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zmis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封神問道行 愛下-第1064章 封神問道行大結局鑒賞-6hpcd

封神問道行
小說推薦封神問道行
“杀……”
混沌魔神们在倒下,凄厉的吼声在混沌中回荡。
夹杂了无尽的愤怒和绝望在扩散。
他们没有神智,只有本能,而这愤怒绝望正是出自他们的本能。
混沌中最璀璨的光从那件无上神器上爆发,甚至掩盖了作为持斧人的陆川。
此时,眼前的一幕仿佛让他们回到了遥远的开天之前,混沌纪元,重新领略那一战……
三界仙魔顿感振奋。
“诸位天尊,我那徒儿有胜算吗?”
不过申公豹却没有那么乐观,而是有些紧张的问旁边的人。
毕竟,那个屹立在众混沌魔神之后的庞大魔影已经击败了他们这边最高战力,天道。
通天三人对视一眼,神情凝重。
申公豹喝道:“我们难道只能在这里干看着,什么忙也帮不上吗?”
通天沉声道:“申公豹说的对,不能把一切麻烦都交给凌虚,他尚且能有如此觉悟,吾辈岂能落后!”
轰隆一声,一条金光大道自通天的脚下延伸,诛仙四剑在他头顶沉浮,铿锵作响,混沌剑气激荡。
通天神情肃然大步而行。
“截教弟子何在?!战”
赵公明喝道,骑着黑虎手持金鞭一虎当先,身后截教弟子备受鼓舞,浩浩荡荡,随着通天而行。
元始、道德、昊天、女娲、三皇、五帝等三界声名赫赫的强者更不会落于一些后辈之后,曾经的阐教、人族圣贤也是毅然上前。
如果说,三界中先天生灵与后天生灵有矛盾的话,那混沌魔神与三界生灵的关系就更加极端了。
这是场你死我活的战争,根本没道理可言。
“唉!”鸿钧望着眼前一幕叹了口气。
申公豹凑了上来低声试探道:“道祖!”
鸿钧一脸晦气:“做什么?”
当他合道时便是天道境,不过此刻他和天道已被那个魔神从合道的状态中打出来了。
也就是说他已从天道境界跌落下来了。
以前他就听陆川念叨过申公豹的道友请留步很邪门,谁听谁倒霉。
不过他也没有放在心上,没想到这次他听了个道祖请留步就……
申公豹干笑道:“道祖伤矣,吾心不安,但又不得不问一句:还能战否?””
“哼!”
鸿钧冷哼一声,遥望远处:“贫道虽不是天道境,但实力绝不是三清之流可比,不过贫道为什么要跟着你们打一场没有胜算的战斗,我与天道合一都打不过……”
“道祖的意思我想……我明白了。”
申公豹若有所思,扭头道:“天道大人,有人身在三界心在混……”
“你……”
鸿钧的脸色骤然一变。
“道祖请留步!”
申公豹跳开抬手飞快说道:“莫忘了我徒儿有开天斧。”
鸿钧的手僵在了半空。
他朝远处那柄光芒璀璨无坚不摧的斧头看了一眼。
“算你狠!”鸿钧咬牙。
除了天道外,他鸿钧还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屈辱。
他以身合道补全了天道空缺的“一”,但不代表他的力量比的上五十分之一的天道。
天道虽借他来补全自身,而他则借合道来领悟参悟天道之力,但实际上他们之间都是天道在做主。
实际上,若不是天道首肯的话,当初他这个混沌魔神根本就进不了三界就被抹杀了。
正在和陆压纠缠的天道冷冷的回头看来。
“扬眉!”
鸿钧大义凛然上前:“我们之间的帐也该算一算了……”
申公豹一脸敬佩的拜谢道:“道祖大义,小仙佩服!”
鸿钧后发先至,转瞬来到众天尊之前。
然后申公豹来到天道跟前低声道:“天道大人小心鸿钧,他是混沌魔神出身,如今敌强我弱,保不准不会临阵投敌。”
“他不敢,你当我没有防备吗?”
天道自信的冷笑:“他参悟修炼了我的道,我一个念头就能让他遭受反噬……”
“天道大人算无遗策,是小仙草率了。”申公豹由衷道。
“无妨,现在问题是那个对头。”
天道神情凝重看向那个大魔神,急声道:“陆压,你我若不合一的话根本没有人是那魔神的对手,快说,有什么办法?”
“没可能,盘古当初让你我一分为二意为你执掌天道,我主众生的一线生机。”
陆压冷哼道:“可是谁让你听了别人蛊惑,妄图掌控一切找人合道,如今你污秽了,配不上我。”
天道:“……”
“什么,有人竟蛊惑了天道?”
申公豹一脸吃惊的表情。
一旁陆压无语,你就是第二个。
纵然是他也发现天道渐渐脱离了盘古的设定后,也无能为力,只能联合三清、女娲等人布局。
结果这家伙倒好,不知灌了什么酒居然就让天道跑来帮忙了。
“叛徒,今日该让你付出代价了!”
扬眉与其他九大魔神向前逼近,终于和鸿钧、三清、女娲、昊天、西方相遇,一道道不可思议的大神通爆发。
鸿钧冷冷道:“让你们走,不走,事到如今还说什么?”
“盘古当初屠戮我混沌魔神一族。”
时光魔神喝道:“因果循环,今日便是报应。”
“什么报应不报应,盘古在时,你寻一个报应试试!”
通天冷叱,四柄仙剑飞出,落在了道德、元始、女娲和昊天身前,自己坐镇中央操控阵图主持大阵。
道德、元始、女娲等人对视一眼,轻轻颔首,各自执掌了一柄杀剑。
这是他们为了对抗鸿钧而合力推演大阵,准备的底牌之一。
不过现在事情发展到了现在,鸿钧被打落天道境之下,天道也变得不完整,这样有陆压相助他们事后必有一线生机。
当然,前提是他们现在可以撑过眼前的这一劫。
陆川提着开天斧逆流而上,随着倒在他脚下的批量产魔神越来越多,渐渐的,他身上的气息也攀升到了一个极限。
“嗡摩多耶……”
不过当陆川踏入古战场的那一刹,战场上,忽然想起诡异的语言。
那些倒在地上的混沌魔神残缺肉身竟然缓缓的动了,站起,开始摸四周的骨头拼凑自己的身体。
他们有的缺脑袋,有的缺少眼睛,放眼望去几乎没有一个尸体囫囵的,更何况还要肉身批量生产了魔神。
“我的心……”
一只血肉模糊的混沌魔猿双眼赤红,胸口空荡荡的,朝着旁边喊道:“我的心呢?”
他开始发出召唤。
“你……”
陆川张了张口,终于沉默。
三界,天庭。
太上还在堵着伯邑考下棋。
伯邑考叹息一声,将一颗棋子丢在棋盘上认输:“本座棋差一招,甘拜下风。”
“如果是曾经的天道就只有老道投子认输喽,可惜,现在的心思太杂了。”
太上一脸轻松:“不过棋是下完了,但是希望在混沌中出结果前,帝君坐在这里一会儿。”
伯邑考苦笑道:“太上是如何发现我天道化身身份的?”
太上看了眼四周,发现没别人后,神秘兮兮的说了四个字:“经验之谈!”
“经……”
伯邑考一怔,旋即只好苦笑摇头:“难怪太上那么多化身,原来是……”
太上老君只是笑而不语。
“啊!”
突然伴随着一声痛苦的嘶吼,两道金光碰撞着冲天而起,发出兵器的碰撞声,朝着大罗天和界壁冲去。
“什么东西窜上去了?”
太上问道,手疾眼快摘下手腕上的金刚琢一抛,化作一道流光“当”的一声将那道金光击落下来轰然落地,双眼翻白昏迷不醒。
“原来是斗圣王……”
太上老君惊讶,赶紧上前查看:“怎么打脑袋上了,这没打坏吧?”
六耳、孙悟空在无天的魔劫结束后也被陆川敕封为斗、战圣王。
另一道金光落下变成六耳,看着昏迷的猴子和脑后的大包,无语道:“太上好眼力,打的真准。”
他也是服气了,他们俩在那种速度下都被人干下来了一个。
“老道就是随便一打,对了,斗圣王这是怎么了?”
“我也不知,好端端的突然疯了一样,对我大打出手,你打的刚刚好。”六耳嘻笑的很冷道。
刚才差点被打中的其实是他,不过他相当清醒,可以躲开。
孙悟空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
“看来混沌中出大事了啊!”太上眉头紧锁。
突然,一股至高无上的威压横扫了诸天世界。
“这是……”
太上、伯邑考、六耳神情大变。
他们有种对这股威压顶礼膜拜的冲动。
混沌中。
“死去的东西就不要再起来膈应人了。”
陆川手起斧落,一道道璀璨的斧芒斩碎了时空,横扫了混沌。
所到之处那些个魔神尸体当场爆碎,斧光中恐怖的力量笼罩之下摧毁了他们所有的生机。
混沌中魔神们的血在流淌,到处都是奇形怪状的残肢断臂,显得凄凉而残酷。
也是这些魔神全部死去时陆川身上的气息攀升到极致,一股至高无上的威压震荡万界。
“没想到……”
那个刚诞生但也是最强大的魔神开口,没有丝毫感情,就好像看着一堆没用的东西破碎。
“看来葬下旧时代,开启新纪元者就是我们中的一个人了。”
他望着陆川说道:“那把斧头,我要了”。
陆川在证道而他也在调整状态,如今已到巅峰。
“葬下旧时代开启新纪元……”
陆川凝视那把斧头,这也是他记忆中的盘古所做的事。
一时间,他不由得想到了很多,也许盘古不止一个,也许这个蛋中的生灵该成为下一个盘古,葬道、葬天、葬地,葬神魔仙佛,众生一切。
然后又开天辟地如此循环往复但每次只能超脱一个……
只是这次他们遇到的盘古留下了后手天道,也留下了开天斧的重要组件混沌钟,这是想给后面的生灵一个选择的机会吗?
“来拿啊!”
陆川看着盘古斧上混沌魔神的血,笑了。
他对开天前,那场惨烈的打架斗殴事件记忆犹新,没想到如今在他手上重演,他成了第二任斧头帮帮主……
“麻烦死了。”
陆天帝说了四个字。
然后,他的眸光猛地凌厉起来,绝世的气息扩散让整个混沌都震荡不安。
对面的魔神身上力量涌动,将周身其他神魔的残肢断臂等一切全部都给同化为了混沌。
盘古得法则,最终成功演化出了天道境界,而他以众多法则最终演化成了混沌。
他的道得在混沌埋葬一切后开始,就好像混沌是张画纸,但是如今已经有人在上面画了一幅画。
而他要做的就是将这张纸重新变成白纸后作他自己的画……
“来!”
陆川手中神斧挥动,斧芒劈碎了浩瀚的混沌朝着那个神魔劈过,对面的魔神也同时出招。
两股至高无上的法则在爆发……
这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斗,混沌与盘古的交锋,无序与秩序的对决。
胜者最终只能有一个人。
最后的结果没有意外,当然也不应该有意外。
盘古在这个世界留下了相当多的后手来对抗这次覆灭,天道、三清、混沌钟……
这个魔神的实力其实也就与巅峰天道不分伯仲。
倘若是完整的天道也是有实力与这个魔神一战的,可惜与鸿钧合道不是巅峰实力,故而败了。
陆川再一次证实了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可以看的更远。
尽管此时的他已经到了当初那个巨人的程度。
……
“结束了……”
一道轻语声在空旷、寂静的混沌中响起。
一道模糊的魁梧身影朝着混沌古城走来。
这片混沌经过连番大战,混沌气已经变得稀薄无比,甚至还有清浊二气分开,向一些大世界的演化。
当他走来的时候混沌古城上的生灵都很紧张。
因为他们也知道了这等强者要再超脱,就得和曾经的盘古一样埋葬如今的一切开辟新的纪元。
故此他们很纠结……
他们害怕那个混沌魔神胜,又害怕陆川胜了,但是也走了埋葬一切的路。
这一战太久了,久到本来相信的很多人都信念动摇了。
“来了!”
天道紧张的看向那道提着开天斧走来的身影。
如果说以前的他是大哥,那么此刻,这个成长到他主人程度的家伙才是真大哥。
旁边陆压神情紧张,双手按在城墙上闪烁不定。
嗤!
“好!”
一道长虹没有丝毫犹豫的朝那道伟岸的身影冲了过去,激动的话都不利索了:“我的好徒弟啊,我……啥也不说了,为师就知道你行。”
陆川咧嘴笑了起来。
这一战打的,过瘾!
他总算知道了传说中手提一把开天斧从混沌东砍到混沌西的感觉……
孔宣和通天也到来道谢,陆川一一还礼。
这时远处的天道给申公豹使了个眼色。
“嗯?”陆川一眼看去,天道赶紧低下了头。
“听说你不想再做天道维持世界的运转?”陆川道。
天道点头,想了想又赶紧摇头,最后又纠结的点头……
“那我就如你所愿。”
陆川淡淡道:“你现在也不够格做天道了。”
以他的力量用诸天法则再造一个天道已不是太难的事。
“真的?”天道大喜。
“对了,徒儿!”
申公豹道:“现在我们做什么?”
陆川回头看向身后笑道:“这里的混沌快被我们给打穿了,要是不做点什么岂不是太浪费了?”
“有理,有理!”
申公豹一怔旋即哈哈大笑。
陆川目光一闪猛地将手中的开天斧掷了出去。
轰隆一声,斧光劈开了混沌化作清浊二气,地风水火汹涌……
众混沌魔神被人连砍两次,那怨气可不是闹着玩的,还是需要镇压度化一下的。
正好,佛门的人可以派上用场念经超度了。
话说回来如来迷路到哪去了?
……
多年以后,混沌尽散!
曾经的混沌古战场化作了新的洪荒世界。
新的洪荒世界纵横不知边际,虽然一样上有九天,下有九霄,世有四洲、四海,广阔无边,但比曾经的扩张了不知多少。
在这洪荒世界外,还有无数大世界、小世界如众星拱月一般围绕洪荒世界运转。
混沌尽散后更有无限星空化成了星域、星系。
三界相当安定。
然后陆天帝又将天帝之位禅让给了昊天……
距离洪荒无数星系外的一个世界中。
阳光、沙滩,海浪,排球,当然还有肌肤雪白青春活泼挥汗如雨的排球少女。
三个沙滩伞撑在阳光下。
“道爷青回!”
申公豹惬意的躺在一个椅子上,戴着大墨镜,穿着花裤衩,花衬衫,口中吸着甜甜的椰汁望着运动的少女们感慨。
“大家排好队,往前面走就是花果山水帘洞景点……”
一个导游领着一批驴友从众人眼前经过。
“赶紧让开,让开……”
申公豹有些急不可耐。
“德性!”
通天也是同样打扮,撇撇嘴,手拿笔和纸道:“这世界怎么发展成这样了,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本座先写几部道经赚点版权费……”
申公豹无语:“您跟着他净胡闹,赚钱对您有意义吗,寻找青春岂不更好?”
通天淡淡的道:“你以为贫道写书快乐吗,错了,贫道的快乐你想象不到……”
申公豹瞥了一眼忽然目瞪口呆。
清凉海风吹来,让人舒服的简直全身毛孔要张开。
一个穿着比基尼盘中乘着很多酒的女郎走过。
“啪!”
第三个椅子上脸上盖着帽子的客人抬手打个响指笑道:“小姐,给我来杯……”
“嘻嘻嘻!”
陆某人听见了清脆的笑声,感觉不对,猛地摘下帽子就见杨戬脸色阴沉如水,杨婵端着盘子在杨戬身后笑着。
“咳咳!”
陆某人干咳一声:“你们怎么来了?”
这里并不是地球,而是最早之前的三界,后来因为世间灵气被众神吸得太多快废了,所以他让天庭神妖魔全搬去了新洪荒。
这里他则封印了天地灵气,想让其自然恢复一阵再解开,并且他也有意引导其朝科技世界发展,想找一下记忆中的地球模样。
杨戬轻哼一声,将沙滩伞和双人沙滩椅撑开。
“度假!”
杨婵说着甜甜笑道:“陆山主,你这花果山的旅游生意不错嘛,你太会生财有道了!”
陆川得意笑道:“那是,你也不看我曾经可当过财神的。”
“长寿呢,听说从天庭辞职了?”
“好像带着碧游去哪玩了。”
杨戬道:“龙吉表姐呢?”
“那不来了?”
陆川下巴一扬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笑意。
只见龙吉穿着一身衬托完美身材的泳衣笑吟吟的向他们走来。
陆山主忽然想到了什么眉飞色舞的对杨戬耳语一句。
“轰!”
杨二郎黑着脸直接将陆山主一拳击飞嵌在石壁上。
“二哥,陆大哥说什么了?”杨婵嘻嘻笑道。
杨戬嘴角一抽若无其事道:“什么都没有!”(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