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 某美漫的醫生 愛下-第七百五十章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相伴

某美漫的醫生
小說推薦某美漫的醫生某美漫的医生
法台上青烟升腾,九叔手持桃木剑,心中默默念咒:
“太上台星,应变无停。
驱邪缚魅,保命护身。
智慧明净,心神安宁。
三魂永久,魄无丧倾。”
而后,九叔一咬食指指尖,往桃木剑上一抹,一抹红光从覆盖住了桃木剑。
这是在为桃木剑开光。
和对方争斗前,要先把装备弄好。
在远处,秋生和文才为九叔护法,不能让其他人打扰到九叔,而墨非和任婷婷也在一旁看着,旁观九叔做法。
任发则是在里面看管那些任府的仆役,根本就不敢跑出来跟墨非他们一起旁观九叔和那妖人斗法。
接下来,九叔就准备动真格了。
一盏长明灯在上,用八卦镜引来了月光,九叔手掐印诀,口诵咒语,摆在法台上的纸人飘了起来,与月光相合。
随着九叔手印的变化,眼眸蓦然一蹬,纸人无火自燃,然后九叔拿出桃木剑,往前一刺。
桃木剑刺在了纸人身上,却仿佛跨越了空间,穿过了纸人的身体,刺到了另外的地方。
恍惚间,以那纸人为坐标,出现了模模糊糊的画面,一个山洞之中,也有一个穿着黄色道袍的道士,看不起其具体模样,却可见其年纪应该颇为苍老了,须发皆白。
眼看见九叔桃木剑刺来,那人桀桀冷笑两声:“原本没想和你这小辈计较,没想到你还得寸进尺,欺上了门!”
但见其也手掐印诀,口诵咒语,在九叔面前,忽然冒出了一条火龙,咆哮着撕咬向九叔。
九叔面色微变,却也丝毫不惧,大喝一声:“雕虫小技,也敢班门弄斧!”
“灵宝天尊,安慰身形。弟子魂魄,五脏玄冥。
青龙白虎,队仗纷纭,朱雀玄武,侍卫身形。”
待九叔再一桃木剑刺出之后,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大灵兽虚影出现,和那人召唤出来的火龙争斗在了一起。
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大圣兽,显然比对方的火龙强一些,将火龙死死压入了下风,眼看着其翻不了什么风浪。
对方见一招不成,那就再来一招。
九叔便见招拆招,时不时的反击对方一招。
“墨非大哥,九叔和对方的斗法,谁占上风啊?”任婷婷小心翼翼的问道:“我怎么见九叔防守得多,进攻得少呢?”
“当然是九叔占上风。”墨非给任婷婷解释道:“对方的不停进攻,是因为对方知道,一旦拿不下九叔,他就死定了,所以在拼命了,不停的往外抛底牌,而九叔呢,则是在寻找对方的破绽,寻求一击必杀的机会。”
“不然你没看见对方的攻击,九叔都能从而应对,而每当九叔时不时反击的时候,就让对方显得有些手忙脚乱了吗?”
“是这样啊,我还以为九叔对付不了那人呢!”任婷婷拍了拍胸口,心中的焦虑,一下子去了不少。
要知道,对方的主要目标就是她们父女俩,至于九叔和墨非他们,都是恰逢其会罢了。
如果九叔败了,那么她和任发可就死定了。
果然墨非才说不久,对方就明显急躁了起来:“你这茅山小辈,莫非要鱼死网破不成?”
九叔冷哼一声:“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
“这可是你逼我的……”对方语气阴冷的说道。
任婷婷紧张的抓住了墨非的手腕,看样子,要到揭晓命运的时刻了。
九叔嬴,她们父女俩安然无恙;九叔输了,她们父女俩GG……
“天地玄宗,万炁本根。
广修万劫,证吾神通。
三界内外,惟道独尊。
体有金光,覆映吾身。”
“……”
“洞慧交彻,五炁腾腾。
金光速现,覆护吾身。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九叔也拿出了压箱底的本事,阵阵大道之音回荡,空气中逐渐震荡,似有无形的力量从天地之间汇聚而来,加持在了九叔身上,让他浑身绽放着耀眼的金光,宛如金甲神灵。
“轰——!!!”
一道血光和一道金光碰撞,强大的力量卷起了周围的狂风,压迫着众人不断的后退,任婷婷是在墨非的护佑下,才没像秋生和文才被直接怼到了墙壁上。
“师父,能不能快点啊!”文才叫道。
“别吵!”
九叔没好气的回了一声。
可是敌人的道术着实高明,这么僵持下去也不是个事儿,九叔想了想,一咬舌尖,一口精血就朝着自己的金光法咒上吐去,瞬间就让金光法咒光芒大盛,往对方那儿狠狠压了过去。
九叔的这口精血,可是他修为的精华,这一吐,可要伤不少元气了。
为了铲除对方,九叔也算是拼了老命了!
“啊啊啊,我怎么会输给你这个小辈!”对方不甘的大叫道。
“一早就察觉到了你的不对劲,气血枯败到了极致,恐怕不只是大限快到了,还用上了延寿的法门吧?老而不死是为贼也,都一大把年纪了,该上路了!”九叔冷笑一声。
他能用精血催发自己道术的威力,对方显然就没这条件了。
“嘭——!!”
九叔的金光咒击穿了对方的血色光芒,轰在那道身影之上,刹那间便让那道身影燃烧了起来,就好像火焰溅射到了枯草上,立即燃烧起来了熊熊大火。
“你竟然毁我肉身,我不会放过你的,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那妖道怨毒的大叫道。
“做鬼?我看你连鬼都做不成!”
九叔脚踏七星,手持法剑,连行七步,长剑霍然刺天,口中念念有词:
“天地自然,秽炁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
……
按行五岳,八海知闻,魔王束首,侍卫我轩。
凶秽消散,道炁长存!”
“轰隆——!”
天地间闪烁出一道银蛇。
“去!”
随着九叔的法剑落下,一道碗口粗细的天雷落下,击打在那被燃烧的身影之上。
这次九叔难得的下了狠手,连那妖道的魂魄不放过,因为像他们这种道术中人,毁掉了肉身,化作了厉鬼,那比寻常的鬼魂要可怕十倍百倍不止。
穿越之嫡女芳年 流水成觞
九叔绝不能让对方以另外一种方式存活下来,然后继续来找他们报仇。
……一个小时后修改
七零俏时光
法台上青烟升腾,九叔手持桃木剑,心中默默念咒:
破梦传
“太上台星,应变无停。
驱邪缚魅,保命护身。
智慧明净,心神安宁。
三魂永久,魄无丧倾。”
而后,九叔一咬食指指尖,往桃木剑上一抹,一抹红光从覆盖住了桃木剑。
这是在为桃木剑开光。
和对方争斗前,要先把装备弄好。
在远处,秋生和文才为九叔护法,不能让其他人打扰到九叔,而墨非和任婷婷也在一旁看着,旁观九叔做法。
任发则是在里面看管那些任府的仆役,根本就不敢跑出来跟墨非他们一起旁观九叔和那妖人斗法。
接下来,九叔就准备动真格了。
一盏长明灯在上,用八卦镜引来了月光,九叔手掐印诀,口诵咒语,摆在法台上的纸人飘了起来,与月光相合。
随着九叔手印的变化,眼眸蓦然一蹬,纸人无火自燃,然后九叔拿出桃木剑,往前一刺。
桃木剑刺在了纸人身上,却仿佛跨越了空间,穿过了纸人的身体,刺到了另外的地方。
恍惚间,以那纸人为坐标,出现了模模糊糊的画面,一个山洞之中,也有一个穿着黄色道袍的道士,看不起其具体模样,却可见其年纪应该颇为苍老了,须发皆白。
眼看见九叔桃木剑刺来,那人桀桀冷笑两声:“原本没想和你这小辈计较,没想到你还得寸进尺,欺上了门!”
但见其也手掐印诀,口诵咒语,在九叔面前,忽然冒出了一条火龙,咆哮着撕咬向九叔。
九叔面色微变,却也丝毫不惧,大喝一声:“雕虫小技,也敢班门弄斧!”
“灵宝天尊,安慰身形。弟子魂魄,五脏玄冥。
青龙白虎,队仗纷纭,朱雀玄武,侍卫身形。”
待九叔再一桃木剑刺出之后,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大灵兽虚影出现,和那人召唤出来的火龙争斗在了一起。
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大圣兽,显然比对方的火龙强一些,将火龙死死压入了下风,眼看着其翻不了什么风浪。
对方见一招不成,那就再来一招。
九叔便见招拆招,时不时的反击对方一招。
“墨非大哥,九叔和对方的斗法,谁占上风啊?”任婷婷小心翼翼的问道:“我怎么见九叔防守得多,进攻得少呢?”
“当然是九叔占上风。”墨非给任婷婷解释道:“对方的不停进攻,是因为对方知道,一旦拿不下九叔,他就死定了,所以在拼命了,不停的往外抛底牌,而九叔呢,则是在寻找对方的破绽,寻求一击必杀的机会。”
“不然你没看见对方的攻击,九叔都能从而应对,而每当九叔时不时反击的时候,就让对方显得有些手忙脚乱了吗?”
“是这样啊,我还以为九叔对付不了那人呢!”任婷婷拍了拍胸口,心中的焦虑,一下子去了不少。
要知道,对方的主要目标就是她们父女俩,至于九叔和墨非他们,都是恰逢其会罢了。
如果九叔败了,那么她和任发可就死定了。
果然墨非才说不久,对方就明显急躁了起来:“你这茅山小辈,莫非要鱼死网破不成?”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九叔冷哼一声:“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
“这可是你逼我的……”对方语气阴冷的说道。
任婷婷紧张的抓住了墨非的手腕,看样子,要到揭晓命运的时刻了。
九叔嬴,她们父女俩安然无恙;九叔输了,她们父女俩GG……
“天地玄宗,万炁本根。
广修万劫,证吾神通。
三界内外,惟道独尊。
体有金光,覆映吾身。”
“……”
“洞慧交彻,五炁腾腾。
金光速现,覆护吾身。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九叔也拿出了压箱底的本事,阵阵大道之音回荡,空气中逐渐震荡,似有无形的力量从天地之间汇聚而来,加持在了九叔身上,让他浑身绽放着耀眼的金光,宛如金甲神灵。
“轰——!!!”
一道血光和一道金光碰撞,强大的力量卷起了周围的狂风,压迫着众人不断的后退,任婷婷是在墨非的护佑下,才没像秋生和文才被直接怼到了墙壁上。
“师父,能不能快点啊!”文才叫道。
“别吵!”
九叔没好气的回了一声。
1908大军阀
可是敌人的道术着实高明,这么僵持下去也不是个事儿,九叔想了想,一咬舌尖,一口精血就朝着自己的金光法咒上吐去,瞬间就让金光法咒光芒大盛,往对方那儿狠狠压了过去。
九叔的这口精血,可是他修为的精华,这一吐,可要伤不少元气了。
为了铲除对方,九叔也算是拼了老命了!
“啊啊啊,我怎么会输给你这个小辈!”对方不甘的大叫道。
“一早就察觉到了你的不对劲,气血枯败到了极致,恐怕不只是大限快到了,还用上了延寿的法门吧?老而不死是为贼也,都一大把年纪了,该上路了!”九叔冷笑一声。
他能用精血催发自己道术的威力,对方显然就没这条件了。
“嘭——!!”
九叔的金光咒击穿了对方的血色光芒,轰在那道身影之上,刹那间便让那道身影燃烧了起来,就好像火焰溅射到了枯草上,立即燃烧起来了熊熊大火。
“你竟然毁我肉身,我不会放过你的,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那妖道怨毒的大叫道。
“做鬼?我看你连鬼都做不成!”
九叔脚踏七星,手持法剑,连行七步,长剑霍然刺天,口中念念有词:
“天地自然,秽炁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
……
按行五岳,八海知闻,魔王束首,侍卫我轩。
凶秽消散,道炁长存!”
任爱 霏凡
“轰隆——!”
天地间闪烁出一道银蛇。
“去!”
随着九叔的法剑落下,一道碗口粗细的天雷落下,击打在那被燃烧的身影之上。
这次九叔难得的下了狠手,连那妖道的魂魄不放过,因为像他们这种道术中人,毁掉了肉身,化作了厉鬼,那比寻常的鬼魂要可怕十倍百倍不止。
九叔绝不能让对方以另外一种方式存活下来,然后继续来找他们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