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第962章 李少爺訂婚相伴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小說推薦我在西北開加油站我在西北开加油站
“你怎么回事呀?怎么好端端的突然就说要订婚了?”
陈牧在X市见到李少爷,忍不住问了起来。
李少爷有点扭捏,打了个哈哈道:“也没什么无端端的,就是年纪差不多了,你连孩子都有了,我订个婚有什么不行的?”
陈牧对李少爷的脾性摸得清楚,斜眼瞥了李少爷一眼:“你不对劲儿,这里面肯定有什么原因。”
微微一顿,他又嘿笑着补充一句:“这里面肯定有不可告人的原因。”
李少爷也嘿嘿一笑,没说话。
陈牧也不追问,只保持着斜眼看李少爷的状态。
“看什么看?”
李少爷被陈牧的视线搅得有点受不了,忍不住说:“你快别看我,不就订个婚嘛,你至于吗?”
“哦,对呀,不就订个婚嘛,你至于吗?”
陈牧嘟着嘴说:“你口口声声说我是你的兄弟,这么着急忙慌订婚的原因也不愿意和我说,你觉得这样说得过去吗?”
李少爷想了想,还是没开口。
那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就跟便秘似的。
“你之前不是说马昱不是你的菜吗?怎么,你现在突然换菜品,就没有一个具体原因?哦,别告诉我你看平板看腻了,准备换曲线屏。”
陈牧继续攻心。
李少爷越不想说,他觉得这里面的八卦就越大,这必须得弄清楚的,不可能错过。
李少爷被陈牧这么一直奚落,终于受不了了,露出一副破罐子破摔的表情来:“好吧好吧,我说,行了吧?”
“好,你说!”
“也没什么,就是那天一不小心,就把她给睡了。”
“什么?”
陈牧听到了自己想听的八卦,心里特别愉悦,可脸上却表现出痛心疾首的表情来:“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李少爷唏嘘的摇摇头:“就是那天领着她和她弟弟去医院看小灵芝,晚上我们就在外面吃饭,又喝了点酒,然后就睡了。”
“等等,容我捋捋……”
醉武神 逍遥拙成
陈牧眨着眼睛:“这到底是你酒后误事,还是她借酒行凶?又或者……这两个都有,你们俩是一拍即合?”
“滚!”
李少爷也听出陈牧话儿里挪揄的意思,忍不住瞪了他一眼。
陈牧却很无良的笑道:“快和我说说细节,一个字都不能省略。”
李少爷眼珠子一转,送上细节:“你也知道,我在这方面的能力有多强,喝醉了以后有点把持不住,就和她直接去了隔壁的一家酒店,她一开始还有点矜持,可哥们我可是猛男,随便脱一点,一身的腱子肉直接就把她给征服了,你可以摸摸,这些肌肉真的都是硬的……”
“停停停……”
陈牧听不下去了,急忙打了叫停的手势:“我让你说细节,不是让你yy,你不能当着你好兄弟的面吹嘘自己的男性功能啊,这也太恶心人了吧?”
李少爷“切”了一声:“不是你自己要听的吗?”
“我要听的不是这个。”
陈牧摇摇头,问道:“我现在只想知道,到底是你办了她,还是她办了你。”
微微顿了顿,他又补充一句:“我要真实的答案,你可不能蒙我。”
李少爷扭捏了一下,才说道:“虽然整个过程吧,是我办她,可是我总感觉……嗯,是她办了我。”
“哈哈哈……”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陈牧顿时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得停不下来,直捂肚子。
“笑个屁啊你!”
李少爷表示抗议,可陈牧就是忍不住。
他之前就感觉马昱这姑娘是个有心计的,李少爷这种大大咧咧的人玩不过人家,果然,让人给办了。
“差不多得了。”
李少爷无可奈何的等陈牧笑完,才说:“那天晚上过后,第二天早上醒来,我本来想溜的,可没想到我一动她就醒了,直接拉着我确定关系,我一点辙都没有……唉,最后事情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陈牧笑完,气喘吁吁的看着李少爷:“所以,你现在已经确定了,要娶人家姑娘,不会变了?
李少爷的表情有点复杂:“我爸和她爸都是部队里的战友,年轻的时候就认识了,在一条战壕里交过命的,这一份关系不能断,既然都和她这样了,只能认了。”
“说得好像你有多吃亏似的。”
陈牧摇摇头:“我觉得吧,人家姑娘挺好的,你不吃亏。”
不过,陈牧还是忍不住又打趣一句:“我真的很好奇你那天到底喝了多少酒?怎么就连自己的审美都喝没了呢?”
“不说这个了,反正已经定局,学着适应吧!”
别的男人就喜欢大熊,李少爷却好像娶了个大熊的老婆有多吃亏似的,这可真是让人无语。
他看着陈牧,说道:“这一次找你来,是让你陪我去她家走一趟的。”
“什么情况?你去老丈人家还要带上我?”
“不是,这是我们家乡的俗礼,订婚也讲究个来来往往,先是男方带着朋友兄弟去女方家里交一份订婚书,还有送上礼物,算是聘礼吧,然后女方要接受,再给男方还礼,这样双方才能正式见面,订立婚约。”
“你们这个很正式啊!”
陈牧虽然没太见过这样的订婚礼节,不过感觉这里面有点东西。
想了想,他又问:“那除了我,还有谁去?”
李少爷说:“我就叫了你。”
陈牧想了想:“你早说呀,我把胖子和成哥喊上啊,给你充场面。”
“不需要,兄弟一个就够了。”
李少爷这话儿说得挺有范的。
陈牧没好气的看他一眼:“晨平哥呢?他算是你亲兄弟吧,他不去吗?”
“他没空,不去!”
李少爷又补充一句:“我也没想让他去,有他陪着不自在,他现在变得跟我爸差不多一个样子了,每次见我就是一堆说,受不了。”
陈牧闻言没辙了,那就只能单人陪着李少爷走这一趟。
李少爷接着说:“我已经订好机票了,明天一早我们就去穆齐市,到了以后马昱会安排人来接我们的,你跟着我就行了。”
陈牧意味深长的看了李少爷一眼,感觉这货拉自己去是壮胆的,好像并不是什么礼节的需要,这里面有坑。
当然,不管是不是坑,这不来都来了,陈牧也没有躲坑的余地,只能硬着头皮陪行了。
……
第二天,陈牧和李少爷飞到了穆齐,当然小武和张新年也跟着。
四个人一出机场,就看到了接他们的人。
“牧哥,累不累。嘿,姐夫。”
接他们的人不是别人,就是马昱的弟弟马昊。
据说按照习俗,订婚男女在订婚仪式前的三天都不能见面,所以马昱也就不能亲自来接李少爷了。
感觉这订婚仪式和结婚仪式也差不了多少。
李少爷听见马昊的招呼,立即不爽了:“我说昊子,不带你这样的,我现在都快成你姐夫了,你不先和我打招呼,反而先和陈牧打招呼,你这也太不讲究了吧?”
自从知道陈牧就是在苏丹打过恐怖分子的人,马昊对陈牧就特别热情,真成迷弟了。
所以打招呼都先喊陈牧,然后再轮到李少爷。
因为这个,李少爷有点吃味了。
马昊呵呵一笑,也觉得自己表现得有点明显了,连忙解释:“姐夫,我们是自己人嘛,牧哥这一次是陪你过来的,先招呼他是应该的。”
李少爷无奈的看着自己这个未来的小舅哥,不想继续多说这个话题。
马昊主动接过陈牧和李少爷的行礼,朝着自家的车子走过去:“知道你们四个人,今天借了朋友一辆奥德赛,我先带你们到住的地方去,然后回头再去吃午饭。”
上了车后,他又说:“我还另外约了几个朋友,都是我爸在这边的朋友和同事家的孩子,大家一起吃顿饭,认识认识,到时候订婚仪式上他们也会来。”
李少爷和陈牧都没意见,反正他们这一次来,就是准备把这一百多斤交给人家女方折腾的,所以随便马昊安排。
他们住的地方,是一个疗养区里,独栋别墅,不论环境还是配套都挺不错的。
放下行礼后,他们马不停蹄的立即又朝着定好的饭馆去了。
那饭馆是一个比较私密的会所,据马昊介绍,这家会所的老板曾经是部队里的大厨,曾经给很多领导做过饭。
后来这位大厨自己出来搞了这么个饭馆,生意挺好的,一般人根本订不到位置,也就看在马昊他爸的面子,他们今天才能吃到这一顿。
几个人进门后,房间里已经有人在等着了。
看见马昊一进门,立即就有人大声招呼道:“怎么来得这么晚?飞机晚点了吗?”
“飞机还算准时的,就是路上有点塞车。”
马昊笑笑的回了一句后,开始给李少爷和陈牧介绍这些人。
马昊介绍那几个人的时候,只介绍名字,对于背景也只是说一句“这是我爸的战友刘叔叔的孩子”、“这是我爸同学的张叔叔的孩子”之类。
而介绍李少爷和陈牧的时候,同样是这样,并不会介绍得太详细。
大家相互认识以后,总体气氛比较融洽,毕竟能坐上桌的人,都是马家的自己人,因此对于李少爷和陈少捷都很给面子。
人到齐后,饭菜很快上来。
因为席面上的都是年轻人,酒水自然缺不了,相互敬酒更加是正常的。
好几个人给李少爷和陈牧敬酒,敬到陈牧的时候,他都婉拒了。
大家看陈牧真的不喝,也不勉强,转而和李少爷喝起来。
喝到中途,陈牧接了个电话,来自左庆峰,不得不出去接电话。
“怎么了,左叔?”
“杨军今天早上硬是闯进了我的办公室,说是想和我好好谈一谈投资的事情。”
“哦?”
陈牧好奇的问:“这是为什么?”
暮 成 雪
左庆峰在电话那头稍微压低了一点声音:“听说杨军他们要走了,他们公司准备把他们调走。”
“什么意思?”
“就是说他们以后不负责我们的项目了,听他的意思,好像以前的人会回来。”
“左叔,他怎么会和你说这个?”
“他说就算以前的人回来,也给不了他们现在这样的条件,意思其实就是说他给我们的条件是最好的,希望我们能和他把投资协议定下来。”
“原来是这样……”
陈牧觉得这应该是黄私长那边在使力了,所以国开投已经准备换人负责他们的项目。
左庆峰接着说道:“林场的人说,杨军昨天一大早就去了林场转悠,不知道想要干什么,然后今天又来找我……嗯,我感觉上,他们已经着急了,有点不管不顾的意思。”
陈牧想了想,说道:“别管他,我们本来就想换人,现在这样正好,等换了人以后我们在接着谈。”
微微一顿,他又说:“左叔,这件事情就麻烦你了,让老田继续跟一下,尽量谈个比较好的条件……呃,就算达不到杨军他们开的条件也没关系,我们主要是看中了国开投的资源,而不是这一点条件。”
“行,我明白了。”
两个人又说了两句,才结束了通话。
念之花 皓月高悬
陈牧打完电话,转头往会所里走。
路过会所大堂外的洗手间,正好感觉有点三急,就走了进去。
方便的时候,突然听见洗手间的门响了一下,陆续有两三个人走了进来。
“小权,你和昊子走得近,听他说起过今天来的这两个哥们吗?”
其中有一个人开口说话。
陈牧一听这话儿,顿时眨了眨眼睛。
因为这说话的人,应该是刚才一起吃饭的其中一人。
而且话儿里的“小权”,则是另外一人。
很快,“小权”也说话了:“没有,昊子哥的朋友我都认识,这两个没见过,估计不是我们穆齐的。”
第三个人的声音:“我是真没想到马昱居然要订婚了,之前怎么一点风声都没听到,这保密工作做得可真够好的。”
第一个人:“问题是这两个人是什么人啊?看样子都不是部队里的人,这究竟是哪里钻出来的?”
小权道:“回头我打听打听,放心,打听清楚了一定和你们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