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第938章 選舉的暗賬【爲萌主小梓陪你玩加更】鑒賞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心里默认了榎本梓的想法,顺着思路,摸着下巴思索,“另外,一个人吃饭也会要发票的,还有记者、侦探、警察……”
“哎?”榎本梓有些意外,“警察吃饭也会一张一张要发票吗?”
“他说的是正在执行调查、跟踪、监视任务的刑警啦……”
咖啡厅门口,宫本由美和一个有些胖的女警往里走,“留存这个过程中产生的交通费、餐饮费的发票,到时候可以报销,像我们这种穿制服巡逻的警察,是不会产生这类费用的,所以也不会特意去要发票!”
柯南回头看着宫本由美,“由美警官?你怎么会来这里?”
“是因为……”宫本由美拿出一张发票,上面项目是餐饮,地址是波洛咖啡厅,而且金额刚好是3000日元,“这个啊!”
“3000日元?”柯南惊讶,“是一个戴眼镜、有点胖的中年男人的发票吗?由美姐姐是不是知道那个人在哪里?”
宫本由美没想到柯南的反应这么大,“知、知道……”
“太好了,”榎本梓看向一直没有抬头的池非迟,笑道,“终于能把那个手机还给他了!”
“手机?”宫本由美顺着榎本梓的视线看过去,这才发现池非迟,“池先生也在啊?”
“嗯。”池非迟头也不抬地应了一声,表示自己听到了。
宫本由美半月眼,“……”
还是老样子啊。
榎本梓尴尬笑了笑,觉得池非迟可能是在认真调查,虽然她觉得已经没必要了,但池非迟这么认真,看得她都不想打扰了,对宫本由美解释道,“那位戴眼镜的客人来这里吃饭的时候,把手机落在我们店里了,就是池先生拿着的那个,我就拜托池先生帮忙找一下失主的信息,方便把手机送回去,不过要是您知道那位客人在哪里的话……”
“你恐怕没办法把这个手机还回去了,”宫本由美神色有些怪异道,“因为那个人在前天夜里已经死了啊。”
亡灵重现 千色麒麟
柯南:“!”
榎本梓:“!”
“死、死了?”柯南回神之后,紧张追问道,“难道是谋杀吗?!”
“你想太多啦,只是普通的车祸,”宫本由美看柯南的目光更怪异,这孩子是在毛利侦探身边待久了吧,遇到什么事都能往谋杀那方面想,“是前天下午两点前的交通事故,根据目击者说,那个人是突然从人行道闯到行车道上去才出了车祸,虽然当时人已经被送往医院,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我们不清楚他的身份,只在他身上发现了一堆发票,所以才顺着发票上的店名一直找,今天才算找到波洛咖啡厅来。”
“会不会是自杀或者有人追赶他?”榎本梓问道。
军长的法医娇妻
“应该不会吧……”宫本由美回想着,“我们事后问过附近的人,附近有一家便利店的店员记得他,他当时很着急地问店员‘知不知道一家叫波洛的店怎么走’,问清楚之后,就匆匆出门了,想自杀的人应该不可能还想赶着去别的店,而且这么看的话……”
“他搞不好是为了急着来店里找手机,才会出车祸的?”榎本梓有些自责。
柯南也觉得有可能是这样,神色凝重地沉默了,转头看池非迟,发现池非迟在一张地图上标圈圈,顿时精神了,“池哥哥,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榎本梓、宫本由美和另一个女警齐刷刷看池非迟。
池非迟没抬头,依旧在地图上画圈、标字,用左手把册子转向柯南那边,“手机出厂信息,还有通讯录里的奇怪内容。”
榎本梓弯腰看着册子上最上方的英文数字组合,“可是,贴有出厂信息的贴纸不是被撕掉了吗?”
“手机设置里能找到,”趴在桌上的泽田弘树稚声道,“如果手机设置里没有,可以去文件夹里找设置条目对应的文件,有的会隐藏,有的不会,但都能找到。”
“那这样就可以打电话给厂商,寻找出售这部手机的店,问到那个人的个人信息了吧?”榎本梓问道。
“那个人的信息没那么重要。”池非迟道。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一直在好奇打量泽田弘树的宫本由美回神,郑重道,“池先生,现在确认那个人的身份,是很紧迫、很有必要的事!虽然这么说不太好,到我们得赶紧通知他的家人去领他的尸体耶!”
“不,池哥哥的意思是,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柯南看到池非迟抄的通讯录,再看池非迟在地图上标的圈,就懂了,看向榎本梓,“池哥哥之前说了,这个手机九成新,里面除了通讯录和那三通电话之外,没有留下任何可以证明个人身份的东西,还有贴纸是最近一周贴上的,还是自己贴的,没有去专门的店,对吧?”
榎本梓茫然点头,“是啊……”
柯南循循善诱道,“一个人把手机里的个人身份线索清空,自己动手贴了显眼的贴纸,关键是他还把出厂信息撕掉了,不觉得很奇怪吗?”
宫本由美思索着,“你是说,他是故意消除手机里跟自己有关的信息?”
榎本梓摸着下巴,“简直就像是知道手机会被人捡到,提前防止个人信息被坏人看到一样……”
柯南眼睛一亮,最后的关键也找到了,“小梓姐姐,你是在哪里捡到这部手机的?”
“啊?就是在池先生坐的那个沙发下面,可能是他想把手机放进口袋的时候,不小心掉到了地上,之后又没有注意到,把手机踢到沙发下去了,”榎本梓道,“那天晚上我听到电话铃声响,就在沙发下面找到了这部手机,也就是接到第一通电话那次,我捡到的时候天线还是拔出来的……”
柯南点了点头,“那就没错了。”
“什么没错?”宫本由美有点晕。
“他是故意把手机放在这里的。”池非迟道。
“没错,如果是在把手机装回口袋的时候,不小心把手机弄掉在了地上,那么手机天线应该是收进去的才对,”柯南见榎本梓、宫本由美若有所思,继续解释道,“一般人想把手机装进口袋,都会顺便把天线收进去吧?因为要是把突出来的天线弄坏就糟糕了,而且他还特地清空了手机里的内容,就像是特地把手机落在这里的一样。”
“可是他为什么这么做?”宫本由美问道,“还有,既然是故意把手机丢在这里,他怎么还会打听波洛的位置、急着回来拿手机呢?”
“把手机丢在这里,是想让另一个人得到,”柯南神色严肃起来,“而且他不能跟对方碰面,不能让对方得到他的个人信息,我想,他跟对方应该是用邮件沟通,跟对方约定好,到了某个时间在这里拨打他的号码,听到手机铃声响起之后,就顺着铃声去找手机,贴上贴纸也是为了方便对方寻找手机、和其他手机进行区分。”
榎本梓了然,“难怪对方第二通电话打过来的时候,说起有没有听到手机铃声这种话,那第三通电话,打电话过来的那个男人很愤怒,那应该是觉得他被那位戴眼镜的先生给骗了吧?”
“没错,”柯南点头,又继续道,“要过来拿手机的那个人,应该找错了地方,而这个手机又正好被小梓姐姐捡到,才会变成现在这种情况,而他在知道对方没有拿到手机之后,会急着回来拿,应该是手机里有什么重要的信息,他担心被别人看到。”
“那该不会是勒索吧?”宫本由美道。
“很有可能,”柯南看向池非迟正在标注的地图,“留在这个手机里的线索恐怕是……”
池非迟依旧忙着,没有配合柯南接过话。
“恐怕是?”宫本由美和榎本梓好奇看柯南。
柯南半月眼池非迟,他把重要的地方留给池非迟来说,池非迟居然不配合,无语道,“是选举贿赂的账本吧。”
“啊?”榎本梓惊讶。
“手机里有这个吗?”宫本由美也连忙看向桌上的手机。
“是隐藏在通讯录里的信息啦,”柯南一看池非迟又不打算推理,只能自己上,指着池非迟抄下来的通讯录信息,“你们看,这些名字不是很奇怪吗?”
“闲桥商,大间渡居,”宫本由美弯腰看着册子上的记录,“相田建……”
榎本梓也凑在一旁跟着看,“石泽制……好像是有些奇怪……”
“是地名。”泽田弘树提醒道。
柯南已经拿起了桌上的手机,翻看着里面的内容,“都有东都的地名,也就是说,闲桥商有可能是指闲桥商城,大间渡居是指大间渡居委会,相田建就是相田建造,石泽制是石泽制造,还有,手机通讯录里有的名字还加了小黑点,那应该就是有贿赂金交易的地址……”
“原来这些墨点不是池先生誊抄时不小心留下的啊,”宫本由美指着最下角,“那这个呢?怎么突然只有数字了?”
这页誊抄的内容显然并不全,只是一小部分,一开始还有名字和数字成组,到后面几行就只有【1030、1031、1101、1027……】这种数字。
“因为没有1开头的十位数的电话号码,所以通讯录里的这些数字有其他意思,”柯南把手机里的通讯录内容看完,放下手机,指着最后的数字道,“池哥哥大概是誊抄的时候发现的规律,而且已经整理出来了,开头四位数字里有1023到1031,之后就是1101,整个通讯录里开头四位数都没有1031之后到1101之前的数字哦。”
“难道是日期吗?”榎本梓道,“1023是10月23日,1031是10月31日,而1101是11月1日,而之后没有1032是因为没有10月32日……”
“原来是这样,”宫本由美懂了,“去年的十月末到十一月初,正好是议员选举的时间,那么后面的数字,应该就是贿赂的金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