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小說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笔趣-第五百七十二章 原來只是徒有虛名展示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小說推薦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阁下若是真心相邀,又为何不以真面目示人?”韩力的江湖阅历远比郑齐元丰富,语气听似温和,言辞却咄咄逼人吗,“这般鬼鬼祟祟,诚意何在?”
“你又是哪个?”蒙面信使冷冷问道,与面对郑齐元时的客气,竟是判若两人,“我露不露脸,与你何干?”
“在下天刀盟副盟主韩力。”
韩力也曾是一派之主,虽然颇有涵养,喜怒不形于色,遭到蒙面人这般无礼对待,却多少生出些愠意,“你个小小信使在咱们天刀盟无礼,我还说不得了么?”
“韩力?”蒙面人冷笑一声,眸中闪过一丝不屑,“教主只说要请郑门主,却未曾提及过韩副盟主,想来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
此言一出,饶是韩力城府极深,却还是忍不住脸色一变,而身旁的一众“天刀盟”高层,更是纷纷出声怒叱蒙面人无礼。
“只看阁下桀骜无礼,便知黑莲教不是什么正经教派。”郑齐元亦是皱着眉头道,“这样的宴请,不去也罢!”
如今的天刀盟除了“黄风谷”和“度山门”之外,又收编了另外两个擅使刀法的门派,联盟中不乏高手能人,可谓济济一堂,蒸蒸日上,郑齐元虽然年轻,在韩力和李常受等人的辅佐下,经验日增,倒也渐渐有了几分大派首领的谈吐气度。
“人道郑盟主年少有为,英雄了得。”蒙面人摇头叹息道,“原来只是徒有虚名,连一张小小的请帖都不敢接下,当真教人好生失望。”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对盟主无礼!”郑齐元身旁的一名虬髯大汉怒喝一声, 脚下一晃,瞬间出现在蒙面人跟前,高举右掌作刀,对他劈头盖脸地砸将下去,掌风所过之处,竟然连空气都发出“嗤嗤”之声。
“王大哥,不可!”郑齐元连忙出声阻止,却是为时已晚。
出手之人姓王名大刀,本是“狂刀门”门主,天轮巅峰高手,与韩力乃是旧识,正是经他引荐,才加入天刀盟担任副盟主。
“砰!”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一个小小信使会被王副盟主劈成肉泥之际,却见蒙面人忽然一拳打出,正面迎向王大刀的手掌,两人拳掌相交,爆发出一道骇人巨响。
紧接着,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王大刀魁梧壮硕的身躯笔直向后飞了出去,重重砸在了堂壁之上,居然将墙面撞出了一个深深的凹坑。
反观那名送请帖的黑衣蒙面人却依旧挺立在原地,在天轮巅峰高手的猛烈攻势下,双脚居然未曾挪动分毫。
副盟主王大刀,竟然连黑衣人的一招都接不住!
大堂之中顿时一片哗然,在场之人皆是目瞪口呆,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便是郑齐元脸上,都不自觉地流露出震惊之色。
“天刀盟,不过如此!”黑衣人震慑群豪之后,还不忘在诸人伤口上再撒一把盐。
“大胆狂徒!”
四周不少天刀盟高手齐齐出刀,站成一圈,将蒙面人围在中间,口中纷纷高声怒骂。
“怎么?”黑衣人怡然不惧,淡定地讥讽道,“实力不济,就想以多欺少么?”
“住手!”郑齐元厉声喝住暴怒的诸人,随即转向黑衣人道,“今天你是来使,我不为难你。王副盟主之事,郑某会亲自前往南天城讨个说法。留下请帖,赶紧滚!”
言语间,一股浩瀚无边的恐怖气息自他身上散发出来,众人耳边忽然响起高亢嘹亮的了兽吼之声,空气中竟然隐隐浮现出一道盘旋缭绕、张牙舞爪的巨龙身影。
“不愧是郑盟主,果然不同凡响!”蒙面人眼中闪过一丝讶异之色,随即哈哈笑道,“既然如此,在下就不再叨扰了,”
言罢,他甩了甩袖子,翩然转身,迈开大步朝着正门口走去,对于四周手握兵刃的一众刀客,竟是连看都不看一眼,很快便消失在视线之外。
“盟主,为何要放走这个狂徒?”李常受一边扶起受伤倒地的王大刀,一边义愤填膺地问道,“咱们偌大的天刀盟,却让一个送信的给欺负了,若是传扬出去,只怕难以跟兄弟们交代啊!”
“我……”郑齐元面露迟疑之色。
“盟主没有做错。”一名面色冷峻的黑衣刀客忽然淡淡地说道,“此人的修为绝对不止天轮,不可力敌。”
“宋兄,何以见得?”李常受见此人开口,语气登时软了几分,“哪有灵尊大佬给人送信的道理?”
“感觉。”黑衣刀客只是冷冷地回了一句,便不再多说半个字。
“宋大哥说得没错。”郑齐元叹了口气,略微有些沮丧地说道,“若是真要打起来,我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原来这名冷傲的黑衣刀客名叫宋无缺,原本是一个名为“天刀门”的宗派掌门。
“天刀盟”与“天刀门”仅一字之差,因而在听说了这个号称“统驭天下刀客”的新锐势力之后,宋无缺二话不说,直接找上门来,开口要与盟主郑齐元比试。
两人的切磋在密室之中进行,胜负无人知晓,然而就在比试过后的第二周,宋无缺便带领门派上下数百号弟子,一齐加入“天刀盟”之中,成为郑齐元麾下的第四名副盟主。
麾下聚集了“黄风谷”、“度山门”、“狂刀门”和“天刀门”四大门派的所有门人,又有四名掌门级别的天轮巅峰强者担任副手,郑齐元的声望登时水涨船高,风头一时无两,成了整个南疆省修炼界炙手可热的风云人物。
然而,眼看着就要扬帆起航,扶摇直上的新锐大派,居然在一个信使手中栽了跟头,大堂之中沉寂一片,所有人的脸上,无不流露出沮丧和迷茫的神情。
“盟主,您当真要赴宴么?”韩力忽然问道,“连一个信使都如此了得,那黑莲教主绝不简单,此行凶险,还请三思啊!”
“不错,盟主的天资当世无双,所欠缺的,不过是时间罢了。”李常受已然平静下来,意识到先前自己过于激动,连忙话锋一转道,“犯不着呈一时之勇,假以时日,那些幺麽小丑,自然不是您的对手!”
“得去。”酷酷的黑衣刀客宋无缺却持反对意见,“真正的刀客,须得无所畏惧,勇往直前,以手中刀,砍尽天下敌,若是在这里退缩,会给盟主的心境造成影响,不利于未来踏足灵尊,进而感悟大道。”
“盟主,俺和你同去!”
这时候,王大刀也缓过神来,面色虽然有些苍白,中气却依旧十足,粗声粗气地嚷道,“绝不能让那个黑莲教的王八蛋好过!”
四位副盟主的态度分作两边,于是乎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在了盟主郑齐元的身上。
“宋大哥说得没错。”郑齐元沉思片刻,眸中忽然精光大作,脸上的表情重新变得坚定起来,“身为刀客,若不能保持无畏之心,日后如何得证大道,踏入至高境界?与黑莲教主的会面,势在必行!”
就在他坚定信念之际,大堂诸人只觉萦绕在耳边的龙吟之声愈发嘹亮,无不感到精神振奋,先前的颓丧之心,顿时消散了大半。
“盟主英明!”
见他心意已决,韩力和李常受便也不再劝阻。
“距离宴请之日尚有一周。”郑齐元望着手中的请帖,朗声说道,“接下来我要开始闭关,全力冲击境界,盟中诸事,就有劳几位哥哥费心了。”
“预祝盟主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四名副盟主齐声说道,眼中纷纷流露出赞赏与钦佩之色。
……
清风山巅的高空之中,一道翠绿色的倩影正凌空而立,容颜娇俏,身姿婀娜,手中的细长柳叶刀在阳光照耀下,折射出灿灿光辉。
“这‘玄天宝镜’,还真是件逆天宝物。”下方的院子里,南宫灵眸光潋滟,眼神灵动,口中轻声感慨道,“由灵尊组成的门派,若是换作一年前,简直如同天方夜谭一般,如今竟然亲眼见到了。”
原来就在不久之前,钟文已经给尹宁儿与沈小婉服用了灵尊级别的“玄天珠”,帮助二人顺利跨越天堑,步入灵尊之境,而如今悬立空中的,正是山上最后一名还处于天轮境界的弟子郑玥婷。
“提升修为倒也罢了。”林芝韵微微颔首,“那种夺取他人体质和血脉的能力,恐怕才是宝物的价值所在。”
“‘玄天宝镜’贵为先天灵宝,自然不同凡响。”钟文笑着说了一句,眼神却紧紧凝视着上方的刀客妹子,片刻不曾挪开。
这几日下来,飘花宫诸女对于那支围绕在他周身不停飞舞着的灵纹笔,已经见怪不怪,小萝莉甚至还亲切地称其为“笔笔”,若是哪一天见不到笔笔,众人反倒会隐隐有些不习惯。
上空之中,一股锋锐无匹,凌厉绝伦的气息自郑玥婷玲珑的娇躯内散发出来,瞬间将整座飘花宫笼罩在内,空气中弥漫着刀片刮过的感觉,仿佛要将一切都断为两截。
这就是“断穹之道”么?
体会着肌肤表面的割裂感,钟文不觉暗暗心惊,这名昨天夜里还同床共枕的红颜知己,不禁又多了一份新的认识。
郑玥婷曾经从“苍穹客”李道隐的道珠之中,感悟出了“断穹之道”,因而一旦服用“玄天珠”,便直接连跨两个阶段,稳稳当当地成就入道灵尊之境,一举位列当世顶尖高手之列。
仅仅是弥漫在空气中的刀气,便令钟文那接受过地龙心血改造的无敌肉身生出痛感,而其余诸女更是不得不纷纷催动功法,来抵挡刀客妹子身上的锋锐气息,足见这“断穹之道”,实乃世间数一数二的绝顶法门。
五大元圣,不愧为上古时期的巅峰存在!
钟文甚至隐隐有种感觉,林芝韵的“博爱之道”也好,郑玥婷的“断穹之道”也罢,但凡是从五大元圣道珠中感悟出来的大道,都比外界灵尊的大道要更为强悍,更接近天道。
因而,对于兀自沉浸在亮黑色道珠之中的小萝莉,他的内心不禁多出了几分期许。
“钟文、师父、大师姐!”郑玥婷缓缓收刀,身上的气息渐渐平复下来,莲足轻点,身形一坠,稳稳落在了大院之中,美丽的双眸之中,满是兴奋之情,“我成功了!”
钟文对着心上人眨了眨眼睛,会心一笑,而紫缘、珊瑚和沈小婉等人却纷纷围上前去,叽叽喳喳地一通道贺,院子里一时间欢声笑语,热闹非凡。
“如此一来,除了珠玛和乔二娘她们,本门所有弟子均已拥有了灵尊修为。”南宫灵掩嘴笑道,“只要圣地不出,飘花宫绝对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门派了。”
“珠玛虽然本身只有天轮境界,可她身边却跟着六头灵尊级别的灵兽。”钟文笑着说道,“论实力,可要远远胜过外头那些所谓的灵尊大佬。”
师父他老人家在天有灵,知晓了飘花宫如今的盛况,想来也会开心的吧?
林芝韵一念及此,登时生出了一股强烈的冲动,想要下山前往清虚子的故乡华浙省拜祭一番。
如今山上的实力足以自保,青莲姐姐也已安排妥当,是时候该去寻找珠玛她们了。
钟文如是想着,正要开口说话,却听身旁忽然传来了一个清脆娇柔的嗓音:“厨师哥哥,我的锤子!”
他转过头去,视线与沈小婉可怜巴巴的眼神交汇在了一起,登时老脸一红,大感头疼。
“锤子!”沈小婉不依不饶道。
“小、小婉,炼制后天灵宝级别的锤子,需要几种稀有矿石。”钟文硬着头皮敷衍道,“‘雷音谷’中得来的材料都在你爷爷那里,待我抽空去帝都问他讨要一些,保管还你一个天下第一神锤。”
“钟文,你又要走了么?”上官君怡吃了一惊,忍不住轻声问道。
“如今山上的事情已经安排妥当。”钟文点了点头道,“我打算明天就外出找寻珠玛和柒柒,可能会顺道去一趟帝都。”
上官君怡美眸中闪烁着犹豫的光芒,螓首低垂,轻咬手指,不知在想些什么。
“厨师哥哥,你要去帝都找爷爷么?”沈小婉却兴致勃勃道,“能不能带我一起,好久没看见爷爷了,我有些想他。”
“这……”钟文闻言一愣,随即迟疑地看向林芝韵。
只见仙女一般的宫主姐姐微微颔首,并不言语。
剑问沧溟 书啸生
“那好吧。”钟文见林芝韵首肯,终于点头应道,“那你快去准备准备,明天一早就出发。”
沈小婉的脸上登时笑开了花,爽快地应了一声,随即一蹦一跳地朝着自己房间方向跑去,显然是在山上憋了太久,有些静极思动。
上官君怡缓缓抬起头来,凝视着钟文笑嘻嘻的脸庞,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
总裁的盛宠小甜妻 莫西
……
秋天已近尾声,寒冬即将来临,夜里的空气之中,弥漫着丝丝凉意。
“笃!笃!笃!”
地府
一阵轻微的敲门声,打断了钟文的思绪。
是无霜,还是婷婷?
一想到两位红颜知己,钟文顿时心头一热,连忙抛下手中的打包工作,三两步来到入口处,伸手拉开房门。
映入眼帘的,是一道玲珑有致的白色倩影,眸似秋水,肤光赛雪,气质温婉,妩媚动人,宛如邻家大姐姐一般,教人忍不住生出亲近之心。
“君怡姐?”钟文略感吃惊道,“你怎么来了?”
“怎么,只许无霜她们来,我便来不得么?”上官君怡轻轻哼了一声,看似嗔怪,却难掩眉眼间的温柔情愫。
“怎么会?”钟文心神一荡,连忙侧身让出道来,谄笑着说道,“这不是担心你还在生气么?”
“担心我生气?”上官君怡撇了撇樱桃小嘴,似乎有些委屈地抱怨道,“你就不会来哄我么?”
素来成熟稳重的美女姐姐忽然摆出这副小女儿姿态,妩媚与可爱两种气质混杂在一起,竟然散发出难以抵挡的魅惑之力,钟文只觉口干舌燥,脑子嗡嗡一片,心脏不争气地剧烈跳动起来。
“对、对不起!”他再也难以抑制,猛地跨上一步,双臂舒张,将上官君怡娇柔的身躯紧紧搂在怀中。
“呆子。”上官君怡凑近他耳畔,娇滴滴地说道。
钟文只觉血脉偾张,魂飞天外,再也不顾得许多,将大嘴凑上前去,狠狠吻上了美人樱唇。
两人紧紧贴在一起,也不知过了多久,才缓缓分开,喘息不已。
“我、我也想要个孩子。”饶是上官君怡心智成熟,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却还是羞得粉面绯红,低着头不敢看他。
“得令!”钟文浑身一颤,心中一阵感动,嘴里大笑一声,双手用力,猛地将上官君怡柔弱无骨的娇躯横抱起来,向着床榻大步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