焰灵姬等人。
“先回大营看看粮草是否安全吧!”无尘子说道,收回了三剑,率先走回了大营。
整个大营满目疮痍,这种自杀式冲锋还是很恐怖的,到处都是残垣断壁和烧着的火焰,秦军士兵们也正在清理着战后残局。
“粮草你藏到哪去了?”无尘子看向白仲,这是秦军粮仓是没有错的,但是乐乘他们的自杀式冲锋居然什么都没有烧到,真不知道白仲把粮草藏到哪里去了。
“在地下!”白仲说道,他们设计乐乘,怎么可能没想到会有猛火油这种东西,因此粮仓都是空的,所有的粮草都储存在了每一个粮仓的地下。
白仲带着众人走进其中最大的一个粮仓,掀开隔火布,露出了一片木质地板,将地板掀开,一个向下的台阶出现在众人眼前,顺着台阶向下,才发现一摞摞的粮草整齐的叠放在这个狭小的地窖之中。
“启禀将军,粮草清点完毕,颗粒无失!”一名督粮官捧着竹简前来,将竹简交给了白仲过目。
“什么情况?”无尘子看着颤动的地面皱了皱眉难道是地震了,急忙带着众人退出了地窖。
“有骑兵靠近!”白仲皱了皱眉,想不出这时候怎么会有骑兵出现,而且从地面的震动来看至少是三千整编的骑兵队伍!
“防御!”白仲急忙下令道,于是所有士兵也没有再收拾残局,全都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上,弓箭上弦盯着营寨外的黑暗,等待着这支动向不明的骑兵的出现。
“你从大军中调动骑兵了?”白仲看着无尘子问道。
门派养成日 玄晴
无尘子摇了摇头,他只是然后王翦暂缓攻击,而也是让王翦抽调部分兵力回援抓乐乘,但是王翦派来什么人他就不知道了。
“魍魉,去!”无尘子看了六剑奴一眼说道,让魍魉少年去查看是哪来的骑兵。
“诺!”魍魉少年点了点头,从营寨中飞出,几个闪跃就消失在了黑暗中。
“能守得住么?”无尘子看向白仲问道,三千骑兵的冲锋,对这个刚刚被乐乘四面冲破过的营寨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不确定!”白仲摇了摇头,骑兵也是有很大区别的,如果是赵国的武陵铁骑,就算没有被乐乘破坏过,也是守不住,但是如果是齐国的骑兵,再多一倍他都不惧。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希望不是赵国的武陵铁骑吧!”白仲说道。
“我觉得你最好不要乱立旗帜!通常你越不想什么,来的就是什么!”韩檀看着白仲说道。
“报~”魍魉少年回来了,直接看向无尘说道:“来的是三千铁骑,打着三面旗帜,两面是赵,一面是武陵。”
“你这嘴!”无尘子看着白仲,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越不希望什么就来什么。
“不应该啊,武陵铁骑历来都是李牧的亲军,怎么会打着赵字旗?”白仲皱了皱眉,武陵铁骑的将领中可没有赵国王室子弟,全都是李牧从边关带回来的,而这其中并没有赵姓的。
“武陵铁骑这么强的么?”韩檀问道,他只知道武陵铁骑号称天下第一的骑兵,但是又多强他就不知道了。
“武陵铁骑是赵国从所有骑兵中抽选出来的,宁缺毋滥,每一个武陵铁骑都是特殊训练的,陷马坑、鹿角障这些对他们来说都是不存在的,武陵铁骑的训练中就有连续躲避十次障碍才算合格,而且武陵铁骑都能够做到骑射不失。”白仲说道,说实话秦国也想得到武陵铁骑的训练方式,但是一直没有拿到。
无尘子点了点头,他在雁门关是见过李牧的武陵铁骑的,也刷新了他对骑兵的看法,真正的骑兵就应该是武陵铁骑那样,是障碍如无物,陷马坑、鹿角都是一跃而过,轻松躲避,还能在高速的移动中躲避掉飞矢进行还击。
“你确定你看到的是真的武陵铁骑?”无尘子看着魍魉少年问道,如果真的是武陵铁骑,就算他们这里高手众多,也只能选择暂避锋芒。
魍魉少年点了点头,虽然是夜幕之中窥视,但是那明晃晃的武陵铁骑的旗帜还是一眼能看得清楚,所以他才跑回来这么快,遇上整编的武陵铁骑还不跑的都是傻子。
“也不对啊,如果真的是武陵铁骑,应该早就到了才对。”白仲皱眉道,武陵铁骑不仅善于进攻,同样速度是飞快的,走的是兵家的侵略如火的火势,怎么会慢了魍魉少年这个两条腿的这么多。
“你的乌鸦嘴!”无尘子白了白仲一眼,说什么来什么,白仲的话音刚落,一队黑色的身影出现在了视线之中。
“放!”白仲转身的下达了命令,整个秦军大营中弓弩齐射,朝奔驰的骑兵飞射而去。
“嗡!”第一批箭羽飞出不到片刻,再次有一波箭雨连绵不绝的飞射而出。
“百战穿甲兵?”无尘子看向营地中间的那一百老兵,虽然在射速上比不上射雕手,但是力道上却是远胜射雕手的,尤其是一架架青铜弩机射出的箭矢也比普通箭矢要粗重许多。
“不太对劲啊!”白仲皱了皱眉说道。
不用白仲说,无尘子也发现了这些武陵铁骑的不对劲,大营外的陷马坑和鹿角,这些武陵铁骑居然一个都没能躲开,全都是一股脑的撞了上去。
“杀!”白仲也顾不上其他,趁你病要你命,骑兵失去了速度就是个活靶子,此时不动手等骑兵跑起来那才是大麻烦。
大军赵国大军之中,赵盘也是呆住了,不是说武陵铁骑无惧陷马坑、鹿角,攻营拔寨如饮水的么,怎么连秦军大营都没靠近就损失大半。
“撤!”赵盘立马下达了撤退的命令,带着没有乱成一团的部曲策马退走。
“将军,前方有打杀声传来!”秦军大营不远处一直黑色的大军也出现在了大地之上。
“不好,看来赵军真的派出大军前来截断粮草!”王贲看着喊杀声传来的地方,瞬间明白是赵国派出大军前来截断粮草了。
“雁形阵!”王贲直接下达命令,本来还是两人并行的大军立马变换,形成了一只大雁一样的阵形,徐徐前行,但是速度却是没有一丝下降。
赵盘带着残存的大军却是一头撞上了王贲的大军,因为双方都是骑着马,所以等到相互发现对方时都在了对方的射程之中。
“???”王贲和赵盘都能清晰的看到对方的样子,都是一头雾水,尤其是王贲,夜行军还敢策马疾驰的不管是武陵铁骑还是任何一支骑兵都不敢这么做。
“风!”王贲也不是优柔寡断之辈,立即下达命令,三千百战穿甲兵立即下马,借着战马为掩护,弩箭平射,朝疾驰而来的骑兵射去。
“武陵铁骑?”王贲也终于是看到赵盘身后的大旗,瞬间背脊生寒,在野外遇上武陵铁骑对所有兵种来说简直是梦魇,难怪敢在夜晚还这么急行军,原来真的是遇上了武陵铁骑。这下要凉。
赵盘也是呆住了,秦国王家的百战穿甲兵他怎么可能不认识,在阙与城下也经常能看到百战穿甲兵的特制甲胄,那特殊的长枪和青铜破甲弩机太有辨识度了。
“杀!”赵盘也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下令冲锋,离得太近了,想回转也来不及了,而且身后也还有着秦军,只有冲散这支百战穿甲兵才可能有一线生机。
百战穿甲兵的一轮平射之后,赵军就已经到了面前,于是长枪搭在了厚重的大盾上,枪尾杵在了地上,形成了一面墙墙竖立在了赵军逃跑的路上。
王贲看着越来越近的骑兵,目光看着最前排的枪兵们,他们这次出来也是急行军,并没有带上专门的挑马枪,因此对于这面枪墙能拦下武陵铁骑根本没有报任何希望,以武陵铁骑的骑术,恐怕能轻松的越过这面枪墙吧。
“准备!”王贲抽出了长剑,密切注视着赵国骑兵的动向,只要武陵铁骑敢跃马,他就敢下令竖起长枪朝上方直刺,但是这样的结果就是下方的枪兵也都会被战马砸死,但是现在却是没有办法。
“砰砰砰~”赵盘的骑兵直接撞到枪兵的长枪之上,根本没有跃马而过的样子。
“???”王贲呆住了,这真的是武陵铁骑?居然直挺挺的撞上枪兵的长枪,这是轻兵死士营吧?
“风!”王贲收回了竖枪搏命的命令,后方的弓弩手再次发动弩机朝赵军中兵射去。
“秦国百战穿甲兵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赵盘现在脑中是一片浆糊,他现在还不知道他带领的是假的武陵铁骑他就是真的傻了,但是假武陵铁骑却遇上了真的百战穿甲兵,简直是在送死,可是为什么在这里会有这么一支百战穿甲兵?
来不及多想,赵盘就已经被士卒裹挟着冲向百战穿甲兵的阵营之中,死士营都是死刑犯和奴隶构成,而战场杀敌是他们解除死刑和奴隶身份的唯一方式,因此对敌时也都是不要命的,一时间居然能压得百战穿甲兵后退不少。
“是个猛将!”王贲看着一身将领装束的赵盘带领着士卒朝中军压来,忍不住赞叹,敢冲入整编的百战穿甲兵大阵的,他还是头一次见。
“变!”王贲长剑一指,整个百战穿甲兵大阵发生了变化,形成了一个个小圈,将赵军团团围住分割开来。
“骑兵冲阵,是这么冲的么?”重伤的乐乘站在远处的山丘上看着赵盘的大军入浪花一般冲向王贲的百战穿甲兵,然后又像浪花一样消失在了大军之中,气的吐出了一大口鲜血,但是赵盘必须救走,还有大用。
“斗转星移!阴阳家的高手?”王贲察觉到了星辰的异样,目光看向了被围在军中的赵盘,之间星光指引下,赵盘的身影居然伴随着星光的消散而消散。
“射!”王贲目光看向了乐乘所在的山丘,弯弓搭箭,指引着弓弩手们方向,三连箭羽洗地覆盖向乐乘所在的山丘。
“秦国百战穿甲兵果然名不虚传!”乐乘一手拎着赵盘,一手回身扫开密密麻麻飞射而来的箭羽,但是箭太多了,终究是无法全部挡下,赵盘和他身上都多了几支箭矢,但终究还是逃出了箭羽覆盖的范围。
“这真的是武陵铁骑?”王贲看着一地的赵军尸体,终于是松了口气,太刺激了,野外遇上武陵铁骑,还将之全歼,这个牛他回到大军中可以吹上好几年了。
“这真的是武陵铁骑?”秦军粮仓大营中,无尘子和白仲也是互相大眼对小眼,不敢相信凭着这个残破的营寨能挡住三千整编的武陵铁骑。当然赵盘的撤退他们也不敢去追,野外追逐武陵铁骑,有几条命够死。
“管他是什么,反正我是差点被吓死!我去换身衣服!”白仲虚脱的说道。
众人这才发现白仲的背后早已经湿透,坐着的台阶上也是一片水印。
“他不会是被吓尿了吧?”韩檀笑着说道。
无尘子扫了他一眼,真是不知者无畏,等你真的见到武陵铁骑的时候你才知道白仲还能站着指挥大军已经是莫大的勇气了,至于吓尿那也是不可能的,不过被吓出一身汗是少不了的,至少看到武陵铁骑的旗帜的时候他也好不到哪去,连本该他来指挥大军的职责都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