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我真不是大魔王 愛下-第610章 失望看書

我真不是大魔王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大魔王我真不是大魔王
李云逸一番点拨和王令中,最让邹辉没想到,感到不可思议,甚至还有点怀疑的,无疑是西晋。
因为在巫族大周西晋三方势力中,西晋和其他两个有明显的不同。
巫族是盟友。
如今巫族于南楚入世,李云逸是他们“择选”的盟友,东神州是他们选定的平台。
南楚大战将起,他们支援实属应当。并且,以巫族现在欲要和外界接轨,了解南蛮山脉的世界相比,他们除了遵守盟约送来资源之外,极有可能会派兵前来。
毕竟,血月魔教并非无名之辈,天魔军也曾在中神州闯下赫赫凶名,虽然东齐的天魔军恐怕很难达到昔日驰骋中神州的那种水平,也绝对能让巫族对王朝战争积累一定的经验,他们不可能错失这样的机会。
至于大周,就更简单了。
周齐之战虽然是李云逸在背后催动,但他只是起了一个头,对大周万民乃至军野来说,这是大周高层,属于周庆年和周镇东的意志。天魔军出世,为天下共敌。甚至在他们看来,这属于南楚的支援,而非李云逸在负担属于自己的责任。
但是西晋……
它是敌人!
起码在两个月前,西晋还掌握着南楚许多边境,只是碍于南楚圣境频出的事实而选择了暂且退缩。
女总裁的妖孽高手
和李云逸给巫族大周曾作出承诺不同,南楚和西晋之间的关系更加纯粹简单,唯一例外的波月公国也只是公国而已,根本不可能代表西晋皇室的意志。
在这种情况下,西晋岂会从命,向南楚支援打造军备的矿石资源?
并且,李云逸甚至让他们免费提供……这份代表南楚意志的王令更无任何人亲自带去,而是用最不正式的飞鹰传书……
落魄新娘:恶少别乱来
所以,在邹辉看来,想得到西晋的支援,这几乎是最不可能的一件事。
而事实上,他的判断没错。
正午。
传递消息的飞鹰已经被西晋劫获,传到了西晋皇城。
一个时辰后。
晋京。
皇宫,朝议殿。
其中已经乱做一团。
“放肆!”
“他李云逸是疯了不成,竟敢向我西晋求援?”
“求援?正明公可是说错了,您看李云逸这等信,哪有半点求援的意思?他这分明是索要,是要挟!”
“大齐天魔军,和我西晋有何关系?受威胁的是他南楚和大周,凭什么让我西晋出血?”
“呵呵,一封飞鹰传书就想让我西晋听从于他,连使臣都不派遣一个,这岂是胆大包天?这是根本没把我西晋放在眼里啊!陛下,定要给这狂妄之徒一个教训!”
作为西晋的权势中心,此刻的朝议殿就一个字。
乱!
有人面色潮红,大声宣泄着因李云逸这等传信的愤怒,声音洪亮,几乎要把整个朝议殿的天花板直接掀开。
有人没有说话,但也是脸色阴沉,充满冷嘲热讽,冷漠旁观,足以代表他们对李云逸的态度。
而在朝议殿的最高处,王座之上,一个哪怕故意用妆容妆点,依然可以看的出几分稚嫩的十七八岁少年坐在王位上,正冷眼看着整个大殿里发生的一切,看着西晋各大公国王侯前所未有的“团结”,一言不发。
晋王。
许哲。
他的父亲,前任晋王于七年前病亡,作为唯一的皇子,他理所应当成为了新的晋王。
但,也是整个东神州最低调,不被人注意的新王。
或者说,这不是因为他年龄尚小的原因。事实上,每次西晋之王的变化,都不会给东神州带来多少震动,远远不像两年前叶向佛成为南楚摄政王那般“轰动”。
这是西晋的国情所致。
西晋,是东神州各大王朝中皇室意志最薄弱的,虽然它名义上是西晋的权势中心,但是个人都知道,西晋,是掌握在三十六公国手里的。
皇帝?
与其说是天子,倒不如说他只是一个傀儡,一个三十六公国之间的缓冲区域而已。
正如此时。
哪怕下方有王侯提议,许哲也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看着。因为他知道,对方压根就没有寻求自己意见的意思,提及自己,也不过是为他自己造势而已。
而眼前这喧闹的一幕,在他看来更非抗议愤怒那么简单。他们这么做,又何尝不是在宣泄心中对南楚的恐惧?
是的。
就是恐惧!
南楚突然诞生十大圣境,对西晋的冲击是巨大的。
几乎第二天,在南楚拔城夺寨的西晋各大公国第一时间退兵,不敢再招惹南楚边境,徒留下那些刚刚被他们大肆建立起来的基建,虽然心疼,但也没有任何办法。
圣境。
对于西晋来说,压迫感实在是太强了!
甚至。
许哲更清楚,为何李云逸的传书刚到,包括波月公国国主杨雄在内的各大公国王侯就能在短短一个时辰内抵达朝议殿。
答案很简单。
因为,早在一个月之前,南楚十大圣境诞生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来了,争相上禀,试图得到西晋的庇护。
怕!
他们是真的怕李云逸的反扑和报复。
哪怕这一切并没有发生,但足足一个月的时间不曾离去,也足以证明他们对自家公国的担心。
“大祸临头,才想到我西晋皇室了?”
和历代晋王一样,许哲对各大公国也心有不满和忌惮,并且因为他还年轻的缘故,这种情绪更为外放,一张脸化成一张扑克牌,全程冷眼旁观,就像在看一场大戏,仿佛世外之人。
直到突然。
星空游魂
“安静!”
一道低沉的声音响彻整个大殿,所有人精神一振,扭头望来,纵然心上好不情愿,终于,整个朝议殿还是渐渐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许哲身前左侧,同样是距离他最近的一个老人身上。
有人站出,拱手行礼。
“国师大人。”
“敢问大人对南楚此事有何见解?”
死祭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这老人赫然正是西晋国师,宋当归!
只见他发须皆白,目光如电望向说话者,眼眸锋锐如剑,后者闻之立刻心头一震,甚至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直到这时,宋当归才终于开口。
“既然你们还认我这个国师,那老夫就说一句。”
“南楚之事,乃王朝博弈,老夫自然没有什么立场,全凭我王定夺……”
由许哲定夺?
此言一出,朝议殿有人想要冷笑,但余光看到宋当归阴冷严肃的表情,最终还是没敢捋后者的虎须。
宋当归不仅是西晋国师,更是除了那一位之外,公认的西晋第一强者!
他和风无尘是一个时代的人。
甚至,数十年之前,他和风无尘的每次明争暗斗,都会引动两大王朝的局势动荡。
当然,那是多年之前的事情了。至于现在……
他们一个宗师巅峰,一个早已是圣境,已有天壤之别。
但对于西晋来说,宋当归的威慑力一直还在。同样,这也是许哲能安稳坐在西晋王座上的原因,脱不开前者的支持。
只是现在。
勒令让他们西晋交出资源援助大周的,可是总有十尊圣境的南楚啊!一个宋当归……真的够看么?
不够。
但他毕竟是西晋皇室意志的一份子。
所以,当宋当归开口,他们纵然心里有一万个不情愿,最终还是安静了下来。只是,这样的安静,显然无法持续更长时间。
“敢问国师大人与我王欲要如何?”
有人做足了表面,一副听从西晋皇室意志的模样,可实际上他心里是怎么想的,恐怕就只有他自己清楚了。
但有些人,甚至连表面文章都懒得做了。
“老夫提议,不由让我王出面,劝说那位前辈,向南楚出手告诫!”
“大家都是王朝,他李云逸凭什么对我西晋指手画脚?大齐与我西晋相距甚远,它天魔君再怎么草菅人命,有悖人伦,又和我西晋何干?”
有人怒声低吼,一双燃着怒火的眸子直视宋当归和许哲。
是刚才就大发脾气的正明公!
他并非国主,是正明公国的军野柱石。
但。
哪怕他真的是一方国主,也不能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教”西晋皇室做事啊!更何况,他还不是。
如果邹辉风无尘等人在此看到这样的一幕,定然会心头大震,感到万分不可思议。这样的举动,在南楚肯定要承担以下犯上的罪名。
可是在西晋……
朝议殿,人人面色如潮看着正明公,似乎这样的一幕只是寻常而已。
是的。
在皇权没落多年的西晋,这种情况早就司空见惯。
皇家意志?
那是什么?
不过是浮于表面,让整个西晋看上去还是一个整体的最后一层纸而已,上面写着四个大字——
天授皇权!
如果不是对皇权的敬畏,只怕整个西晋的天早就不知道更换了多少次了。
当然,其中一个原因,也和正明公刚才的提议有关。
白莲圣母。
西晋唯一的圣境,传言她早已突破了普通圣境的桎梏,是足以和周武王并肩的人物。
她虽然备受西晋万民崇拜,但事实上,她很少在西晋出现,并且各大公国都无法同她产生联系,唯一能和后者沟通的,只有西晋皇室。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才会这一个月来都集中在晋京。是因为心中对南楚的惧怕,也是在打探西晋皇室和白莲圣母对南楚的态度。
毕竟人人皆知,唯有圣境才能对付圣境。
只可惜,这一个月来,还没等他们打探到什么消息,大齐天魔军出世和李云逸的这封“王令”就已经传来了。
以暴制暴?
大殿里,人人听到正明公的提议,眼瞳亮起,望向许哲和宋当归。看到众人精芒灼热的双眸,宋当归心头一震。
虽然他只是一介武夫,但是作为许哲的“恩师”,他岂能看不出正明公他们的心思?
制暴?
不!
对三十六公国而言,这又何尝不是一个祸水东引,把这冲突降在西晋皇室身上的打算?
以下犯上!
并且是公然如此!
整个东神州……不,乃至整个神佑大陆,恐怕也只有西晋如此奇葩了。
想到这里,宋当归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压下心头的愤怒,冷冷道:
“呵呵。”
“可能要让各位失望了。”
“早在一个月前,我王就已经联系白莲圣母大人,白莲圣母大人的回答很是明确。南楚,有她牵挂之人,我西晋与南楚之间的所有事宜,与她无关,她老人家更不会出手!”
一个月前?
正是南楚诸圣境频出的时候?
包括正明公在内所有人闻言,一张脸迅速变得冰寒起来,想到了自己等人这一个月以来的努力和畏惧,一股无形的愤怒从心头蒸腾而起。
一个月前白莲圣母就已经表态,你到现在才给我们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