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 txt-第六百九十三章 王寅的計劃分享

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
小說推薦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大唐之从当咸鱼开始
“哦了!”王寅闻言便把手中的银子抛向了说话的那个老鸨子,然后拉起程凌雪就离开了。
得到银子的老鸨子当即便挑衅的冲着其他三个老鸨子哼了一声,随即便转过身回去了。
剩下三个老鸨子见状对视了一眼,然后也是各自扭过头回去了。
不过离开的时候她们心中也是暗骂了一句:呸!还仙人呢,竟然去百香园那种没品位没档次的地方,真是瞎了眼了!。。。。。。
干她们这行的就是这么现实。。。
当然她们也只是敢在心里暗骂几句过过瘾,要说骂出声那可是万万不敢的。。。
“寅哥,你干嘛给她银子啊?”走了没几步之后程凌雪顿时不满的皱了皱鼻子:“干嘛对她们这种人这么好。。。”
“丫头,区区一点银子就能省去咱们慢慢打听的时间,这买卖很划算啊。”王寅闻言摸了摸程凌雪的小脑袋:“再者说了,人家也是开门做生意的,你这样带这偏见去看待可就不合适了。”
“她们算哪门子开门做生意嘛。。。”程凌雪闻言小声了嘀咕了一句,也不再多说什么了。
虽然程凌雪对于这些场所没啥好感,不过王寅的话她也真不好去反驳:毕竟这年头青楼妓院什么的还真就算是一门生意。。。。。。
一路上自然又有不少的老鸨子把王寅给认了出来,不过还没等她们冲过来王寅便拉着程凌雪先一步跑开了,搞的这些老鸨子一个个只能看着王寅的背影在那遗憾的叹气。。。
大妖隐于市
百香园
图兰迷藏
“看上去也不咋地啊?”王寅瞅了瞅门前的牌匾又看了看眼前这普普通通的二层楼,顿时便给了个差评。
“呦,这不是仙人吗?”老鸨子见状连忙热情的迎了上来伸出手就要去拉王寅的胳膊:“这是哪阵仙风把您给吹来了!”
“好说好说。”王寅连忙一个闪身躲开了老鸨子的爪子,随即取出一块儿银子丢到了老鸨子的手里:“今晚闲着没事儿,正好出来玩一玩。”
王寅心中也是忍不住一阵嘀咕:怎么这些老鸨子都特么喜欢拉别人的胳膊啊,这嗜好可真是让人吃不消啊。。。。。。
“两位快请!”老鸨子看到银子顿时这脸上就笑开了花,连忙引着二人朝百香园内走了进去。
进门之后王寅顿时便挑了挑眉:之前外面的时候那些女技术员都穿的肉隐肉现的了,现在房间里面的这些穿的那就是更少了:只见这些女技术员一个个就跟不会好好穿衣服似的,或者恨不得干脆就不要穿了!可是偏偏某些地方却又巧妙的遮挡了起来,让人第一眼看上
神秘人物:权位争夺大战 金凡宛
去好似是若隐若现的样子,只是当再去瞪着眼使劲盯着看的时候却发现根本什么都看不到。。。。。
她们本来就是吃这碗饭的,对于男人的那些心思自然把握的是时分清楚了。。。
一些客人更是直接在大厅里面就左拥右抱了起来,手上时不时的揩个油什么的玩儿的不亦乐乎。
“原来青楼妓院里面就是这样的。。。”程凌雪看到这一幕后心里嘀咕了一句,当即便低下头不敢看了:“呸,果然不是什么正经场所。。。”
王寅看到里面是这样一幅景象便知道这百香园应该就是个妓院了,撑死就是个中等档次的:因为相对于这种妓院来说青楼可就要高雅多了,里面的技术员虽然穿的也不多可是人家看上去却没有这么露骨,而且人家基本都是有一两样才艺傍身的,整体气氛也是比这里文
雅了许多,像这样的场景在青楼里面那更是基本不存在的。。。。。
“仙人第一回来咱们百香园应该也没什么想好的姑娘了,正好最近咱们百香园新来了几个雏儿,那是一个塞一个水灵,奴家这就给仙人您叫上来挨个瞧瞧!”来到屋子里后老鸨子连忙赔笑的对着王寅说道:“仙人要是能看中哪个那可就是她们几辈子修来的福气了!”
老鸨子说完后作势就要去招呼技术员过来,王寅见状连忙伸手制止了她:“不用,给我开一个雅间再来一桌上等酒席。”
“好嘞,奴家这就给您安排去!”老鸨子闻言连忙冲着旁边的一个龟公使了个眼色,龟公见状连忙跑下去安排酒席去了。
重生传奇世界 影月独舞
“仙人,请!”然后老鸨子就带着王寅朝着二楼雅间走去了。
虽然王寅现在没叫姑娘,可是老鸨子却也不在意:这不是还叫了一桌上等的酒席么?!况且王寅这个仙人能来那就是天大的好事了,回头这要是传扬出去了自己这百草园的生意可就不愁了。。。。。。
“仙人,要不我给您找俩唱曲儿的过来先听着?”待到王寅在二楼的雅间落座之后老鸨子小心的询问了一句。
我的创世纪元
因为今天王寅身边可是带着一个大姑娘来的,想来可能就不是冲着自己这边的姑娘来了,这时候她也不好再贸然推荐姑娘给王寅了。
说起来这些客人们来了以后的确有很多不是冲着那档子事儿的,不过这种情况通常只在那些更加高档的青楼里面才会发生,像自己的百香园这种妓院里面那可就少见了。
毕竟妓院这种场所主要还是做皮肉生意的,来这里的客人基本也都是冲着姑娘们来的。。。
不过若是王寅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既然是仙人了,那人家的想法可就不是自己这个凡人可以揣测的了,这样的话他带这个大姑娘来妓院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在老鸨子看来甭说王寅是带着个大姑娘来了,就算他带着一头猪过来自己也不能有半句废话!而且还必须得伺候的好好的!
“寅哥,咱们为什么不直接去问后院的狗呢?”这会儿进了雅间看不到大厅那些不堪入目的景象之后程凌雪感觉总算了好了很多,当即便小声的附在王寅耳边问出了心中的疑问:“像这样特意的叫一桌酒席好像没必要吧。。。?”
“既然目标已经锁定这里了自然要谨慎些好了。”王寅闻言也是贴在程凌雪耳边小声的说道:“若是直接跑后院的怕会打草惊蛇,一会儿我借口去厕所的时候再去探查一下。”